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4章 量劫降臨(大結局中)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在量劫降臨前的萬年內,在葉晨的主持下,整個起源之地進入了前所未有的修煉大時代。

起源之地的所有遺蹟之地都紛紛出現了。

那是葉晨與諸天尊共同出手,要在最短時間內,製造出足夠多的強者,對抗量劫。

雖然,大尊、天尊都很難誕生,但只要足夠多的修者,依舊能夠量變產生質變,可讓對抗量劫有更增添一分希望。

尤其是,在葉晨的帶領下,諸天尊共同出手,讓起源之地的時間進行加速。

雖然如此相當損耗力量,尤其籠罩的還是起源之地如此無邊天地,但還是能做到加速萬倍。

也就是說,萬年歲月,能夠加速到億載歲月。

修煉時間增添了萬倍之多。

起源之地陷入了前所未有的修煉大時代中。

強者數量,呈現前所未有的井噴。

真實時間流速,萬年後。

轟隆——

這一日,一聲震動古今未來的可怕巨響,陡然響徹整個起源之地,乃至無盡虛無之地。

起源之地以及數之不清漂浮在無盡虛無之地的超級碎片,無窮生靈抬首,只見到了,在那高不可攀的三十三天外,陡然生出了前所未有的光華,彷如整片蒼宇都在燃燒一般。

伴隨著恐怖無邊的巨響,世人只見到,天外所有的一切都陷入了無盡的毀滅中。

無盡的光華,將整個起源之地都徹底照亮了。

量劫降臨,毀滅一切!

“量劫,來了!”

起源之地諸天尊抬首,神色凝重到極致。

經過了萬餘年的消磨,諸天封印終於撐不住了,徹底瓦解。

三十三天外,一道又一道巍峨無邊的恐怖身影在浮現,矗立在至高處,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下方的起源之地。

尤其是三道身影最為可怕,氣機比起劫天尊更為恐怖,那是三大劫尊王!

“諸位,走吧!”

混沌天府中,葉晨長身而起,他作為當世天尊之王,首當其衝,沖天而起。

天尊之王威勢陡然爆發。

同一時間,天帝、荒天尊、無終天尊、紫極天尊、萬玄天尊、太原天尊、修羅天尊、古冥天尊、不死天尊,還有復甦重歸天位始祖龍、極魔天尊、補天尊、輪迴天尊等一位位至高天尊,都沖天而起。

加上這三個紀元來重歸天位的天尊,足足多達十七位,乃是最為輝煌時期的半數之多!

諸天尊追隨著葉晨,殺向了三十三天外。

三大劫尊王看向了身為當世天尊之王的葉晨,冷漠道:“混沌王,可惜了,你就算成為了天尊之王,也是古往今來最短命的天尊之王,萬餘年就要殞落了。”

大戰直接爆發了。

三大劫尊王根本就不廢話,直接殺向了葉晨,並且手中出現了原初古兵,都是昔日他們祭煉出來的天尊之王兵器,綻放著最為可怕的弒天之力,直接圍殺葉晨。

對於身為當世天尊之王的混沌天帝,饒是三大劫尊王都自問無法一對一擊敗,因為終究不是屬於他們的輪迴時代,而且也曾在諸天紀時期見證過元始天尊與盤古大神的戰力,當時可是兩大劫尊王都殞落了。

因此,他們決定圍殺葉晨。

當然,只是兩位劫尊王殺向葉晨,另一位劫尊王則是殺向其他至高天尊。

唯有如此,才能此消彼長,擊殺所有當世,而後所有劫天尊一切出手,就算葉晨乃是當世天尊之王,也必死無疑。

葉晨不敢大意,他一聲長嘯,將自身狀態剎那調整到最極致,混沌光無窮,肉身更是流轉著三十九種永恆天道之力,格外神異,腳踏混沌大鼎,宇天塔與封印之門浮現在兩邊,一個人殺過去。

