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 酒樓改名、邀趙大廚做客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崔老闆辦事的效率挺高,三天過後,他就給江逸晨打來了電話,告訴他銀行那邊已經搞定了,讓他趕緊準備材料走申請貸款的手續。

江逸晨暗自一陣感慨,這崔胖子的門路還真廣,幾千萬可不是個小數字啊。他隨後向對方表示感謝,同時取筆在便籤上記下了要找的銀行工作人員的姓名及電話。

接下來,二人又就一些細節進行了磋商。收線後,江逸晨去財務室找到丁總監,將那張便籤交給她,貸款、過戶所有具體事宜由她全權負責辦理。

回到辦公室,他又給馬得韜撥了個電話,通知他最後一個障礙已經解決,金江漁港酒樓很快就可以接手了。

得知這個訊息,聽筒中傳來馬得韜肆無忌憚的大笑,並稱要好好慶賀一番,一醉方休,不枉快意人生。

“醉你個頭,又不是應酬,年輕輕的小心別弄個酒精肝兒。對了,趙鴻生那兒你聯絡了沒有?”江逸晨斥了一句,又問。

“嗨,你辦事我放心。哦,不對,是我辦事你放心。我已經和老趙碰過面了,金江要轉讓的事兒他也知道,還說最近來過兩個大老闆登門拜訪,找老崔想買下酒樓,結果碰了軟釘子。末了那倆傢伙退而求其次,還想出高薪把老趙給挖走哪。唉…..”馬得韜說到這裡停住,還嘆了口氣。

“不會吧,這麼巧?”江逸晨頓感一陣鬱悶。

“不過還好,老趙對咱們的印象還不錯,說他暫時沒考慮過要換地方。”馬得韜轉換口氣,輕鬆地回應。

“你這廝說話別留半截大喘氣好不好。”江逸晨頗有點兒惱火。

“呵呵,你可是做大老闆的,咋這麼沉不住氣呢。再有,我已經邀請老趙到鼎香園來吃頓飯,就在明天下午。”

“嗯,這還差不多,你好好安排一下。”江逸晨又交代了幾句,隨即結束通話電話。

對於趙鴻生,他並不想純粹地用高薪來留人。除了以誠相待之外,對於這個層次的大廚來講,成就感、榮譽感,以及掌控頂級食材原料,隨心所欲創作出更富想象力、更具突破性的烹飪藝術品,恐怕更為重要。

而這一切,他留在自己這裡都可以得到。

須臾,江逸晨站起身走到窗邊,拉開窗簾。今天的陽光不錯,外面已經開始有春天到來之前的跡象了。

酒樓方面估計問題已經不大,餘下的按部就班走程式即可。

另外,酒樓易主,肯定要去工商稅務等部門重新登記造冊。按照市面上的一般慣例,“金江漁港”這個名字也不好再用了,那麼改成什麼呢?

嗯,將來酒樓的大量食材供應來自雲沙島及其周邊海域,乾脆就以產地命名,叫“雲沙漁港”好了。

在這麼多年市場經濟的薰陶下,如今的高階消費群體大多都很講究,對於各類食品的產地、氣候條件、歷史傳承、製作工藝等都很關注,那些來歷不明的大路貨肯定是上不了檔次的。

客人問起來,正好可以宣傳一下海島、天然小漁場的情況,藉此打響雲沙島特產的這個獨一無二的品牌。

鑑於澄海海域的汙染現狀,估計一開始很可能會遭到客人們的質疑。但沒有關係,高階消費群體中雖不乏一些不懂裝叉、人云亦云的,但行家還是應該居多,所謂真金不怕火煉,終究食材的品質在那裡擺著,完全有信心征服他們挑剔的舌尖。

再說,他可不屑於像行內某些無良老闆似的,滿場的海鮮都吹噓成什麼澳洲、挪威、紐西蘭、冰島的進口貨,以此彰顯高大上,實際上從哪兒來的只有他們自己心裡明白。

對,就這麼辦。江逸晨隨即做出了決定。

*******************************************

次日下午四點多鍾,馬得韜駕駛途觀開進鼎香園後院。

車靠牆停穩,副駕座門開啟,走下一位體型略發福,寬面大耳的中年人,整了整衣襟,舉目四處打量。

此人正是趙鴻生大廚。

“趙師傅,這邊請。”馬得韜伸手示意樓梯的方向。

趙鴻生點點頭,隨著他往前走。

這時,江逸晨從樓梯上下來,快走幾步笑著迎上前去。

“趙師傅,歡迎歡迎啊。”

兩雙手握在一起。

“以前就聽說鼎香園生意火爆,我還不太相信。剛才從前面過的時候,才親眼看見,四點多鍾,門口就排上了長隊。小江老闆經營有方,好厲害啊。”趙鴻生誇讚道。

“趙師傅過獎了,咱們樓上談吧。”

江逸晨客氣了一句,隨後帶著二人一同上樓,來到三零三辦公室,在沙發上分賓主落座。

【目前用下來,聽書聲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語音合成引擎,超100種音色,更是支持離線朗讀的換源神器,huanyuanapp.org 換源App】

