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一章 完結篇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蘇雲離開混沌殿堂,喚上瑩瑩,向道界宇宙走去。

瑩瑩卻與薪火一起飛了過來,那朵小火苗老氣橫秋道:“我帶你們去道界宇宙!”

“那朵小火苗是個有趣的人兒。”

瑩瑩飛快的說道:“它掌握著一些極為有趣的知識!”

薪火聞言,得意洋洋,笑道:“你也不賴,你從那個叫做邢江暮的人那裡學到的本領,比我不差!”

蘇雲沒有理睬兩個小家夥,他的耳畔還在迴響著他與帝混沌的對話。

“道兄,我為什麼要去搭救他?”

“你必須去。這世上已經沒有了能讓你成為道神的機緣,你想要走到大道的盡頭,便需要走出仙道宇宙,去探索更為廣袤的混沌海。

“蘇道友,仙道宇宙對你來說太小了,小得如同池塘,你稍微翻身,便可能把池塘撐破。去道界宇宙見識道界,拓展你的眼界,而後踏入混沌海,追尋你的大道盡頭。救出我的前世,仙道宇宙便可以保全,你可以放心出遊!

“前世的我是我也不是我,他是一個伏羲,眉心長著一枚豎眼。你進入道界後,會看到他。但在此之前你須得當心道界的道光,道界察覺到你的來意,便會前來斬你……”

蘇雲來到當初的混沌海岸,而今這裡的海床已經完全暴露出海面,形成一道長長的橋樑,連線著仙道宇宙與道界宇宙。

蘇雲遲疑一下,沒有直接前往道界宇宙,而是折返回去,瑩瑩和薪火聊得熱火朝天,渾然沒有注意到蘇雲的異狀。

蘇雲帶著他們來到第八仙界,尋到魚青羅。

“青羅,我將遠行,第一站是道界宇宙。此次離開,不知何時歸來。”

蘇雲詢問道:“你要與我同行嗎?”

魚青羅詢問道:“此行危險嗎?”

蘇雲點頭:“十分危險,此去第一站道界宇宙,便有著很大的兇險。”

“我不隨夫君同去。”

魚青羅露出笑容,搖頭道:“我留在這裡,完成我的聖道。我背負著諸聖的希望,不能半途而廢!此次我便不陪你去了,去了也只是拖累你。你要記得,故土始終有你的女人在等你回來。”

蘇雲既是感動,又是惆悵。

他離開魚青羅,來到第七仙界,摘下帝冠,脫下帝袍,放下帝印,換上一身布衣。

他來見柴初晞,這女子見到他還活著,心中很是開心。她沒有再壓抑內心的情感,而是任由情感釋放,與他很是親暱。

蘇雲詢問她,是否願意與自己同去,柴初晞卻遲疑了。

“宇宙之外儘管也會有很多精彩,然而我的劫運之道的根基在此,這裡是我的仙界。”

她面帶歉意,拒絕了蘇雲:“眾生在劫運之中,我豈能離開?”

蘇雲心中的惆悵又多了幾分。

他來見池小遙,剛剛說明來意,池小遙便斷然拒絕了他,道:“八大仙界,以人為本,其下神魔二族,尚未有妖族的地位。我廣設學宮學院,為的是讓妖族崛起,不能隨師弟逍遙而置種族大義於不顧。”

蘇雲心中倍加惆悵,怏怏的離開。

他來到廣寒洞天來見梧桐。

蘇雲桂樹下,梧桐坐在枝頭。

“隨你遊歷混沌海?蘇師弟,你誤會了,為了你,我並不能捨棄我的種族。”

梧桐拒絕了他,搖頭道:“我是人魔,在我的執念中,種族拍在第一位。至於對你的愛意,只能拍在第二位。”

蘇雲黯然,離開廣寒洞天。

不知何時,瑩瑩和薪火的笑聲沒有了,他們也沉默下來。

薪火嘆息道:“有公蘇雲,是世上最美麗英俊的男子,也可能是史上最英俊的男子。然而他所愛的女子,卻無法全心全意的追隨他。”

瑩瑩嘆了一口氣,幽怨道:“也只有我,才會不離不棄的跟隨著他。所以狗剩,振奮精神起來!”

蘇雲摸了摸瑩瑩的小腦瓜,笑道:“說得好,給你抄。”說罷,沒精打采的把自己道境九重的鴻蒙符文祭起。

瑩瑩歡呼一聲,立刻奮筆疾書,照抄起來。

蘇雲終於決定啟程,前往道界宇宙。

“喂!”

他即將走出第七仙界時,恰逢紅羅女帝的香輦從星空中駛來,那香輦停下,紅羅女帝推開車窗,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笑吟吟道:“去哪裡啊?我送你!”

