1259、至暗時刻(大結局中)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戰場上,任小粟歸來之前。

顏六元恍惚間回憶著,自己是何時與狼王相識的?

他從039號實驗室的無盡黑暗裡醒來,耳邊全是被困的實驗體們憤怒的嘶吼聲,那些實驗體甦醒的時間要比他更早一些。

年幼的顏六元能夠感受到實驗體對他的渴望,它們渴望著他的血肉,似乎這些能讓它們成為完整的新人類,而不是一具行屍走肉。

他悄然的離開了那裡,與實驗體不同的是,他和任小粟所處的是病房,而不是囚禁實驗體所用的囚籠。

天上飄起了雪,顏六元茫然的在雪地中行走著,直到他鼻息中出現溫熱的血腥氣。

小六元在雪地中戰戰兢兢的想要逃離,可就在他轉身的時候,聽到了一頭幼狼的嗚咽聲。

他慢慢轉身回去,在雪地中找到了受傷的幼狼,看著對方腹部被野豬拱出來的傷口。

狼群狩獵之後,幼狼卻再也無法跟上狼群的步伐。

顏六元莫名的感覺,這只被狼群拋棄的幼狼,就像是被那個輝煌時代拋棄的自己。

他找來石塊割開自己的手腕,然後將血液一點一點滴入對方的嘴裡。

連顏六元自己都不知道,這個舉動會為將來埋下什麼樣的伏筆。

所以,顏六元出現在鎮上之後,113號集鎮附近才漸漸有了狼群的傳說,那是一群連人類都無可奈何的狼群。

當任小粟第一次遭遇狼群襲擊的時候,待到狼王撕開他胳膊上的皮肉時,那似曾相識的血液味道讓狼王記起了一切。

任小粟成了狼群口中活下來的狠人。

再後來,任小粟第一次進境山的時候,狼王始終追隨著任小粟的腳步,可那支隊伍承受的所有傷害,都是實驗體與人面蟲造成的,其實狼群並未真的攻擊過他們。

狼王小心翼翼的跟隨著,被他們當成了追逐。

狼王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任小粟與顏六元身上流淌著一模一樣的血液。

其實當顏六元第一眼看見狼王的時候便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距離喂血之日已經十年,對方以十年報恩,最終以犧牲自己的生命為結尾。

有時候顏六元會感慨,狼王做到了很多人類都做不到的事情。

“再見了,我的朋友,”顏六元低聲道。

他隨著第一集團軍轉身離去,從此再也沒有回頭。

狼王在奔赴戰場之前,最後回頭看了顏六元的背影一眼,像是終於釋懷了什麼似的,扭頭與顏六元以相反的方向各自前進。

那些看著這一幕的西北軍士兵們忽然覺得,他們明明和這些狼群也沒什麼感情,大家也不過是見過幾面而已。

然而此時,所有人卻發自內心的感到悲傷。

此時狼群迎著人工智慧部隊而去,在它們即將與敵軍遭遇的前一刻,狼群竟然化整為零,以此來躲避敵軍的火力封鎖。

可是,這一次的人工智慧再一次展現了極其強大的微操作能力。

當狼群化整為零分散開來的時候,那機械化部隊作為堡壘掩護的後方步兵部隊,竟是以精密的火力封鎖線,遏制了狼群的所有進攻。

一聲轟鳴,顏六元離去的背影頓了一下,他知道那是敵軍使用RPG火箭彈的聲響。

這數百萬人的人工智慧軍團,逐漸依靠強大的火力優勢,將狼群牢牢包圍起來,迫使它們動彈不得。

將狼群包圍後,人工智慧軍團並沒有停下腳步,因為它只需要幾萬人的部隊便可以圍殺狼群了。

而這幾萬人對它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

倒計時三小時。

此時距離任小粟離開似乎已經很久了。

他們不知道任小粟去幹嘛了,也不知道任小粟此時要用雙腿狂奔過來,他們只知道第一集團將無可避免的和人工智慧部隊進行戰鬥。

身後的人工智慧軍團正以八支縱隊,呈扇形包圍而來。

在這龐大的軍團之中,裝甲部隊始終在前線作為移動堡壘,而這些移動堡壘的身後,甚至還有人肩扛著能源補給,一旦有坦克車、裝甲車出現油箱見底的情況,便立刻有專門的後勤部隊來輸送補給。

