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章 調查結果、準備接手酒樓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鼎香園總店三零三辦公室中,江逸晨仔細翻閱那份關於金江漁港酒樓的詳細資料,裡面的內容令他感到十分滿意,不僅以前預想中海鮮酒樓的各種功能佈局一應俱全,甚至還超出了許多。

另外,據上次的現場觀察,酒樓中裝修裝飾、傢俱陳設等配套的成色都還比較新,完全沒有必要更換就能繼續經營。

而崔老闆已明確表示,這些東東反正也帶不走,統統都算附贈品,不再另計費用了。實在是很照顧他。

如此看來,只要調查結果和貸款方面都沒有什麼大問題的話,接手這份產業顯然已經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他放下檔案,長長地舒了口氣,雙臂枕頭,閉上雙目,愜意地仰靠在座椅背上。任由金江漁港內部的情形一幕幕出現在腦海裡,像幻燈片一樣。

從最初的設想到資源儲備,籌劃了這麼長的時間,如今總算要跨入高檔餐飲業的門檻了,實屬不易。

接下金江漁港酒樓,也就意味著他與他的團隊將踏上一個新的起點,揚帆起航。想想還真是有點兒心潮起伏。

除經營方面之外,他還產生了一個想法。

那就是貴賓樓的三層尚處於閒置狀態,估計最多也就是堆放點兒雜物而已。從平面圖上看,其擁有大小不等的五、六個房間,還有衛生間、水房等配套設施。而目前自己與馬得韜、晴晴都仍在外面租房住,尤其是晴晴,還住在另一個小區,小姑娘孤身一人,想想其實挺不放心的。

不如乾脆把那裡清理出三間屋子出來,當成宿舍用。

這樣做的好處多多,安全,上班方便,用餐方便,居住環境又很優越,還給馬得韜和晴晴省掉一筆不菲的租金,相信他們應該也很樂意。

當然,以後他們遲早也會買房的,到時再搬出去就是了。

至於同層剩餘的房間,也收拾一下,做為客房,往後要是老家那邊來了親朋好友什麼的也有個接待的地方。

嗯,真是不錯的主意,就這麼辦吧。

至於自己的辦公室,自然也得搬過去,鼎香園這邊人多擁擠,場地緊張,正好騰地方。

【新章節更新遲緩的問題,在能換源的app上終於有了解決之道,這裏下載 huanyuanapp.org 換源App, 同時查看本書在多個站點的最新章節。】

***********************************

第二天下午,馬得韜找到江逸晨,說方旭那邊已傳回了訊息。經他從市房管局和工商局的查證,瞭解到金江漁港酒樓房屋登記產權人為崔茂才一人,清晰無誤;酒樓方面則屬於獨資企業,合法經營,迄今為止尚沒有債務糾紛在案,老闆崔茂才本人也無任何不良記錄。

“小旭子現在還真不賴,辦事兒麻利,我今天還把他狠狠地表揚了一頓。”馬得韜面帶紅光,樂呵呵地說道。

方旭這小子,書生氣濃,雖然表面看上去總顯得不冷不熱,喜怒不形於色,但其實骨子裡還真挺熱心的。回頭兒等天氣暖和了,請他和周詠馨到雲沙島上去度度假。江逸晨暗想。

既然調查結果已無問題,那麼事不宜遲。江逸晨隨即拿起桌面上的手機撥打崔老闆的號碼。

電話很快接通,他告訴崔老闆,自己等人經過商議,同意接手金江漁港酒樓。不過現在手頭上總計只有一千五百萬現金,尚存四千五百萬元的缺口,必須得依靠銀行貸款。請對方按照那天所說的,幫忙找銀行相關人員通通路子。

崔老闆聽罷,同樣心懷愉悅。他表示這無疑是個明智的決定,至於貸款方面不必擔心,自己馬上就去聯絡,大約兩、三天的功夫就會有準信兒,靜等他的訊息吧。

“那就真謝謝了,崔哥。”

