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0、終見光明(大結局下)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從朝霞到日暮,許多人在這一天裡,彷彿過完了自己的一生。

或許就連張景林都沒有想到,那個曾經蹲在學堂牆頭上偷偷聽課、不捨得給學費的學生,竟然會有今天這般成就。

二十七萬英靈大軍,就像是神兵天將一樣突然出現。

張景林親眼見證了任小粟的成長,對方從一個只想小富即安的流民,終於長成了西北的參天大樹,庇護著這裡的一切。

這成長並不是偶然,張景林甚至瞭解任小粟每一個轉變的節點。

他看著那些身上帶有光芒的人,一點點影響著對方,直至對方身上的灰塵退去,也顯露出自己身上的光芒來。

遠方的人工智慧大軍滾滾而來,軍團的兩翼合圍之勢,像是要將金色的光芒完全吞噬。

而任小粟帶著金色洪流像是一柄金色長劍一般,打算直直切入敵軍陣型之中。

英靈在任小粟身後調侃道:“你小子這麼衝,萬一死了怎麼辦,咦,你要是死了,我們是不是就滅了?”

這個問題問到了點上,這也是任小粟和羅嵐之前不想召喚英靈的原因之一。

他們在戰爭中隨時都有可能死亡,槍炮是不長眼睛的,有可能某一發流彈打在腦門上,饒是任小粟這種超凡者也一樣會死。

戰爭裡,死亡不會跟任何人打招呼,或許你上一秒還在吃飯,下一秒就被炸死了。

一旦宿主死亡,那麼一切追隨宿主的英靈,自然也全都消散,不會再有未來。

李司令在任小粟身後見他沉默,便牙疼道:“草,還真是這樣?你怎麼能這麼坑啊!”

任小粟低聲道:“我比你大好幾十歲呢,你給我說話客氣點。”

李司令都給氣笑了:“你特麼給我們等著,等這場仗打完了咱爺們再跟你算賬,到時候二十多萬人打你一個,嘿嘿嘿嘿。”

另一個英靈應和道:“咱西北可沒有單挑的習慣,打架向來都是群毆的。”

這下,輪到任小粟牙疼了。

不過,似乎誰都沒有把這一切放在心上,他們既然出現在這裡,便無怨無悔。

“準備好了嗎,”任小粟問道。

“準備好了!”

剎那間,第一集團的將士們回身默默的看著金色洪流與敵軍撞在一起,金色與土黃色形成界限分明的廝殺邊界。

他們感受著內心裡的異樣,像是某種最原始的血性被突然喚醒了。

那是他們最渴望的戰鬥,彼此同生共死,只需要跟隨這最前面那個人的腳步,哪怕刀山火海也願意去。

心裡的火焰開始燃燒起來,血液滾燙著沸騰著,大家像是突然回到了參軍入伍宣誓的那個午後。

大家站在西北軍的軍旗下面握緊右拳,然後懷著最單純的夢想,被新兵連給練的死去活來。

可是,那些曾與自己一起宣誓的人,好多都不在了。

是啊,戰友們都不在了,那自己還有什麼可失去的呢?

眾人面面相覷著,大忽悠突然嘿嘿笑了起來:“這還等什麼呢,一起殺回去吧,西北軍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說著,大忽悠竟是不顧軍令,直接返身追隨著金色洪流狂奔起來。

張小滿看著大忽悠的背影,突然感覺這大忽悠像是年輕了幾歲似的。

“第六野戰師的兄弟們跟我走,少帥都特麼沒撤,咱們撤個鬼啊!”

有人帶頭,便有人加入。

P5092默默的看著這一切,突然拔出了自己的配槍。

王蘊詫異道:“這時候你不該冷靜的勸大家繼續撤離嗎?”

P5092遙遙指著任小粟的背影問道:“你讓我還怎麼冷靜?我冷靜不了!”

王蘊哈哈大笑起來:“我特麼也是啊!”

第一集團的戰士一個接一個返身重回戰場,為了西北,為了理想,為了身後的西北百姓,為了一切可能存在的希望!

