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8、至暗時刻(大結局上)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最後一天。

178要塞裡。

所有居民都守在收音機旁邊,想要聽聽如今的戰況。

家裡沒有收音機的,便全家一起湊到鄰居家去,大家一起屏氣凝息的等待著時不時插播的一條新聞。

男播音員的聲音很好聽,可廣播裡的訊息卻總是傳來噩耗。

西北軍的部隊,整建制的陣亡著,有時候大家聽著聽著便陷入了無限的沉默之中,有時候聽到某個新聞說哪個部隊集體陣亡了,收音機旁邊響起驚天動地的哀嚎聲。

因為他們的家人,可能就在這支陣亡的部隊之中。

178要塞的街道上是寂靜的。

一場秋雨之後天氣漸漸變的有些寒冷了,大家走在路上的時候都會忍不住縮縮脖子。

慶縝在住處看了一眼手錶,距離倒計時只剩下12個小時的時間了。

他穿好自己的白色西裝,然後對羅嵐、周其、許瞞說道:“走吧,該我們做事了,不要辜負了西北軍的希望。”

說完,他轉身出了住處,門口已經有西北軍的車輛在等著了。

四人上車之後,車輛徑直的駛向要塞以西的某個採石場。

不知從何時開始這採石場便已經戒嚴了,周圍盡是穿著採石場工作制服的軍人,悄然警惕著。

許顯楚在採石場門外等候著,等他接到慶縝之後,一言不發轉身帶領眾人朝裡面走去。

廠房內,一名紅裙女子早早就等在那裡了,她便是代表慶縝與張景林談判的人,也是整個計劃的執行者。

此時,採石場的廠房裡並沒有用來炸山採石的機械設備,雖然外面看起來很簡陋,但裡面卻極其富有科技感。

進入廠房需要換上白色的無塵服,而裡面則是大量的精密儀器,還有1374名正在忙碌的科研人員。

慶縝穿著防塵服問身邊紅裙女子:“一切就緒?”

紅裙女子點頭:“一切就緒。”

許顯楚問慶縝:“你說這裡有可能遭遇導彈襲擊,所以我來守護這裡,但眼瞅著並沒有導彈襲擊啊。”

慶縝搖搖頭也有些不解的說道:“計算王氏導彈部隊射程的話,這裡應該已經進入射程之內了,而且人工智慧應該能分析出這裡有異常,沒道理不轟炸這裡。我不確定具體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一定是有人付出了努力幫助了我們。”

一旁羅嵐想了想說道:“咱們這計劃真的能成嗎?”

“成與不成,都要看任小粟那邊能不能撐過這12個小時,”慶縝說道:“如果撐不到,那麼之前的一切努力就全都白費了。”

“你覺得他能撐到那時候嗎?”周其問道。

羅嵐搖搖頭:“我不確定,但他還從來都沒有讓我失望過。”

為了這一天,西南也同樣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有人在三山防線上戰死,例如慶毅。

有人為了傳遞訊息而死,例如唐周。

但還有太多無名之輩的馬前卒,為了同一個目標,為了同一個希望而死去。

他們曾一起陪慶縝登上銀杏山,看山腰的銀杏樹層林盡染,他們為了慶氏的榮耀慨然赴死。

而戰爭以外,還有慶氏的1374名科研人員以絕對的涉密狀態工作著,沒人知道他們在努力著什麼,連他們的家人都不知道。

慶縝覺得,如果計劃失敗,那就真的沒人知道這些人曾經付出過的努力了。

【鑑於大環境如此,本站可能隨時關閉,請大家儘快移步至永久運營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

所以他們不能失敗。

……

撤離路徑上。

“人工智慧西南部隊並沒有阻攔我們,”P5092有些疑惑,按照他的時間推算,其實這個時候他們應該差不多遇見擋在前路的敵軍。

可是,此時此刻他們面前依舊是空蕩蕩的,連個人影都沒有。

一定是有人將敵軍攔在了南方,可是P5092想不通,到底是誰有這個能力,竟然可以擋住人工智慧的近千萬軍隊?

