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四章 內外洪源,三循神通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羅道主見他不動用任何先天靈寶,微微一怔,笑道:“姓許的,倒有幾分氣魄。”

許應微微一笑,正欲說話,羅道主突然如鬼魅般攻來,冷笑道:“強大時才有氣魄,弱小時還不是四處認義父?”

許應抬手硬接他的大道神通,但見羅道主的大道分為九道,依次是魂、魄、靈、神、性、祭、奠、幽冥和虛空,這幾門大道依次威力遞增。

尤其是到了虛空大道,更示一次質的飛躍,一舉達到先天九道的層次,羅道主的虛空大道縱觀彼岸,大千宇宙以及天境的歷史,從未有一人能達到他的高度。

這就是太一道主借羅道主的屍身催動虛空大道,能道立虛空,將彼岸虛空與外界隔絕,收割大千宇宙的原因,道主不朽,羅道主雖死,但此次因果錯亂,他的境遇最是特殊,太一保全他的屍身,死在過去的他的實力,可以說完全不弱生前。

許應一念鴻蒙動,便有紫炁迸發,如同紫色長龍盤繞筋軀,道力激盪澎湃,有開天闢地之勢,洪源倒轉之能,然而兩人掌力碰撞的一瞬間,許應的鴻蒙道力頓時如同轟入層層虛空之中,不斷衰減,被羅道主以虛空大道化去,羅道主的虛空大道已經做到不朽境的極致,早已大圓滿,若非混沌海所限,只怕他早已證得虛空道主。

許應的鴻蒙神通固然精炒,但攻擊過來便不斷虛化,就算落在他的身上,也沒有多少成力?

羅道主哈哈大笑,豪氣不減生前,喝道:“許應,今日我便打得你從叫我賢侄到叫我義父。

許應的鴻蒙神通衰減,他的虛空神通卻威力絲毫不減,大手與許應的鴻蒙神通碰撞的一瞬間,便見許應吹氣般彪脹起來,不斷虛化,許應從第一層虛空跌入第二層虛空,第三層虛空,第四層虛空,不斷向虛空深處跌落,頃刻間便跌入第三十六重虛空。

他的肉身也膨脹到近乎虛化的程度,大的可以籠罩彼岸的凡間的天幕,遮擋住所有星辰,羅道主一指刺出,笑道:“許應你不用叫我義父了。”他這一道指力,便是戳破虛化的許應的針尖,要將許應像吹得又鼓又漲的氣泡一般戳爆。

卻在此時,一只見虛化到極致的臉上露出笑容,突然他身外混沌湧動,鴻蒙氤氳,無極鋪張,太一混元輪迴往復,因果迴圈,寂滅逐一湧現,九道循證在他身,劫運殺伐,形成一重洪源。

同一時間,許應虛空大道加持周身道力,洪源更顯威力,讓他身軀飛速收縮,瞬息外證洪源便恢復如常,笑道:“羅道主,你的虛空之道不過爾爾,還比不上我家夫人。”

他心中有些遺憾,外證洪源在宇宙中極為強大,可以引宇宙道力為已所用,然而此時的彼岸宇宙入寂,天地大道的成力大不如從前,而且瀰漫著腐朽氣息,我用內證洪源的法門,換聖海賢侄外證洪源的法門,還是吃了點虧,若無我的內證洪源的法門,聖海賢侄靠著外證,只怕活不過寂滅劫。“許應暗道。

“九道循證,虛空大道。”

羅道主心中一驚,許應這一刻所展現出的虛空造詣儘管不如他,但也非同小可,達到其他人難以企及的高度,是他,他的虛空大道是怎麼煉到成道的程度的,難道是他夫人所傳,她夫人的虛空大道豈不是更強。

羅道主心中隱隱有些不安,當年道尊傳道便曾經說過,他的天分最高,後來羅道主便發現,他在魂魄、靈神等虛化縹緲的大道上有著驚人的天分,他便在此道上不斷鑽研,從魂道推演出魄道,從魄道推演出靈道,一步一步往前推,推到幽冥大道時,再向前推時,便是虛空大道。