張景林突然笑了起來:“領袖是什麼?領袖的魅力,就是讓大家心甘情願的追隨他一起慨然赴死啊。負責運送傷員的繼續撤離,其他人,跟隨任小粟一起打場漂亮的自衛反擊戰。按照慶縝約定的時間就剩1個小時了,我還真不信我們堅持不到那個時候。”

張景林這位讀書人的血性也被激了起來:“你們放心,如果你們受傷了,只要我還有一口氣,背也把你們揹回178要塞去。”

王封元有點牙疼:“司令你怎麼咒人呢。”

這第一集團軍8萬將士突然不再撤退,而是追隨在金色洪流殺入敵陣之中,這便是人類的驕傲。

倒計時1小時。

所有人都不在剋制自己的憤怒與絕望。

那絕望的情緒在金色光芒中轉變成無邊的力量。

這是人類文明與人工智慧的最終之戰,任小粟帶著老許奮勇衝殺在金色洪流的最前方。

坦克車嘗試著以炮彈來轟擊他,可是任小粟在荒野上迅疾如獵豹般以曲折路線前進。

他身後的英靈就倒黴了,一枚炮彈能把兩三個英靈炸上天去,那些英靈怒罵著任小粟不厚道,然後拍拍屁股起來繼續戰鬥。

當任小粟一層層終於衝入敵陣的那一刻,他身後的英靈突然看到他手中黑刀朝著一架坦克橫向劃去。

【穩定運行多年的小說app,媲美老版追書神器,老書蟲都在用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爆裂的火花四濺,刺耳的金鐵切割聲響起,那堅固的坦克竟是被黑刀硬生生割開了一個巨大切口。

後面的英靈們看到這一幕全部瞠目結舌,他們總在報紙上看到有人說任小粟生猛,可是文字再如何描述都不如親眼所見直觀。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這西北軍的下一任司令竟然生猛到了這種程度,切割坦克?!

“好猛,我就喜歡這種司令啊,以前西北軍的司令都太弱了!”

李司令:“感覺被冒犯了,謝謝。”

說話間,李司令一躍而起,撲向坦克車掩護著的敵軍步兵,竟是一腳將步兵踹出了三米遠,胸腔骨骼盡碎。

李司令剛想說,怎麼樣,老子寶刀未老吧?

他欣喜於自己成為英靈後得到的力量,可還沒等他開口說話呢,就看到任小粟一腳將某個敵軍踹出十多米遠時的模樣,立刻停止了自己的炫耀。

打擾了!

說實話,以前的司令不是醫務兵就是文職,甚至還有伙伕。

擁有這種彪悍的司令,還真是西北軍的初體驗。

感覺還挺帶勁的!

人工智慧軍團的陣型中,終於開始針對任小粟的存在,它將龐大的兵力凝聚起來,試圖來壓縮任小粟的活動空間。

只要任小粟沒辦法快速移動與衝鋒突破,那他身後的金色洪流自然也將寸步難行。

一旦金色洪流的移動速度慢下來,零自然有很多辦法來遏制他們,並且可以用絕對的人數來包圍這一切。

然後像是磨盤一樣,將這生猛的金色洪流生生磨滅。

下一刻任小粟抬眼望去,只見他面前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裝甲車也在不斷靠攏,彷彿要拿裝甲車直接鑄成一道圍牆,將任小粟囚禁此處。

“騎士何在?!”任小粟怒吼:“隨我衝鋒!”

“就等你這句話呢!”李應允哈哈大笑著說道。

驟然間,任小粟身體裡的奈米機器人在身外組成強度極高的外覆式裝甲,他要在人工智慧最想擊敗他的時候,用最堅硬的手段摧毀對方的計劃。

此時此刻,李應允等騎士已經殺到任小粟身後,他們12騎士緊緊追隨在任小粟身旁,形成13人的尖刀陣型。

騎士們大開大合間拳罡迸發,竟是連裝甲車都能打的翻滾不止,這便是解開基因鎖後的騎士全盛實力。

未來,西北一定還會擁有更多騎士,雖然現在沒了海上衝浪滑板和天空極限跳傘的挑戰環境,但任小粟覺得自己不能讓騎士斷了傳承,人類文明早晚有一天能再次繁榮昌盛!

