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章 混沌七公子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瑩瑩飛上前去,好生打量那盞青銅燈,倍感好奇。只見那大頭娃娃站在燈焰裡,左右不過一根豎起的指頭高,比她還要矮小幾分。

“咦,咦——”

瑩瑩指著它驚叫起來,轉頭向蘇雲道:“一個指頭大的小不點兒!比起它我都是女巨人了!士子,快看!怪可憐見的!”

蘇雲卻看出那盞青銅燈的不凡,那燈芯有如靈根,燈油乃是一個死亡的小宇宙的宙魂煉製而成,有如星盤,顯然這盞燈的威力威能,比瑩瑩並不弱!

更為奇特的是,這盞燈的燈焰中承載著許許多多的知識,極為博學。

顯然它與瑩瑩一樣,都可以記載某些傳承,將知識傳遞下去。當然不同的是,瑩瑩主要靠啃蘇雲為生,記錄蘇雲的鴻蒙符文。

而那朵小火苗應該負責薪火傳承,因此取名薪火。

兩相對比之下,蘇雲便只覺心窩被扎得生疼。

那盞名叫薪火的小火苗聽到瑩瑩的話,不禁動怒,火焰往上長一長,便與瑩瑩個頭差不多高大,怒道:“哪個個頭小?來比一比!”

瑩瑩取出一塊小香餅,笑道:“你這呆子,我和你說說玩笑話呢!你怎麼當真了?你吃餅嗎?”

薪火不好發作,接下小香餅。

瑩瑩笑道:“我從前見過你的雕像,一眼就認出來你了。天府洞天的三聖皇神像上便有你!我叫瑩瑩,你若是不嫌棄,可以認我做乾孃,或者叫我大姐也可以。”

蘇雲搖了搖頭,任由這兩個小家夥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自己則向混沌殿堂走去。

就在這時,他感應到混沌殿中除了帝混沌那強大深邃的氣息之外,還有一股氣息,平和得像是並不存在一般,卻又彷彿無處不在。

蘇雲驚訝,這股氣息甚至讓他有一種熟悉的感覺,但熟悉中又帶著一股陌生。

他走入混沌殿堂中,只聽帝混沌的聲音傳來,浩大而深遠:“……遠道而來,消失了這麼久,莫非解決了那個難題?”

另一個陌生而又熟悉的氣息發出玄妙至極的道語,以大道為語言,不緊不慢道:“我離開道友之後,遊歷混沌海,見證無數宇宙如同氣泡在混沌海中生生滅滅,領悟混沌生滅,然而始終難以再進一步。”

蘇雲不自覺的留神聆聽那道語,眼前頓時出現混沌海和無數氣泡般的宇宙創生、滅絕,各種不同的浩劫爆發,眾生在浩劫中生生滅滅,在苦難中掙扎!

蘇雲突然晃了晃頭,露出驚訝之色。

在那人的短短幾句道語中,他彷彿經歷了無窮無量的時光,何止恍如隔世?

倘若他沒有參悟出過去未來自身的大一統,只怕聽到這句道語,便可以讓他陷入無窮盡的時光之中,忘記了自己是誰。

蘇雲不禁動容,而今他的修為早已經達到帝混沌的水準,甚至更強,而他的道行更是高得可怕,但是說話的這個人卻能給他高深莫測之感,不能不讓他對此人感到好奇。

那個聲音繼續道:“我無法尋到答案,便離開混沌海,前往無盡虛無,那裡極為危險沒有任何物質,連自身都會被虛無所分解。它應該是許多陷入大冷寂的宇宙,不再有生命。”

他說到這裡時,蘇雲只覺自己恍惚間有如身處在無邊冷寂的虛無之中,在那纖薄無比的終極虛空上行走。

“我走出虛無,尋到了被虛無隔開的幾個宇宙。在其中一個宇宙中我遇到了一個人。”

那聲音繼續道:“我看到他的第一眼,便知道他就是我要尋找的答案。我從他身上學到良多,尋到了答案之後,便開始返回。路過你這裡,因此來看一看道友。”

帝混沌的聲音傳來,帶著欣喜:“道兄,你尋到的答案是什麼?可否告知?”