以往所有部隊都將補給線視作生命線,可人工智慧不需要,因為它所控制的人數太多了,西北兩支部隊人數合計近千萬,它甚至可以隨時攜帶著所有補給前進。

而食物,則向來都是就地取材,大部分人類知道可以吃卻不願意吃的東西,在人工智慧這裡都是食物。

眼看著人工智慧軍團越來越近,甚至兩翼已經形成包圍的態勢。

P5092說道:“王蘊,你帶著傷員先走,不要讓他們在這裡拖累戰鬥。”

王蘊哭笑不得,哪怕到了這個時候,P5092說話還是依舊的無情。

這時候,一直聽著這一切的胡說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笑道:“你們都走吧,我來再給你們拖住幾分鐘。”

幾分鐘聽起來稍縱即逝,可是當災難降臨的那一刻,幾分鐘是如此的寶貴。

說完,沒等大家有反應,胡說便以邁步迎著人工智慧軍團走去。

一個人,面對近千萬人,所有人看著胡說的背影,心中突然有種難以抑制的悲壯。

英雄老了,可老了的英雄,依然是英雄。

只見胡說原本上了年紀有些許佝僂的背部挺直了起來,大忽悠在他身後說道:“其實論送死怎麼也輪不到你啊,應該我們這些西北軍去才對。”

胡說笑著擺擺手:“沒有牽掛了,該離開了。”

這時候的胡說其實已經明白一切,當他發現西南那兩支人工智慧軍團並沒有出現在戰場時,就明白自己的小外孫可能已經不在了。

他不想讓李神壇在路上太孤單,所以趕時間。

當胡說與敵軍接觸的一瞬間,只見他兩袖竟是抖出了二十四柄薄如蟬翼的飛劍來,在他身周環繞著。

【穩定運行多年的小說app,媲美老版追書神器,老書蟲都在用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那二十四柄飛劍像是天空中的流星,摧枯拉朽的毀去一切面前之物。

胡說並未停留,他徑直的朝著敵陣之中走去,宛如走入無人之地。

人工智慧軍團將他徹底包圍起來,就像是海嘯吞沒了一座孤島。

張小滿望著胡說消失的背影突然說道:“我帶著第六野戰師剩下的兄弟們去吧,人家一個和西北毫不相關的老爺子都能挺身而出,第六野戰師沒道理縮在後面當慫蛋。雖然我堅信還有三個小時我們就能迎來勝利,雖然死在黎明前的黑暗裡有一些可惜,看不到那勝利的一幕,可我張小滿也沒什麼別的本事了,以前我就是尖刀連連長,現在做這些剛好順手,作死嘛,我最拿手了。P5092,你是現在最理智的人,所以你應該知道帶領大家繼續撤退才是最好的選擇,別浪費我們爭取的時間。”

說完,他根本不管P5092再說什麼,直接對著第六野戰師的戰士們怒吼:“敢不敢和我一起去送死?老子也沒別的好說,只能保證老子會死在你們前面!”

第六野戰師的戰士們突然笑了起來:“總算他娘的有點師長樣子了,要沒今天這一出,我都快忘了你張小滿老小子是咱們師的師長!”

張小滿一邊笑罵著一邊說道:“他媽的,老子平時不是要在少帥面前藏拙嘛?”

“別特麼吹牛了……”

一萬多第六野戰師將士,一邊聊天一邊奔赴迎面而來的敵軍,張小滿一處荒野上選了作戰地點,其實也沒什麼好選的,平原地形連個掩體都不太好找,純粹是看哪裡順眼、風水好而已。

P5092平靜的望著那些離去的人,然後下令:“繼續撤退。”

可還沒等張小滿他們走多遠呢,遠方有一架蒸汽列車正快速駛來。

哪怕隔得很遠,大家也能清晰的聽到,蒸汽列車那獨特的嗚咽聲。

“少帥回來了?”