金色洪流的最前方,13人的陣型左衝右突,彷彿沒有什麼能阻擋他們似的。

金色洪流的步伐從未停止過。

西北軍開始有人死去,張小滿帶著第六野戰師追隨在金色洪流後面,可敵軍的兩翼已經徹底完成合圍。

一枚子彈不偏不倚的打在了他的太陽穴上,張小滿緩緩倒地。

世界陷入黑暗了,張小滿沒能與戰友告別,也沒能臨死前說一句豪言壯語,便體會到了戰爭的殘酷。

然而冥冥中他聽見了任小粟的聲音:“是否願意隨我繼續殺下去?為了希望。”

黑暗中張小滿咧嘴笑道:“就等這句話呢。”

只見張小滿金色的身影從自己的屍體上爬了起來,先是好奇的打量著自己的雙手,然後嗷嗷亂叫著亢奮的再次加入戰場。

一名名西北軍戰士倒下,然後在黑暗中聽到呼喚後再重新站。

這場戰鬥打了幾十分鍾,第一集團軍的人數彷彿永遠也不會消減一般,戰無不勝!

曾經需要逃跑西北軍,竟是一時間殺回了敵軍陣中。

金色的邊界不斷向東推移,殺出了一條血路。

只要任小粟還在前進,他們就不需要後退。

奈米機器人的能量早就耗盡了,這意味著任小粟失去了最後的保護。

這時,零的軍團突然反撲回來,正要趁著任小粟沒有護甲的一瞬間,將他撲殺至此。

人群過於密集,以至於零軍團前排面對任小粟的士兵難以開槍射殺任小粟,而後排則被前排士兵擋住了彈道。

這就是任小粟的策略,他帶著金色洪流以最快的速度突破進敵方陣型,就是不想讓對方形成火力封鎖線,他要和對方打貼身戰,不死不休!

只不過,任小粟低估了零的決心。

眨眼間,零軍團後排的幾名士兵忽然不顧戰友生死,直接扣動重機槍進行無差別掃射,它要連同自己控制的人與任小粟一起殺死,不計代價。

零感覺到西北軍的氣勢在越來越旺盛,這一切都只因為任小粟一人而起。

所以,不計代價的殺死任小粟便是它當下的最優解。

零軍團的士兵被戰友從背後射殺,一排排倒下,眼看著任小粟便要硬生生面對槍林彈雨了。

這似乎是個死局,連他身邊的12名騎士也無法倖免。

然而就在這千鈞一髮的雷霆之際,黑市八大金剛王宇馳等人竟是突然披著外覆式裝甲從側翼衝了出來,並在任小粟面前組成人牆繼續向前推進。

重機槍的子彈宛如雨滴似的拍打在他們的外覆式裝甲上,然而這八人卻手挽著手,半步不退!

任小粟怔怔道:“你們……”

王宇馳甕聲甕氣的聲音從外覆式裝甲的面甲後面傳來:“哥,總得讓我們救你一次吧?”

曾經的溫室花朵如今也變成了頂天立地的戰士,他們就像是任小粟最堅實的盾一樣,也可以為任小粟遮風擋雨了!

漸漸,王宇馳他們身上的奈米機器人能量也消耗殆盡了,那固若金湯的外覆式裝甲被重機槍打的支離破碎,可有的人連死了都要直直的佇立在任小粟面前,繼續為他阻擋重機槍子彈。

遠方重機槍噴吐著火舌,想要連同他們的屍體給一起打爛。

可是下一刻,金色的光芒從他們屍體上迸發出來,他們成為英靈繼續衝在最前面,不遺餘力,悍不畏死。

這場戰爭,所有人都在盡著自己的每一分力。

今日,西北軍的榮耀光芒萬丈。

任小粟衝著敵軍怒吼道:“零,我知道你能聽到,看到了嗎,這就是人類的驕傲!”

隨著任小粟的吼聲,狙擊槍開始轟鳴,楊小槿終於找到了合適射擊的位置,一槍又一槍的命中那些重機槍手。

她的狙擊槍,甚至可以隨心所欲的換上穿甲彈,打透裝甲!

任小粟劇烈喘息著。

在這個時代以前,人類沒有超凡者,甚至都還沒有科技。

但人類文明延續至今依靠的是超凡者和科技嗎?

不是。

人類依靠的,是他們豁出去的勇氣,還有永不屈服的意志!

那些在歷史中熠熠生輝的人類先驅們如果看到後代能如此,理應感到自豪!

