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七十四章 新的痕跡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譁!”

無我燈的光華,似波紋一般向外擴散,將光明神輝化解於無形。

光與光的對決。

命運之道和光明之道,兩種恆古之道的碰撞。

哪怕沒有張若塵本尊的神氣催動,無我燈也是不滅無量中期的戰力。器靈修為之強,在所有第一章神器中,足可排進前五。

柯羅不想將動靜鬧大,在釋放光明神輝時,亦將規則和秩序釋放出去,構建屬於自己的獨立小世界。

馬爾神山山頂的空間結構鉅變,如同一座與世隔絕的牢籠,不洩露一絲能量波動。

“只憑這盞燈,你就敢闖天堂界?張若塵,你未免太小瞧本座了!”

柯羅話音到時,身影亦至,掌印拍出。

掌心,出現一道刺目的光影,像一對白羽,輪廓勾勒,道韻無窮。

掌印化為數米長,將張若塵和無我燈皆籠罩。

“彭!”

張若塵一掌拍出,與柯羅打出的掌印對碰。

掌法光影如氣泡一般破碎。

柯羅心中驚駭,突然間看不透張若塵的深淺。

這種狀態很危險!

因為近身交鋒,勝負就在轉瞬間。

他立即倒退而回,立身在馬爾神廟的巨石牆體下方,構建重重防禦手段,以慎重無比的神色重新審視張若塵。

一道分身,能破他的羽化掌印神通?

不可能。

“不滅無量巔峰!殿主不出手則已,一出手便帶給我如此大的震撼。”張若塵邁步向前,黑袍衣袂如旗揚。

柯羅迅速定住心神,童中光華一道道,再次確定眼前的張若塵是分身無疑。

他將一杆丈長的三叉戟取出,身周升起法相天地,徹底認真起來。

戟杆精美,刻畫有羽紋和眼圖。

戟叉處鑲嵌有一顆拳頭大小的半透明寶石,隨寶石閃爍,柯羅的法相天地一明一暗的變化。可見寶石內部,必然蘊含可怕的能量。

“就算你的本尊,留下了力量給你,你又能發揮出幾擊?”

“彭!”

柯羅將三叉戟重重往地面一擊,光明神輝蔓延。整個世界的景象盡皆消失,唯有馬爾神廟依舊聳立,高大而神聖。

“此戟,名為熾戟,乃巫祖所留。張若塵,你一具分身而已,卻逼得本座使用這件神器,如今的你是真的立身於宇宙之巔了!”柯羅語氣複雜,羨慕和嫉妒皆有。

張若塵道:“柯殿主既然如此沒有把握,何不將畫交給我?你應該明白,我今日沒有殺你之意。”

“殺我?”

柯羅冷峭一笑,熾戟已是揮斬而出。

戟鋒輕鬆切割開無我燈的光華,直取張若塵分身。

張若塵身形向左閃移,避開這一戟。

“不敢與本座正面硬拼嗎?”

柯羅說出這話之時,已預判張若塵的行動軌跡。另一只手,釋放光明奧義,調動光明規則和秩序凝成一條條鎖鏈,將張若塵和無我燈皆纏繞。

“唰!”

他身形一閃,強行拉扯張若塵和無我燈進入馬爾神廟。

張若塵和無我燈展現出來的實力太強,柯羅沒有把握在不驚動外界的情況下,將他們鎮壓。

進入馬爾神廟卻不同。

這裡不僅有始祖規則隔絕外界,更是他的主場,可以調動始祖規則和天堂界歷代強者留下的神紋為己用,戰力足可提升一個層次。

柯羅操控光明神鏈,進一步纏繞張若塵和無我燈。

“光明奧義和熾戟在手,便是天尊級,本座都可一戰。何況是你區區一具分身?”柯羅見張若塵無法掙脫光明神鏈,心中的擔憂逐漸消散。

張若塵道:“你就不怕我的真身出手?”

柯羅道:“你的真身能出手嗎?真理神殿覆滅,都是虛風盡和盤元古神出手追殺的骨閻羅。天下誰人不知,北澤長城一戰,你已經受了嚴重傷勢。以現今複雜而危險的局勢,你若不儘快療愈傷勢,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你的真身能出關嗎?能出手嗎?”

“原來你是這樣想的。”張若塵道。

“不對嗎?”