茶几上早已備下了一套青花蓋碗茶具,玻璃電水壺的壺嘴噓噓冒出白色蒸汽。

“讓我來,獻醜了啊。”馬得韜自告奮勇,動手沏茶。

暖杯、置茶、洗茶、懸壺高衝,蓋上杯蓋,整套動作雖然談不上行雲流水,還濺了少許的水滴出來,但總體看上去倒也有幾分似模似樣。

“呦,韜子,看不出啊,你這傢伙啥時候學了這兩手啊?”江逸晨見狀,頗有點兒驚訝。在印象中,以前這傢伙貌似並不太喜歡喝茶,都是嚷嚷喝酒來著。

“呵呵,還不興我學習進步啊,要不往後咋在餐飲圈兒裡頭混?”提起這個,馬得韜面帶得色。

“哦,對了,你在原來的公司裡主要就幹這個的吧?難怪。”江逸晨做恍然大悟狀。

“沒錯兒,咱就是專門掃地擦桌子,給領導端茶倒水兼捏肩捶背的。你滿意了吧。”馬得韜大咧咧地回應。

三人都樂了起來,略顯拘謹的氣氛頓時變得輕鬆了許多。

大約半分鐘左右,屋內飄起一股清幽香氣,宛如蘭花的芬芳。

“哦,安溪鐵觀音,清香型的。”趙鴻生微微抽動鼻子,隨即做出判斷。

“趙師傅,行家啊。請。”馬得韜抬手示意。

趙鴻生頜首,他左手托起碗底,右手提起茶蓋,在水面輕輕刮了刮。只見茶湯清澈,橙黃明亮,顯然是上品的特徵。

將茶碗傾斜,緩緩吸入一口茶湯,微閉雙目,靜心感受。

很快,他的臉上現出訝然之色。

口中及喉頭迅速被花香與甘甜所充盈,醇厚而持久,徐徐嚥下,咽喉與下腹部只感覺一陣甘爽順滑的熱流淌過,令人舒坦無比。

“好,蘭香馥郁,滋味清鮮甘醇,幽遠清活。好茶,難得的好茶。”趙鴻生睜開眼睛,果斷給予這碗茶湯高度的評價。

“見笑了,我這兒的茶葉可比不了崔老闆那邊的。”江逸晨說著,也端起茶碗慢慢啜飲。

趙鴻生若有所思,伸手抓起茶几面上的茶葉筒,開啟蓋往裡面瞧瞧,又拿到鼻端聞了聞,片刻,眉頭隨之蹙起。

看來,小江老闆倒也沒有自謙,根據經驗,從幹茶的外形、色澤以及氣味進行觀察,這筒鐵觀音無非就是市面上常見的那種幾百元一斤的中檔貨,但為何能沖泡出如此上好的茶湯?

倘若自己的嗅覺和味覺沒出差錯的話,應該比曾經喝過的將近萬元一斤的極品明前茶更高一籌。這是怎麼回事兒?

江逸晨與馬得韜對視一眼,並未做聲。

趙鴻生思索一會兒,便把目光投在了茶几面上那只玻璃電水壺上。

取過一隻空杯子,到了點兒白開水嚐嚐,面色頓時釋然。

“原來如此,有這等好水,難怪能沖泡出好茶湯。這是哪裡出產的山泉?我好像從沒有見過。”他轉頭問江逸晨。

“趙師傅果然厲害,一下子就找到了關鍵所在。”江逸晨微笑道。

須臾,他將早已準備好的通用說辭,從農科所專利技術,特製營養水,到雲沙島農場,包括山葵在內的特種調料種植,特種蔬菜瓜果種植,以及天然小魚場等等講述了一遍。

聽得趙鴻生頻頻點頭,心中對那個神秘的海島農場愈發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有機會很想見識見識那裡的各種特產。

另外,眼前這位小江老闆的身份也令他感到好奇,年紀輕輕的,手中竟然掌控著如此多的好東西,不知有什麼背景。而且這番介紹顯然並非誇大其詞,畢竟上回烹飪大賽中起到至關重要作用的山葵根,以及面前這杯清香四溢的茶水,都是不容質疑的事實。

“趙師傅,時候不早了,咱們先吃頓便飯,邊吃邊聊。不過趙師傅身為大廚,見多識廣,海鮮什麼的恐怕也早就膩了,今天就嚐嚐本店的特色麻辣燙如何?不會怪我招待不周吧?”江逸晨轉頭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發出邀請。

“哪裡哪裡,我可沒那麼矯情。想年輕的那會兒,最喜歡粼江老何記臭豆腐。”趙鴻生搖頭,表示自己並不在意。

“老何記臭豆腐,咋跟我一個愛好呢?對了,為這個沒影響和嫂子約會吧?”馬得韜在一旁打趣。

“沒事兒,教你個經驗,口袋裡常備綠箭薄荷口香糖就行了。”趙鴻生也開起了玩笑。

哈哈哈,三人又是一通兒大笑。

其實,對於廚師來講,烹製高階菜餚只不過是他們的工作而已,平日生活中的飲食也基本上大眾消費者一樣,最多就是親自去菜市場採購的時候,能規避開一些以次充好,或有害物質超標的食材。

馬得韜拿手機給廚房撥了個電話,隨後三人一起出門,來到隔壁的接待室。(未完待續)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