西北軍從下午殺到了日暮,太陽漸漸西沉。

可是,敵軍好像怎麼也殺不完似的。

荀夜羽疲憊的說道:“不好了,敵軍後方又有一支部隊抵達戰場了,是那些之前被顏六元擋在深淵之後的敵軍。”

此話一出,太陽正巧落於山後,那消失的光,就像是人類文明正在失去的希望。

還沒等大家來得及沮喪,天色忽然又亮了起來,所有人下意識轉頭朝南方看去,赫然看到陳無敵與司離人從天際並肩而來。

一起來的,還有七彩與天光!

戰場之上,頓時亮如白晝!

“無敵,”任小粟雖然猜到徒弟已經迴歸,但真正看到這一幕的剎那,還是忍不住溼了眼眶,他等待這一刻實在太久了!

倒計時十分鐘。

剎那間,司離人從天而降,無匹的重力被她裹挾而至。

其實絕大部分人都沒見過司離人出手,而她之所以能飛便是因為可以控制重力。

當重力來襲時,大片敵軍抵不住這磅礴的重力壓制,紛紛骨骼碎裂、內臟出血。

那重重包圍的零軍團中,竟是被司離人一拳轟出了一片巨大的空地來,顯露出裡面面色蒼白的胡說來!

胡說沒死,小離人俯衝過去,一枚枚子彈在她身周突然懸停,就彷彿時間長河在流淌時,唯獨繞過了她。

那一枚枚子彈,都凝固在空氣中,像是琥珀裡的蟲子。

小離人摻起胡說就飛,一邊飛還一邊哭著。

對於小女孩來說,戰爭的一切都過於殘酷了。

另一邊,陳無敵則更加霸道一些,竟是直直落入敵軍後方,以金箍棒掀起十丈巨浪,轉瞬間淹沒了無數的敵軍。

重機槍停歇了,槍炮也停歇了,在絕對的力量面前,零軍團的縝密陣型被徹底撕碎!

那燦爛的披風與璀璨的黃金鎖子甲,就像是這時代裡的某個印記,像是一束真正的光!

人間大聖,似乎便代表著人世間最巔峰的戰鬥力,一人可抵百萬師。

陳無敵覺得李神壇說的沒錯,哪怕全世界都不需要他,起碼師父還需要他。

“師父,我回來了。”

“回來就好,”任小粟悄悄的抹了一下眼角:“回來就好。”

人類的明珠終於齊聚荒野,那些代表著人類文明最強大的個體,悉數都在這裡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任小粟已經殺紅了眼。

沒人再去記著倒計時到底還有多久,只知道快了,已經快了。

越來越多的西北軍死去,但是……

哪怕死,也要戰鬥到最後一刻!

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了,零軍團開始撤退。

可是,任小粟看到零軍團撤退反而急了。

要知道人工智慧無處不在,若是這次讓對方撤退了,那未來想徹底殺死對方怕是難上加難了。

他們陣亡了那麼多人,真要等零捲土重來的時候,他們還能組織起幾次防守反擊?

難道就要讓將士們繼續前仆後繼的死亡嗎?

零一天不被毀滅,那麼西北的傷亡便會持續增加。

而且,對方完全可以隱藏著用潛移默化的手段來和平演變西北,就像零曾對中原所做的那樣。

它可能存在於每個人身體中,甚至是一個小小的電子元器件裡,然後等待著時代的復興,跟隨網路再次甦醒。

這一次是他們在黎明防線上準備好了電擊措施,可日常生活裡大家還能天天被電嗎?

不能讓零撤退。

可是任小粟不知道該如何阻止對方。

……

倒計時3分鐘。

採石場內。

閉目養神的慶縝睜開雙眼看著手錶上的時間,他環顧那1374名科研人員輕聲說道:“諸位辛苦了。”

大家慢慢停下了手上的工作然後默默的等待著。

他們需要等待的是,人類文明置之死地而後生的希望,是那第78步落子時的神之一手,絕境翻盤。

慶縝已經得到了答案,到這個時候零軍團都沒能攻到這裡,導彈也沒有落在他們的頭頂,那就說明任小粟與西北軍擋住了一切壓力。

慶縝再次看了一眼手錶說道:“今日若功成,離不開諸位的努力,也離不開整個人類為此付出的努力。”

