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 被遺忘的時間。(終)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一切都和我看到的一樣。

他帶著我,連夜逃離了巨磨城,不顧一切往遠處逃。

已經幾天幾夜了?

我分不清。

我說幹了嘴巴,卻拗不過他。

就算哭鬧他也不理會。

他是鐵了心要帶我遠離教廷,他是戰士,我怎麼都掙脫不了,他生氣時捏得我胳膊好疼……

發燒讓我渾渾噩噩。

我再次清醒時,嫋嫋炊煙映入眼簾,飯菜的香氣直往鼻子裡鑽。

“……這是到哪了?”

“再堅持一下,前面好像有個村子……到了那裡,就能給你找點水喝了!運氣好的話,他們說不定還有藥。”

“不,不要去那個村子……不要……”

“沒事,我說過會保護你的。”

就這樣他揹著我進了村子。

就這樣我們遇到了白袍人。

我知道等下會發生什麼,我知道事情的所有發展,我更知道我阻止不了……

果然戴倫和他們起了爭執。

他的心臟被刺穿的那一刻,我感覺我的心臟也被刺穿了……

他的身體重重倒在地上……

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

時間的河水啊,你明明有千萬種可能的軌跡,為何偏偏要這樣流淌?

我不要這個結果……

————————

[心好痛。]

當倒在地上的時候,我只剩下這一種感覺。

隨著生命流逝而來的問題是,究竟是心臟被劍刺穿更痛,還是眼看著伊妮德被教廷抓走更痛?

不知道,大概是同一種吧……

也不知為何,怪老頭的樣子,會在此刻出現在我的腦海裡。

“呵……想要守護的東西,即便是能力不足,但哪怕是拼上性命,也不能輕易放棄啊……”

老家夥,我這算是做到了麼?

可是好不甘心吶……

視線開始模糊了,看不清伊妮德被帶走的樣子。

如果她是先知,是所謂的救世主,就算被抓走應該也能活下去的吧?

應該是吧?

我現在也只能這樣期盼著了……

——————

不對。

戴倫一個激靈,瞬間清醒過來。

這時候頭頂傳來壓迫耳膜的低沉震動,戴倫反應很快,憑藉經驗,熟練的把左手盾牌向上一架!

鐺——

一隻比象腿還粗的爪子踩在盾牌上,衝擊波如漣漪一般的透明波紋擴散開去……周圍飄來蕩去的一縷縷淡白霧氣,也因此被衝散了很多。

“該死!”戴倫懊惱的咒罵一聲,一跺地面,身子忽然騰空而起!

剛剛用盾牌抵擋攻擊借來的力量,在體內迴圈一圈之後,瞬間湧入右手的大劍!一道比顯月還明亮的巨大劍氣驟然出現。

【穩定運行多年的小說app,媲美老版追書神器,老書蟲都在用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劍氣閃過之後,戴倫翻滾著落地,一顆足有1米直徑的怪物頭顱也幾乎同時滾落腳邊。

然而戴倫顧不得檢視,連忙伸手去聚攏那些淡白霧氣。

可它們還是因戰鬥餘波而漸漸消散了……

“怎麼?舍不得你逝去的人生?”揶揄的聲音響起,“要不要我們在這裡再待一個月,讓你慢慢看個夠啊?我的隊長閣下。”

戴倫無奈回頭? 看著灰色短髮、灰色瞳孔的少女:“布蘭琪,你就別取笑我了……換成你? 你也不會這麼輕鬆對待。”

“不。”灰髮少女的臉色一正,“我不會停留在過去? 我只會向前看……只要一天還沒把教廷連根拔除? 我就一日不會停下腳步!”

“嗯,你說過很多次了。”

“而且我還要提醒你一句? 我正是因為這個才和你一起冒險的? 如果你懈怠了,那我可不會介意去另外找一個隊長。”

“不? 你誤會了,”戴倫搖了搖頭? “我停下來觀看這些霧氣? 可並不僅僅是緬懷過去……這裡是一個奇怪的地方? 大家不覺得嗎?那些幻象,我總感覺是真實發生過的? 而不僅僅是幻象這麼簡單……也許我們能夠在這裡收穫到某種很有用的東西。”

“贊同!”說話的是一個長著貓耳朵的高挑少女? 她幾乎是在戴倫說完的瞬間就點頭了。

“我不喜歡這裡? 但也贊成,弄清楚是怎麼回事。”另一個身穿白袍? 膚色卻偏黑的西域少女嘆道。她剛才看到了好幾個自己英年早逝的幻象? 此刻情緒不高。

“是這樣麼?”被另外兩位隊友這麼一說? 布蘭琪也若有所思起來。

沒錯,這裡真的算是一個神奇的地方。

在長達兩年的冒險之中,他們都從來沒有遇到過如此奇怪的地方!這裡,在外面看著像是一個峽谷,他們是躲避一群可怕的魔物潮才誤打誤撞進入的。但進來之後卻發現,到處被一縷縷的白霧籠罩著。

更神奇的是,這些白霧一旦觸碰,就會看瞬間看到一系列的幻象!

基本上都是關於自己過去人生的幻象。

真實、完整、龐大。

簡直像是真正發生過的事情……

唯一的大問題是,和現實不同!

就比如,戴倫現在活得好好的,也很清楚伊妮德是在巨磨城大賽期間主動去找教廷自白身份,才被白袍人們帶走的……可是在幻象中,戴倫剛剛就看到了一個自己被白袍人殺死,而伊妮德被強行抓走的故事……儘管最終的發展方向不同,可是偏偏,裡面所有的細節都讓戴倫感覺完全符合自己的性格!甚至還有點似曾相識的感覺!

“你說會不會是,這些事情真的發生過,只不過,咱們穿越時間回到了過去,重新來過,才演變成咱們現在的樣子?”布蘭琪忽然驚呼一聲。

“你是說……”戴倫眉毛一挑。

“沒錯,就像我的星辰【時間之門】!”布蘭琪猛一揮手,空氣中出現了一扇深紫色的魔法門!

“一樣的道理啊。”她眼神發亮,“我現在已經是進階魔法師了,拼盡全力能回到十分鐘之前……按照這個規律,有沒有可能是一個在操控時間方面比我厲害很多倍的人,一次次的逆轉時間,導致咱們一次次從頭來過,所以才會有那麼多個和現實不同的‘曾經’?”

這一說法讓另外三人同時張大了嘴巴。

“那這些白霧又怎麼解釋呢?”貓耳少女忍不住問道。

“我最近愈發有種感覺,時間可能真的是一條長河……而河道往往並非平整,會有一些小小的凹凸不平,甚至會有一些小小的罅隙……設想如果河水真的被外力干擾而整體逆流回溯,也許,某些縫隙裡的水並不會完全逆流回去,而是會殘留一點水漬在縫隙裡!咱們看到的,會不會就是這些縫隙中殘留的水漬呢?”

布蘭琪得說法,讓戴倫的臉色漸漸凝重。

“也就是說,我們經歷過,那樣活過,但只是我們自己忘了……”

“不光是我們,這世上的所有人也都忘了……”

“我們現在,是在一個被遺忘的時間匯聚的地方,觀看著我們也許曾經歷過的人生……”

“但那個人,那個能夠帶所有人一起扭轉時間的傢伙,能讓我們所有人忘記一切的人,又會是誰呢?”

(終。)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