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七章 林傳庭隕落,寂滅劫起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林道主呆住,緩緩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

他摸到了一個鴨蛋大的洞。

他摸了摸自己的後腦,也摸到了一個同樣大小的洞口。

林道主有些茫然,這一擊迎面而來,本不應該刺到他,因為長孫聖海的修為實力遠遜於他,就算修成九道循證最多只能與普通道主相爭,無法與他抗衡。

然而這一槍迎面刺來時,林道主竟發覺自己無論如何躲,都無法躲過。在因果上,他已經沒有避開這一槍的可能。

可是,這因果從何而來?為何將他剋制得死死的?自己不是已經擺脫劫運,跳出因果了麼?他即便是因果得道的道主,悟性高得嚇人,此刻也一片茫然,他的腦中斑斑點點的寂滅天火正在燃燒,火焰灼燒著他的大腦,引燃了他因果大道,劫運便像是導火索,將寂滅天火傳遞到因果大道的角角落落。

我不會死,我跳出了因果,擺脫了劫運,我……

林道主轉頭去看這一槍的主人,忽然只聽噗的一聲,長孫聖海手持寂滅火尖槍,刺入他的胸口,將他心臟洞穿。

林道主看到槍身流轉的寂滅天火,又看清長孫聖海的面容,突然間明晰基中的因果,原來是帝界遺族啊。”他喃喃道。

“帝界遺族再加上帝界的混沌靈根,難怪會刺中我,我在彼岸的因果了斷了,但是毀滅帝界的因果還未斷去,它跨過混沌海,追過來了……”他在因果大道上的修為太高深了,看到長孫聖海面容的那一刻,便明了其中的因果關係。

一億年前,彼岸劫運第一次爆發,除了道主之間的內鬥之外,還需要轉嫁劫運;於是林傳庭做主,定下帝界作為轉嫁劫運的目標,帝界這個極為年輕的宇宙,一下子便暮氣沉沉,陷入長達億年的劫運殺伐之中,直到幾百年前才徹底寂滅。

帝界寂滅之時,掌控帝界混沌靈根的林道主,突然發現這件先天靈寶湧出寂滅天火,然而天火卻沒有將這杆大槍焚化,而是天火成為大槍的部分。

自那之後,他便知道,此寶不化,可能是因為帝界不該滅亡,卻因轉嫁劫運而亡,帝界宇宙的因果,因此轉嫁到了寂滅火尖槍上。

我不應該把這件靈寶,借給許應,這小子當年借寶之時,便不懷好意,林道主抬手抓住槍身,目光死死盯著長孫聖海,長孫聖海此刻催動內外洪源,先天九道循證不息,綿綿不絕。

許應鴻蒙先證,成為鴻蒙道主,導致九道不齊,但他的九道卻齊頭並進,沒有高下之分。

“我是不死的,我偷師三千大道,從因果逆證輪迴,一悟百悟,一通百通,只要再修行兩萬年,我便可以循證出完整的輪迴大道,我不可能栽在一個不朽的手中。”

林道主哈哈大笑,面目全是血,探手向長孫聖海抓去,厲聲叫道:“彼岸的劫運選中了我,讓我引動因果劫運,絕對不會捨棄我。”

他動手之時,寂滅天火也突然間爆發,將他的胸前破洞點燃,他的腦洞中也有天火噴湧出來,他所施展的神通,也頓時被寂滅天火點燃,熊熊燃燒。

長孫聖海抽槍後退,又是一槍刺出,這一槍穿過林道主的手掌,將他五指震碎。

此刻,許應鎮壓住因果輪迴神通的反噬,江寧子飛出輪迴。

兩人向這邊追來,正欲上前相助,卻見長孫聖海圍繞林道主遊走,一槍又一槍向林道主刺去,他前後刺出八槍,第八槍時,長槍刺入林道主的後腦玉枕,林道主不由自主張口,口中寂滅天火噴出千百丈,隨即一段槍尖從他口中刺出。

孫聖海拔槍,正欲再刺,卻見林道主渾身上下燃起寂滅天火,那天火極為霸道,讓他也察覺危險,急忙避開。

林道主竟然依舊未死,依舊在嘗試自救,突然間自身大道分解化作七百多種大道,每一種大道形成一具道身,試圖將寂滅天火集中在道身上,然而這寂滅天火卻彷彿黏上了他一般,無論他分出多少道身,每一個道身燃燒的地方,與他本體都一模一樣。

許應見此情形,放慢腳步,沒有攻擊林道主,心中對林道主卻也有幾分欽佩。“能夠根據因果輪迴中的大道變化,短短時間便領悟出四百多種大道,這份悟性著實非凡,不愧是道尊認證的彼岸悟性第一人。”許應心中頗有些惋惜,這種頓悟的速度僅次於吾性自足,“林道主若是不走收割這條道路的話,性情光明,那麼他的成就,定然不會止步於目前。”

許應心中感慨,華盛成,羅世宗,這Ⅱ人又何嘗不是如此?

