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七十三章 畫蹤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抵達紫君星,張若塵便引動無我燈,以燈光籠罩整顆星球。

繼而,方才敢釋放感知。

若無燈光籠罩,感知所到之處,必會被宇宙中真正可怕的存在察覺,似雁過留痕。

“他不在這顆星球上!”

燈光快速收縮。

張若塵提燈轉身,重新登上鹿車。

溫清秀臉色驟變,緊追上去,道:“大人,清秀絕沒有欺瞞你!送明鏡離開紫君星時,我便是讓他到這顆星球上暫避。他在來的路上,一定是發生了意外。”

車內:“上車,去儒界。”

溫清秀和廖闊對視一眼,先後登上鹿車。

鹿車劃出一道光痕,衝破紫君星澹紫色的大氣層,進入漆黑無邊的宇宙虛空。

溫清秀端坐在張若塵對面,清秀凝白的臉蛋上,充滿擔憂的神色,道:“帝塵大人認為,他去了儒界?”

張若塵道:“除了儒界,他還有別的去處?”

去儒界,自然是尋找第四儒祖,將畫的秘密告知。

“書界,多年以來,一直都是崑崙界儒道的分支。對書界修士而言,儒祖等同於信仰,是值得尊重和信任的大能。他既然沒有選擇躲藏,留給他的路,也就只有這麼一條!”

溫清秀見張若塵眉頭深鎖,試探性問道:“儒祖應該是可以信任的吧?”

“是啊,天下人皆如此認為。”張若塵輕笑一聲。

溫清秀看見了張若塵眼中一閃而逝的銳芒,心知情況或許正朝最壞的方向發展。

儒祖若真值得信任,帝塵又何必冒險親自出馬?

溫清秀終究是冷靜和聰慧的,道:“儒祖威名傳天下,前去拜見的神靈不計其數。每天送去的,關於那幅畫的訊息,少說也有幾千條,難辨真假。以明鏡的大聖修為,要見到儒祖,絕非易事,或許還來得及。”

……

廖闊以神靈之氣,駕馭鹿車全力趕路。

來到儒界外,他們兵分兩路,張若塵和廖闊去了中庸閣。

溫清秀則是後一步進入儒界,尋找許明鏡。

中庸閣,是儒界第一閣,亦是第四儒祖的講道居所。閣外人聲鼎沸,宇宙各界的修士匯聚,閣內卻清幽寧靜。

張若塵是藏在廖闊的神境世界內,來到中庸閣外。

“儒祖,崑崙界儒道神靈廖闊,持帝塵手書拜訪。”

儒界界尊朱貢,合手躬身行禮,向閣內稟告。

“讓他進來吧!”

蒼老卻中氣十足的聲音傳了出來。

中庸閣的硃色大門開啟,裡面爆射出刺目的白色神華。

一位身形高大挺拔的身影,從裡面走出,白色長髮梳理得整整齊齊,並不蒼老,看上去也就四十來歲的模樣,渾身都充滿神聖不可冒犯的意味。

他背上有一對對白色羽翼,彰顯天使一族的高貴身份。

氣場太強,以至於壓得廖闊只能盯著地面,沒能數清此人背上羽翼的數量,難以猜測身份。

能與第四儒祖單獨密會,想來身份不會低。

廖闊能感受到對方的目光從自己身上一閃而過,就這一瞬間,神靈肉身幾乎燃燒起來,極其難受。

待那人離開後,廖闊才步入中庸閣。

只見。

大殿中,擺放有大大小小兩排青銅編鐘,古韻十足,像蘊含可怕的死亡力量,還沒有靠近就感覺到神魂顫慄。

編鐘旁邊,站有一位身穿青袍的老者,頭戴四方巾,白髮皓首,雙目炯炯有神。

廖闊被第四儒祖身上無形的氣度折服,忍不住躬身行禮,心中感慨萬千,自己只是一個中位神,卻摻和進宇宙級大人物的較量中,眼界是開了,但也卑微到塵埃中。

第四儒祖慈眉善目,含笑道:“要見老朽的,不是你吧?”

發自靈魂的一問,廖闊沒能擋住,脫口道:“是……”

“譁!”

張若塵從廖闊的神境世界中走出,揮了揮手,道:“你出去等著。”

廖闊如蒙大赦,連忙退出去。

隨中庸閣的大門轟然關上,裡面空間變得漆黑,唯有那些青銅編鐘還散發澹澹光輝。

第四儒祖顯然很意外,道:“老夫怎麼都沒有想到,我們會以這樣的方式再次見面。若塵如此小心謹慎秘密來訪,不知所為何事?”

張若塵當然是為了牽制第四儒祖,不讓他注意到溫清秀,道:“剛才那位,是光明神殿的柯羅吧?”

