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搬進新宿舍、迎接肚子圓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酒樓移交手續辦理完畢,之後的兩天,以馬得韜為首的管理班子開始忙碌後續工作。

訂做的新招牌、霓虹燈到貨安裝,《雲沙漁港酒樓》的名號從此正式登場。

酒樓的整體功能佈局基本沒動,將來視經營情況再考慮做調整。

其中,主樓三層的會議區,由多功能廳、大小會議室、培訓教室等組成,用於對外承接各種中小型會議、培訓班什麼的。這一塊兒的業務狀況一般,江逸晨和馬得韜都感到價值不高,不過由於剛剛接手酒樓,情況還不太熟悉,打算暫且先保留一段時間再說。

貴賓樓三層,有六個房間,以及衛生間、水房等配套設施。之前尚無明確用途,僅僅存放了一些雜物,基本上處於閒置狀態。

按照計劃,已經提前讓人將這些房間收拾出來,其中窗戶朝向中心花園的三間做為高層管理人員宿舍,其餘的留做備用客房。房間內新貼了桌布和鋪設了復合地板,後勤部還購置了一些傢俱、電器。

江逸晨三人分別退掉各自的出租房,搬進了這裡。

晴晴住最裡面一間,江逸晨居中,最外面一間歸馬得韜。

新居所的環境相當不錯,上班、用餐都很方便,還不用支付房租,這種待遇讓晴晴和馬得韜都感到很滿意。

清晨,剛剛在新居所裡睡了一夜的江逸晨起床,推開窗扇,一股清鮮潤澤的空氣湧了進來,令他精神為之一振,就勢伸了個懶腰。

往外望去,溫暖的陽光透過玻璃穹頂,灑在花園中,留下高低錯落、斑駁的光影。此時人很少,只有一名穿制服的園丁正在修剪著樹木枝葉,剪刀發出清脆的咔咔聲。

月亮門、迴廊、假山、水池、流泉、拱橋、綠植花草,彎曲的鵝卵石小徑,一切都顯得那麼清新宜人、春意盎然。

與雲沙島上的自然美景不同,這人造園林精緻、小巧,別具匠心,自是另一番風格情趣。

江逸晨饒有興致地觀賞了一會兒,隨後關閉窗戶,去衛生間洗漱。

除了居所,老闆辦公室以及擴充後的獨立財務部、獨立後勤部辦公室都一併搬了過來,給鼎香園總店騰出不少地方。

洗漱完畢,穿好外套出門。

晴晴的房間沒有一點兒動靜,估計這丫頭還在睡懶覺。不過此刻距離上班時間還有一段兒,懶得管她了。

江逸晨走下貴賓樓,穿過中心花園,前往主樓二層的一個小包間用早餐。

包間門半掩著,馬得韜已經在裡面吃上了。

“呦,馬總起這麼早啊。”江逸晨走進去,順手拉開餐桌旁一把椅子坐下。

“跟你江大老闆哪兒能比啊?想睡到啥時候就睡啥時候。一會兒我還得開個晨會。來來,嚐嚐這海鮮包子,做的還成。還有小米粥。”馬得韜說著,將桌上的一盤大包子推過來。

“新官上任三把火,行,精神頭兒還不錯。”江逸晨對新任總經理的工作態度表示滿意。

二人邊吃邊聊。目前,人事調整已經完成,各部門負責人全部就位,酒樓準備後天上午重新開張。

主要的海鮮食材供應方面,打算先採用雙管齊下的方式,即原先的供貨渠道採購與雲沙島海域捕撈同時進行,以達到平穩過渡的目的。

然後再根據具體營業情況,逐步減少舊渠道的採購量。後勤部沈主管已經與雲沙島那邊協商好了,並派遣人員過去協助進行小批量捕撈,如果順利的話,今天下午第一批海貨就將送過來。

