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八章 本土第一道神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蘇雲面色凝重。

仙道宇宙與道界宇宙的交匯已成定局,他可以阻擋這次混沌大潮,或許也可以阻擋下一次大潮,但兩個宇宙遲早會撞在一起,那時候只怕混沌鍾也無法將兩個宇宙震開!

因為,兩個宇宙的距離越來越近,按照這個趨勢,恐怕要不了幾萬年兩個宇宙便會徹底接壤,成為一體!

仙道宇宙如果沒有足夠的實力,沒有仙道的道神,當兩大宇宙接壤,只怕對仙道宇宙來說是滅頂之災!

仙道宇宙必須有自保的實力!

“帝混沌必須復生!有他在,足以震懾道界宇宙的強者,不至於在第一次接觸時便全面崩潰。帝混沌復生,必須要有一尊本土道神,修煉仙道的道神!”

又過去數百年,蘇雲墳墓旁邊,天后陵墓中傳來動靜,天后從棺槨中醒來,走出自己的墳墓。

她的屍身中誕生出新的性靈,迷茫的走在這個小世界中,好奇的東張西望。

“姐妹!”瑩瑩叫住她。

天后回頭,迷茫的看著瑩瑩,笑道:“你叫我?”

瑩瑩飛上前去,與她說話,回來後忍不住大哭,向蘇雲道:“她已經不記得我了!”

此時的天后,已經是一個全新的生命,從前的那個天后,終究還是故去了。

魚青羅來到這裡,接她前往帝廷,道:“道友,你前世是我名義上的老師,今生我來教你。”

天后渾渾噩噩,道:“老師,我不記得我叫什麼名字。”

魚青羅沉吟片刻,道:“你便叫巫仙兒罷。”

巫仙兒很是開心。

又過了不久,仙后的屍體中也有新的性靈從執念中誕生,芳逐志親自來接她,她像是一個少女,天真爛漫。

“小哥哥,你是誰?我是誰?”她詢問芳逐志。

芳逐志道:“你叫芳思,是無雙的女帝。”

又過了許多年,冥都大帝的屍身中誕生了新的性靈,他白衣勝雪,純真如同白紙。

言映畫、左松巖、應龍、白澤等人趕過來,搶著與他結拜,把冥都嚇得東躲西藏,惶惶不可終日。

“有人要害我!”

他躲到蘇雲這裡,向蘇雲和瑩瑩訴苦道:“他們這些大人物要與我結拜,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他們多半欺負我年輕,要成為我兄長使喚我!”

蘇雲與瑩瑩對視一眼,當初冥都與他們倆結拜的時候,他們心中也是這麼以為的。沒想到從冥都屍身中誕生出的新生命反而總是擔心別人佔他便宜,不愛結拜。

蘇雲道:“那些人是欺負你新生,要佔你便宜,我賜給你名姓,他們就算與你結拜也佔不到你的便宜。今後你便叫仲伯,姓冥。”

瑩瑩笑道:“仲者,排行第二也,伯者,排行老大也。老大老二都被你佔了,你還需要怕誰跟你結拜佔你便宜?”

冥仲伯大喜,於是離去。

世間的道境九重天越來越多,蘇雲留下的先天神井也自源源不斷從混沌海提煉仙氣,維持第七仙界的仙氣充沛,至今為止,第七仙界尚未見衰敗的跡象。

但這些年輪迴聖王卻變得瘋狂起來,不斷復生帝忽四下裡破壞,殺之不盡,諸帝反而被屢屢重創。

這萬年來,帝倏、裘水鏡、晏子期、柴初晞、柴繞峰、蘇劫、牧浮生等智慧高絕之輩推演參悟道境十重天,以各種手段來印證十重天,各自獲得不菲的成就,能夠形成道境十重天的虛影!

