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一章 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上章寫錯了,讓帝豐這個已死的人再度出現,已改,見諒。)

蘇雲並未像梧桐想象的那樣,去尋池小遙,也沒有去支援幽潮生,而是默默的坐在帝廷中繼續參悟鴻蒙,等待時機。

上次與輪迴聖王一戰,他以鴻蒙蓮紮根混沌海,藉助混沌海的力量的情況下,還能被輪迴聖王擊敗,讓他意識到自己對輪迴聖王實力的預估有些錯誤。

他不想再犯同樣的錯誤。

既然距離自己的死期還有不到三年的時間,那麼就好好利用這三年!

“輪迴聖王不難對付,但難對付是那六口混沌鍾。這六口鍾的威力實在太強,即便我今日面對這幾口鍾,也沒有把握。”

蘇雲盤算一番,輪迴聖王所煉的至寶輪迴飛環也極為強大,相當於另一個輪迴聖王,但對他來說倒是不難對付,可以交給幽潮生應付。

“我沒有趁手的武器,只可惜鴻蒙蓮落入輪迴聖王之手,我的鴻蒙鍾也跌入混沌海,不知去向。”

蘇雲微微皺眉,赤手空拳與掌握了鴻蒙蓮、輪迴飛環和六口混沌鍾的輪迴聖王對抗,他的底氣不是很足。

“但還在還有幽潮生道友。”蘇雲目光閃動。

天外,幽潮生還在殺帝忽。

帝忽已經死在他手中不知多少次,但每次都會從輪迴飛環中重生。

更為可怕的是,每次帝忽死在幽潮生手中之後,都會總結前一次失敗的經驗,下次在他手中便可以堅持更長時間!

甚至連幽潮生的神通,帝忽都已經開始嘗試破解!

有輪迴飛環在,幽潮生便相當於一個給帝忽喂招的機器,只會讓帝忽不斷變得更強!

倘若幽潮生打碎輪迴飛環,便可以真正誅殺帝忽,但他做不到。

若是他被收入輪迴飛環中,只怕他也無法逃脫,很容易便會葬送在飛環內部的輪迴世界中!

從前,他已經試過一次。

那次若非有蘇雲的玄鐵大鐘,不斷把他從輪迴中喚醒,並且以先天一炁助他五弦合一,他肯定會被飛環煉死。

但這次沒有蘇雲相助。

不過,他卻有先天一炁!

他的先天一炁,正是來自帝忽!

從前,輪迴聖王將蘇雲的玄鐵鐘給了帝忽,讓帝忽煉成先天一炁,雖然那時蘇雲的先天一炁質量並不高,但已經可以幫助帝忽一統所有分身!

幽潮生每擊殺帝忽一次,便從他身上盜取一部分先天一炁,煉為己用。

帝忽死亡的次數越多,他積累的先天一炁便越多!

因此他雖然看起來陷入被動,早晚會死在帝忽的手中,但他體內的先天一炁卻越來越雄渾,積累到一定程度,便可以一統道界五弦,做到五絃歸一!

【鑑於大環境如此,本站可能隨時關閉,請大家儘快移步至永久運營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

那時,別說殺掉帝忽,他甚至有把握將輪迴飛環摧毀!

幽潮生一直在忍耐,哪怕帝忽再度從飛環中復生,對他冷嘲熱諷,他也在忍耐,絲毫沒有暴露自己的圖謀。

這些日子以來,帝忽固然對他的招法神通摸得一清二楚,但他將帝忽的本事摸得更加透徹!

帝忽的每一次進步,都被他清晰掌握,帝忽可能的突破,他都一清二楚。

甚至可以說,他比帝忽還要瞭解帝忽!

他對帝忽的瞭解,已經清晰到隨時可以奪取帝忽的性命的程度!

他之所以讓帝忽一次比一次堅持得久,只是為了麻痺輪迴聖王。

自從他第一次幹掉帝忽,他便不再把帝忽當成對手。

帝忽與他有著境界上的差距,這種差距大到接觸過幾次,他便可以看到帝忽窮其一生所能達到的成就極限!

在他面前,帝忽可以說再無秘密可言!

