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章 史上最強魔道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梧桐經他指點,只覺道心一片空明,再無從前那種患得患失的心態。

帝混沌的點撥,不啻於給她指出一條直達道境十重天的道路!

只是能否修成道境第十重天,則還要看她個人的資質悟性和造化。

畢竟修成道境十重天極為艱難,即便是帝混沌自己當年也不曾辦到。

蘇雲向帝混沌請辭,道:“事關天下蒼生的生死,雲不敢耽擱。”

帝混沌詢問道:“你而今修為大進,哪怕輪迴聖王拿著我六口混沌鍾,也不敢說能勝過你。倘若輪迴聖王敗給了你,你如何處置他?”

蘇雲道:“打殺了他。”

帝混沌遲疑一下,道:“蘇道友,輪迴聖王雖然做過很多惡事,但也曾開闢過仙道宇宙,有恩於眾生。倘若道友擊敗他,還請念在他這點功勞,不要趕盡殺絕。”

梧桐不解,道:“帝混沌,我聽聞輪迴聖王當年蠱惑帝倏、帝忽,趁你重傷之時殺你,這些年又趁著你死而不僵,秘密做出許多事來,意圖毀掉八大仙界,讓你徹底死亡。你為何還要為他說話?”

帝混沌道:“畢竟是主僕一場。”

蘇雲欠身道:“道兄,我謹記在心,事到臨頭會有所考量。”

帝混沌笑道:“你就算不考量也沒有關係,我只是儘儘主僕之情。”

蘇雲帶著梧桐離去。

兩人走出混沌之氣,梧桐看到蘇雲的生氣頓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乾枯下來,心中不由一驚:“帝混沌沒有治癒你?我回去找他!”

蘇雲搖頭笑道:“我只是提防輪迴聖王的窺探而已。而今我還未準備好,不宜與他一決高下,等到我準備妥當,再給他一個意外。梧桐,你把我送回帝廷。”

梧桐將他送回帝廷,攙扶著他進入帝宮,蘇雲屏退眾人,便要動手動腳去脫她的衣裳,梧桐不動聲色,道:“陛下剛剛痊癒,便難耐色心?”

蘇雲道:“兩情相悅,何來色心?況且你趁著我虛弱,侵佔我道心,還霸佔我肉體,須得補償我!”

梧桐自知理虧,於是便遂了他。

先前兩人只是在梧桐的引導下風流快活,蘇雲只是一具行屍走肉,而現在蘇雲重新煥發生機,自然多出許多種玩法和樂趣。

梧桐又是個人魔,善於變化,自然是魚水盡歡。

不提。

過了十多日,梧桐覺得蘇雲索求無度,嫌棄蘇狗剩是個昏君,不想著怎麼對付輪迴聖王,只知道在自己身上膩歪,於是向蘇雲道:“陛下,所謂紅顏禍水,臣妾也。妾身在陛下身邊,陛下不理朝政,不問子民,而諸帝尚在冥都墓中為天下命運廝殺。妾身不忍陛下揹負汙名,於是打算前往冥都墓,決戰太古諸帝!”

蘇雲道:“善。”

梧桐心道:“哀帝果然是個昏君,渾然沒有自己去解決問題的念頭。”

蘇雲親手繪製了一個符文,交給她,笑道:“你到了冥都墓,瑩瑩若是未死,便把這符文給她。對了,留下你的大道書,你若是戰死在墓中,你的絕學也好有個傳承。”

梧桐深深看他一眼,收下符文,來到天書院,留下大道書。

一千八百種魔道大道書一出,頓時帝廷烏煙瘴氣,魔氣森森,無人能蓋過這股魔氣!

梧桐卻沒有多做停留,徑自趕往冥都墓,心道:“昏君不會趁我走後,便去尋池小遙罷?”