那人沉默了片刻,蘇雲也在仔細傾聽,不知不覺間已經來到這二人的談話之地。

這時,那個聲音響起:“元始。”

他的道語一出,蘇雲自身的大道震動,眼前浮現的景象便像是萬花筒一般,他所學所知所推算出的數百萬種大道旋轉著綻放,迸發洪亮無比的道音!

所有大道在同時向他展示大道的盡頭!

所有大道直通那最終極的境界,卻又都是那最終極的境界的一部分!

萬萬千千大道直達盡頭,而在那盡頭處,大道形成一個虛虛幻幻朦朦朧朧的身影!

蘇雲被頭腦中傳來的道音震得頭暈眼花,眼前浮現出的景象卻更讓他震驚,他掌握的所有大道,包括鴻蒙,統統顯現出大道的盡頭,成為那個身影的一部分!

蘇雲口乾舌燥,混沌殿堂中的那個人說出“元始”的道語,帶給他無以倫比的震撼,向他展現出鴻蒙的大道盡頭!

哪怕在這一刻,蘇雲道行再度提升,又領悟出不少新的大道,但這些新的大道的盡頭,也都是那個身影!

等到蘇雲從那一句元始的異象中醒來時,只見一個年輕男子正在向混沌殿外走去。

他衣著樸素,目光滄桑,他的眉心有一道疤痕,卻不是眼睛,而是傷疤留下的痕跡。

儘管他看起來很英俊很年輕,卻彷彿飽經滄桑。

他的目光落在蘇雲的身上,既是驚訝又是開心,同時又有些欣慰,笑道:“鴻蒙。”

他此言一出,蘇雲頓時看到鴻蒙的大道盡頭呈現的各種異象,只是沒有看到那個屹立在大道盡頭,被稱作“元始”的身影,讓蘇雲有些惋惜。

那年輕男子微微欠身:“你得到了我的老師的傳承,卻比他走得更遠。師弟,老師若是見到你,肯定很開心。”

蘇雲怔了怔,向他欠身還禮。

那年輕男子說起老師時,他的眼前不由浮現出無比壯觀的一幕,混沌河畔,一座鴻蒙宮,宮中一株老樹,樹下一具枯骨。

鴻蒙不死,道心先死。

蘇雲起身時,那個奇特的年輕男子已經步入混沌海,消失無蹤。

蘇雲悵然若失,定了定神,向帝混沌走去。

帝混沌雙眸瞪圓,眼中混沌氤氳,顯然還未從那句“元始”中情形過來。

顯然,年輕男子的那句元始,向他展示的是混沌大道的盡頭!

這句話帶給帝混沌的震撼,可想而知!

但更為震撼的,恐怕還是帝混沌在混沌大道的盡頭處看到的那個身影!

過了良久,帝混沌才從震撼中清醒過來,聲音沙啞道:“天外有天,天外有天……蘇道友,七公子呢?”

蘇雲失聲道:“他就是混沌七公子?”

帝混沌站起身來尋找七公子,笑道:“自然是他。他的道行比從前更高深了,一句話便讓我看到大道的終極奧妙!他人何在?”

蘇雲道:“他已經走了。”

帝混沌呆呆的站在那裡,失落萬分。

蘇雲心中則有些納悶,心道:“為何那位七公子說我得到了他的老師的傳承?他為何又叫我師弟?他是混沌七公子,那麼我豈不是鴻蒙八公子?”

他搖了搖頭,混沌七公子神龍見首不見尾,此次一別,不知何時才能再見他。

帝混沌請蘇雲落座,道:“此次請道友前來,有一件棘手的事相商。”

蘇雲不禁動了好奇之心,笑道:“什麼事能讓你這等大道盡頭的存在也感覺到棘手?”