因此,他才能在虛空大道上做到前無古人、難道這世上有另一個在虛空上有著驚人天賦的人,可以與他並駕齊驅。

羅道主指力飛來,卻見許應身後,鴻蒙紫炁浩浩蕩蕩,氤氳一片,許應足下一頓,靈光乍現,化作一株混沌蓮,層疊花瓣綻放,混沌道力蒼蒼茫茫,擋住羅道主的虛空指力,那混沌蓮突然間消散,化作紫炁沉下。

羅道主疾衝而來,手掌抬起,印法形成。

他身後鴻蒙紫炁中混沌靈根飛速生長,化作大印,浮生萬起,遮蔽蒼穹,許應一印蓋落,那先天靈寶形態的鴻蒙通印,帶著蒼茫紫炁向羅道主壓下。

羅道主自身的魂魄靈神乃至幽冥八種大道,根本無從與之抗衡,只得催動虛空大道抵擋,然而那鴻蒙道印卻轟穿層層虛空,任由虛空削弱,依舊威力剛勐霸道。

羅道主硬接這一擊,氣血浮動,笑道:“不過如此。”

許應踏前一步,掌力掃來,鴻蒙道音散去,身後虹光大放,瑞氣千條,又有一株混沌靈根自鴻蒙中冉冉升起,正是羅天道樹的形態,只是這羅天道樹並非靈寶,是靈寶狀態的神通。

【目前用下來,聽書聲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語音合成引擎,超100種音色,更是支持離線朗讀的換源神器,huanyuanapp.org 換源App】

羅道主剛剛接下羅天道樹神通,便見一串銀鈴飛來,大如星斗,正是先天靈寶形態的九星蕩魂鈴,九鈴震盪,鈴聲蕩得他魂魄大道幾乎破碎,他驚駭萬分,還未穩住後退之勢,便見許應劍指刺來,鴻蒙紫炁生就靈寶形態的玄天道劍,刺穿層層虛空,將他周身虛空切開,在他身上留下道道劍痕,深可見骨。

許應掌心內扣,掌力吐出紫氣,生就混沌靈根,形成一口蕩魔鍾,將羅道主轟飛,他還未站穩,便見許應疾衝過來,身形旋轉,一腿掃來,紫炁中靈光形成蘊天柱,狠狠掃在他的身上。

許應人在半空,另一只腳高高抬起便向下噼落,玄會寶塔從天而降,正中羅道主的腦門。

“轟!羅道主從天而降,狠狠砸在彼岸的凡間,地裂開,這尊道主躺在大坑之中,雙眼中滿是父親。”

當年羅太宗單挑彼岸及天境所有道主,用鴻蒙神通,直接以鴻蒙紫炁化作先天靈寶形態的神通,硬撼真正的先天通靈寶,打得所有道主心驚肉跳,任何先天靈寶被他看過一眼,便可以化作鴻蒙神通,施展出來,那時諸位道主敬畏莫名,只是這等本事隨著羅太宗之死而變成絕響,沒想到今日,居然在許應身上重現。

“叫我義父也沒用,太一能殺你,我亦能。”

許應頭下腳上,雙掌連環向下拍落,身後鴻蒙紫炁蒼茫,往生花、九龍盾、七星樓、玉皇鍾等各種靈寶形態的大神通齊至,向羅道主轟去。羅道主奮然起身,將自身道力提升到極致,他的虛空大道雖然未曾修成道主,但他境界已經是道主境巔峰,道力雄渾至極。

此刻大馬拉小車,卻也將虛空大道的威能提升到所能提升的極致,他雙掌連環拍出,每一道掌印蘊藏虛空道力,內蘊三十六重虛空,或多重虛空疊加,迎著各種靈寶大神通而去。

兩人神通碰撞,只見一件件靈寶在層層虛空中穿梭,靈光逐漸暗澹,也有一重重虛空被重寶轟穿,蕩碎。

許應急速墜落,兩人越來越近,神通也越來越密,隔著層層虛空和神通,無論是許應還是羅道主,都看到對方的面容越來越猙獰,顯然已經將各自的神通和道力催動到極致,以至於控制不住各自面部表情。突然,驚天動地的道力波動傳來,兩人手掌終於接觸,頃刻間許應面目便猙獰了數倍,身軀之中肌肉變得粗大起來,氣血狂暴執行,大筋不斷隆起。