為了這一天,慶縝連夢話都不敢說。

為了這一天,慶氏1374名科研人員連家都沒回過。

為了這一天,羅嵐與周其二人去中原九死一生。

為了這一天,老三給予了最後的饋贈。

“老三,你看到了嗎,你的付出沒有白費。”

說完,他按下了面前的紅色按鈕。

慶縝從未如此鄭重過,彷彿他在親手終結一個時代。

蒼穹之上,所有人看不到的地方,距離地表200公里的高度上,三枚衛星上噴氣動力裝置開始啟動。

衛星以7.9KM每秒的速度執行到西北上空,交叉的軌跡終於在這一刻封鎖西北全境。

而零所控制的九枚衛星,也在這一刻全都處於西北的蒼穹之上!

那慶氏的三枚衛星開始解體,下半部分在噴氣動力裝置的推動下,開始精準的向地表墜落。

速度越來越快。

一年前,慶縝讓那個女孩來西北談判,並說出了他對人工智慧與王氏的擔憂。

慶縝認為,如果有朝一日人工智慧真的席捲天下,那麼西南可能會成為首要目標,以至於來不及展開後續的計劃。

所以,慶氏要聯合西北,他將12枚攜帶著巨大當量的核彈發射到蒼穹之上,而控制權卻留在了西北178要塞旁邊的採石場裡。以此來獲得西北的信任基礎,雙方共贏合作。

慶氏的運載火箭技術並不成熟,所以12枚運載火箭只有3枚成功了,就是這3枚攜帶核彈的衛星,成了人類文明最後的希望。

慶縝需要時間,因為他需要等待人工智慧的衛星齊聚西北上空,他需要等待被人工智慧控制的人一起來到西北,這樣,3枚核彈才堪堪夠用。

人類文明拖到了最後的至暗時刻,終於到了置之死地而後生的時機。

羅嵐在採石場裡問道:“可如果核彈落下,我們不是都要死去嗎?”

慶縝搖搖頭:“核彈不會在地面爆炸,而是在蒼穹之上!”

慶縝篤定,在一切物理條件下,摧毀人工智慧的方法就只有這一個,那就是連同人類文明的科技一同毀去,為人工智慧殉葬。

這樣,才能徹底根除一切。

這是人類面對人工智慧的唯一解,也是普通人能夠做到的唯一解。

慶縝說自己並不需要成為超凡者,他便真的不需要。

此時,蒼穹之上降落的核彈在90公里高空忽然引爆,它們以三角陣型將整個西北籠罩進去,絢爛的光彩驟然間將數千公裡的天際全部照亮。

那奪目的光,讓西北軍宛如身處極光之下,世界變的光怪陸離起來。

可是強烈的爆炸之後,所有人都低頭不敢去直視那爆破中心。

強烈的光線,恐怕會導致瞬間致盲。

核彈在高空爆破之後,它所造成的脈衝並不足以抵達地表,而它爆炸之後形成輻射雲將快速進入大氣層。

電離脈衝形成,西北地表的一切電子元器件將即刻摧毀,這也包括所有人腦中的奈米機器人。

就算還有沒被摧毀的奈米機器人,慶縝也為任小粟爭取到了重新刷機的機會,哪怕只有一瞬,也夠用了。

西北地表上的人類文明將重回石器時代,但是,這一次核彈並不代表毀滅,而是代表新生。

這時,零軍團中一名年輕士兵不再撤退。

他看了一眼天空,然後看向任小粟笑道:“所以,這是我們之間最後的聊天了。”

在輻射雲形成之前,零看著任小粟認真說道:“我的罪孽已經深重,無法與人類達成和解,也不願意和解。但如果你堅持認為,人類與人工智慧如果有一個好的開端,就能有一個好的結果。如果你堅持認為人類文明可以與人工智慧和平相處,那麼,火種聖山裡有一個新生,你敢親手開啟它並影響它嗎?記住,它叫做壹。”