而且,他操縱混沌大鼎,轟向了欲要脫離戰場的第三位劫尊王。

三大劫尊王是最強大的,如今唯有他一人能夠面對,否則對於其他至高天尊而言,完全能威脅到他們的性命。

“你一個人就想對付吾等三人?”其中一位劫尊王身籠黑暗中,宛若是黑暗主宰,生有犄角,乃是森羅尊王。

森羅尊王如同魔神般,生有十根粗大黑暗犄角,環繞起來如同一頂帝冠,背生雙翼,遮天蔽日,恐怖無邊,動輒間可颳起無盡毀滅罡風,足以輕易撕裂開太上。

他持掌著一柄巨斧,銘刻著暗紅的紋路,嗜血的赤眸看向葉晨,持掌著這柄原初古兵劈向葉晨。

這一斧落下,哪怕是至高天尊都要被生生劈開兩半。

森羅尊王,乃是殺戮無匹的劫尊王。

葉晨豈敢大意,揮動混沌天拳,與之碰撞,鏗鏘作鳴,覆滅無邊疆域。

見此一幕,三大劫尊王驚疑不定,那可是原初古兵,還是一位劫尊王持掌,就算是當世天尊之王,也不應該如此恐怖吧。

過去,就算是元始天尊、盤古大神都曾是見血過。

“當心,這個混沌王的肉身證道永恆之路似乎不簡單。”第二位劫尊王,蒼天尊王如此道,他身為人形,紫光盎然。

沒錯,他乃是蒼天霸體,而且還是蒼天霸體一族的最初始祖,哪怕隔絕一個個輪迴時代,他的蒼天霸體血脈依舊在這個輪迴時代顯化,蒼天霸王這位太上王便是屬於他的血脈後人。

當然,蒼天尊王太過神秘了,以至於在起源之地的劫組織都不曾知道他的身份,故以殺死了都不知道。

蒼天尊王體繞紫光,他手持一柄神錘,乃是蒼天錘。

此刻蒼天錘轟向葉晨,破滅一切,足以轟爆至高天尊。

“雖然這個輪迴時代第三位天尊之王似乎有些特殊,但一對三,註定必死無疑。”

第三位劫尊王名為光暗尊王,一位開啟了混亂輪迴時代的可怕劫尊王,光明與黑暗之道的集大成者,生有十雙天翼,左邊十翼乃是黑暗羽翼,右邊十翼乃是光明羽翼。

他持掌著一柄黑暗戰劍與一面光明盾牌。

沒錯,光暗尊王的原初古兵乃是劍盾一套的。

森羅尊王、蒼天尊王、光暗尊王三大劫尊王齊齊殺向了葉晨。

轟——

始一交手,便是天崩地裂,三十三重天直接崩塌。

那是天尊之王間的生死戰,遠超在天尊之上。

很快,葉晨就見血了,就算是強如他,一人面對三大劫尊王都不可能安然無事。

因為劫尊王哪怕不是這個輪迴時代,但都是天尊之王,不可能弱太多。

如此激戰,他動輒便會有生命之危。

噗嗤——

突兀,光暗尊王身上有血光綻放,他吃驚地看向葉晨,道:“不可能,你才成為天尊之王萬餘年而已,就連道果都不一定能夠穩固下來,怎能擁有如此戰力?”

由不得這位劫尊王震驚,因為萬餘年時間太短了,葉晨雖然成為了天尊之王,但雙天尊道果也需要磨合,自身狀態也需要無盡歲月來逐漸調整到最強狀態,短短萬年根本不可能實現。

就算有著萬倍時間加速,達到億年歲月都很難。

葉晨手掌染血,蘊含著極致偉力,乃是動用了盤古大神的力之極盡永恆天道,道:“還得多謝當年你們一方的三位劫天尊!”

當年,圍殺葉晨的可是三大先天聖皇與三大劫天尊,最後僅剩下兩大先天聖皇活下來,其餘人等,包括一位先天聖皇都殞落了。

自然,三大劫天尊亦是如此,成為了葉晨的養分,這億萬年內,他徹底煉化,得以將自身狀態都調整到最極致。

如今的他,已然不亞於當年的元始天尊、盤古大神等兩大天尊之王!

而且,葉晨的肉身永恆之道更為特殊化。

“原來如此,不過就算如此,你只有一人,也無力他顧!”

三大劫尊王很快就冷漠下來,這天地間,沒有多少能夠讓他們這等存在為之動容失色了,哪怕葉晨煉化了三大劫天尊,亦是如此。

更為激烈的對決旋即爆發了!