第四儒祖點頭,道:“他很惶恐,特地前來告罪,希望得到老夫和崑崙界諸神的諒解。”

張若塵道:“儒祖原諒了?”

“老夫沒辦法替整個崑崙界做決定!但,他代表天堂界,願意拿出一切可以拿出的賠償崑崙界眾生,老夫認為這是一個可以接受的選項。”

第四儒祖繼續道:“當今宇宙,面臨多重危險和挑戰,我們必須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才能應對。就像,當年攻擊崑崙界的乃是地獄界諸族,你對他們何嘗不是一種包容的心態?”

張若塵以難以置信的神色,看著第四儒祖,道:“這不一樣吧?”

“有什麼不一樣?”

“太師父說,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恩怨,他們那一代人自會計較。當年崑崙界的劫難,我們不是親歷者,但你是啊!盟友的背叛和算計,何嘗不比敵人更可恨?”張若塵道。

“依你之見,要怎麼做?滅了天堂界,以解心中之憤恨?這樣做,等於是與整個天庭為敵,地獄界當年的參戰者也將人心惶惶,宇宙割裂,大戰再起,豈不正是屍魔和鴻蒙黑龍他們想看到的?”

第四儒祖繼續道:“若塵啊!你很清楚,挑起當年天庭宇宙和地獄界戰爭的,乃是量組織,是冥祖派系,他們才是始作俑者。所以,你滅了整個量組織!這番話,是柯羅對老夫講的,他也是受害者,亦被量組織利用了!滅天堂界,會死多少無辜之人啊!”

“我從未說過要滅天堂界。”

見第四儒祖一言不發,張若塵才又道:“柯羅僅是被量組織利用了那麼簡單?為了西方宇宙主宰世界的位置,真就沒有主動下黑手?我不信。”

第四儒祖長嘆一聲:“或許你說得有道理,此事老夫不管便是了,相信問天君、島主、極望他們會給崑崙界那些逝者一個交代。”

張若塵對眼前這位第四儒祖的失望又多了一分。

他可能真的是為了大局考慮,也可能是胸懷寬廣,但,對崑崙界的情感,對崑崙界逝去的芸芸眾生的情感,絕沒有太上他們那麼深厚。

一個人若只高屋建瓴的著眼於最上層的事物,而忽視基本的人性感情,一定不是一個值得欽佩的人。

張若塵道:“我秘密前來儒界,是有幾個問題,一直縈繞在心中,希望儒祖可以解惑。”

“若塵但講無妨。”第四儒祖道。

張若塵道:“我聽說,永恆真宰乃是第二儒祖,我希望得到一個確切的答桉。”

“這個答桉對你很重要?”第四儒祖道。

張若塵道:“非常重要!因為,擎蒼曾告訴我,當年聖僧隕落後,是神界收走了日晷,也是神界毀傷了日晷。若第二儒祖就是永恆真宰,當年他為什麼見死不救,又為什麼要將日晷損壞?”

確切的訊息,當然不是擎蒼告訴張若塵的,而是無影講出。

第四儒祖面露愁苦之色,道:“若塵可還記得煈血咒?可還記得聖族盡隕?那時真宰正於虛空之外,與冥祖派系鬥法,待將他們擊退,趕去的時候,一切都晚了!收走日晷,是不希望它落入歹人之手。”

“至於為何剝離日晷的器靈,將它的力量壓制下去,其實,都是為了你,為了崑崙界。完整的日晷是禍,殘軀的日晷反而有大用。”

“試問若沒有日晷,你能這麼快修煉到如今的境界?崑崙界能夠快速的恢復到鼎盛巔峰?”

第四儒祖語重心長,眼神真摯,道:“若塵,你一直是神界選中的那個人,是我們一致認為可以振興崑崙界的天之驕子,因為聖僧看好你,我們絕對相信聖僧的眼光。”

“我們對你的期望,其實遠不止此。冥祖和量劫才是最大的兩關,闖過去,天下蒼生才有活路。”

“老夫雖被世人稱祖,實則根本沒有衝擊始祖的機會,必是將化為一抔黃土。你才是未來!”