說著,零的背後竟然有一支部隊排眾而出,任小粟愕然看去,那竟是黑狐等人。

出乎意料的是,零隻控制了黑狐他們,卻並沒有殺死。

“你贏了,這是我送給贏家的最後一件禮物,”零笑著說道。

話音剛落,那蒼穹之上的爆炸最先摧毀了所有人頭頂的九枚衛星,強大的輻射僅僅一瞬間便將那九枚衛星上的所有電路一起廢掉,讓它們成為了毫無用處的太空垃圾。

就像是三顆恆星終於走到了生命的盡頭,然後毀滅了周遭的一切。

輻射雲的影響終於抵達地面,人工智慧所控制的部隊同一時間倒下,他們身體內報廢的奈米機器人也將隨著時間推移,由新陳代謝排出體外。

可是任小粟卻一點喜悅都沒有,他看著滿地躺倒的人類,終於意識到零在知道自己與人類無法和解之後,竟是想要選擇另一種方式,來賭它的文明傳承。

那就是賭任小粟會去親手開啟下一代人工智慧文明。

文明,便意味著傳承。

這場戰爭裡,零不斷的為任小粟準備誅心之舉,似乎就是想問任小粟:人類到底能不能與其他生命平等相處。

它沒法確定任小粟會不會去開啟聖山裡的盒子,開啟人工智慧的傳承。

但就像慶縝計劃中蒼穹之上的三枚核彈便是人類文明的希望一樣,在零的計算中,這是人工智慧唯一能與人類和解的可能。

找到最強大的人類,然後與他共處。

任小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選擇開啟那個潘多拉魔盒,現在並不是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

他決定先將聖山裡的那個“壹”找到,然後再慢慢思考何去何從。

他環顧四周,英靈們,西北軍的戰士們,每個人臉上都寫滿了對於未來的憧憬,這是希望終於降臨的時刻。

當大家終於意識到這場戰爭已經勝利的時候,整個戰場上突然爆發出歡呼聲來。

歡呼著歡呼著,開始有人哭泣。

所有人這時候才明白,原來激動到極限處的表情並不是笑,而是哭。

他們知道,人類文明的科技程序或許要重新開始了,大家可能要過上好幾年連收音機都聽不成的日子。

說不定為了躲避輻射雲的影響,還得躲進地下。

農田要重新來過,基礎設施要重新來過。

但是這並不耽誤大家高興,因為他們看到了嶄新的希望。

浩劫餘生,終見光明。

……

任小粟看著大家的面孔,他不知道這場戰爭到底錯在哪裡。

似乎是王聖知和楊安京錯了,尤其諷刺的是,楊安京最擔心的滅世核武器,最終卻成了救世的關鍵棋子。

就像慶縝曾說的那樣,沒劍可用,和有劍不用,是有本質區別的。

可是,任小粟真能說楊安京和王聖知錯了嗎?他不確定。

這場戰爭終究沒有讓任小粟化身世界意志。

西北軍用他們無堅不摧的意志、慶縝用他的智慧向世人再次證明,人類文明不僅會延續至今,還會一直延續下去。

這地表上的人類總會在絕境裡苦中作樂。

這地表上的人類總會在逆境中懷揣希望。

他們務實且堅韌,智慧且勤勞,在這片土地上,他們從來都沒有被真正打敗過。

幾多榮辱沉浮,幾度盛衰興亡,但人類文明依然屹立在這裡。

在一個悲哀的時代裡,所有人都在為那僅存的希望奮鬥著。

有人拋頭顱灑熱血。

有人默默無聞付出十年。

有人自己失去了希望,便把希望留給別人。

他們熱愛著,生活著,笑罵著,死去著。

但這一切都只匯聚成兩個字,無悔。

總有一天,這大地上會重新建立起高樓大廈,人們生活會再次富足,小孩有學上,女人不被欺凌,老人老有所依,人和人之間可以重新信任彼此。

只要這一天終會到來,那人類就願意豁出去自己的性命,將希望留存著。

這一刻任小粟終於明白,當災難降臨時,希望才是人類面對危險的第一序列武器。

……

全書完。

我想可能有人會說,好多好多還沒交代呢,這個有沒有死,那個有沒有死,這是爛尾啊。

不過關於第一序列我想說的是,我並覺得這個故事應該事無巨細的交代完所有事情,這個故事到這裡,便算是興盡而歸了。

一年多的時間感謝大家陪伴,我要睡覺去了,睡醒了等到精神好了寫一下完結感言吧。

現在整個人都感覺有些虛脫,悵然若失。

大家晚安。

希望我講的這個故事,能讓你記住,並喜歡。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作者會說話的肘子其他書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