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被禁錮著的靈魂們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兩個席城站在一起,一個充滿著貴族氣息,優雅、精緻,卻又帶著一絲生人勿進的高傲;另一個席城則是周身充斥著一種桀驁,彷彿一頭隱而待發、擇人而噬的兇獸!

不得不說,即使是融合了席城當初的魔功力量,使得分身具有了戰鬥力,但是以席城如今的眼光看來,這點戰鬥力,在他如今這個層次的戰鬥中,作用比較有限;

【新章節更新遲緩的問題,在能換源的app上終於有了解決之道,這裏下載 huanyuanapp.org 換源App, 同時查看本書在多個站點的最新章節。】

當初曾有一段時間,席城體內分別擁有著血族能量和魔功能量,但是,那時血族能量還很低階,而如今,血族能量已經提升到了始祖級,而魔功能量甚至比當初還要弱小很多,這點所衍生出來的戰力,如今的席城幾乎可以無視,但是,這並不重要,也不是關鍵!

現如今,雖然魔功力量還很薄弱,但是席城有信心,在未來不斷地讓它壯大起來,終有一天,它會成為足以媲美如今自己血族力量的強橫戰力,成為自己的一大助力!

“回來!”

席城低喝一聲,他面前的那具分身迅速消融,化作了一滴黑色的血液,飄飛到了席城手掌中,有了這道分身的媒介,席城就不需要去在意自己體內的血族能量會和魔功犯衝了。

等到魔功有一天可以和血族能量分庭抗禮時,席城就會像當初那樣,讓血族能量和魔功能量在自己體內透過左眼右眼的方法達到協調地融合促進的效果。

這個法子,席城當初就曾經用過,如今也算是熟門熟路了,一切,只要等待魔功再度壯大的時機而已。

解決了這件事情,席城將目光投向了一邊的阿努比斯靈魂虛影上,不過,令席城有些失望的是,阿努比斯靈魂虛影除了靈魂強度凝實了一些,其它的,好像並未有什麼改變。、

不過席城也挺看得開的,能夠重新擁有魔功力量已經算是一件極大的收穫了,再說了,阿努比斯靈魂虛影如今變得更凝實了,日後陪自己征戰時所能發揮的戰力自然更大,雖然沒能獲取屬於阿努比斯本尊的一些強大能力確實是一件很遺憾的事情,不過畢竟不能事事強求圓滿。

然而,當席城重新握起詛咒之槍命令阿努比斯靈魂虛影重新回到詛咒之槍之中時,阿努比斯靈魂虛影的雙眸部位忽然散發出了一道幽光,這道幽光打在了席城面前的虛空之中,形成了一道橢圓形的光屏,這一幕,讓席城都驚訝了一下,同時心中又生出了一股希望,難不成,真的成功了?

透過了靈魂之沙,自己這杆槍之中的器靈真的擁有了只有阿努比斯本尊才擁有的特殊能力?

在這黑色光屏之中,席城居然發現了很多熟悉的人的影像!因為這些人,全部是被席城殺死的,或者說,都是被席城用這杆詛咒之槍殺死的。

這些人有的身影模糊,有的清晰,有的比較大,有的比較小,最清晰最大的兩個人,一個是身穿著黃金聖衣的惡魔小隊成員尼克,還有一個就是身披黑甲的天神小隊成員黑人巴特利!

這兩個人不是已經被自己殺死了麼,為什麼會在這裡面?

席城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指,點向了光屏之中的尼克。

“嗡!”

光屏發出了一聲顫抖,緊接著,黑色光屏旋轉,一道旋窩出現,從旋窩之中,走出了身穿著黃金聖衣的尼克,只是,席城明顯地察覺到,這個尼克,絕不是真正的尼克,他確實具有著屬於尼克的氣息,但是,絕不是真人!總感覺,缺了點什麼。

尼克站在了席城面前,席城心念一動,看向了不遠處的一塊巨石,席城已經習慣將自己的房間世界佈置成崇山峻嶺了,因為這樣可以讓龍魂和夜血盡情地撒歡飛行,他自己對環境的要求並不是很苛刻。

尼克像是明白了席城的想法,只見他忽然舉拳,隨後猛地向那道巨石打去,就像是一陣風吹過一樣,那道高達十米的巨石居然直接湮滅了,像是化作了飛灰一般隨風消散一樣,這可比用蠻力直接轟碎它要難百倍!