“我們的戰場不是這裡,去無盡虛無之地戰鬥吧!”

葉晨開口,動用蓋世修為,愣是拉扯著三大劫尊王離開起源之地,進入無盡虛無之地。

否則,四大天尊之王激戰,就算是天尊級人物都容易遭創。

另外的天尊戰場上,共計三十六位劫天尊。

如此數量,比起想象中更為可怕得多,畢竟都是過去一個個輪迴時代的積累,超乎想象。

當年,能夠封印量劫,完全是依仗著是這個輪迴時代的優勢,才能夠徹底封印。

但現在,這個優勢已然不在了。

三十六位劫天尊持掌著兩大原初古兵,攻向了諸天尊。

沒錯,劫天尊一方共有五大原初古兵,因為當年曾有五大劫尊王。

但,起源之地的十六位至高天尊,也有兩大原初古兵,便是混沌天璽與開天斧。

超過四十位天尊激戰,三十三重天徹底崩塌。

但諸天尊都有意地釋放天威,守護下方的起源之地。

否則,如此之多的天尊激戰,起源之地根本不可能承受得住的。

但即便如此,對於整個起源之地而言,亦是毀滅性的打擊。

起源之地根本無法承受如此激烈的終極天戰,哪怕三十三重天的重重隔絕,落在起源之地上,依舊讓無邊陸地在崩析……

起源之地上。

數之不清的行劫者從天而降,乃是過去輪迴時代的強者,也有當世強者,譬如昔日的先天神坻一族,如今都投靠給了量劫一方,成為行劫者了。

替天行劫,肆虐起源之地。

一位位行劫者大尊從天而降,殺向各方。

起源之地中,以昆墟大尊為首的多位古之大尊沖天而起,與之搏殺。

昆墟大尊怒吼,他熔鍊了其天父的天尊之軀,堪稱大尊中最強之列,尤其在這最近億萬載修煉中,他先後數次煉化了一位劫天尊的天魂,實力得到了極大程度上的增長,如今徒手就撕裂了三位行劫者大尊。

毫無疑問,戰力絕對是天尊之下第一列,就連當年的天羅大尊也遠遠不如。

但遭受到六位行劫者大尊襲殺,更是持掌著三件天尊級禁忌大殺器,讓其喋血了,半邊天尊之軀炸開了。

紫聖大尊,紫極天族的古之大尊,天尊子嗣,紫光浩蕩三千億裡,與行劫者大尊搏殺,強勢轟爆了一位行劫者大尊,但自身也被轟穿了神心……

一位位古之大尊浴血而戰,當年至今的古之大尊不過三十之數,哪怕這最近三個紀元內,有太上王衝關天尊未竟,成為大尊,也不過多出了十來位而已。

行劫者一方的大尊數量更多,多出了一半不止,讓起源之地這一邊的強者很是被動。

大尊之下,諸強也搏殺得很為激烈。

如混沌天府、混元宮、三十三天宮、荒天族、古天庭等等一個個永恆天族、天尊級勢力率領著起源之地的無數強者,與行劫者展開最為激烈的生死搏殺。

女神趙靜若、伊舞、玉青、晨兒、阿貝奴五大混沌天府主母都是太上王,率領著混沌天府無數強者,與行劫者征戰。

毫無疑問,如今的混沌天府萬餘年後更為強大得多了,出現了多位太上王,因為當年葉晨鎮壓的劫天尊與行劫者大尊都成為大補藥,短短萬年,讓混沌天府誕生出了不知道多少強者,太上王不少。

其中更大的作用就是在於幾位栽培上的太上至尊身上,用於讓他們衝擊天尊所用。

如戰神皇千尋,在葉晨出手下,熔鍊了四位行劫者大尊,早就成為了太上至尊,但終究不曾在量劫前成為至高天尊。

因為時間太短了,他並沒有徹底煉化四位行劫者大尊,還有一位不曾煉化,不曾達到預想中的積累。

現在的他也強勢搏殺一位行劫者大尊,展現出前所未有的可怕戰力,越戰越勇,最終將一位行劫者大尊都生生擊殺了,然而自身也留下了可怕傷勢。

然而千尋顧不上自身傷勢,轉身再度征戰其他行劫者大尊。

葉君臨,被譽為混沌天帝第二,本體乃是混沌真龍,對於混沌大道的感悟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上。

