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意料之外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下雪了,如今這裡可正是炎炎夏日,現在天上飄飛著的雪,只意味著一件事情,那個女人,來了!也就只有那個女人,能夠隨身帶著一個寒冬。

席城清楚,她會再來,既然她的目標是瑞絲,既然她的那個勢力一直禁錮著位於日本的伽椰子,那麼,那個勢力絕對不會放任瑞絲在美國成功引爆咒怨!肯定也是必然會出手來阻止。

眼下,在席城視線可及之處,一個藍髮女人身影正在漫天飛雪之中前行,只是,在這個藍髮女人身前,還有一個看起來很普通的東方面孔的青年男子,並且看這情形,明顯那名戰力強悍的藍髮女子是以身前的那位年輕男子為尊。一男一女,選擇步行前行,但是,他們每一步邁出,都相當於千米的騰挪,剛剛還朦朦朧朧的兩人,眨眼之間就已經觸目可及。

那個藍髮女勢力非常強悍,就算是席城面對她,都會感到莫大的壓力,如今又多了一個人,局面變得越發不均衡了,不過席城依舊靜靜地站在莊園內,等待著對方的到來,這一戰,無法迴避,自己能否像上次那樣,替瑞絲的逃離殿後?要知道,這一次,無論夜血還是小囡囡,身上可都有著傷勢,戰力根本無法發揮出來,但是這一次的敵人,比上次居然還多出一個!

當然,如果此時席城能夠知曉在日本,進入瘋魔狀態的楊帆能夠以一己之力力壓伽椰子的話,他就絕不會認為自己現在還有什麼局面可言了,雙方的實力,似乎根本就不在一個水平層次上,如果席城一心想逃,興許在面對楊帆時還有一線生機,但是如果想要在楊帆手下保住如今還不成熟的瑞絲,幾乎和送死沒什麼區別。如果不是因為伽椰子的生命特性,很難被徹底滅殺的話,楊帆真的有能力去將伽椰子終結!

冰女很是恭敬地走在楊帆身後,她對其他人都是一副冰冷淡漠的態度,唯獨對楊帆,她不敢!

楊帆一邊向著前方的莊園走去,一邊開口問向身旁的冰女:

“你的奧義,還卡在那一步,沒有進步麼?”

“總感覺還差一點,無法跨過去。”冰女回答道。

“呵呵,也挺有意思,現在的你,走到哪裡,哪裡就下雪,也挺浪漫的。”

楊帆嘴角帶著微笑調侃了一句冰女,或許,也就只有他一個人敢在冰女面前開玩笑吧,其他人若是敢如此,估計會被冰女直接冰封滅殺。

“不用太著急跨過去,沒事時,多看看這雪,興許就懂了。”楊帆又開口對冰女說道。

冰女心下凜然,她自然清楚這是隊長在點撥自己,當下也只是恭敬地點了點頭,至於現在,顯然不是來參透隊長話的時候,等解決了眼前的事情,回到某某島上,反正還有足夠的時間讓自己去參悟。

楊帆推開了莊園的門,門沒鎖,是的,也沒必要鎖,沒人會天真地認為,一把鎖,真的可以擋得住敵人。

“吱呀”莊園的鐵門發出一聲刺耳的聲響,上方的積雪蓬蓬下落,砸到了楊帆身上,楊帆笑了笑,伸出手,看似很是愚笨地拍打著自己的頭髮,將身上的雪拍去後,他才提步繼續向裡走,最終,在走過馬廄後,楊帆看見了持著一杆黑色長槍站在那裡的席城。

這一眼下去,楊帆的眼睛微微一眯,身上的氣勢猛地飆升,就連站在他身後的冰女此時都有一種被壓迫得喘不過氣的感覺,冰女心下很是疑惑,她絕不會認為這是自家隊長因為遇到敵人而自然而然地發出自己的氣勢,事實上,對於席城的實力,冰女是清楚地,對於隊長的實力,冰女更是清楚,兩者相遇的話,在冰女看來,只有席城被楊帆碾壓的份兒,根本就不會有其他結果,隊長根本就沒必要去做這種氣勢上的對決姿態,因為他根本就沒這個必要去認真。

楊帆的戰鬥風格,在冰女看來,和他說話的感覺差不多,他會以一種很像普通人的姿態去和你戰鬥,但是舉手投足間驚天動地的威勢讓你絕不會認為他是一個普通人,他討厭一切呼哨的東西,只取最本質的戰鬥方式,也就只有在瘋魔狀態時,楊帆才會真的將壓抑的東西徹底爆發出來,不顧一切地戰鬥,去撕碎眼前的敵人,甚至《諸神之戰》之中奧林匹斯山上的戰神,在瘋魔狀態的楊帆面前,也討不到絲毫便宜,甚至反而會被楊帆佔得上風!

