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小謀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施青覺知道小閼氏是個危險人物,與她聯手得小心行事。

“龍王給我的任務是救出上官成,我得帶著他,才能得到龍王的信任。”施青覺說,扭頭看了一眼掛在他身上的上官成。

上官成比他矮了一大截,這時正緊緊抱住鐵和尚的右臂,剛才那一拳毫無用處,所以他張嘴咬在肩頭,像一隻發怒的小獸。

施青覺不在乎那點疼痛,就讓上官成在身上掛著,揚頭盯瞧小閼氏,等她的回答。

小閼氏很喜歡這名光頭匪首,她曾經想過,自己要是再年輕幾歲,兩人或許會發生點事情,可她的熱情早已隨著多敦一塊死去,偶爾動動念頭,也沒有實施的jing力,更為重要的原因是,任何男子,包括多敦,都沒有權力本身更具吸引力。

她微笑著說:“計劃稍微有一點改變。”

“嗯?”施青覺的肌肉繃緊,上官成鬆開嘴,發現自己連塊皮都沒咬下來,反而硌得牙齒生疼,於是跳到地面上,怒視著他。

“龍王已經看破你了,再怎麼討好也沒用,還是將這個小家夥留下,由我處理龍王吧。”

施青覺的眼珠左右移動,冷冷地說:“龍王就在營地裡,你可以執行你的計劃,上官成我要帶走。”

“你肯定?”

“親眼所見。”施青覺以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龍王進營之前找過我,對我說中原人不可信,還說讓我注意荷女,這是兩刻鐘之前的事,然後他就潛入軍營。”

“注意她做什麼?”小閼氏的聲音也冷淡下來。

“荷女要殺你搶奪御璽。”施青覺停頓一下,又一次在帳篷裡四處檢視,“她已經動手了?”

【穩定運行多年的小說app,媲美老版追書神器,老書蟲都在用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瞧。”小閼氏努起下頷,“那就是荷女派來的殺手,她現在已經知道我住在哪,但是本人還沒現身。龍王告訴你這些?”

“就像你說的,龍王可能已經看破我的底細——我猜是因為我讓上官成丟失得太容易了,他這是透過我給你傳話。”

小閼氏臉上的微笑略顯僵硬,她覺得自己已經猜到了龍王的所有計劃,可還是有出乎意料的事情發生,“他怕我被荷女殺死嗎?”

“看來是這樣。”施青覺也很迷惑,但他沒有表現出來,“所以上官成留在你這裡沒有用,龍王怎麼都會來找你的。”

“等等。”小閼氏抬起右手,保持著這個姿勢,想了一會,“龍王去找過你,這是大好機會,你怎麼沒動手?”

“他身邊有人?”

“幾個人?都有誰?”

“秦夜明、嵩山派的姬扶搖、崆峒派的紫鶴真人、駱家莊的駱平英,如果我的感覺沒錯的話,還有藏在暗處的聶增。”

“龍王還真組建了一支隊伍,這些都是他信任的人?了不起。”小閼氏嘴上讚道,心裡卻重新踏實了,龍王總得有所依靠,才敢潛入軍營。

施青覺轉向仍然氣勢洶洶的上官成,說:“跟我走。”

上官成緊握拳頭,“你欺騙我。”

“想當大人,就別把欺騙當回事。”施青覺很有耐心,“龍王是你的父親,你沒辦法報仇,只好由我來做。”

“跟你有什麼關係?你不過是覬覦我母親的又一個sè鬼而已。”上官成證明了小孩子有時候比大人更能直戳痛處,而且沒遮沒攔。

施青覺臉上閃過一絲怒意,唇上的傷疤微微抖動,鐵山匪徒看到這副表情都會膽戰心驚,因為這是首領要殺人的前兆,上官成毫無畏懼,心中反而生出報復的快感,“我還記得當年的事情,我母親從來沒正眼看過你,還讓人在你臉上割出傷疤。”

施青覺抬起手臂,旁邊的方聞是一步躥過來,伸手擋在上官成面前,顫聲道:“你別亂來。”

施青覺不想殺人,他指著唇上鬍鬚一樣的傷疤,“就是因為有它,我才成為真正的男人,這是我和你母親之間的聯絡,誰也抹不去,就像你是羅寧茶的兒子一樣,你必須跟我走。”

上官成突然害怕起來,眼前的人不再是“和尚叔叔”了,冷靜的語調裡暗藏著深深的瘋狂,比殺戮更加可怕,“不,我不跟你走。”

上官成後退兩步,完全躲在方聞是身後。

方聞是臉sè蒼白,咽了咽口水,“他是孩子,我手無縛雞之力,你可不能……”

小閼氏用笑聲打斷方聞是,也緩和了帳篷裡的氣氛,“大家不如聽我一句,都留下來看熱鬧,或許待會一切問題都能迎刃而解。”

“好。”施青覺走到帳篷另一邊,盤腿坐在一堆氈毯之上,正對上官成等人的食案。

小閼氏拍手,帳外的女奴探頭進來瞧了一眼,很快有人抬來新案,以及種種酒肉,施青覺也不客氣,默默地大吃大嚼。

方聞是將上官成推回座位上,自己仍然站立,繼續之前的話題,好像施青覺從來沒有出現,“小閼氏這回應該知道,顧慎為派我來說服你並非yin謀詭計,他真心希望達成聯合,甚至不想讓荷女殺你。”

“哈,我得承認,龍王有一點奇思妙想,他竟然覺得你能說服我?”