至於雲沙島新海鮮菜餚的定價,則要等趙大廚他們檢視過之後再說。

江逸晨對上述事項表示贊同,新舊更替,還是要穩一些較好。

談完正事,馬得韜又告訴他,肚子圓那家夥來電話了,說上午要過來視察工作,要求鋪紅地毯,列隊迎接,並鳴放禮炮二十一響。

“呵呵,這是總統的派頭兒啊。咱這兒禮炮沒有,閃光雷、麻雷子倒是有一堆,回頭兒給他招呼上,別怠慢了。”江逸晨笑道。

“成,我開完會就安排,準保隆重。”馬得韜點點頭,又抓起一個海鮮包子,塞進嘴裡。

【新章節更新遲緩的問題,在能換源的app上終於有了解決之道,這裏下載 huanyuanapp.org 換源App, 同時查看本書在多個站點的最新章節。】

大約十點鐘左右,一輛白色別克君威駛進了酒樓外停車場。

一名門童見了,連忙趕過去拉開車門。

穿了件淺咖色風衣、戴墨鏡的肚子圓下車,仰頭望了望樓頂新換的《雲沙漁港酒樓》招牌,然後向入口處走來。

八名身穿旗袍披綬帶的禮儀小姐從旋轉門兩側魚貫而出,衝著來賓一鞠躬,動作整齊劃一。

“歡迎杜書記光臨指導工作!”

“歡迎杜書記光臨指導工作!”

肚子圓一愣,下意識地轉身瞅瞅,以為自己擋了什麼大人物的道兒。

正愣神間,突然,噗噗,噗,砰砰砰!身後不遠處連續閃現一溜兒白色光彈,震耳的爆炸聲連串兒響起。還伴隨著一股濃烈的硫磺氣味兒。

肚子圓嚇得直跳腳,往旋轉門裡跑,差點兒撞在從裡面出來的一個大高個兒身上。

“杜書記,於百忙之中親臨小店,真是蓬蓽生輝啊。”馬得韜滿臉堆笑,伸出一雙大手與肚子圓緊緊相握。

肚子圓這才略微回過神兒來。

馬得韜扭頭對禮儀小姐做了個拍巴掌的手勢。

眾禮儀小姐齊齊鼓掌,口中還喊著:

“歡迎歡迎,熱烈歡迎。歡迎歡迎,熱烈歡迎。”

肚子圓神色尷尬,但為了不至過於失禮,只得整整衣襟,勉強衝禮儀小姐揮手致意。

進入酒樓前廳,迎賓隊伍散去,門外兩名男服務生將幾支燃放完的閃光雷扔進垃圾箱。

“韜子,你搞什麼鬼?”肚子圓摘下墨鏡,扭臉氣惱地問。

“當然是歡迎領導囉,怎麼樣,哥們兒這場面還算過得去吧?”

馬得韜瞧著對方的狼狽樣兒,心中不禁湧現出一陣快感,學生時代的熟悉感覺似乎又回來了。

“誰TM是杜書記?還有,那炮仗是咋回事兒?”肚子圓瞪起小眼睛,繼續追問。直到此刻,耳朵還震得嗡嗡作響。

“不給你安排個名頭兒,咋整這儀式嘛。你自己要求鳴禮炮二十一響,咱這兒小門小店的,哪有那高階玩意兒?只好用閃光雷將就一下了,還是晨子的寶貝存貨哪。”馬得韜做出合理解釋。

“靠,我說咋那麼響,人家的閃光雷是往天上放,剛才那個咋直朝我屁股後面招呼呢?”肚子圓仍不依不饒。

“嗨,那倆夥計幹這個是生手,回頭兒我嚴肅批評他們。走,走,先上我辦公室坐坐。”馬得韜糊弄了一句,然後拉著肚子圓的胳膊往樓梯處走。

主樓四層四零三房間,是酒樓的總經理辦公室,面積相比老闆辦公室小些,有十幾個平方。室內裝修陳設雅緻清新,氛圍令人感到舒適。

這也是馬總經理平生首次擁有自己的專用辦公室。

二人進門沒一會兒,江逸晨從旁邊慢慢溜達了過來。

“呦,杜總來了,有失遠迎啊。”他招呼道。

“你倆壞坯就合夥兒坑我吧。”肚子圓坐在沙發上,抱著胳膊,沒好氣兒地回應。

“瞧瞧,熱情過火兒了,惹杜總生氣了吧。”江逸晨笑道。

隨後親自給肚子圓沏茶倒水,以示撫慰。香茗入喉,後者的情緒這才漸漸緩和下來。

過了一會兒,肚子圓問起接手金江漁港酒樓的細節,江逸晨如實奉告。

“全部六千萬啊,嘖嘖,好划算的買賣。我估摸著,就憑這酒樓的規模檔次,要是拿到市場上整體公開拍賣,沒一個億下不來。哎,這老崔對你還真夠意思。”肚子圓由衷地贊道。

要知道如今的社會,世風日下,道德淪喪。受人恩惠,不忘恩負義就已經不錯了,能知恩圖報的更是寥寥無幾。

“這話我贊成,崔胖子人不錯,值得深交。”馬得韜點頭稱是。(未完待續)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