想到這裡,她突然心中一緊:“梧桐啊梧桐,你是無上的魔帝,要修成至高境界的女子,豈可就這樣跌入兒女私情?蘇狗剩可以得到你的身體,但你的心卻不可被他征服!你可以將這份情感,當成修行。”

她這麼一想,便從情感的泥淖中脫身,即便再生出小兒女心態,也不會影響她的道心。

待她來到冥都墓,只見冥都墓外有裘水鏡留下的開啟墓門的辦法。裘水鏡智慧通天,善於破解道法神通,將自己開啟墓門的辦法留下,後來的帝境存在,都是用他的神通進入冥都大墓。

梧桐也有樣學樣,順利開啟冥都墓的門戶,進入墓中。

她剛剛走入其中,身後的門戶便轟然關閉。

她向前走去,只見冥都墓內部極為遼闊,埋葬冥都前世的人們為這位無上的大帝建造了一座華麗無比的墓葬,這座陵墓即便是帝倏帝忽也無法攻破,即便沉入混沌海也可以毫髮無傷!

只是,梧桐沒走幾步,便見到了冥都大帝的屍體。

確切地說,冥都大帝的性靈被人打死了。

冥都大帝的肉身太強,他的肉身入混沌海而不腐,冥都大帝是從這具屍身中誕生的性靈。他如帝混沌,也是一個半魔。

玉延昭等人無法讓冥都大帝的肉身受損,但是卻可以誅其性靈。

梧桐從冥都大帝屍身邊經過,輕輕招手,將散落在墓中的冥都殘靈聚集起來。

那是一股強烈到極致的執念,不甘心自己的敗亡,依舊想著戰鬥,依舊想著守護自己的族裔!

對於人魔來說,這樣的執念她很是熟悉,只是冥都並沒有她那樣好的運氣,可以化作人魔。

梧桐只能將冥都的殘靈收集起來,打入冥都的屍身之中。這會成為一個種子,在冥都屍身中生根發芽,漸漸變成完整的性靈。

那時,冥都會重獲新生。

“只是那時的冥都,已經不是從前的冥都了……”她心中默默道。

玉延昭、原九州、楚宮遙和帝豐實在太強大了,太一天都,再加上他們各自的領悟,足以打垮任何天君層次的存在!

他們簡直相當於三個帝絕!

梧桐繼續前行,看到了折斷的巫仙寶樹,寶樹正在燃燒,天后娘娘低頭坐在樹下。

梧桐來到跟前,沒有感受到天后的氣息。

她聚起天后的殘靈,放在這個女子體內。

她繼續向前走去,看到金棺和鎖鏈,棺材板上插著四十九口仙劍,棺中有血流出。金棺,鎖鏈,劍陣圖,四十九口仙劍,這是一套至寶,用來鎮壓外鄉人的寶物,而今至寶全出,可想而知戰況的慘烈。

梧桐走上前去,只見棺外鎖鏈捆綁的地方壓著一本破書,書上的文字焚燬了大半。

這是瑩瑩。

那個碎嘴的瑩瑩還是沒能逃出這一劫。

從被捆綁的姿勢來看,一定是瑩瑩揹著金棺一戰,與蘇劫合力將一尊大帝鎮壓在金棺中。

但這也耗盡了瑩瑩的生機。

梧桐翻開書,書上的自己多數模糊的不可辨認,但還有少量字跡尚算清晰。但這些字跡也在漸漸變得模糊。

“好在是一本書。”

梧桐取出蘇雲交給她的那枚符文,夾在書頁裡,過了片刻,書中模糊的字跡漸漸清晰起來,一個又一個文字逐一復原。

只是那些被燒燬的文字無法復原。

“嘭!”

梧桐手中的書突然冒出一團雲氣,化作一個小姑娘坐在她的手心裡。

“你是誰?”她好奇的打量梧桐,依舊有些虛弱。

梧桐仔細檢視她的性靈,不禁皺眉,瑩瑩關於很多事的記憶都被焚燬了。

“棺中是誰?”梧桐詢問道。

“棺中是……”

瑩瑩說到這裡,皺緊眉頭苦苦思索,道:“棺中人是……是兩個人!他們是,他們是……其中有一個是個少年,很重要的人,我記得他,他叫我小姑,他求我將他和另一使劍的人關在裡面……”

她怔怔出神,突然站起身來,四下打量:“我怎麼在這裡?學哥!武陵學哥!你們在哪兒?我們召喚龍靈的時候,可能把一個邪惡的存在也召喚過來了!武陵學哥——”

梧桐帶著她繼續前進,過了不久,她尋到了盧書生的屍體,拄著一杆折斷的華蓋站在那裡。

他的額頭洞開,被什麼東西刺穿,身軀卻屹立不倒。

瑩瑩驚聲道:“一定是邪惡存在出來了,一定是她在大開殺戒!”