這時候,還是任小粟突然反應過來了:“如果真的有人擋住了零的兩支西南部隊,那麼排除一切不可能出現的助力,計算僅剩的,那就只有李神壇了。”

任小粟做的是排除法,因為有可能這個時候出現並幫助西北的人,只剩下李神壇了。

當排除一切不可能的時候,那麼剩下的唯一選項,就是真相。

之前胡說就曾說過,李神壇去做答應任小粟的事情了。

李神壇答應的什麼?李神壇答應任小粟,要用惡魔的救贖,來換取陳無敵的歸來。

所以,任小粟忽然心中有了明悟,他的徒弟陳無敵可能已經回來了!

想到這裡時他的內心便有一些激動,可是轉瞬間任小粟心情又黯然了,因為他很清楚,惡魔的救贖代表著什麼含義。

之前胡說在說起李神壇的時候,神情中便有一些落寞,想來胡說也很清楚這個答案。

“又一個朋友離開了,”任小粟突然說道。

這時候,前方忽然有士兵高喊:“到178要塞了!”

任小粟回頭朝前方看去,赫然看到遠處巍峨的要塞影子,如此的熟悉,又如此的親切。

那寬闊的城牆就像巨人堅實的背脊,讓人遠遠的看著便感覺很有安全感。

雖然大家知道,如今僅僅是看到要塞而已,要是繼續撤退的話,最起碼還得六個小時才能走到。

因為178要塞太過巍峨高大了,所以當它的輪廓出現在視野裡時,彼此之間還有一段相當長的路途要走。

可不論如何,看到178要塞便代表著看到希望。

可還沒等戰士們來得及高興呢,後方部隊突然傳來訊息,地平線上已經出現了敵軍的機械化部隊,而且,敵軍的步兵陸地部隊恐怕也很快就要趕上來了。

這一消息傳遞過來的時候,任小粟環顧四周忽然發現很多人眼中都出現了些許絕望的神情。

明明只需要拖住九天,可偏偏這最後一天眼看著要失敗了。

所有人都知道,他們是不可能在這種平原地形擋住敵軍的,因為對方的數量實在太多了。

只差一天,或者只差半天時間,他們也許就能獲取最終的勝利。

雖然大家也不知道慶縝與張司令到底有著什麼樣的計劃,可既然張司令說了相信慶縝,那就說明這個計劃是有可行性的啊。

然而,好像大家都已經等不到那一刻了。

任小粟默默的佇立在人群之中,看著所有人心中希望漸漸消逝的模樣,突然很想做點什麼。

這場戰爭打的太慘烈了。

三山防線上,慶氏部隊整建制整建制的陣亡,但慶氏戰士們臨死前都在想著如何再拉幾個敵人墊背,他們為西北黎明防線爭取到了最關鍵的資料與時間。

第六野戰師的戰士們遊擊於敵人後方,就是為了再給黎明防線爭取兩天時間。

黎明防線上第一梯隊、第二梯隊防線上將士們,前仆後繼的死去,甚至受傷了也不願意跟隨第一集團軍撤退。

所有人都只是為了最後勝利的一線希望,但眼看著這個希望也要沒了。

他必須做點什麼。

他一定要做點什麼。

他要捍衛這來之不易的希望。

P5092說道:“王蘊,幫我傳達命令,第一集團軍全體停止前進,就地尋找掩體準備戰鬥!張司令,任小粟,你們帶著傷員繼續前進,我留下帶領他們打一場阻擊戰!”

“留下來打阻擊戰會死的,”王蘊認真說道。

P5092笑了笑:“那又怎麼樣?”

“不用了,”坐在狼王背上的顏六元跳下來笑道:“你們繼續撤退,剩下的交給我來吧。”

所有人頓時一愣,大家沒想到顏六元竟然會突然這麼說。

顏六元笑眯眯的說道:“怎麼,不相信我嗎,我也是半神級別的超凡者啊。”

一旁的小玉姐緊張的抓住顏六元的胳膊:“六元,你不能再使用你的能力了,真的不能再用了,不然你會死的。”

顏六元默默的看著小玉姐,唯有一聲嘆息,他最放不下的還是小玉姐,在他心裡,李小玉早就是他的親姐姐了。

結果就在這時,狼王忽然仰天長嘯。

下一刻,狼王轉身朝著敵軍迎去,而狼群則緩緩跟在它的身後。

顏六元呼喊了兩聲,可狼王卻始終沒有回頭。

只見銀色的狼群奔跑起來,越跑越快,它們的毛髮迎風而動,看起來極其璀璨。

P5092冷靜道:“繼續撤離,不要停留!”