柯羅身體像一盞燈,將皮膚和頭髮照得刺目至極。光明奧義盡數釋放,神鏈散發的光華跟著暴漲數倍,要將張若塵和無我燈鎖在馬爾神廟的石柱上。

“對,但不全對。對付你,我的真身不是不能出手,而是不需要出手。”

話音畢,血光暴漲。

張若塵背上,出現一對寬大的血翼。

血翼釋放恐怖絕倫的始祖威勢,扇動之間,天翻地覆,空間搖晃,將所有光明神鏈掙斷。

始祖血氣形成的能量波,充塞馬爾神廟,將柯羅一連震退出去數步。

“我這分身,攜始祖血翼而來,憑你也能敵?”

張若塵手持黃金法杖,懸浮在半空,神情凝肅,血芒和金光逼退光明之力,氣勢不斷攀升。

形勢逆轉,張若塵似馬爾神廟中唯一的神。

柯羅當然聽說過始祖隱的血翼,十分果決,立即啟動神廟中的空間陣法,欲要開啟始祖界。

唯有借始祖界的力量,才能對抗始祖血翼和黃金法杖。

“嘩啦!”

一道空間陣法的陣盤,在神廟地面浮現出來。

銘紋宛若線形遊蛇,快速交織穿梭。

空間震動,越來越活躍。

驀地,柯羅身體變得僵硬,意識出現短暫的黑暗。

“不好,是無我燈的力量。”

柯羅知曉無我燈專門攻擊修士的神魂意識,一直警惕著,剛才被始祖血翼這一變數驚住,心神略微有些慌亂,沒成想無我燈抓住這一機會便發起攻擊。

只是一瞬間,柯羅便憑藉強大的神魂,擊退無我燈的意識攻擊,眼前恢復清明。

“噗嗤!”

黃金法杖擊中柯羅胸膛,從背部一對對羽翼的中心穿透過去。

血液順著法杖流淌,滴落在地。

一瞬間,足以分出勝負。

柯羅發出震耳欲聾的爆吼,體內神氣洶湧,揮出熾戟。

熾戟被張若塵單手抓住。

強橫的血氣力量纏繞戟杆,將它反壓回去。

柯羅體內的神血,被黃金法杖源源不斷吸收,身體迅速乾癟,力量衰減。

“這老家夥肯定投靠了冥祖,那幅畫多半已經被冥祖毀掉,直接搜魂吧!”

無我燈飛了出去,落到柯羅頭頂。

即壓制柯羅自爆神源,同時凝聚出一道道命運光華,湧入他的七竅。

“想要搜魂本座,就憑你們?”

柯羅咬牙大喝,體內血液燃燒起來,身上的光明神輝,釋放越來越高的溫度,將張若塵的分身不斷蒸發。

張若塵眼神一沉,背上血翼浮現出密密麻麻的始祖規則,身形飛躍起來,斜斬而下。

“噗!”

始祖血翼劃過柯羅的身體,將他噼成兩半。

張若塵一手持黃金法杖,一手持熾戟,重重擊出,分別將柯羅的半具身體,釘在了神廟的地面。

“這老家夥的精神意識很強,只能勉強壓制他自爆神源,根本無法收魂,不如帶回劍界?”無我燈道。

張若塵看向神廟的大門,發現不知什麼原因,時間印記光點在那裡快速凝聚。

“何人?”

張若塵臉色微微一變,將無我燈收回,正要釋放神氣席捲被釘在地上的柯羅。

“轟隆!”

江河奔湧般的巨大聲音,從那團時間印記光點中傳出。

一條時間長河湧現,將柯羅的兩半殘軀沖走,很快消失不見。

若非始祖血翼足夠強大,攜帶張若塵分身跳脫出神廟,他也肯定被捲入時間長河中。

待張若塵重新回到馬爾神廟,時間長河、柯羅,甚至包括黃金法杖和熾戟都消失得無影無蹤。

“完了,畫沒有找到,長生不死者的秘密沒有揭開,還賠進去一根黃金法杖。”無我燈嘆道。

張若塵面不改色,道:“好厲害的時間手段,真身不至,卻能從我眼皮子底下將人救走,這樣的人物整個宇宙也沒有幾個。”

“別吹牛了,輸了就是輸了,這一次你輸得一塌湖塗。”無我燈道。

張若塵道:“你根本沒有聽懂我的意思!我們找畫的目的是什麼?”

“當然是為了找長生不死者。”無我燈道。

張若塵道:“沒錯!這條時間長河的出現,便是讓對方暴露了最關鍵的破綻,印證了我心中一直以來的一個猜測。這個答桉,比那幅畫更重要。正如你所說,既然柯羅投靠了冥祖,那幅畫顯然已經不存於世。”

“什麼猜測?”