“本來我也沒有有信心,可顧慎為說小閼氏不是執著於仇恨的人。”

“他這麼說我?”小閼氏露出明顯的驚訝,隨後高傲地說:“他是在諷刺我嗎?他自己得報大仇,卻說我不是報仇的人?”

方聞是搖頭,“當然不是諷刺,顧慎為尊重小閼氏,他並不以報仇為榮,說實話,我對他這些話也是半信半張,不,應該說是信的不多,可是現在我相信顧慎為的判斷,他看人很準,真的很準。”

方聞是難得地點頭,小閼氏的受到蔑視的感覺卻越來越強烈,“因為我表露出對西域的野心,所以你覺得我不會執著於報仇?呵呵,這麼說龍王是獨一無二的人物嘍?他成功爭霸也成功報了仇。”

“他離開了璧玉城,不辭而別,丟下所有追隨者與地盤,你知道嗎?在西域恨他的人比忠於他的人更多,這不叫成功爭霸,他也根本不在乎爭霸。唉,我被他騙了。”想起在大雪山見面時的場景,方聞是唏噓不已,他一生中的幾次巨大轉折都與顧慎為有關,說起來又可氣又可笑,忍不住連連搖頭。

小閼氏的笑容不如平時那麼柔和了,右肘支在食案上,說:“今天就讓你們看看,女人是怎麼報仇,又是怎麼爭霸的。”

方聞是揹負雙手,客氣地嗯了一聲,回到上官成身邊坐下,揚著頭,誰也不看,什麼也不說。

帳篷裡沉寂了一會,只有施青覺咀嚼的聲音。

自從施青覺進來,上官飛心裡就一直突突直跳,只敢拿眼角瞥他,暗暗鼓勵自己好一會,對身邊的上官成小聲說:“多吃點吧,離明天中午沒多久了,真是抱歉,我自身難保,救不了你。”

施青覺扔下手中的骨頭,將嘴裡的肉咽下去,對小閼氏說:“你不會還想燒死上官成吧?”

“這個小孩子不簡單。”小閼氏和聲說道,即使上官飛不提起這件事,她知道也瞞不了多久,“而且他不小了,龍王當年家破人亡的時候大概也就是這個年紀吧?他已經能報仇了,瞧他的眼神,留著他對你我都是後患。”

施青覺在氈毯上擦擦手,“小閼氏應該還記得,你有十名族人此時此刻正由鐵山保護。”

“當然。”小閼氏的聲音更加柔和,帶有一點討好的意味,“他們都是我的至親,對我非常重要,所以我希望你能同意我的看法:這個孩子不可留活口。”

施青覺站起身,從食案上跨過去,走到小閼氏五步之內,除了貼身護衛,還從來沒人離她這麼近過,“我不喜歡女人替我做決定。”

小閼氏尷尬地笑著,“這事還可以商量……”

“不用商量,我已經吃飽了,這就要走,請小閼氏送我一程吧。”施青覺可不是在徵求同意,他已經蓄勢完畢,小閼氏身邊僅有一名女奴保護,絕非他的對手,他也從來不會憐香惜玉。

小閼氏露出膽怯的神情,身子後仰,輕輕搖頭,“帳篷外面不安全,龍王跟荷女……”

施青覺雙手抓住食案,彎腰逼近小閼氏,“這世上本來就沒有安全的地方。”

“是嗎?”小閼氏低聲說,目光閃爍。

施青覺微哼一聲,猛地站起身,一拳擊向旁邊的女奴,他瞭解小閼氏的為人,一早就做好支援人質的準備,上官飛的提醒不過是催促他提早下手而已。

女奴抬臂格擋,只是做個樣子而已,顯然不覺得自己真能擋住施青覺的鐵拳。

她也不需要真擋。

施青覺悶哼一聲,迅速收拳,連退數步,臉上湧現一團黑氣,大口呼吸,終於支撐不住,左腿跪在地上。

沒人看清他是如何中招的,方聞是看得莫名其妙,上官成與上官飛也同樣迷惑不解。

施青覺垂著頭,呼吸越來越劇烈。

小閼氏仍然後仰,臉上的神情不太滿意,“怎麼搞的,之前不都是立刻斃命嗎?”

女奴站起身,盯著施青覺,“可能是因為他功力深厚,再等一會。”

“這要是龍王,我現在就已經死了。”小閼氏不再掩飾心中的惱怒。

女奴緊走幾步,來到施青覺面前,輕輕一推,人倒了,呼吸聲也跟著消失,她轉過頭,“龍王來的時候多加幾針。”

倒在氈毯上的施青覺,腳心衝著客人,上官飛眼尖,小聲說:“腳底有毒針。”說完臉sè驟變,原來這座帳篷就是陷阱,厚厚的氈毯下面不知藏著多少機關。

小閼氏松了口氣,“把他扔出去,這回龍王不會懷疑我殺人的決心了。”(未完待續。)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