忽然間,任小粟召喚出蒸汽列車來,並以全速獨自駛向178要塞。

第一集團的士兵都愣住了,這是什麼情況,少帥怎麼聽到後方有敵情便獨自走了?是在逃跑還是其他的什麼情況?

只見那蒸汽列車在荒野上捲起巨大狂風,呼嘯而去。

誰也不知道任小粟要幹什麼。

王封元看著離去蒸汽列車,他詫異的看向張景林:“司令,這……”

張景林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他要幹什麼。”

繼續撤退路上,第一集團軍內議論紛紛,所有人都在猜測少帥為何獨自離開。

有人猜測少帥是另有計劃,但178要塞那邊並沒有什麼援兵啊,少帥就算趕到178要塞又能做什麼呢。

蒸汽列車全速行駛之中距離178要塞越來越近,那178要塞城牆上的守備士兵看到列車時,便趕緊喊道:“是少帥,趕緊開城門!”

閘門緩緩開啟,可任小粟的蒸汽列車卻並未停留,直接從城門穿梭而過駛向銅鐘廣場。

正巧時間到了下午3點鐘整,銅鐘廣場上的銅鐘被人敲響了3下,鐘聲悠揚滄桑。

178要塞的居民裡看到蒸汽列車時主動讓開了街道,他們看到少帥獨自坐在車頭上,面色冷峻的一言不發。

“是少帥,怎麼突然自己回來了?”

“這蒸汽列車的方向是銅鐘廣場,少帥去銅鐘廣場幹什麼?”

卻見蒸汽列車在銅鐘廣場前戛然而止,越來越多不明真相的居民在好奇之下追了過來,銅鐘廣場外圍聚的人越來越多,萬眾矚目中任小粟跳下蒸汽列車,大步流星的來到銅鐘之前。

任小粟看著銅鐘說道:“之前你們問我多少歲,我說兩百多歲。其實我並沒有開玩笑,說起來你們可能不信,我今年真的已經兩百多歲了。”

“我就是001號實驗體,兩百多年前曾因為癌症與基因突變沉睡,我父親是騎士創始人任禾。所以,我比你們所有人年紀都要大一些。”

“我曾經見過人類文明最輝煌的時代,幾乎人人都有飯吃,九州大地上的人們安居樂業,享受著嶄新的時代。”

“那個時代的網路發達,科技發達,似乎一切都比現在的好。”

“如今這個時代裡,很多人連一口飽飯都吃不上,電視機沒有液晶的,大部分人的娛樂生活就是抱著收音機聽廣播。那些所謂的富人生活在我看來不值一提,大家也都沒有去過更遠的地方,那時候,從世界的這一端到另一端,也不過十多個小時的時間。”

“我曾說不要讓時代的悲哀,成為你的悲哀,那是因為我覺得這個時代已經徹底腐朽了。”

“可是,當我看到大家為了那一線希望前仆後繼的死去時,我忽然意識到其實這個時代也並沒有那麼壞。在絕對的黑暗裡,真的孕育著新的光明。”

“我沒什麼太大的志向,以前總覺得自己有個小家就好了,我不願意當西北軍的少帥,未來也不想當西北軍的司令。我總覺得,就我這種人哪是當司令的料啊。”

“但如果現在有人要把這最後一線希望都奪走,那我就想問問……這銅鐘之下的二十多萬人類先驅,願不願意成為英靈跟我一起殺回去。”

“雖然成為英靈對你們有些不公平,畢竟你們已經為西北付出了那麼多,現在卻要成為別人的能力附庸。而且,一旦成為英靈便有了再次死亡的可能,到了那時便是永恆的寂滅,連報紙都看不成了。”

據羅嵐所說,英靈並非永垂不朽的,一旦遭受了超過承受限度的傷害,依然會消散。

這也是任小粟和羅嵐一直以來,都對這個能力表現的很剋制的原因。

然而任小粟繼續說道:“但是,我真的想讓人工智慧看看,什麼是人類的驕傲。”

任小粟獨自佇立在銅鐘廣場之上默默等待著,等待著二十七萬的回應。

此時,銅鐘廣場外的居民也驚詫莫名的看著任小粟。

他們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只知道這位少帥進了178要塞之後就突然跑到銅鐘廣場莫名其妙的說了一大堆話。