羅道主肉身之中也傳來一聲聲雷鳴般的神力爆發,筋軀更顯猙獰,即便如此,他還是隱隱扛不住許應的力量,心中發狠道:“索性破了太一道主的虛空封印,有了大千宇宙的感應,收割大千宇宙的道力,我碾死他輕而易舉,大不了現在便將彼岸拖入寂滅,倘若虛空封印解開,彼岸剝削收割大千宇宙的劫運必然加重,說不定下一刻寂滅劫便徹底爆發,將彼岸毀於一旦。

羅道主一心要除掉許應,當即去破解太一道主的道立虛空大封印,然而他卻發現,自己不能撼動這些封印分毫,不由心中驚慌。

“太一這混賬,封印虛空時是收割大千宇宙的狀態,道力千百倍於我……”剛剛想到這裡,突然對面許應面色更為兇狠,吐氣開聲喝道:“羅道主,你想見識一下混沌鴻蒙和無極三道內外循證的威力麼。

羅道主心知不妙,開口道:“叔父且慢,小侄有。”

許應此時已然同時催動體內和體外兩座洪源,無極逆證鴻蒙,混沌順證鴻蒙,鴻蒙逆證混沌,順證無極,內外循證的瞬間,他的神通威能提升何止十倍,滔滔道力幾乎在頃刻間便碾碎了羅道主自身所有大道。同一時間鴻蒙,混沌,無極三道的不平衡形成的反震力,也自向許應湧來,許應臉色頓變,被那狂暴的反噬力打得向後跌出?恐怖的力量頃刻間便將他自身一切道力粉碎,即便是虛空賦能,也不能抵禦這股狂暴的力量。

許應轟然炸開,只剩下一座無形無質的後天洪源,束縛著所有的先天道力,動盪不休,過了片刻,那座後天洪源中各種破碎的道失去了一切屬性,有如虛空般通透澄澈,虛空中漸漸有個身影走來,朦朦朧朧,又逐漸變得清晰,待到他走出洪源,便又恢復許應的面貌。

而在他身後,後天洪源之中各種道力忽然間被虛空賦能,有了混沌、鴻蒙、無極等各種屬性。

“世上本無先天九道,也無天地大道,所有大道都只是真正的道在虛空賦能時形成的表象,都是後天。

許應目光落在羅道主身上,只見羅道主漸漸破碎,忽然間彷彿塵沙般隨風散去,從頭到腳點點消散。

許應默然佇立望著飄散的羅道主,心中默默道:“煉假成真,三證其道,九道循證,大道盡頭,都只是虛妄,這世間唯一的真實的道從未完整顯現過。”

他否定一切先天大道,驀然間忽覺真正的道離自己又近了一步,羅道主徹底散去,不復存在,許應抬頭望向虛空,彼岸的虛空大道,也因為羅道主之毀滅變得異常脆弱,令他心中一驚,“三十六重虛空亦不能打造出一個可以讓彼岸人元神寄託的虛空界,當彼岸的虛空破滅時,他們還是必死無疑……”

許應目光閃動,在彼岸的虛空之外,盧空中充斥著琥珀物質,是否可以在那裡打造虛空界,讓彼岸人寄託元神,我既然答應了太一,那麼就試一試,他行走在虛空中,突然間心驚肉跳,只見波岸的虛空脆弱得像是被火燒過的紙,灰盡變得纖弱,他經過的地方,竟然留下了破碎的痕跡。

過了幾日,許應來到彼岸的邊陲,在彼岸的虛空之外,在他的面前的卻是一片片巨大的柳葉,封鎖了一切虛空,許應幾次試圖突破這些柳葉封鎖,進入混沌海的虛空,卻屢次被那柳葉震退,柳葉柔軟無比,大的不可思議,但卻吸收了他的所有攻擊……讓他任何神通都無功而返。過了良久,許應停手轉身返回彼岸,寂滅劫太恐怖了,藉助太一的手,封死了彼岸一切生存的可能,彼岸大概是好不了了,許應心中生出一絲悲哀,同時又有一絲輕鬆的感覺,三界將少了一個強大的敵人。

這時一個高瘦孤傲的青衣身影映入許應的眼簾,背負著一口劍遺世而獨立,通天道主,許應又驚又喜正欲接近,忽然又停下腳步試探道,天生萬物養人,人無一物迴天,這世人沒有存在的必要了,通天道兄何不趁此入寂之機,殺它一個白茫茫真乾淨。

通天道主詫異道:“許道友,你入寂了。”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作者宅豬其他書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