無我燈好奇的問道。

張若塵轉過頭,向馬爾神廟的門口望去,第四儒祖已然站立在那裡。

第四儒祖長嘆:“若塵啊,你該等老夫一起的,若有老夫在,除非始祖親至,誰都不可能將他救走。現在最關鍵的線索,斷了!”

“能夠發現柯羅投靠了冥祖,不也是一種收穫?可見當年,天庭和地獄界的戰爭,崑崙界的劫難,柯羅必然是主謀之一。”

張若塵想了想,道:“儒祖對九大巫祖之一的熾,大光明馬爾,還有馬爾神廟,這三者瞭解有多少?”

第四儒祖觀察馬爾神廟內的陳設和佈局,走在一塊塊巨石間,徐徐道:“其實,老夫也是第一次進馬爾神廟!按理說,各位巫祖皆有力量,送到這個時代,以幫助這個時代的修士對付冥祖。巫祖熾應該也有力量送到這個時代才對!莫非被人擷取了?”

張若塵道:“這個人會不會就是馬爾?”

“馬爾沒有這個實力!但,如果他的背後是冥祖,則是大有可能。”第四儒祖道。

張若塵輕輕點頭,沉思片刻,道:“晚輩另有要事,就此告辭。”

張若塵離開馬爾神廟後,第四儒祖眉頭微微皺起,心頭浮現出深深的疑惑。

難道張若塵對馬爾神廟連線的那座始祖界絲毫都不感興趣?

始祖界內,完全有可能找到有價值的線索。

甚至找到巫祖熾留下的力量。

他為什麼可以這般灑脫的離開?

第四儒祖心中猶豫,在思考要不要進入那座始祖界。

若是進去了,卻沒有找到有用的東西,豈不顯得他這位儒道之祖,連一個後生晚輩的分身都不如?

【目前用下來,聽書聲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語音合成引擎,超100種音色,更是支持離線朗讀的換源神器,huanyuanapp.org 換源App】

神廟內,響起第四儒祖長長的嘆息聲。

……

離開天堂界,張若塵不在掩蓋天機因果,徑直去了天庭。

既要將柯羅的事,告知盤元古神,讓天宮去處理光明神殿接下來群龍無首的動亂。

更重要的是,他得去一趟夜妖六族的白狐族,補齊心中猜測的最後一塊拼圖。

當年碲出世後,夜妖六族失去了居所,全部加入南方宇宙,重回天庭宇宙的妖族陣營。

繪出傳說中那幅畫的蘇自憐,就是出生白狐族。

這一次尋找畫作,的確出了很多意外,算得上是一次失敗之旅。但並非沒有收穫,熾戟上那枚拳頭大小的寶石,便被張若塵挖了下來。

“這應該就是巫祖熾留下的力量,有了它,勝利王冠便能展現出真正的威能了!”

張若塵將寶石交給廖闊,讓他送回劍界。

廖闊大驚失色,不敢去接,道:“帝塵大人,我只是一個中位神而已,哪能當此大任,萬一這件寶物被人奪去……”

張若塵笑了笑:“正是沒有人想到我會將這麼重要的東西交給一位中位神攜帶,所以,你才是安全的。放心吧,我的行蹤已經暴露,大家的注意力在我身上。由我自己攜帶,反而可能被人奪去。”

廖闊並非庸者,道:“我明白了!當今宇宙,敢對我出手的人,都是不怕帝塵的絕頂存在。而這些人,看我如同螻蟻,根本懶得理會。帝塵大人放心,我一定將此物送回劍界,人在物在,物失人亡。”

張若塵道:“你能有這份心境,敢當大任,將來成就一定不低。”

傳說中,大光明馬爾在半祖境界,鑄煉出了勝利王冠,憑藉勝利王冠可調動始祖神源的力量,藉此甚至擊敗過一位始祖。

傳說或許有不實的成分,但張若塵是親眼見過馬爾的殘魂,頭戴勝利王冠爆發出絕倫的戰力。

那時,鑲嵌在勝利王冠上的始祖神源,僅有半顆,而且並非光明屬性。

張若塵從熾戟上挖下的那顆寶石,內部猶如一片光明神海,蘊含濃厚的光明始祖神氣,極有可能是巫祖熾的始祖神源。

將它鑲嵌到勝利王冠上,張若塵本尊能爆發出什麼樣的戰力呢?

是否能戰始祖?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