“江老弟,跟我還客氣個啥,好好幹,往後有機會我還想跟你合作一把呢。哈哈哈。”電話中,傳來崔老闆爽朗的笑聲。

結束通話電話,江逸晨讓馬得韜按照之前的商議,繼續進行下面的步驟。須臾,又將自己昨天關於搬家的想法告之,還把那份文件中的平面圖展開鋪到桌面上。

馬得韜聞言大感興趣,俯身將腦袋湊過去,對著圖紙仔細端詳。

“哇,貴賓樓,窗戶底下就是園林,這個好。我早就不想瞧老劉頭兒的臉子了,TM一套老破房子,還總拿著跟啥寶貝疙瘩似的,沒事兒就憋著漲價。”

老劉頭兒是他倆當前租住這套房子的房東,因藉口物價上漲、全家生活困難而提過兩回房租,令馬總經理一直心懷不滿。

“別說別人,等你哪天做了房東也這副德行。行了,先忙活兒正事兒去吧。尤其是趙鴻生那塊兒,可得盯緊點兒,要是讓他給跑嘍,我拿你是問。”江逸晨在他的肩上拍了一記,提醒道。

“嗨,就這檔子事兒啊,放心,要是辦砸了,某家提頭來見哪。”馬得韜拍拍胸脯,還拽了一句戲文。

“要你的豬頭有啥用?又不能擱盤子裡祭天。趕緊去吧。”江逸晨沒好氣兒地說道。

馬得韜並不以為意,嘿嘿一樂,轉身出門了。

他走後沒一會兒,穿了件鵝黃色毛衣的晴晴敲門進來,手中還拿著一份報表。

江逸晨接過瀏覽了幾眼,取筆在上面簽下自己的大名。

“對了,正好,跟你說件事兒。”

江逸晨將報表交遞還給對方,然後把擱在一邊的金江漁港貴賓樓平面圖重新攤開,示意晴晴過來看看。

他先把自己的喬遷計劃複述一遍,然後又將室內花園裡的情形描繪了一番。

晴晴聽到這個計劃,不出所料,果然也非常高興。

“好啊,好啊,那什麼時候能搬家?我現在那個房東大媽更年期提前,脾氣古怪得很,可討厭了。”她還真有點兒迫不及待。

“著什麼急,怎麼也得等過戶手續辦完了。再說,那位胖大媽又哪兒招惹你煩了?”江逸晨好奇地問。

說起來也怪,貌似現在的租房客就沒有幾個喜歡房東的。韜子如此,晴晴亦如此。

“她每次過來查房,挑毛病不說,連床底下都要打手電照來照去,就生怕我養寵物,弄髒了她的屋子。哼,等搬了家,我就把雪豆接回來跟著我一起住,嗯,這花園真不錯,我每天還可以帶著豆豆在這裡玩兒。”

想到能和毛絨絨、潔白如雪的可愛狗狗一起在花園中快樂玩耍,晴晴不由兩眼放光。

“沒搞錯吧,你要在花園裡遛狗?是不是還想帶上大鵝一塊兒遛?”江逸晨聞言,頓時腦門上擠出幾條黑線,同時又想起了自己現在居住的小區裡,因為部分居民豢養寵物問題惹出的各種是是非非。

酒樓是高階消費場所,環境衛生條件尤為重要,怎麼可能把那兒搞成遛狗的地方?

“威威就不太好辦了,它總喜歡隨地便便,教也教不過來。可豆豆不一樣啊,乖乖的聽話,又講衛生,怎麼就不行?花園裡不讓其它狗進來不就得了。”晴晴反駁道,努力為狗狗爭取特權。

“NO,NO,NO。”江逸晨把腦袋搖得像撥浪鼓似的。

各類大小寵物,一律謝絕入內,這是當前公眾室內場合的通行規矩,絕不能破。否則何以服人?

晴晴又爭辯了幾句,見他態度堅決,只得撅起小嘴兒,說那好吧,到時候自己就在酒樓外面遛完再帶回屋好了。

隨後下巴一揚,雙馬尾辮一甩,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江逸晨琢磨片刻,這時才發覺自己在不經意間陷入了一個思維誤區,本來還沒同意讓她將雪豆接到城裡來,誰知她卻乾脆跳過這檔,直接進入下一個關於遛狗場地的問題與自己爭執,最後居然還搞得像是做出很大讓步似的。

哎,很明顯,又上小丫頭的當了。他搖搖頭,不禁苦笑。(未完待續)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