他們三人一個擁有彼岸最好的資質,得到太一大道的真傳之後,便能立刻修成太一大道。

一個擁有彼岸最好的天分,從次等的魂道,居然一路逆推修成虛空……達到未曾有人達到的成就。

林道主的悟性更是令人驚豔,被許應以因果輪迴循證來鎮壓,居然能根據因果輪迴的運轉,領悟出各種自己不曾修成的大道,快速修補因果大道的不足,更甚者,他已經參悟出因果逆證輪迴的奧妙,領悟出這一點,修成輪迴便只是時間問題。

“當然,他還是學我。”若是沒有我給他的壓力,給他的示範,他斷然無法做到這一步。“許應眨眨眼睛,心道:“一個優良的敵人,便是一個最佳的老師,他從前可沒有我這樣出類拔萃的敵人。“”林道主又在嘗試斬出一尊沒有寂滅天火燃燒的道身,將自身的魂魄寄託於道身之中,然而他斬出的每一尊道身都與本體一樣相同的地方燃燒天火。

“我不會死,”他的聲音在天火中備顯淒厲,叫道“我是寂滅劫選出的執行看,我一定可以活下來,是了,我領悟出一個新的天地大道,不就沒有天火了麼?”他在天火中掙扎,卻又在短短片刻,參悟出一門新的天地大道,此道一出,便被他斬出,化作道身,然而這具新的道身同樣天火熊熊,顯然誕生的那一刻便入寂了。

林道主尖叫連連,突然間帶著七百多尊道身,呼嘯向凡間而去,叫道:“奪舍,是了,我還可以奪舍,大不了拋棄這具身軀,拋棄一切修為,我還可以捲土重來。”

【穩定運行多年的小說app,媲美老版追書神器,老書蟲都在用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長孫聖海急忙追趕過去,許應和江寧子也跟了上去,只見林道主的速度越來越快,突然間像是尋到了什麼,他體內萬千道虛影從四面八方飛出,他發現了劫運中的一些彼岸倖存者,生活在一座仙山聖地中,於是便來奪舍。

須臾,林道主便將這座仙山聖地中的男女老幼,統統奪舍。

“哈哈哈哈,”滿山男女老幼,紛紛大笑,叫道,“誰說寂滅劫無法躲避?我這不就避開了麼?”他剛說到這裡,突然間所有男女老幼統統燃起寂滅天火,林道主發出淒厲慘叫,一尊尊道身被燒得大道坍塌,他的身軀也被寂滅天火淹沒。

他破空而去,帶著七百多具火人,衝向混沌海。

許應心中微動,道:“他打算借用混沌海的威力,熄滅自身的寂滅天火,可惜,這也是徒勞。”他已經修成九道循證,深知寂滅天火的屬性,寂滅天火無法被混沌熄滅,想要熄滅天火只有一個辦法,就是燃燒乾淨,天火燃燒乾淨,剩下的便是混沌之炁。

長孫聖海一心要看著他死亡,窮追不捨,許應和江寧子跟上,卻見林道主不是飛往彼岸之外,而是衝向那道越來越大的混沌環。

“休,”林道主當先一步一頭栽入混沌環中,接著休休的聲響傳來,其他道主紛紛投入混沌環中,消失不見。

許應頭皮發麻:“這是?林道主被劫運徹底矇蔽了,不知道這裡根本不是混沌海,是劫運在攙弄他,讓他感知到的資訊,都是錯的。”

他剛剛想到這裡,突然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混沌環終於被這一道寂滅天火點燃,先前的混沌環內部已經有了不少寂滅天火,但都沒有形成規模,未曾將混沌環徹底點燃,此刻,林道主這位雄踞混沌海大千宇宙的霸主,以自身為薪,終於將混沌環點燃,彼岸的寂滅劫,就這樣開始了。“許應喃喃道。

其他兩人沒有說話,隨著林傳庭的死,彼岸終於徹底被拖入劫運演化為寂滅劫。

許應望著吞噬一切的寂滅天火環,心道:“難道,林道主才是引動寂滅劫的最關鍵一環?可是,若是他沒有活過寂滅劫,那麼我回到過去殺他時,為何會遭遇時空大潮?”他百思不解,只好詢問江寧子:“道兄在因果大道上的造詣,千倍於我,能否為我解答這道難題?”

