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帶肚子圓參觀、雲沙島首批海產送到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雲沙漁港酒樓四層總經理辦公室內,江逸晨和馬得韜正在接待來訪的肚子圓。

“韜子,這沒兩年,你這傢伙居然都混到高階酒樓老總了,還有自己的辦公室。成功人士了嘛。”肚子圓打量著室內的佈置,語氣中帶著羨慕。

“哪裡,哪裡,你可是堂堂少東家,根正苗紅的ZBZY事業接班人,我這朝不保夕的打工仔哪兒能比啊?”馬得韜心中頗為得意,但仍作謙遜姿態。

要知道眼前這位富二代,在大學時代可是他們二零六宿舍裡最牛叉的傢伙,別的不說,光每月的生活費都是其他人的幾倍。這還是他老爹對他進行管制,要求他保持低調之後的結果。

“我老爹身體好著哪,誰知道猴年馬月才能接班,到現在連個辦公室都沒有。哎,晨子,要不乾脆我到你這兒來打工得了,給個副總就行。”肚子圓扭臉又對江逸晨提出要求。

“呵呵,別開玩笑了。杜總大才,怎麼可能屈尊到我這小店就職?再說,真要是收了你這寶貝疙瘩,你老爹非打上門來不可。”江逸晨揶揄道。

他自然明白,這種話可不能當真,畢竟這傢伙好歹也是家族產業的唯一繼承人。

三人都樂了起來。

須臾,肚子圓又說既然當了總經理,應該至少得配一個漂亮秘書吧,叫過來開開眼。

馬得韜聞言拍了一下巴掌,對此建議深表讚賞,並說這是非常必要的崗位編制,有利於協調內外人際關係,提高工作效率,自己正想打報告提交老闆批准哪。

至於招聘選人標準,像財務丁總監那樣兒的就算湊合了。

“去,你倆傢伙真是三句話不離本行啊。肚總小蜜多,個個身材火辣,讓他分你一頭不就得了,資源共享嘛。”江大老闆對此合理要求斷然拒絕。

“哎,算了算了,咱還是自己辛苦點兒吧。”馬得韜攤開手,做了個無奈的表情。

“靠,你的小蜜才論‘頭’哪。得了,帶我去轉轉,我瞅瞅都弄得咋樣兒了。”肚子圓對江老闆的吝嗇深表鄙視,隨後站起身。

“好吧,走,咱們陪杜總視察視察。”江逸晨說罷,衝馬得韜打了個手勢。

大夥兒一塊兒出門下樓,肚子圓四處打量,然後根據自己的見聞和經驗,對酒樓的佈置提出了一些見解。三人一邊討論,一邊轉悠。

來到門廳,肚子圓抬頭望了望服務檯旁邊的南牆。牆面上掛著一些海洋觀賞魚、海星之類的模型裝飾物。

他琢磨一會兒,說這這些模型做工不咋地,看著有點兒LOW。建議不如摘了,弄幾個海缸水族箱靠著牆放,又養眼,還跟海鮮酒樓的主題相符。

“對了,我上回在網上看到一張老外的照片,人家那是一面水族牆,三米多高,裡面各式各樣兒的魚,瞅著別提多漂亮了。”馬得韜表示贊同。

“水族牆?那當然更好了,就我在粼江去過的酒樓飯莊還沒瞅見過呢,絕對吸引眼球兒。不過,養這麼大面積的海缸可是技術活兒,海魚、珊瑚啥的稍不對付就死翹翹,一般人玩兒不轉,還得請專業人員伺候。”肚子圓提醒道。

“我看成。不就是水的問題嗎,這個咱們容易解決。”

江逸晨在腦海中想象了一番,覺得這確實是個挺不錯的主意。回頭兒讓曉佳妹子設計一套方案,這方面可是她最擅長的,然後再找水族裝置店訂做。

馬得韜和肚子圓對看一眼,隨即釋然,配製適合水族生長的海水在別人那裡確實有些麻煩,而自己這邊則不成問題。

又轉到貴賓樓,肚子圓還是頭一回來到這裡,室內外古香古色的雅緻環境令他頗為讚賞。

“還真TM會享受。”得知三層已被徵用做高管宿舍,肚子圓撇了撇嘴評價道。

“杜總也這麼酸,不至於吧。回頭兒叫你老爹給你整一套海景別墅,帶游泳池那種,讓我們好好嫉妒嫉妒。”馬得韜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勵道。

“整個叉的海景別墅,想讓我爸破產啊。”肚子圓搖頭否定。

中午,三人在貴賓樓一層的雅間裡用過午餐,喝茶聊天。

正在這時,馬得韜接到後勤部的電話,說從雲沙島海域捕獲的第一批水產送過來了。

獲知這個訊息,三人一同起身下樓,來到主樓西面的大後院。

一輛銀灰色箱式小貨車停在庫房外,這車還是原金江漁港後勤部的,作為贈品留了下來。

車廂門開啟,沈主管正在指揮夥計卸貨。幾個覆蓋著尼龍網罩的大塑膠水箱被抬下來,擱在地上。

一身白衣白廚帽的趙大廚也聞訊趕來,身後還帶著兩名助手。

“老沈,這批貨弄了多少?”馬得韜問。

“這頭一回,來順兒那邊沒讓多弄,也就一百多斤吧。”沈主管回應道。

隨後低下身,將一隻塑膠水箱上的網罩掀開一個小角,讓大夥兒湊過去看看貨。

“拉大點兒啊,瞅不清楚。”肚子圓說著,靠近彎腰將網罩往一邊扽。

“別。”