幽潮生已經知道蘇雲戰敗,必須愈發小心謹慎,珍惜這次難得的機會。他必須要抓住這個機會,破碎輪迴飛環,為自己將來第二次決戰輪迴聖王取得一絲勝算!

哪怕僅僅是一絲!

他與帝忽這一戰持續了兩三年,帝忽已經可以在他手中堅持千百招不敗,忍不住對他冷嘲熱諷,譏笑他是瘸腿道神,空有境界而無本領。

幽潮生依舊在忍耐,他從帝忽那裡得到的先天一炁已經基本上足夠他一統五絃,做到弦宇宙最強道神!

不過,他還是希望再等等,更有把握之時再出手。

“只要我存在著被帝忽擊敗的希望,輪迴聖王便會希望看到我敗在帝忽手中,他便不會出手對付我。我也就有了擊敗他的一線希望。”他心中暗道。

就在此時,輪迴聖王的聲音突然傳來,悠悠道:“幽道友竟然忍到現在還沒有出手,耐心實在是好。我一直在等待,你會何時動用你竊取的先天一炁統一五絃,沒想到你竟能忍到現在。”

幽潮生心中一片冰涼,突然眼中三瞳旋轉,瞬息之間便將帝忽扭成麻花!

輪迴飛環震動,帝忽即將再度從飛環中復生,然而幽潮生的攻擊已至!

他這一擊,一統先天五絃,形成一根一統所有弦宇宙大道的道弦,鉤指如拉琴絃,一擊發出!

“咣!”

這一擊卻並未擊中輪迴飛環,而是切在一口混沌大鐘上,那口大鐘被幽潮生這一擊打得震盪不休,呼嘯飛起,遠遠飛去!

輪迴聖王身形出現,驚歎道:“幽道友這一擊實在了不起,了不起!就算是得到了一個仙界法力的蘇道友,也不過如此。”

他撫掌讚歎,身邊浮現出另外五口混沌鍾:“三年之期已至,我前來殺蘇道友,路過這裡,便想著應該結束這出好戲。”

這時,帝忽從輪迴飛環中復生,正要再尋幽潮生廝殺,輪迴聖王將他擋住,搖頭道:“忽,他早就看穿你的一切,只是為了盜取你的先天一炁,這才沒有動用真本事。”

帝忽又驚又怒,又是羞愧。

輪迴聖王笑道:“兩世道神,有這等本事實屬正常,你距離道神境界尚遠,不必介懷。忽,這裡沒有你的事了,你去冥都墓中走一遭。”

帝忽欠身,轉身離去。

幽潮生體內的先天一炁也因為這一擊而消耗得七七八八,面色變得有些蒼白。

他體內殘存的那點兒先天一炁無法再聚起五弦,施展那驚世一擊!

他失去了最後一絲獲勝的希望。

第六口混沌鍾飛來,輪迴聖王打量這口鍾,禁不住讚道:“帝混沌這廝傻大黑粗,但這件寶物的確煉得精妙無比,我也望塵莫及。當年與外鄉人應宗道一戰,倘若那時他的混沌鍾便已經煉成,又豈會被元始至寶重創到那種程度?”

他的目光又落在幽潮生身上,露出笑容:“換做我的飛環,儘管用的材料勝過混沌鍾不知多少,但若是飛環接你那一擊,多半便被斬斷。飛環中的輪迴大道,只怕也要被你摧毀大半!幽道友,你走證道於內的道路,自己的原生宇宙又已經破滅,還能有如此實力,令人欽佩啊。”

幽潮生握緊的拳頭緩緩鬆開,面色淡然道:“聖王過譽。潮生當不起這等讚譽。”

輪迴聖王面色肅然:“你當得起。你前世是道神,可是你不過是被道界控制的傀儡,沒有自我意識。你的宇宙破滅,道界也不存在了,一切大道都已經化作劫灰。你從道界的控制中脫身,卻也因此跌落境界,變成一個天君。”

幽潮生糾正他道:“是至人。”

輪迴聖王不以為意:“是至人還是天君,對我來說沒什麼區別。你能用天君的境界,再度修成道神,哪怕是內證的道神,也極為了不起,能人所不能。我雖然很討厭你,但也不想因此而毀掉你。你若是肯離開仙道宇宙,我依舊給你一條生路。”