“少帥回來了!”

大家精神俱是一振。

“不對!”王蘊遠遠看著蒸汽列車說道:“這蒸汽列車只有六節,而且車身是灰色的,不是黑色的。煙囪裡噴吐的煙也是灰色的,不是黑色的,這是王從陽!”

眾人疑惑了:王從陽?就是那個被少帥追殺過的人嗎,他怎麼突然出現在戰場上了,不是據說他在巫師國度隱居了嗎?

就在這疑惑中,那灰色的蒸汽列車竟從北方直接駛向了人工智慧的軍隊。

裝甲部隊中的坦克緩緩偏移炮口,炮彈精準無誤的直直轟向蒸汽列車的車頭。

可正當所有人以為王從陽要死的時候,那車頭前方竟是突然出現了一口數十米大的黑鍋,硬生生擋住了炮彈。

轟鳴聲中,黑鍋竟是毫髮無損。

蒸汽列車頂著黑鍋一往無前的馳騁著,待到它與敵軍只相距一公里的瞬間,西北軍所有將士都看到那蒸汽列車裡似是有光芒一閃而過。

只見整片大地開始翻滾,猶如波浪一般朝著人工智慧的機械化部隊席捲過去。

那土浪聲勢駭人,宛如月球引力掀起的潮汐。

剎那間,天空驟然出現一枚巨型隕石,從天際划著巨大的火焰斜斜墜落而下,在敵軍的機械化部隊中砸出了一個龐大的深坑。

地面也在震顫。

“這是……巫術?”大忽悠愕然:“巫師怎麼跟著王從陽一起來了中原?”

誰也沒想到,在這場戰爭的最後一天,他們想到的、沒想到的人,全都站出來了。

每個人都或許有著自己站出來的原因,但所為之事卻只有一件,那就是為其他人爭取最後一線的光明。

李應允、秦笙等12名騎士默默的遙望著那些蒸汽列車上的巫師,任小粟給他們說過,自己曾在巫師國度見過父親的另一支傳承。

現在想來,對方就是了吧。

剎那間,陳酒也和李應允等人對視在一起。

冥冥中彼此都感受到了彼此相同的信仰,這是一種莫名的心靈感應,雖初見,卻相識如故人。

不過蒸汽列車並沒有跟敵軍死磕,短暫阻擋住對方的前進腳步之後,立刻調頭駛向西北軍這邊。

這時候,便再也沒了之前一往無前的氣勢。

待到蒸汽列車來到第一集團軍近前,車上的王從陽對著眾人大吼道:“友軍,不要開槍,是友軍!”

車輛停穩,王從陽說道:“快把傷員都抬到車上來,我帶著他們先行一步。這敵人也太特麼多了,我們打不過,只能幫你們拖延一些時間!”

大忽悠朝車上看去,車上的人他都認識,小夏、小梅、陳酒、陳安安,當然也有許多他不認識的新面孔。

他納悶:“你們怎麼來了?”

小梅回答道:“你們離開的時候太匆忙了,所以我總覺得你們可能是遇到了什麼問題,小粟幫了我們,我們自然也要幫他。我們這次來也是為了……大興西北?小粟經常說這四個字來著。”

大忽悠感慨,這大興西北的事業算是在任小粟手裡徹底發光發熱了。

他沒想到,任小粟的魅力足以大到對方全憑一個猜測,就不遠千里的趕來馳援。

所有人心裡,有著一種莫名的悸動,或許這就是人類的驕傲吧。

大忽悠看向王從陽:“那你又是為什麼回中土來?”

王從陽沒好氣的說道:“你們見了任小粟幫我轉告他,大家兩清了,別特麼再追殺我了行不行,還有,所有通緝必須全部取消!”