離得遠,他們甚至不知道任小粟說了什麼。

178要塞的居民們不清楚,任小粟這到底在幹什麼。

然而就在下一刻,銅鐘廣場的中心忽然有聲音響起:“吾等願意前往。”

“職責所在,義不容辭。”

“我們早就已經在等待著這一刻了。”

這不再是只有任小粟能聽到的聲音,而是所有人能都能聽到。

一個金色的身影從中心走了出來,那是二十七萬英靈中聲望最高的李司令。

然後第二個、第三個、第一千個、第一萬個、第十萬個……

任小粟原本以為自己能召喚一萬英靈就是極限了,然而他自己也沒想到,他的極限就是沒有極限。

越來越多的金色英靈從銅鐘廣場走出,像是一片金色的海。

漸漸的銅鐘廣場根本容納不下了,數量龐大的英靈將居民們擠向隔壁街道。

居民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這些金色的身影到底從何而來。

這時,突然有一個年輕面孔的英靈對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女性說道:“囡囡……”

那女人呆呆的看著面前年輕軍人,對方穿著西北軍的制式軍裝看起來格外英俊,她曾不止一次在照片上見過這位英雄父親。

17年前,她正要去上學的時候,父親給她塞了一顆糖,然後告訴她要出個遠門。

結果,對方這一走就是17年,再也沒有回來過。

年紀小的時候她恨過對方,可長大就不恨了,因為她的愛人也是一位西北軍人。

看著面前那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女人頓時熱淚盈眶,她終於知道此時此刻正在發生什麼了。

另一邊,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看著面前的一個青年英靈,有些疑惑的問道:“方遠?”

那叫做方遠的英靈突然轉頭看向他,辨認了半分鐘才遲疑問道:“林科?”

四十多歲的林科突然淚流滿面:“你活過來了啊,我這十七年來每天都在做夢,夢見戰爭開始的那一天我沒有被調離哨所,夢見我和你們一起戰死!”

方遠咧嘴笑道:“那你特麼可夠慘的啊。”

漸漸的,所有人都明白了。

銅鐘廣場中央的那位少帥,正在復活西北軍過去的所有先烈!

“西北軍的先驅英烈,全都復活了。”

“先烈們,跟著少帥來拯救178要塞了!”

銅鐘廣場外爆發出巨大的歡呼聲,歡呼聲中幾乎所有人都只有一種表情,激動到極致的熱淚盈眶。

那些曾為西北拋頭顱灑熱血的先烈們,都活過來了。

任小粟感覺自己身體裡的血液彷彿重新燃燒了起來,開始沸騰。

他轉身朝178要塞外面走去,所有金色的英靈便跟在他的身後。

有英靈在後面高聲對居民喊道:“有認識魏紫路的劉旭麼,告訴他,他老子活過來了正要去上陣殺敵。”

還有英靈嘀咕著:“原本以為這小子好拿捏,結果竟然是個兩百多歲的老怪物,這特麼是認了個祖宗啊!”

“那咱們現在成了英靈,等仗打完了,是不是就可揍他了?這貨之前可沒少噁心咱們……”

“對,這事可別忘了!”

任小粟沒去聽後面的英靈說什麼,他的步伐越來越快,直至奔跑起來。

金色的洪流便追隨在他身後,一路殺向城外,迎著敵人來的方向,遙遙的便發起了衝鋒。

這是任小粟第一次使用英靈神殿的能力,第一次擁有自己的英靈,羅嵐的英靈雖然身體素質有了一定增幅,但事實上增幅也很有限,只有原先的1.5倍左右,畢竟羅嵐自己實力確實不怎麼樣。

但任小粟不同了,他本身就比羅嵐強大太多。

英靈們感受著自己的嶄新軀體,他們只覺得自己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這是他們從未有過的強大體驗,幾乎所有人的力量都有三倍的增長。

這是一支數量為二十七萬的T3部隊,還全都是西北軍歷史上最驍勇善戰的戰士。

任小粟狂奔在金色洪流的最前方,從天空中俯瞰下去,他身後的金色洪流是如此的恢宏與壯闊。

殺氣騰騰。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作者會說話的肘子其他書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