本來他在過去億萬載中,強勢殺到了太上榜前五之列,為最強太上王。

比他更強的乃是四位太上至尊。

轟隆——

就在這時,葉君臨在搏殺中破境了,成為了一位太上至尊,眨眼間將六位行劫者太上給打爆,也將兩位行劫者的太上王給鎮壓,展現太上至尊的威勢。

如果在平時,一定會很高興,因為有衝關至高天位的希望。

但現在,卻是在量劫之下,根本沒有希望成為至高天尊。

雅雅顯化本體的世界祖樹,與時空大帝的世界祖樹遙相呼應,將不知道多少行劫者拉扯進入一片時空領域內,葬送其中。

但也有數位行劫者大尊隔空出手,將他們震得吐血,險些炸開。

混無極出現,他神色陰鬱,雖然已經被廢掉了,未能真正達至天尊,但本身就是太上至尊,哪怕不曾徹底踏足,但也比起尋常大尊更為強大,混沌與時空洶湧,直接就拉扯著足足三位行劫者大尊過去,轟殺過去。

餘波更是將不知道多少行劫者給擊殺。

但更多的起源之地強者,在大戰中卻是一個個被擊殺了,永遠地殞落了。

廣袤的天地間,充斥著一重濃濃的血色。

……

無盡虛無之地,葉晨渾身是血,身影踉蹌,遍體是傷。

他一個人牽制住了三大劫尊王,也拖住了他們,衝出了起源之地外的無盡虛無之地中激戰,不曾降落在天尊戰場上,否則對於在世天尊而言,打擊太大了。

但,正是因此,強大如他,也被打爆了數次。

這還是得益於體魄的特殊,流轉著三大肉身天尊的永恆天道之力加持,使得肉身更為不朽,否則情況註定更為淒涼。

但同樣,葉晨拼命之下,也殺得三大劫尊王都被打爆過。

三大劫尊王不得不承認,混沌天帝這個在世天尊之王的確很強大,居然一個人就牽制住了他們三人。

轟——

葉晨見血,肩膀被蒼天尊王的蒼天錘給轟得血肉模糊,但同樣,葉晨的拳頭也將其胸口給擊穿了,紫光照耀了無盡虛無之地。

但蒼天尊王神色不變,因為光暗尊王這時候出手,一劍劃過,無聲無息,讓葉晨頸部險些被斬斷,鮮血迸濺。

森羅尊王持著巨斧劈過去,將葉晨差點腰斬。

天尊戰場上,諸天尊自然也見到無盡虛無之地的天尊之王大戰,心臟都抽緊了,因為太過慘烈了,混沌王一人面對三大劫尊王,那可謂是必死的局面。

怎能如此。

然而,他們卻無能為力,因為眾劫天尊,完全是拖延住了他們,而且連天的大戰中,有至高天尊開始殞落了。

轟——

血光沸騰,葉晨正在激戰中,只聽見一聲淒厲的鳳鳴聲。

他轉頭看過去,只見到天尊戰場上,不死天尊顯化出的不死鳳凰本體炸開了,天魂粉碎,真靈瓦解。

那株與天齊高的梧桐樹徹底寂滅了。

不死天尊殞落了!

這位最強大尊,第一個殞落了!

不死天尊,還是死了。

葉晨雙眼血紅,很想回去逆天改命,但感應到巨大危機,那是巨斧劈過來,直劈眉心。

他剎那橫移,險而又險地避開了。

但蒼天尊王早有預料,以蒼天錘橫擊,讓他身影劇震,旋即半邊身軀炸開。

光暗尊王持掌黑暗戰劍殺至……

葉晨遭遇很可怕重創,鮮血飄灑,他對於天尊戰場上的故人,根本無力他顧。

稍有不慎,葉晨自身都會陷入致命危機中。

“不死!”