蘇雲停下腳步:“去遠航。”

紅羅女帝哦了一聲,眼角嘴角裡藏著笑意,藏不住的往外跑,道:“你沒死就好,我知道你還活著時很開心。等你回來,咱們再會!”

她準備關上車窗,瑩瑩突然合上書本,脆生生道:“紅羅姑娘,我家士子將要離開仙道宇宙,前往道界宇宙,之後便去遊歷混沌海尋找鴻蒙大道的盡頭。這一去,不知多久才能回來,士子讓我問你,你想一起去嗎?”

【鑑於大環境如此,本站可能隨時關閉,請大家儘快移步至永久運營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

紅羅女帝遲疑一下,關閉車窗。

瑩瑩和薪火心中替蘇雲傷心,正欲勸慰他,這時,車簾掀開,紅羅女帝從車中走出,跳了下來,興沖沖道:“咱們何時出發?”

蘇雲怔住,眼圈不由溼潤許多,笑道:“這就出發。”

紅羅歡呼一聲,讓香輦返回帝廷,隨他一起向仙道宇宙外而去。

瑩瑩祭起五色船,船上一路歡聲笑語。

待來到連線兩座宇宙的宇宙橋,五色船從橋中央駛過,只見兩側混沌海陡峭如壁,似乎隨時可能壓下。

五色船飛渡宇宙橋,終於來到對面的道界宇宙。

剛剛踏入這個宇宙的一瞬間,蘇雲和紅羅都是輕咦一聲,一種與仙道宇宙不同的感覺油然而生。道界宇宙的天地大道與仙道宇宙很相似,但道韻更加濃厚,更加深邃,博大精深!

更為奇特的是,這裡不止三千六百種大道!

大道的數量要比仙道宇宙多得多,而且更令他們驚異的是,這裡的任何天地大道都處在輪迴的囊括之中!

不同的天地大道,組成了輪迴的不同形態,從而擁有不同的威力!

而漂浮在宇宙中的大大小小的六道世界,也是由不同的大道組成,威力強弱有別,威能作用也各不相同。

道界宇宙邊陲,有不少這個宇宙的大帝,往往腦後有著六道或者七道輪迴,氣息極為強大。

五色船駛入這個宇宙的那一刻,這些大帝便已經盯上他們,紛紛殺來。

紅羅正欲迎上,突然只見紫氣溢位,化作萬萬千千道境,護在他們四周,每一座道境蘊藏的大道各不相同。

那些道界大帝殺來,突破一層層道境,然而這些道境生生滅滅,無窮無盡,任由他們不斷廝殺,也始終無法突破,來到五色船跟前。

蘇雲站在船頭,五色船向前駛去,只見那些道界的大帝被困在一座座道境之中,不由自主向兩旁分開,根本無法接近。

薪火眼睛一亮,讚道:“蘇道友的本事真是不凡!”

蘇雲面色凝重道:“這些大帝的本事非凡,還在仙道宇宙的大帝之上。倘若兩界開戰,只怕仙道宇宙會吃大虧!”

說話之間,瑩瑩駕馭五色船駛向這個宇宙的天極,那明珠般的道界所在之地!

突然,那道界像是感受到了威脅,從道界中飛出一尊尊強大的道神,向五色船殺來!

道界,本身便相當於一件威能無比強大的元始至寶,道界中的道神,便是這件元始至寶的守護者!

自帝混沌前世進入道界之後,隨著道法神通的不斷演進,道界宇宙又誕生了許許多多道神,這些道神乃是證道道界的至人,是外證的強者!

他們的修為實力每一個都不遜於幽潮生那樣的存在!

蘇雲見狀,足下輕輕一頓,數以百萬計的道境綻放,每一座道境皆有八重天的造詣,遍佈宇宙星空!

那一尊尊道神擊穿一層層道境,如同離弦之箭,飛撲而來,各個手段高明非凡!

這些道神大部分擁有七道輪迴,神通廣大,切過道境如入無人之境,很快,他們便殺到五色船前!

就在此時,數百萬道境猛然合併,化作唯一道境!

先天九重天!

“當!”

“當!”“當!”“當!”

那些道界道神撞擊在這座先天道境上,道境迸發黃鐘大呂般的道音,那些道神一個個口吐鮮血,四面八方跌去。

蘇雲依舊站在船頭,憂心忡忡,向薪火道:“這些道神的實力也是不凡,我仙道宇宙的道神未必是他們的對手。”

薪火驚駭萬分。

突然,道界變得無比明亮,一道道光從道界中飛出,迎著五色船而去!

蘇雲抬起手掌,鴻蒙鍾浮現,蘇雲揮袖一卷,鴻蒙鍾隨著他的衣袖捲動而旋轉,鐘口朝向那道道光,呼嘯而去!