沈主管正待阻止,只聽得啪啪啪幾聲,水花飛濺,眾人躲避不及,紛紛中招。

馬得韜急退開幾步,撣著衣服上的水珠,埋怨肚子圓毛手毛腳。要知道這身新西裝可是他專為就任總經理寶座購置的行頭,花了兩千多塊。

緊接著,一條呈長紡錘形的魚飈了出來,落到水泥地面,又迅速彈起,足有一米多高,在陽光下閃爍著銀白色的光斑。

【穩定運行多年的小說app,媲美老版追書神器,老書蟲都在用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沈主管趕緊將水箱網罩重新拉上,同時招呼夥計捉魚。

一名夥計好不容易抓住,誰知這傢伙卻不甘束手就擒,擺動身體拼命掙扎,尾巴一甩,又脫手而出。

這時,只見趙大廚跨步上前,左手迅速一探,準確地將“逃犯”按住。

“小心!這魚牙口可鋒利。”沈主管高聲提醒道,生怕趙大廚受傷。

話音未落,趙大廚用拇指扣住魚鰓,把它提將起來,手法幹淨利落。

這是一條長約五十來公分的鮁魚,銀鱗閃閃,形態健碩。直到此刻仍在努力甩動尾巴,做困獸之鬥。

“好有勁兒的馬鮫。”趙大廚感受著手上傳來的陣陣力道,不禁讚歎。

“得有四斤多吧?這年頭兒不多見啊。”旁邊一位助手經目測估算份量。

“有。嗯,眼睛飽滿清亮,肉質緊實彈力足,鱗挺括光澤順滑,好東西。這就是雲沙島出產的嗎?”

趙大廚右手撫摸魚身,臉現滿意之色。要不是上回小江老闆告知,他怎麼也無法想象在距離粼江僅僅十海里的地方,還能出產這樣的上等貨。

“絕對正品,雲沙島漁場有十二平方公里,這鮁魚是主力品種之一。”沈主管予以確認。

其他人紛紛靠近觀瞧,品頭論足。

肚子圓和馬得韜都好奇地伸手摸了摸,不過動作小心翼翼,畢竟那鋒利的牙齒看著有點兒滲人。

須臾,趙大廚將鮁魚放回水箱,順勢抽了抽鼻子。

鼻端除了淡淡的魚腥,並無其它明顯異味,估計水裡並沒有放化學藥物。

他又詢問沈主管,在得到肯定的答覆後,他點了點頭。

從雲沙島漁場捕魚,到裝車送至酒樓,最少也得需要好幾個小時。既沒有放化學藥物,也沒有打氧氣,就這麼簡簡單單地擱水箱裡運來了,魚居然還如此歡實,未見一點兒疲態,相當難能可貴。看來小江老闆手裡掌握的厲害東西可真不少啊。

接下來,眾人繼續檢視其它水箱,裡面還有鯧魚、偏口、鯛魚等品種,個個兒都是瞟肥體壯,品質卓越,瞅著甚是喜人。

貨物入庫,江、馬、肚三人來到沈主管的後勤採購部辦公室,詢問這次捕撈送貨的相關情況。

沈主管將過程一一彙報之後,還講述了一個插曲。

為了捕撈計劃,他前天到龍灣村接貨的時候,順道兒去了一趟附近的漁具店。

他提出購買兩張手拋網,店老板問所需規格,他說網眼要六指的,因目標是野生魚,網線得選最結實耐用的。

店老板聞言,用奇怪地眼光看他,說六指手拋網只能捕三、四斤以上的魚,除了養殖場,現在到哪兒去找這樣的貨色,是不是搞錯了?

沈主管用肯定的語氣重複了一遍,又調侃地問依照如今的行情,店裡主要是賣絕戶網的吧?

店老板感覺不太對,於是連連搖頭否認,並表示自己可是遵紀守法的本份人。隨後去後面倉庫取貨,結果足足等了半個小時才拿來,看情形估計把倉庫底都翻了個遍。

“就那幫傢伙,不賣絕戶網才見鬼,只要堵住後門兒,一搜一個準兒。粼江周邊的漁場,現在都快成鬼場了,全是他們的功勞。”提起貪婪的漁民,肚子圓甚是忿忿不平。

“現在買大孔眼網的反而成另類奇葩了,啥世道啊。”馬得韜嘲諷道。

“是啊,來順兒還跟我說,雲沙島那邊也不省心,時不時總有個把賊船在附近轉悠,老得提防著。”沈主管繼續講述。

“這也沒法子,小漁場肯定招人惦記,只能小心點兒了。”江逸晨說道。

好在海域使用權是名正言順地拿在手中,誰要是敢犯規,下次撞上了肯定對他們不客氣。(未完待續)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