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貴賓樓生意開張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雲沙漁港酒樓開張半月有餘,形勢漸漸發生了一些變化。

開始有部分經濟條件較為寬裕的顧客,出於好奇心,就餐時點了一兩樣標明為雲沙島特產的海鮮。

這些顧客大多經常光顧各種海鮮酒樓餐廳,口味敏感而挑剔。一試之下,發現店家並沒有吹牛,確實比其它普通菜餚的品質明顯要高不少。

當今的餐飲市場,優質海鮮並不是隨處可見,既然如此,那麼價錢貴一些也是理所當然了。

於是,回頭客慢慢開始出現,一層大餐區的上座率提升到了三成多點兒,二樓的包間也陸續接待了一些客人。

馬總經理每天都在檢視相關統計數據,這變化令他喜不自勝,信心也得到了極大的鼓舞。

這再次證明,口碑的流傳是揚名的最佳途徑,效力遠勝於廣告。

在常務工作會議上,他再三強調酒樓各級管理人員一定要保證服務質量,無論顧客的人數多少,消費金額的大小,都是如此。尤其廚房,更是重點中的重點,絲毫馬虎不得。

除了會上,他每天都還要在餐廳和後廚巡視數次,以確保這來之不易的好轉苗頭不致流失。

西面那座定位高階的貴賓樓,自從接手後一直閒置,不過這天傍晚,清閒寂靜的狀態被打破了。

酒樓外的路口,駛入了兩輛黑色汽車,一前一後停靠在旋轉門前。

門童趕緊上前拉開車門,七、八名年歲不等的男女賓客下車,其中走在前面的一位正是肚子圓,衣裝筆挺。

迎賓小姐認識他,高聲說道:

“歡迎光臨。”

“杜書記好。”

肚子圓聞言面色大囧,衝迎賓小姐連連擺手,示意她閉嘴。

“哦,志遠,你什麼時候變成杜書記了?”他身邊一位寬面大耳的中年人好奇地問道。

“嗨,爸,她們認錯人了。”肚子圓勉強地解釋,心中暗罵馬得韜那家夥無聊拿他尋開心玩兒。

迎賓小姐見狀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於是抿嘴一笑,不再提這事兒。

杜父偏轉身體,衝後面的同伴說道:

“劉總、何總,就是這裡了,咱們進去吧。”

後面幾位客人抬頭看了門面幾眼,點點頭,於是眾人透過旋轉門,進入前廳。

杜父抽空小聲對兒子說:

“志遠,你跟你那同學說好了沒有?一定得拿出最好的食材,讓趙大廚親自掌勺。”