她沒有認出盧書生。

關於盧書生的那段記憶,也被燒掉了。

梧桐道:“士子瀅,你說的那個邪惡存在,不正是我麼?”

瑩瑩看了她一眼,搖了搖頭:“不是你,你很好看。一定是什麼凶神惡煞的惡鬼!”

梧桐繼續前行,看到成帝後芳逐志和師蔚然,兩人身軀已殘,倒在仙后的天皇寶樹下。

仙后身軀屹立,身形極為高大,守護在他們的前方,梧桐走過去,卻見她被一杆骨槍釘死在樹上,為芳逐志和師蔚然擋下了這必殺一擊。

“啊。”瑩瑩坐在梧桐的肩膀上,扭過頭來,看著倒在樹下只剩下一口氣息的師蔚然和芳逐志,喃喃道,“我好像認得他們……還有樹上被釘死的那個女人,我好像也認得她……”

梧桐從旁邊走過,瑩瑩卻還不斷回頭張望,喃喃道:“我好像見過他們……”

前方,瑰麗無比的太一天都摩輪旋轉,扭曲時空。

魚青羅、紫微帝君、裘水鏡、月照泉以及仲金陵,依舊在奮力廝殺。

帝豐被瑩瑩和蘇劫鎮壓在金棺之中,生死不知,只剩下玉延昭、原九州和楚宮遙。

帝絕的這三位弟子依舊無比強大,太一天都摩輪依舊是難以匹敵的功法,其中原九州因為被裘水鏡算計,傷到過去未來無數個自己,而不得不停下療傷。

作為最強戰力的仲金陵、魚青羅和裘水鏡,卻已經來到強弩之末,隨時可能死在仲金陵和楚宮遙的手中。

梧桐向前走去,正在療傷的原九州瞥見她走來,立刻迎上前來,笑道:“又來了一個所謂的大帝……”

他正欲出手解決梧桐,突然五感六識被壓制,剝離,四周一片黑暗,宛如自己又回到幼年那個弱小可憐的時代。

他驚恐的四下打量,突然看到四周的黑暗中亮起一顆顆眼睛,那些眼睛中充滿了鄙夷的目光。

那是他小時候的遭遇。

他是資質最差的孩子,遭人歧視,遭人白眼,像狗一樣活著。

直到有一天,一個自稱絕的人尋到他,收他為徒,他才像璞玉般被雕琢出來,綻放無比明亮的光芒!

“妖女,區區魔道,也想亂我心神?”他大叫一聲,努力調動所有修為,催動太一天都。

眼前的幻境頓時破滅,黑暗像是烏鴉群一般四下飛去。

原九州心中一喜,然後看到自己被一口奇型兵器洞穿。

他抬起頭來,看到那個紅裳女子手臂化作了奇型兵器,將自己穿透,甚至將自己的道界連同性靈一併穿過!

他怒吼,喉嚨中卻只發出汩汩的氣泡聲。

梧桐收手,向他走來,他恍惚中看到自己的絕老師向自己走來,而自己又變成了那個少年,被絕牽著手,走向遠處。

【新章節更新遲緩的問題,在能換源的app上終於有了解決之道,這裏下載 huanyuanapp.org 換源App, 同時查看本書在多個站點的最新章節。】

“這不對,這是紅衣妖女在亂我道心……”

他雖然這樣想,卻已經沒有反抗的能力。

帝絕的弟子之中,他的心性最差,難以抵抗外在的誘惑。

梧桐紅裳飄動,斬下原九州的頭顱,熊熊劫火將原九州的性靈燒得一乾二淨!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作者宅豬其他書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