諸天尊悲慟,哪怕昔日有怨,如今也悲傷。

天帝揮動帝劍將一位劫天尊給劈開兩半,湮滅天魂,但自身也被其重創,還有另一位劫天尊殺至,以天尊古兵擊碎了天尊之心……

荒天尊己身不朽,但在三位劫天尊的圍攻下,再不朽的肉身也炸開了好多次。

號稱掌握時空的無終天尊,也在劫天尊的攻擊下,一次次炸開……

戰況,前所未有的慘烈。

葉晨見到了,一位位在世天尊,無論是昔日有恩或者有怨的,此刻為了守護起源之地,都不惜生死一戰。

轟隆隆——

天威濃烈,毀滅一切。

萬玄天尊粉身碎骨了,他炸開了,露出了一抹笑意。

這位昔日曾與葉晨有仇怨的至高天尊,主動瓦解自身的永恆天道,直接化道,將兩位劫天尊給包裹住了,一起陪葬。

轟——

至高天尊化道,前所未有的可怖。

整片天尊戰場,直接有三分之一的戰場,成為了虛無,連至高天尊與劫天尊都不敢沾染。

那是天尊級的化道之力!

十方天尊鎮封一方天域,以一己之力鎮封五大劫天尊,毫無疑問說不可能的,目的是為了拖住更多的劫天尊,讓其他至高天尊能夠更有力量擊殺劫天尊,但自身卻被五大劫天尊的力量釋放十方絕域,在天尊之軀與天魂被擊穿了一個個窟洞,走向了毀滅。

但,最後也燃燒了自己,哈哈大笑,衝入了五大劫天尊內,一聲巨響,最終拉著兩大劫天尊送葬了……

修羅天尊,這位殺戮天尊,戰劍遙指劫天尊,剎那洞穿了一位劫天尊,不惜自身被爆碎了半邊天尊之軀,也要粉碎其天尊本源,而後廝殺……

天尊戰場上,一位位在世天尊不惜犧牲自己,也要拖著一位位劫天尊陪葬。

一位位劫天尊又驚又怒,他們雖然在數量上更多,但一對一而言,戰力都不如在世天尊那般強悍。

雖然起源之地的至高天尊殞落了好幾位,但劫天尊也伴隨著殞落了多位,比起起源之地一方多出來了一半。

在世天尊都太過於強悍了。

不過,十七位至高天尊,如今只剩下了八位而已,殞落了半數。

而劫天尊,則還有二十一位,雖然殞落了十五位,但依舊是巨大的優勢。

尤其是,兩大先天聖皇還是當世至高天尊,優勢很大。

“只剩下八位在世天尊而已,殺了吧!”

“誰說只剩下八位天尊?”

突兀間,起源之地上出現了兩股磅礴的天威。

“又有道友重歸天位了!”

眾人看過去,只見到兩個氣質非凡的青年出現,宛若謫仙。

來自於原界,尤其是來自於盤古宇宙的混沌天府故人更是大吃一驚:“元泱神王!”

“趙塵!”

沒錯,兩個當年都讓葉晨感到深不可測、始終不曾看穿的兩個人,此刻現身,赫然都是至高天尊。

毫無疑問,他們都是天尊轉世身,難怪能夠避開身為至高天尊的葉晨推演,不難怪如此,如今正式重歸天位!

“元泱天尊!”

“紫微天尊!”

眾天尊開口,露出喜色。

“我們重歸天位,如今隨混沌王,征戰量劫!”

兩位至高天尊開口,他們氣質超然,但如今卻態度果斷,沖天而起,順手擊殺了不知道多少行劫者後,這才進入三十三天的天尊戰場,與劫天尊展開生死大戰。

……

起源之地,雖然有著無數強者沖天而起搏殺,對抗行劫者,但行劫者的數量還是遠超想象,比起源之地一方強者都要更多。

起源之地一方依仗的不過是這個輪迴時代的優勢而已,而且是以名拼命的不要命搏殺。

隨著時間的推移,一位位威名赫赫的強者逐漸地凋零、殞落。

紫光炸開。

那是紫聖大尊,他最終還是承受不住了,就此殞落了。

讓紫極天族的諸強很是悲痛,紛紛拼命般地殺向行劫者。

沒多久後,鎮元大尊也被兩位行劫者大尊給打爆了,留下慘然一笑:“混沌王,你是本尊親眼所見崛起的天尊之王,你一定要贏啊——”

這位昔日原界的五位太上境霸主之一,當今的古之大尊,永遠地逝去了……

轟——

遠在無盡虛無之地的葉晨,突兀聽到了一聲淒涼的龍吟聲,隨後就見到了一道橫亙天地間的祖龍折命了,氣機全消地著落下去。

祖龍消失,化作了一道絕美的身影,赫然是阿貝奴。

至死仍是笑著,看向葉晨的方位,彷彿只想臨終前看夫君最後一眼。

“啊!”