“爸,你咋這麼不放心哪,我早就安排好了。”肚子圓低聲回應,語氣有點兒不耐。

今天公司要宴請幾位非常重要的生意合作伙伴,做為雲沙漁港酒樓“編外人員”,他自然責無旁貸,力爭肥水不流外人田。

老爹本來想在市中心一家老牌高檔飯莊預訂酒席,但在他的積極爭取與拍胸脯保證之下,最終還是接受了他的提議。

但雲沙漁港畢竟是新開的店,老爹總感覺有點兒不太放心,因而多叮囑了幾句。

進入門廳,聞訊而來的江逸晨和馬得韜迎了上去。

肚子圓給雙方做介紹。

“杜叔叔,你好。歡迎啊。”江逸晨與杜父握手。

“小江和小馬是吧,呵呵,我們家志遠可總提起你們哪,說在學校的時候,你倆經常幫助他學習進步啊。”杜父微笑著誇獎道。

“沒什麼,杜叔叔,那會兒我們一個寢室的,都是好兄弟,互相幫助,共同進步嘛。”馬得韜謙遜地說。

同時衝肚子圓投過去一個揶揄的眼神。

肚子圓立時想起那次由江逸晨領頭兒,帶著宿舍全員集體出動,幫他作弊解圍的事情,不由一陣尷尬。

“很好,年輕人就該這樣。”杜父表示滿意。

“杜叔叔,這邊請。”馬得韜伸出左手示意,兩名女服務生帶領客人轉過隱壁牆,來到中心花園。

精緻幽靜的花園,古香古色的別緻貴賓小樓,令一眾客人的初步印象感覺不錯。

進入貴賓樓一層一間名為《觀泉》的包間,眾人相互禮讓一番,分賓主落座。

江逸晨和馬得韜與杜父閒聊了幾句,然後表示不便打擾眾位用餐,隨即告辭離開。

一名男服務生手持長嘴銅茶壺,給客人沏茶。須臾,青花蓋碗中溢位嫋嫋的清香。

這股香氣似乎與眾不同,頓時吸引了在座各位的注意力。一旁的服務生介紹這是由本店的特製山泉水沖泡,只有貴賓樓才提供。

杜父在肚子圓的推薦下,端起青花茶碗,颳去浮沫,輕輕吸了一口。

“嗯,清鮮馥郁,純淨芬芳,難得把鐵觀音沖泡成這樣,果然是好水。”品過之後,他由衷地贊道。

其他客人也依樣飲用,一時間紛紛暗自稱奇,沒想到這間名不見經傳的新酒樓還拿得出這般好茶。

接下來開始上菜,整桌酒席都是肚子圓提前預定好的。其中主打菜共有四道,澆汁鮑魚、蔥燒海參、清蒸石斑、芙蓉大蝦,都是雲沙島灘塗養殖池出品。

這幾道主菜餚,均以突出食材本身為主,一眼望去,食材個頭兒足,新鮮飽滿,色澤鮮亮,看上去十分養眼。

服務生介紹道,席面上的食材,都是由澄海雲沙島私人保護海域所出產,尤其是使用鮑魚、刺參、石斑魚、對蝦的這四道主菜,更是其中的極品,因其數量稀少,只專供貴賓樓酒席,由廚師長趙鴻生親手烹製。

“瞧上去倒是挺不錯的,可這澄海不是汙染得很厲害嗎?”一位年歲較大的男子質疑道。

其他幾位也感到疑惑,根據以往的經驗,像裝修環境如此典雅的高階餐廳,又是貴賓酒席,按說所提供的海鮮食材應該大多都是外國進口貨。那個什麼雲沙島名不見經傳,還位於澄海海域,這算怎麼回事兒?

受過培訓的服務生不卑不亢地解釋,澄海汙染不假,但云沙島所處位置特殊,距離岸邊又遠,那一帶的水質很潔淨,出產的海鮮比國外來的更加優秀。

這番話聽得賓客們將信將疑。

“呵呵,劉總、何總,二位年長,都是品海鮮的大行家,東西到底怎麼樣,可一點兒都糊弄不過你們二位啊。”杜父笑著說道。

其實他自己心裡也沒底,只是兒子信誓旦旦地聲稱這裡的海鮮是整個粼江城最好的,他相信兒子應該不會在這上面跟自己開玩笑吧。

“哪裡,哪裡,我比各位也就是痴長幾歲而已,大行家可談不上。”那位年歲較大的劉總謙虛道。

肚子圓招呼服務生,將澆汁原殼鮑魚分盛在小碟中,在座的每人一隻。

鮑魚為四頭網鮑,份量感十足。因用刀橫切便能看到鮑身帶有網狀花紋,故稱網鮑。此品種最負盛名,有鮑中之王之稱,屬珍貴海鮮。

只見其外形橢圓,鮑忱呈珠粒狀,鮑邊細小,色澤金黃,賣相堪稱一流。

劉總輕輕抽動鼻翼,撲鼻而來香味兒濃郁純正,非常誘人。於是首先開始下筷子品嚐。

鮑肉入口,只感到肉質柔嫩細滑,滋味極其鮮美,而且異常純淨,即便以他遍閱天下美味兒、挑剔的舌尖來品評,也察覺不出一絲一毫的雜味兒,當真是極品無疑。

“好,好,果然是罕見的絕品好貨。”驚訝之後,他出言讚道。

其他人見他如此誇讚,好奇心大起,紛紛開動筷子。很快,他們發現劉總的評語恰如其分,並無絲毫誇大,而且比起在其它海鮮酒樓中最為流行的南非鮑魚明顯要高出不止一個等級。

接下來的蔥燒海參、清蒸石斑、芙蓉大蝦,也是毫不含糊,俱為世間少有的美味兒。迅速將在座的賓客全體征服。

粼江海域竟然也能出產這樣的高階海貨,難道汙染僅僅在近海一帶,並非想象中的那般嚴重?賓客們暗自思襯。

桌上其它的菜餚,相比四道主菜遜色一些,但也是相當不錯的上等貨。

稍後,服務生取過五糧液,將小酒盅斟滿。

杜父對於兒子的安排感到十分滿意,他滿面笑容,張羅著大家碰杯,酒桌上的氣氛愈發熱烈起來。

【穩定運行多年的小說app,媲美老版追書神器,老書蟲都在用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酒宴一直持續到夜裡八點半,賓主盡歡。

結算時,店方給打了八折優惠,共計一萬二千多元。肚子圓拿銀行卡付了賬。

臨別之際,江逸晨和馬得韜再次露面,給杜父一行送行。

“小江,你的酒樓辦得很不錯啊,好好幹,以後我會再來給你捧場的。”杜父親切地拍了拍江逸晨的肩膀,表示勉勵。

“謝謝杜叔,我們會更加努力的。”江逸晨禮貌地回應。

“嗯,志遠,以後跟小江好好學學,工作上要認真刻苦。聽見沒?”杜父又轉頭教育兒子。

“知道了,我上班一直都挺認真的啊。”肚子圓做了個無可奈何的表情。

“還得努力。”杜父的語氣不容置疑。

隨後,杜父及肚子圓一行走出旋轉門,門童已將車停在門外等候,眾人乘車離開。

“貴賓樓總算也開張了。”馬得韜撥出一口長氣。

江逸晨點點頭,回首望向中心花園。

酒樓開始朝著向好的趨勢發展,看來自己可以暫時先擱一下,剩下的事情讓韜子處理就行。

雲沙島那邊已經離開多日,應該回去一趟看看了。(未完待續)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