幽潮生臉色黯然:“聖王應當知道,以我的實力離開仙道宇宙進入混沌海,只有死路一條。更何況,我在仙道宇宙裡還有了妻兒。”

輪迴聖王臉色轉冷,道:“那麼,幽道友積累下的先天一炁還剩下多少?我想領教一下你的五弦合一。”

幽潮生眼中一根根弦在躍動,道:“我自身的修為法力,一半被你封印,還有一半道傷在身,恐怕不能讓你領教。”

輪迴聖王肩頭搖晃,幽潮生道傷中頓時有一道道輪迴大道飛出,回到輪迴聖王體內。

幽潮生傷口飛速癒合,被封印鎮壓的那一半修為頓時迴歸!

他在頃刻間便恢復到最巔峰的狀態,隨時準備捨身一博!

輪迴聖王面帶微笑,只留下一口混沌鍾,腦後豎起一道飛環。其他幾口混沌鍾則被他掛在戰場外,並不打算動用。

現在的他,是絕對無敵的狀態,這世上除了完全體的幽潮生,再無人能威脅到他!

就在兩人即將出手之時,突然幽潮生的腦海中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幽道友,你只管出手,我幫你一統五絃。”

幽潮生聽到這個聲音,又驚又喜,不假思索便自出手!

他的道界之中,紫氣氤氳,霎時間便將他的一切大道一統,讓他的修為法力變得無比純淨,讓他這一擊變得無比強大,更勝帝忽的先天一炁的效果!

弦之道躍動間,輪迴聖王便察覺到一股難以形容的兇險侵襲而來,不由臉色劇變!

這根本不是他預料中的幽潮生的實力!

他在察覺幽潮生的實力變化之時,便已然調動其他五口混沌鍾向這邊飛來!

“咣——”

守護住他的那口混沌種被一道無形的弦擊飛,同一時間,空間深處,一道道弦律躍動,帶著沛然殺機接近!

“嗤!”

輪迴飛環被切成兩半!

根根躍動的弦即將斬在輪迴聖王的身上,突然五口混沌鍾飛至,鐘聲震盪,將四周飛至的道弦紛紛震得粉碎!

激盪的鐘聲粉碎四周時空,將時空化作混沌,半點道法不存!

哪怕是幽潮生這等道神,也被混沌鍾壓制,體內的大道似乎也要失去活性!

他嘴角溢血,眼見便要喪命在這幾口大鐘的威能之下,突然鐘聲稍微止歇那麼一瞬。幽潮生立刻抓住這個機會,縱身逃脫!

輪迴聖王一擊打空,頓時大驚失色,臉色陰晴不定。

混沌鍾的威能稍微停頓了一瞬,讓他有些不安。這分明是帝混沌在干擾他!

而在剛才,幽潮生又哪裡來的先天一炁一統五絃大道?

“難道蘇雲未死?這不可能!”

他顧不得追擊幽潮生,立刻前往帝廷,待他化作尋常人高大,進入帝廷帝都,只見帝宮中處處白縞,正在出喪。

他心中疑惑,跟著出喪的隊伍,卻見人們將一口棺材抬到一座修整得頗為壯觀的陵墓前,將棺槨下葬。

那陵墓規格驚人,應是帝王的規格,墓前有碑。

輪迴聖王近前看去,只見碑上寫著哀帝之墓的字樣。

“咦,死了?”

輪迴聖王驚訝:“我還以為幽潮生能夠一統五絃,是他暗中搗鬼,沒想到蘇道友卻真的過世了。天妒英才,英年早逝啊。不行,我須得見他一面,毀屍滅跡,這才放心!”

他走入陵墓中,尋到棺槨,掀開棺材板,只見裡面還有一重棺,再開啟棺材板,裡面又有一重棺。

如此一重重開啟,待開啟第九重棺,只見棺中一根指頭飛出,正中輪迴聖王眉心!

蘇雲從棺中坐起,笑道:“聖王,你來了!進來躺一躺罷,看我為你選的棺材,合不合身!”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作者宅豬其他書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