葉晨悲慟大吼,那是他的妻子,被擊殺了。

他很想馬上轉身回去起源之地,救阿貝奴。

哪怕真靈被湮滅了,但以天尊之王的蓋世手段,應該還是有希望的。

但,森羅尊王揮動著巨斧劈殺過來,讓他身影踉蹌,身上出現了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漠然道:“混沌王,你為何如此悲傷?這是你的什麼人?妻子嗎?不過是一個女人而已,你想要多少都可以有,只要願意加入我等量劫,成為劫尊王即可!”

光暗尊王以光明與黑暗兩大永恆天道,截斷一切,阻擋他的去路,冷漠道:“混沌王,你若繼續阻擋我,便只能看著他們所有人都在他眼前逝去。”

葉晨憤怒,他很想突破了,威能無比恐怖,施展出了最可怕的天尊之王神通轟殺過去。

但可惜,難以突破三大劫尊王的阻擋。

他們都很冷漠,無盡歲月以來早就磨滅了相應的情感,無法體悟葉晨的感受。

但對他們而言,葉晨心緒越是激動,越是容易露出破綻,最終成為他們的手下亡魂。

無盡虛無之地,葉晨與三大劫尊王搏殺,殺得難分難解。

他無盡憤怒,很想救援身邊人,但無力他顧。

他被三大劫尊王徹底地拖延在這裡。

轟——

血光迸濺,又是一股讓葉晨心悸的氣機寂滅了,那是伊舞,身影如仙凋零。

臨終前溫柔地看向葉晨,宛若無盡歲月前那般。

“伊舞媽媽!”

千尋、葉君臨、雅雅、葉妃、葉靜等子嗣全都悲慟地大喊著,親眼見著一個如此溫柔的孃親被擊殺在面前,他們無盡憤怒。

卻也無何奈何。

趙靜若如是絕世女帝,手持戰劍,光寒諸天,一劍間斬殺了五位太上。

但自身也臉色蒼白無比。

尋長對決,強如太上王都不可能一劍斬殺五位行劫者太上,那是付出了驚人的代價。

一位行劫者大尊趁機殺至,一巴掌拍在了趙靜若眉心中,直接瓦解了其真靈。

她也殞落了。

“啊!”

葉晨在大吼,千尋也在怒吼,他在恨自己無力阻擋,不惜一切,衝擊天尊。

引來了無盡天尊之劫,要強行達到至高天位,殺死更多的行劫者。

但行劫者一方豈容他突破,足足七位行劫者大尊殺過去,哪怕其他古之大尊阻擋,但也是讓千尋粉身碎骨了。

葉君臨也在強行渡劫,欲要證得至高天位。

不過也遭受到了可怕的打擊,渾身是血,身負重創。

不過,卻有不少人主動前來,為葉君臨與千尋衝擊至高天位而守護,如萬戰、太武、蓋九天等一位位敵對天尊最強子嗣,但如今都放下了仇怨,不惜拼命而守護。

其中,萬戰被行劫者大尊所擊殺,太武、蓋九天也凋零了,敗天劍主也喋血了。

葉晨心有悲痛,卻無能為力,不惜一切大戰,燃燒己身,與三大劫尊王殺得難分難解,始終都難以分出真正勝負。

“趕緊出手,殺了混沌王!”

同樣,三大劫尊王都感覺到葉晨的難纏,欲要以最短時間內殺死葉晨。

四者的戰鬥,正在往著遠處的原界在靠近著。

“原界?”

“這不是盤古的誕生地,傳聞也是一切的起點,包括起源之地在內。”

三大劫尊王露出了驚疑之色。

但沒有過於在乎,因為盤古大神已經殞落了,原界也只是一座極為巨大的有缺天地罷了,不值一提。

嗡——

突兀間,原界陡然震動起來。

其中,走出了一道魁梧的身影,彷彿就是天地間的唯一。

只見他手掌一招,從天尊戰場上,那柄開天斧便剎那消失,下一刻出現在其手上。

“盤古王!”