就憑剛才的一拳,席城可以確信,這個尼克無論真假,但是他能發揮出來的實力,絕對不容小覷,雖說肯定比不上本尊,但是起碼也能達到本尊五成的水平,這也已經很不俗的實力了。

尼克打完了這一拳,旋窩在他身後再度出現,看來是要讓他回去了,尼克轉身,他的目光之中沒有了當日的狂傲和目中無人,不過倒也不顯得像是一般的傀儡那樣的呆滯,反而也有著屬於思維者的光彩。

在尼克即將走迴旋窩前的一刻,尼克忽然看了席城一眼,這一眼之中,居然有著一種深深地恨意,但是在這濃郁的恨意之中,居然還有著一絲祈求的意味,像是被關押在監牢裡多年的犯人向著監獄看守祈求釋放自己出去一樣。

不過,黑色旋窩很快將尼克吞噬了回去,再度變成了一道黑色的光屏,光屏之中,依舊是尼克和巴特利的影像最大也最清晰,不過,此時尼克的影像卻明顯比之前小了一些,影像深度也略淺了一些。

席城深吸一口氣,抑制住自己心裡的激動情緒,再度伸出手指,指向了巴特利,他已經猜出了一些什麼,但是,還需要去驗證一下。

緊接著,和之前一模一樣的景象有出現了,灰黑色的光屏再度扭曲成一個旋窩,從旋窩之中,走出了披甲黑人巴特利,巴特利的眼神凜冽,充斥著那種屬於強者的自信,他似乎是有意地看了席城一眼,那一眼之中,有著毫不掩飾地不甘,他是不甘什麼?不甘於以自己那般強大的實力卻因為輕敵和運氣不好,一個照面之下就被席城的詛咒之槍給洞穿了身體了麼?

的確,如果不是巴特利輕敵的話,他的實力絕對比席城強不止一籌,絕對不可能那麼容易就隕落下去。

席城的目光看向腳下到地面,巴特利握緊雙拳,身上的黑甲閃耀出一道道刺目的光芒,隨後,他抬起右腳,狠狠地踏下去,當巴特利的腳觸碰到地面時,引發了山崩地裂的威勢,席城腳下的這座山峰直接崩塌,周圍的空間因此都被拉扯出了一道道破碎的裂紋,過了很久之後才開始慢慢自動地修復。

緊接著,旋窩再度在巴特利身後出現,巴特利轉身,走回了旋窩之中,除了那一道眼神,席城並未從他身上再看到其他訊息流露。

旋窩慢慢撫平,又變成了一道黑色的光屏,光屏之中,巴特利的影像也比之前變小了和變淺了一些。

席城一揮手,光屏消散,重新化作了一道光束射回了阿努比斯靈魂虛影的雙眸之中。

凡是被席城用這杆詛咒之槍殺死的人,包括之前當詛咒之槍還沒進階還是阿努比斯之槍時,被席城用這杆槍殺死的人,其都會有一部分靈魂意識被詛咒之槍硬生生地保留和烙印下來,而當詛咒之槍之中的器靈透過靈魂之沙開啟了某項來自於阿努比斯本尊的特殊能力之後,居然就可以將烙印在詛咒之槍之中的亡者靈魂氣息給激發出來,讓他們以另外一種形式出來替主人戰鬥!

這種方法,和地獄的掌管著阿努比斯從地獄之中召喚出亡者來替他戰鬥簡直一模一樣,只不過席城這邊的比真正的阿努比斯的能力具有一些局限性而已。

席城明白,這些被自己殺死的人,他們或許可以說是已經死了,也可以說是沒死,因為他們的靈魂烙印被保留在詛咒之槍之中,或許,他們還會保留下來一點點的思維和記憶,當然,保留最多的,還是戰鬥本能!這就像是,自己殺了那些人,還拘禁了那些人的靈魂,讓他們即使是被自己殺死了,還得繼續替自己戰鬥。

這種手法,很殘忍,但是,席城,很喜歡!

“看來以後我得多找點機會殺死一些特別強大的存在了,這樣子也就意味著我能利用詛咒之槍召喚出更為強大的存在出來作戰,或者,我還能去特意獵殺一些具有特殊能力的人,比如精神系強化者比如靈魂系強化者或者是那種飼養者,這樣子一來,在一些特殊的境地之中,我等同是又多出了很多應對局面的手段。”席城喃喃自語,雙眸之中,嗜殺的血光一閃而逝,總之,這兩團靈魂之沙,真是遠遠地物超所值!

雖然這個能力也具有比較大的局限性,例如無論是尼克還是巴特利在被召喚出來後都只是發出了一道攻擊就回去了,而且之後靈魂印記也明顯虛弱了很多,這就像是消耗品一樣,是具有時效性的,用多了就沒了,不過看這個情景,只要詛咒之槍可以繼續吞噬一些靈魂之力,這些被關押在詛咒之槍內的存在也都能夠獲得一些補充,這就像是充能電池一樣,用完了裡面的儲能,還能放回去充電再使用。

“現在,該去看看訓練空間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地方了。”(未完待續)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作者純潔滴小龍其他書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