忽然,冰女注意到一個細節,她看見楊帆的肩膀,居然在抑制不住地顫抖,這……應該是情緒激動的表現。

冰女彷彿見到了世間最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有什麼事情,能夠影響到自家隊長的心神?

事情,就在此時,發生了一個轉機,因為當席城自己做好戰鬥準備時,他忽然發現,面前的那個看似很年輕的青年,居然看著自己流淚了。

這個時候,席城腦子裡的第一反應是自己隊伍裡的邁瑞,難不成,又是一個不走尋常路的傢伙?

邁瑞喜歡在平時表現出一副娘娘腔的姿態,而這位,喜歡作戰時哭泣?

楊帆的確是哭了,他的眼角處,些許晶瑩的淚水流了下來,他死死地盯著席城,看得很仔細,像是生怕席城會在下一刻消失一樣,這一幕,有點像是久違的故人重逢,但是,很顯然,這是單方面的,因為表現出很激動神情的,只有楊帆,這個天神小隊的隊長,而席城,顯得有些莫名其妙。

【目前用下來,聽書聲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語音合成引擎,超100種音色,更是支持離線朗讀的換源神器,huanyuanapp.org 換源App】

本來蓄勢待發地一場戰鬥氣氛,居然就這樣子地消失了。

席城心裡一度以為,對方這是一種戰鬥方式,用這種方式,瓦解對手的戰鬥意志,迫使對手放鬆。但是轉念一想又覺得很是無稽之談,對方對付自己,真的需要如此麼?

那個藍髮女人,席城都不認為自己能夠完全應付得了,如今這個能夠被藍帆女人倚為領頭人的年輕人,其實力絕對比藍發女更高,因為輪迴世界本就是以實力為尊的世界,也因此,對方根本就沒必要對自己使用這種手段。

楊帆深吸一口氣,又笑了笑,伸出手,很是木訥地抹去了自己眼角的淚水,擦了又擦,似乎是很長時間很多年沒流淚了,連擦眼淚這種事情,都變得很是生疏。

隨後,楊帆從自己的脖子上取下了一串項鍊,項鍊的中心,是一塊黃色的琥珀,琥珀之中,像是包裹著什麼東西。

楊帆將這串項鍊直接向席城拋來,席城伸出手,將項連結住,從項鍊之中,席城居然感受到了一種濃郁至極的血族能量!這種濃郁程度,甚至遠遠超過了紫發青年蘇亞思給席城帶來的感覺。

這是什麼意思?

戰鬥前交換紀念品?

“很抱歉,你不是他,你和他也沒有關係,不過忽然看到了你,我還是覺得有些激動,畢竟,似乎有大半個紀元的時間,沒有見到他了,我也不知道他現在究竟在哪裡,是不是已經去了新天地,不過,我會去找他的。這枚項鍊是他叫我送給你,現在,我送到你手上了,你收下它,保護好它,你現在實力還比較弱,它會幫助到你,甚至,會救你的命。”楊帆對著席城說道,臉上還帶著和煦的笑容。

一旁的冰女只感覺腦子有點不夠用了,這是怎麼回事?難不成自家隊長和眼前的這個傢伙以前有過交集?甚至交情還不錯的樣子,居然將自己一直佩戴在胸前的項鍊送出去了。

席城收下了項鍊,默不作聲,項鍊自然是好東西,尤其是琥珀之中蘊含著的恐怖的血族能量,握著他,席城都感覺自己體內的血族能量在沸騰,就連額頭上的一月標記也變得充盈了許多,效果真的是立竿見影。

“好了,說正經事,我想知道,你的任務,是不是讓那個咒怨本源在美國爆發?”楊帆開口問道。

席城點了點頭,這沒什麼需要去隱瞞的,明擺著的事情了。

“只要爆發了,就算完成任務,你以及你的隊友就會回到主神空間了麼?”楊帆繼續問道。

席城的眼神之中閃現出思索之色,不過他還是決定說出實話,“沒錯,只要咒怨爆發出來,我的隱藏任務就算完成了,全體小隊成員也會回到主神空間。”

“我的任務是防止咒怨在全世界蔓延,所以我才會在日本用我自己的方法禁錮了伽椰子,不過,既然你的任務是讓它爆發,我可以等,等它在美國爆發出來,等你任務完成後,我再出手將這剛剛爆發的咒怨給撲滅掉,可以麼?”楊帆說出了自己的建議。

“我為什麼要相信你?”席城反問道。

“呵呵,就憑我現在就有殺死你的實力,你不相信,也得相信,這句話,還是他當初對我說的,當我可以輕鬆殺死你時,我就沒必要對你去說謊。

只要做出一點手段預防,等到這個咒怨爆發時,可以不會變成伽椰子那種幾乎不似的形態,我還是有把握可以將它滅殺掉,不過,我還是需要你的幫忙。”

天神小隊的隊長,表現得出乎意料的——友好。(未完待續)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作者純潔滴小龍其他書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