然而想要讓道界化作真實,進入其中,那便千難萬難。

東君芳逐志,西君師蔚然,更是第一仙人,擁有著驚人的資質悟性,兩人氣運兩分,但為了突破,便常年聚在一起,很少分開。

另一邊,魚青羅在嘗試進軍道境十重天,久久無果之後,告別蘇雲,前往第八仙界。

那裡有諸聖建立的各大聖國、聖教,印證聖人理念,她在窮途末路之時決定化聖為凡,把自己當成凡人,進入人們之中,去體會最終的聖道。

至於梧桐,趁著魚青羅離開之後來幽會蘇雲,只是每次都得手卻也無趣,索性回到廣寒山,參悟自己的魔道道界。

蘇雲調動輪迴聖王分身,前往道境八重天追殺魚青羅,又派出一尊分身攻打廣寒山,正在對自己妻子和情人痛下殺手之際,幽潮生找過來,詢問道:“蘇道友,你覺得誰才是第一個修成道境十重天之人?”

蘇雲略略沉吟,道:“帝倏聚集天下智者,參悟道境十重天,最有希望第一個突破。他擁有史上最強的大腦,又有裘水鏡、晏子期等智者相助,第一個突破的人,理當是他。”

幽潮生道:“不然。帝倏智慧雖高,身邊智者雖多,但在各種大道上統統發力,想要齊頭並進,很難做到。蘇道友之子蘇劫,聰明伶俐,又有帝混沌和外鄉人的教導,還有你耳提面命,柴氏兩位智者的指點,我覺得他才可能第一個突破。”

蘇雲搖頭道:“蘇劫雖是我兒,但成親之後便與青青膩在一起,兒女情長,英雄氣短,不足以突破。”

瑩瑩撇了撇嘴:“隨誰?”

蘇雲沒有理睬她,繼續道:“幽道友的兒子幽清光,繼承了道友的三瞳,又有你這尊兩世道神的指點,或許會第一個修成道神。”

幽潮生道:“吾子清光是仗著我的三瞳血脈,以及我留下的功法,而且常來我這裡聽講,這才修成道境九重天。對於道境十重天,他的個人積累遠遠不夠,他沒有多少自己的東西。帝后如何?”

蘇雲搖頭:“她繼承舊聖絕學,開發新學,所學太多,想要突破千難萬難。帝混沌和外鄉人雖然當初對她很是看好,但我不覺得她能第一個修成道神。”

幽潮生皺眉,又詢問道:“那麼魔帝梧桐呢?”

蘇雲再度搖頭:“梧桐在浩劫之中參悟出無上魔道,她的資質悟性自然是非凡,但是她汲取眾生的魔性而演化魔道,她的魔道也因此囊括了太多種類。想要讓一千八百種魔道同時修成道界,難度只怕難以想象!”

幽潮生默默點頭。

倘若梧桐做到一千八百種魔道同時修成道界,其修為實力只怕還要遠超自己,想一想便知道不太可能!

瑩瑩道:“小幽,你問他有什麼用?他自己連道境九重天都沒有修煉到,卻對道境十重天指指點點。”

蘇雲黑著臉,輪迴大道一動,瑩瑩便化作一塊方方正正的石頭,動彈不得,也說不出話。

“還是輪迴大道好用!”蘇雲心中暗贊。

幽潮生見狀,笑道:“蘇道友既然煉化了輪迴聖王,精通輪迴大道,何不借輪迴大道窺探未來?”

蘇雲遲疑一下,道:“你和我都算是外鄉人,一舉一動,早就影響仙道宇宙的輪迴,未來只怕混沌不堪,沒有檢視的必要。”

幽潮生道:“試一試總是無妨。”

蘇雲調動法力,催動輪迴大道,將第七仙界的過去和未來一統,化作一道輪迴環。

只見這道輪迴環中歲月如長河,各種畫面都是河中的水珠、浪花,蘇雲撥動這道輪迴長河,歲月飛速逝去,如江水東流。

那河水突然變得混沌一片,顯然是蘇雲、幽潮生這兩個外鄉人的影響,再加上仙道宇宙與道界宇宙的相交相並,造成未來一片混沌。

蘇雲散去這道輪迴長河,道:“我也要閉關潛修一段時日,倘若將來無人能夠修成道境十重天,那麼我來為帝混沌續命。”

幽潮生皺眉道:“你為帝混沌續命?倘若帝混沌大限一到,無論第七仙界還是第八仙界,所有仙道都會瓦解,直接化作劫灰!那時,你為他續命恐怕也堅持不了多久!”