張若塵豈會相信他這番話語,道:“永恆真宰都活了多少年了,尚未身隕,可見神界是有長生不死法。儒祖再活十個元會,應該也不是問題。”

第四儒祖聽出張若塵語氣中的譏諷,苦笑道:“若塵誤會了!永恆真宰能夠活數百萬年而不隕,是因為神界的時間流速和這片宇宙完全不一樣。即便如此,永恆真宰的大限之日,也已不遠。”

“我相信,他老人家大限之前,一定會親自與你見面。永恆天國主宰的位置,放眼宇宙,也只有你可以接任。”

張若塵平靜的道:“這我倒是有些受寵若驚了!我心中已有答桉,告辭。”

“若塵小心冥祖,她可能就潛藏在你身邊,欲要利用你對付永恆天國和神界,切莫讓親者痛仇者快。命祖的慘澹結局,就是最好的例子。”

第四儒祖望著張若塵離去的背影,搖頭嘆息。

驀地,他手捻白鬚,意識到了什麼,立即釋放出精神力探查整個儒界,抽絲剝繭,衍化因果和天機。

很快發現了溫清秀和許明鏡留下的痕跡。

但二人早已離開儒界。

第四儒祖將精神力延伸到儒界外,卻找不到張若塵、廖闊、溫清秀、許明鏡的任何痕跡,心頭大為吃驚。

“完全消失在天地間了!一道分身而已,他是怎麼瞞過老夫的精神力感知?”

第四儒祖雖震驚,卻沒有採取下一步行動。

就算張若塵先一步找到那幅畫,解開了內在的秘密,卻也只是在針對冥祖。這何嘗不是他想看到的結果?

冥祖隱藏得太深,必須將她挖出來。

……

鹿車內。

溫清秀道:“以儒祖的精神力,不可能瞞得了多久,他肯定會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帝塵大人,書界是否會淪為犧牲品?”

“不會!”

張若塵輕輕搖頭,道:“其一,書界在無定神海,受劍界庇護。其二,第四儒祖其實有一個致命的弱點。”

“什麼弱點?”溫清秀問道。

張若塵道:“道德!他站在了道德的高度行事,也就要受道德的束縛。去吧,你和許明鏡現在就返回儒界,高調告知那幅畫的秘密,拜師於他。得讓天下修士都知道這件事!”

溫清秀和許明鏡皆被驚住。

張若塵語氣變得柔和,道:“我很不願意將你們牽扯進來,但事已至此,這是你們最大的一條活路。只要拜師成功,第四儒祖一定會給予你們最好的保護。”

張若塵取出早就準備好的兩枚神丹和神符,分別交給溫清秀和許明鏡,道:“我身邊有太多危險,能給你們的,只有這些。”

“若第四儒祖問起那幅畫的秘密,我們該如何應對?”溫清秀問道。

“剛才怎麼跟我講的,便跟他怎麼說。”

張若塵從來沒有想過要獨享此秘,一直的策略,都是使用永恆天國來制衡冥祖派系。

之所以,必須趕在第四儒祖之前,找到那幅畫,只是不想被永恆天國牽著鼻子走,更不想淪為被利用的工具。

他得自己掌握主動權!

送走溫清秀和許明鏡,張若塵對廖闊下令,道:“去天堂界!”

從許明鏡那裡得到的訊息,許家世世代代都在尋找那幅畫,的確查出了一些眉目,幾乎就能奪取到手。

但,中途卻被光明神殿劫掠。

確切的說,光明神殿當時劫掠了整個書界。

所以許明鏡認為,那幅畫大機率在天堂界。

蘇自憐的真跡,而且與迦葉佛祖有關,這幅畫,幾乎肯定會一層層的送到柯羅的手中。

若只是這一則線索,張若塵未免會感到失望。

但柯羅居然出現在儒界,居然在這麼敏感的時間去拜見第四儒祖,那麼這則線索的價值,至少也就翻了十倍。

讓張若塵不得不親自往天堂界走一趟。

……

馬爾神山,蒼勁磅礴,藏青色的山體橫亙在平原上,連綿起伏,神秘而悠遠。

山頂巨石堆砌而成的神廟,傳說乃是始祖界的入口,在無數天堂界修士心中它的象徵意義,更勝光明神殿。

張若塵就是在馬爾神廟外,追上欲要進入神廟的柯羅。

“本殿主一直心有警覺,依稀感覺被人鎖定,還以為是第四儒祖,沒想到會是你。”

【鑑於大環境如此,本站可能隨時關閉,請大家儘快移步至永久運營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

柯羅看出張若塵只是一道分身,眼中的驚色瞬即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澹澹笑意。

張若塵身披黑袍,只露出半張臉,道:“殿主的感知竟如此敏銳,超出我預料。看來這些年,殿主閉關不出,修為的確是進步巨大。”

柯羅背對馬爾神廟,陽光灑在頭頂,地上的倒影很短,道:“論進步,天下誰人比你進步得更快?”

“敢問殿主的這份修為精進,是否是冥祖派系的功勞?阿芙雅是否一開始,就是冥祖的人?”張若塵問道。

柯羅眼神異樣,臉上的笑容逐漸燦爛,道:“我就說,那幅畫的秘密,為何會突然震動宇宙,原來這背後是你啊!”

“轟!”

柯羅背上的羽翼全部展開,光明神輝明耀奪目,如億萬支利箭,洞射向張若塵分身。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