張景林笑了起來:“沒問題,我去幫你說。”

“行了,”王從陽眼見傷員全都抬上蒸汽列車之後,立刻動身朝178要塞駛去,留下陳酒等人與西北軍並肩作戰。

王從陽自己可沒打算與西北軍共存亡,三十六計當然走為上計。

張小滿看著離去的蒸汽列車有些無力吐槽,這貨大概是大家見過最怕死的超凡者了,他但凡鼓起勇氣一次,可能現在就已經離開這美麗的人世了,不得不說,慫這性格也確實適合活在這個時代。

“繼續撤退吧,”P5092深吸了一口氣說道:“張小滿你趕緊歸隊,不要浪費別人為我們爭取的時間。”

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別人用命換來的。

此時,雖然他們正後方的敵人被暫時拖延住了,可是人工智慧軍團的兩翼卻漸漸包圍過來。

那馬上要形成合圍的兩翼,就像是一頭怪獸的深淵巨口,要將西北軍一口吞下似的。

倒計時二小時。

巫師們以陳酒為首,想盡辦法的破壞地形,以此來阻擋人工智慧軍團的前進步伐。

所有西北軍心裡都憋著一股氣,被敵人追打了這麼久,不斷的有人慨然赴死,他們內心裡像是燃燒著一團火,要把血液都燒至沸騰。

可是理智卻告訴他們,他們要做的就是撤離,然後以更多的耐心等待。

王蘊始終觀察著人工智慧軍團的兩翼,他低聲對P5092說道:“對方已經4次嘗試合圍我們了,我觀察那些巫師的神態已經不復巔峰狀態,恐怕我們撐不到下一次圍攻。”

P5092慢慢停下腳步,這好像是一個死局,不管他們如何努力都始終無法擺脫身後的追兵。

要死在這裡了對嗎?

那麼是狼狽的死去,還是帶著自己最後一點尊嚴死去?

眾人看向P5092,他們不知道對方為何停下腳步。

此時此刻,停下腳步似乎就意味著失去生命。

可是大家再轉念一想,他們已經失去了那麼多戰友,那他們還有什麼是不能失去的?

P5092突然笑了起來:“不如有尊嚴的死去?”

說話間,人工智慧軍團的兩翼正在進行第五次合圍。

戰士們開啟各自的槍械保險,最後一遍檢查自己的彈藥。

張小滿忽然問道:“誒你們說,這要打的太激烈,把我大槽牙給打沒了,那我是不是就去不了銅鐘廣場了?”

P5092若無其事的說道:“你可以提前把大槽牙拔下來揣兜裡。”

張小滿沒好氣道:“這都什麼餿主意,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P5092平靜的看了他一眼:“是你先跟我開玩笑的。”

隊伍裡的荀夜羽忽然高喊:“不對不對,我剛才一直沒有使用能力,現在停下來才發現,178要塞那邊過來了好多的超凡者生命跡象啊!”

“好多是多少?”大忽悠愣了一下:“我倒是知道178要塞裡有一些超凡者隱世來著,不過也就五六個人吧。”

“不是五六個人,”荀夜羽激動到無以復加:“是幾十萬超凡者啊!”

所有人聽到這個數字的剎那都懵了,幾十萬超凡者?難道發生了什麼奇蹟嗎?

下一刻,正在朝178要塞撤退的西北第一集團軍前排忽然都愣住了,他們愕然的看著任小粟從地平線上衝鋒出來,對方的身後,還跟著數不清的金色英靈。

那洪流迎面而來,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然後又快速的與他們擦肩而過。

第一集團軍的戰士們全都愣在原地,張景林看著那英靈大軍裡的某人突然喃喃道:“老司令,王將軍……他們復活了!”

任小粟手提黑刀一言不發的帶著金色洪流從第一集團軍中逆流而過,直到這一刻所有人才明白他獨自離開是為了什麼。

原來是為了最後一線希望。

戰爭已是傍晚,金色的洪流與夕陽的斜暉相映,看起來是如此的壯觀。

P5092默默的看著這一幕,他終於明白任小粟並沒有騙他,原來這位少帥真的能召喚這麼多英靈。

原來這位少帥真有化腐朽為神奇的能力,真的能給他一個奇蹟。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作者會說話的肘子其他書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