江寧子冷笑道:“你可以相容我,又何須我來回答?”他話雖如此說,但頓了頓,還是嘗試解答,道:“我想林道主註定引動寂滅劫,因此你試圖抹殺他時,遭遇了無量時空中的無窮六道的襲擊,但對於寂滅劫來說,他只要完成引動寂滅劫的任務即可,無論他活不活過寂滅劫,都無關緊要。”

許應怔然,有一種荒誕不經的感覺。失笑道:“林道主因此以為自己必將活過寂滅劫,卻沒想到自己原來無關緊要,哈哈哈哈,原來似我們這等強大的道主,都無關緊要啊。”

長芪孫聖海走上前來,躬身道:“弟子聖海,拜見許師叔,鍾師叔。拜見江道主。”

許應笑道:“聖海,你師尊離開了彼岸,前往混沌海中逍遙快活,他臨走前把你託付給我,尋到你之後,我便也少了一樁心事。”

長孫聖海除掉了林道主,為帝界報了滅族滅界之仇,只覺道心通達,如寂滅劫或千錘百一般,道:“師叔無須勞心,我自有手段和把握渡過寂滅劫。”

大鐘飛臨他的頭頂,好奇道:“海子,你的把握莫非是幹掉另一個和你同樣修煉內外洪源,又修成九道循證的存在?”

長孫聖海心頭一突,連忙賠笑道:“九道循證無災無劫,我的九道循證極為完美,只需躲入混沌海中,寂滅劫就算追上我,也會被我煉化,並不會傷到我,這就是九道循證的好處。

長孫聖海道:“至於鍾師叔,你有把握渡過寂滅劫麼?據我所知即便是先天靈主混沌靈根,也會在寂滅劫中化作飛灰。

他這麼一說,大鐘頓時憂慮重重。

長孫聖海哈哈大笑,向許應請辭,道:“許師叔,我師有雄心壯志,我豈能辜負?我也將離開混沌海,前往道盟,將來你我再會。”

許應頗為不捨,道:“難道便不能等到彼岸寂滅之後再走?”

長孫聖海搖頭,笑道:“我提前一步到道盟得到更高深的傳承,便可以大大提升修為實力,說不定到那時,長幼之序易也。”

許應笑罵一句,揮手道:“賢侄速去。”

長孫聖海拜別離去,他手中也有一塊道盟令,是羅太宗的那塊,羅太宗對他極為重視,還要超越許應,曾經親自傳授長孫聖海道盟的道法。他前往道盟在情理之中,許應目送他遠去,讚歎道:“他如今自在了,了斷了恩怨,也修成了九證,正好可以前往道盟,就此逍遙。

江寧子彼岸寂滅劫已經開啟,你們如何自處?”

江寧子瞥他一眼,殺氣騰騰,道:“我本已死,既然因果錯亂讓我得以重現世間,自然要去辦自己最想辦的事情。”

許應詢問道;“什麼事情?”“誅,道,尊”

許應心中一突,失聲道:“誅道尊?你膽子實在太大了,道尊的實力這麼強,此刻想來已經擺脫了寂滅洪源的狀態,復生過來,你們怎麼誅道尊?”

江寧子森然道:“九道循證。”

許應大惑不解。

就在這時,只聽一個聲音悠悠道:“天境史從何說起,三千劫幾經輪迴?如今,寂滅劫是宇宙清算一切,而我輩修士的恩怨,豈能不趁機清算一番?”

許應心頭一突,循聲看去,只見早已死在羅道主手中的巫溪子,迎面走來。

而其他天境道主,如岑溪子、玉溪子、海寧子,以及景寧子,也紛紛從各個方向趕來。

岑溪子道:“吾等已經完成心願,該是要清算了。”

巫溪子道:“彼岸寂滅,對天境的最大威脅便是道尊。”

許應目光掃去,其中景寧子身後,一人鬼鬼祟祟探頭探腦。

許應看在眼裡,心中起疑,勐然大喝一聲,喝道:“師祖,給我出來。”景寧子背後那人只好走出來,正是洞玄子。

許應大步上前,一把抓住師祖的衣領,將他提在半空,喝道:“你不是去尋太一的麼?他們去殺道尊你湊什麼熱鬧?’’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作者宅豬其他書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