那鴻蒙鍾內,百萬計的大道神通隨之旋轉變化,霎時間混元一體,伴隨著洪亮的鐘聲,爆發出無以倫比的威能!

鴻蒙鍾與那道道光相遇,鐘聲震盪,竟然被那道光壓下!

“紅羅,你們在這裡等我!”

蘇雲衣衫飄蕩,凌空而起,如同一道幻影飛上前去,他腳下一動,紅羅、瑩瑩和薪火頓時看到屹立在過去現在和未來的無數個蘇雲!

蘇雲輕輕一掌,拍在鴻蒙鐘上,將那道道光打得粉碎,隨即眉心豎眼睜開,一道先天雷光從他眉心射出,斬向道界!

那道界被他一擊斬中,裂開一道縫隙。

下一刻,蘇雲的身形便已經來到道界裂痕前,準備踏足其中。

這時,一襲白衣的男子出現在道界前。

蘇雲停步,微微欠身:“風道友莫非是來阻我進入道界?”

那白衣男子正是風孝忠,打量蘇雲,神色微動,搖頭道:“我已經擋不下你了。更何況你進入道界,打破道界平衡,營救鐘山氏大種牛,我自然不會阻你。”

蘇雲稍稍放心,道:“那麼風道尊此來,是送還我那片身體的麼?”

風孝忠眼中閃過一絲驚訝,這時,他的道殿中他藏起來的那片蘇雲切片徑自飛出,與蘇雲相容!

風孝忠見狀,沒有阻攔。

“我此次來,原本想告訴你道界有多兇險,但現在看來已經沒有必要。”

風孝忠側過身去:“許久不見,你已經快成為天尊了。請。”

蘇雲閃身投入道界之中,隨即道界裂痕癒合。

鐘山氏進入道界之後的第三百萬年,一艘比星球還要龐大的龍船震動千翼,駛向伏羲氏的祖星。

那千翼龍船古色古香,翅膀自動震動,像是活物一般。

而祖星的人們對這一切彷彿早就習以為常,他們知道,這是伏羲氏的族長來祖地祭拜先賢,據說當年,那個鐘山氏曾經來過這裡,只是之後便再也沒有出現過。

船頭,一尊尊無比偉岸的身影屹立,有如神像一般,他們眉生三眼,腰生龍鱗,體下無足,只有一條蛇尾。

他們腦後,七道輪迴旋轉。

他們是伏羲氏最為強大的族長,有人甚至曾經做過天帝。

伏羲氏祖星遼闊的江山出現在千翼龍船下,站在船頭的威嚴男子回頭看了看樓閣中的人,低聲道:“皇神哥,龍船裡的,真的是父親嗎?我總有些懷疑……”

他遲疑一下,聲音沙啞:“三百萬年前祭祖時,船上的那個人便不是父親,他沒有第三只眼睛!道界何等兇險?父親被困在道界中三百萬年,真的能殺出道界嗎?”

他的身邊,鍾神皇揹負雙手,看著祖庭的江山,笑道:“聖武,樓閣裡的的確是父親,我去見過他。”

他頓了頓,微笑道:“他有三隻眼睛。”

鍾聖武還有些懷疑,這時樓閣的門戶開啟,只聽一個渾厚的聲音笑道:“蘇道友放心,那位大道理念為同的大巫,我也很想會一會他!”

一個高大的身影從樓閣中走出,濃眉大眼,並不英俊,但卻盡顯男子氣概。

一盞青銅燈漂浮在他腦後的八道輪迴光暈之中,而這八道輪迴的光暈背後,隱隱約約漂浮著一座道界。

道界宇宙的道界!

這座道界,似乎在他的八道輪迴的掌控之中!

他的身旁,是一個俊美的少年,氣息飄渺出塵。他像是一面鏡子,任何人看到他,只覺看到的都是自己,看到的都是自己的道。

那少年笑道:“鍾道兄,你我就此別過,我從此將流浪混沌海。再次相見時,不知何年何月。”

鐘山氏躬身送別,那少年來到五色船頭,躬身作別,身邊還跟著個紅衣女子,英姿颯爽。

鐘山氏來到千翼龍船的船頭,眉心的第三神眼緩緩張開,看著他思念依舊的祖星,過了良久,低聲道:“祖星,我回來了……”

他流浪了幾百萬年,終於迴歸故土。

祖星的風漸起,吹動伏羲的旗幟。

五色船呼嘯而去,駛離道界宇宙,進入漫漫的混沌海中。

混沌海中,風波惡,浪濤急,似乎隨時可能將五色船吞沒,然而一朵船頭一朵蓮花盛開,將混沌海水逼退。

“紅羅,瑩瑩!咱們去遠航,去尋找鴻蒙的盡頭!”

————《臨淵行》,完。下本書再見!最近有空的話,應該會有一篇完本感言。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作者宅豬其他書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