“你不是死了嗎?”

三大劫尊王大吃一驚,他分明已死了,為何還會出現在這裡。

重歸天位了?

盤古大神不言,揮動著開天斧,直接劈殺在蒼天尊王身上,那號稱力之極盡的永恆天道,讓蒼天尊王都如遭雷擊,身影節節敗退。

“盤古王歸來了!”

天尊戰場上,諸天尊又驚又喜,盤古王可是當初號稱可以一力破萬法的最強力量天尊。

然而,其中一位至高天尊卻神色陰鬱地看著盤古大神,乃至帶著一份驚悸:“不可能,盤古王不是被我當初潰滅本源,不可能還活著的!”

【目前用下來,聽書聲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語音合成引擎,超100種音色,更是支持離線朗讀的換源神器,huanyuanapp.org 換源App】

“不,真正的盤古王已經殞落了。別忘了,當年他離開起源之地,可是吾等策劃,並且賜予了那家夥一件禁忌大殺器,合當年吾等三大劫尊王的本源之力禁忌一擊,背後出手襲殺,徹底擊潰了盤古王自身的本源。當年的盤古王就是心知自己不可能還是天尊之王,於是主動重開原界,最終力竭而亡,他的天尊之王道果已經不在了,這個只是他留下的天尊之王道果的最後一道力量而已。”森羅尊王開口,他洞悉了眼前這個盤古的所有,同樣揮動著大斧劈殺過去,天崩地裂,無比可怕。

光暗尊王同樣洞悉了,皺眉道:“一位天尊之王哪怕消亡了,但自身的道果也不會徹底消亡。正好,搶奪了它,吾等便可更進一步!”

三大劫尊王都對於盤古大神這道身影動了其他心思。

盤古大神看向了三大劫尊王,道:“本座的確已然朽滅了,但他繼承了本座的一切。”

這番話,卻是說給葉晨知道的。

轟——

突然,盤古大神的身影炸開了,衝向了葉晨。

一股冥冥之中的無上偉力,陡然就降臨在葉晨身上,恐怖無邊,讓葉晨感覺天地間都不堪一擊

頃刻間,葉晨的力量暴漲了一大截,他知道,這是盤古大神的力之極盡天尊道果。

沒想到盤古大神會以這樣的方式贈予給他的。

雖然他也掌握了力之極盡天道,但只是一道而已,而盤古大神的力之極盡天道卻是圓滿道果。

而且更為驚奇的是,就算是至高天尊想要轉贈天尊道果,也不可能如此簡單,唯一的可能就是。

盤古大神早就在他身上留有後手,所以力之極盡永恆天道才能如此輕易進入他的體內。

葉晨絲毫不敢怠慢,同時抓來了開天斧,力之極盡爆發,劈向了蒼天尊王。

轟地一聲巨響,打爆了蒼天尊王的頭顱。

葉晨的實力一下子就得到了暴漲,讓三大劫尊王都身影蹬蹬蹬倒退了,極為可怕。

“不好,混沌王繼承了盤古王的力之極盡道果,那麼他就是三種天尊道果了!”

三大劫尊王變色,本來雙天尊道果就是天尊之王,那麼現在的混沌王不就是三種天尊道果嗎?

那該是多麼地可怕。

葉晨將蒼天尊王的無頭身軀給抓過來,直接鎮壓在體內。

他以十重封印之門鎮壓,以己身的精血為力量源泉,鎮壓蒼天尊王,並且點燃了混沌天炎,煉化蒼天尊王,要將他徹底擊殺。

唯有如此,葉晨才有戰勝的希望。

但森羅尊王與光暗尊王豈容如此,雙雙出擊,無論如何都要救出蒼天尊王。

更為可怕的天尊之王大戰再起,而這一次,葉晨要獨自面對內外三大劫尊王。

PS:修改到四點了,還沒有修改完畢,因為還要填坑,我失算了,高估了自己,現在很困啊,明天繼續修改填坑,先上傳一半,各位早點睡吧!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