帝混沌面色肅然,搖頭道:“我這個大道盡頭有著水分。我前世修行易之道,易之道在於變化,無窮無盡的變化,生生不息。我則是前世屍身在混沌中得道,修行混沌之道,而今就算成了道神,修成大道盡頭,也不是我的混沌之道。混沌證道,遙遙無期。”

蘇雲想了想,點頭稱是。

帝混沌開闢八大仙界為自己的八大秘境,八大仙界中的天地大道其實是他前世的一部分大道,這一世他的根基是混沌之道。

然而帝心成為道神,雖然救活了他,卻並未讓他混沌證道。

帝混沌繼續道:“讓我棘手的那件事,是外鄉人應宗道返回他的巫仙宇宙,去請他的師弟與我論一論道。”

蘇雲心中微動,根據帝混沌所說,他與應宗道論道時,他用的是前世的易來論道,外鄉人應宗道用的則是他師弟的同來論道。

外鄉人應宗道修復了彌羅天地塔,借這件元始至寶橫渡混沌海,前往巫仙宇宙,邀請他的那位師弟前來,豈不是說又要把仙道宇宙打得稀巴爛?

帝混沌道:“他曾經說過他的那位師弟,邪惡,狡猾,是最為強大的巫!他擁有著無比旺盛的破壞力和創造力,掌握混沌海最強元始至寶輪迴天門,以摧毀宇宙創造宇宙驗證道法為樂。此人只要來到這裡,我必然抵擋不住!”

蘇雲道:“你想讓我來抵擋這位邪惡的巫?”

帝混沌搖頭,道:“你未曾修煉到鴻蒙的大道盡頭,儘管你的修為實力已經比我高明,但你火候不到,戰鬥經驗不足,與我生死搏殺,未必是我的對手。面對那尊強大的巫,我擔心不是對手。”

蘇雲輕輕點頭,他只與輪迴聖王動過手。

輪迴聖王的本事自然比帝混沌遜色良多。

沒有與帝混沌這等存在交手的經驗,始終是蘇雲的一個弊端。

“所以我想請你前往道界宇宙。”

帝混沌目光落在蘇雲的臉上,道:“請你進入道界,救出我的前世,讓他以他的易,對戰大巫的同!”

蘇雲失聲道:“你前世沒死?”

帝混沌肅然道:“我的這個前世,乃是我所知的道心最為堅毅之輩,集易之道的大成!他曾經打碎過道界,進入道界必然會受道界全力絞殺!道界的大道,是集合他的大道和所有道神的大道,因此絕對有實力斬殺他。但他的易,變化莫測,學習能力極強,只要他可以撐住一段時間不死,他便可以掌握道界中的所有大道,與道界抗衡!”

蘇雲眼睛一亮,道:“你肯定他能擋得住道界的絞殺?”

帝混沌點頭:“我從未見過他這樣堅毅的人。實話實說,蘇道友你好色之心雖然與他相似,但道心堅毅,你遜色他不知凡幾。”

蘇雲悻悻道:“道兄,你請人辦事都是這麼說話的嗎?”

帝混沌笑道:“他就算可以與道界抗衡,但道界的力量也始終大於他的力量。如此一來,他便會陷入一種僵局,他無法殺出道界,道界也殺不了他。”

蘇雲想了想,明白他的意思。

道界宇宙的道界與仙道宇宙的道界不同,仙道宇宙的道界是個人的道界,而道界宇宙的道界,卻是整個宇宙所有道神的道界。

這個道界擁有所有道神的力量,所有道神的大道!

帝混沌的前世進入道界,便是道界的道神,就算他能學會道界所有的大道,道界的力量還是大於他。

“我無法進入道界。我進入道界,便會害了我的前世。道界會藉助我的力量壓倒他,將他斬殺!但是……”

帝混沌微微一笑:“外鄉人可以。外鄉人的道,不在道界宇宙的道之列,尤其是蘇道友的鴻蒙,超脫符文,直達大道盡頭,道界無法複製。你進入道界,便可以與我前世一起將道界降服!”

【鑑於大環境如此,本站可能隨時關閉,請大家儘快移步至永久運營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作者宅豬其他書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