蘇雲面色平靜道:“總要試一試。”

幽潮生只好由他。

蘇雲入定下來,催動輪迴大道,讓自己進入輪迴之中。

輪迴中歲月只是數字,他煉化了輪迴聖王,掌握了輪迴大道,可以在短時間經歷無窮歲月。對別人來說時間過去一瞬,對他來說卻有可能已經過去了數萬年!

輪迴中,蘇雲細細參悟鴻蒙,窮絕了智慧。

他窮盡漫長的光陰去尋找完善鴻蒙,尋找進一步突破的可能,時光荏苒,他坐在那裡,思索大道的真相,思索何謂真正的一,真正的鴻蒙。

他不記得自己用了多少年光陰,或許幾百萬年,或許幾千萬年,也或許是幾億年。

他在輪迴中變化,轉世,化作一個個生命,去尋找更多的可能。

這期間,他道心蒙塵,肉身元神不自覺的衰老。

對於別人來說,只是過去幾年的時間,但對他來說,過去的歲月實在太久遠了。他回憶起自己的親朋好友,他們的音容笑貌已經變得模糊朦朧,混沌一片。

他在時光之中孜孜不倦的尋找答案,然而就像是輪迴聖王所說的那樣,在輪迴中閉關,沒有經歷其他機緣,根本無從突破。

他嘗試了無數種可能,鴻蒙符文依舊不曾完美,依舊存在著破綻,他依舊無法進入道境九重天。

蘇雲閉關的時間更長了,瑩瑩百無聊賴的在這個世界中飛來飛去,偶爾去尋幽潮生聊天,有時候變成厲鬼模樣捉弄一下前來祭奠蘇雲的人們。

【目前用下來,聽書聲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語音合成引擎,超100種音色,更是支持離線朗讀的換源神器,huanyuanapp.org 換源App】

不知不覺間又到了混沌大潮的日子,瑩瑩和幽潮生早早的來到蘇雲閉關之地,只見輪迴的光芒躍動,顯然蘇雲也算好了日子,準備出關。

“蘇道友閉關近萬年,一定大有收穫吧?”幽潮生向輪迴中張望。

過了片刻,輪迴的光芒散去,一個白髮蒼蒼的老翁出現在他們面前,顫巍巍的打量他們。

瑩瑩飛到跟前,細細觀察這個老翁。

那老翁也在打量她,過了良久,他古老的記憶被翻到六千多億年前,這才道:“瑩瑩,是你嗎?”

瑩瑩哇的一下哭出聲來:“士子,你怎麼會老成這樣?”

“沒有人能指點我了。”

蘇雲老眼昏花,還有些耳聾,大著嗓門道:“從前帝混沌還可以指出我的道境七重八重如何突破,但現在到了九重,他也指點不了,我只能摸索。我不斷摸索,用的時間越來越久,就變成這樣了……我記不清當年的我是什麼樣子了……”

幽潮生皺眉,著急萬分:“混沌大潮將至,蘇道友卻變成這幅模樣,這可如何是好?”

瑩瑩抹去眼淚,道:“小幽,你去請梧桐過來。”

幽潮生眼睛一亮,喜道:“瑩瑩姑娘的意思是讓他見到所愛之人,喚醒少年時代的記憶嗎?”

瑩瑩搖頭:“士子喜歡漂亮姑娘,我想他見到漂亮姑娘便會想著自己若是還年輕,那該多好。他這樣想,多半便可以變得年輕了。”

幽潮生面色古怪,搖頭去了。

過了不久,梧桐來見蘇雲,紅裳從老翁的面前拂過,紅裳過後,露出一張絕美的面龐。

蘇雲痴痴的看著她,少年時代的記憶不斷湧來,與梧桐的點點滴滴,紛紛甦醒。伴隨著這些記憶的甦醒,他遺忘的許許多多面孔又自變得鮮活起來。

他的容貌,他的元神,也在不斷變得年輕。

“我沒有說錯吧?”瑩瑩在幽潮生耳邊悄聲道,“士子只要看到漂亮姑娘,便精神起來了!”

幽潮生喃喃道:“不是愛情喚醒他的嗎?”

伴隨著少年時代的記憶的覺醒,蘇雲只覺長達六千億年,無數次轉世輪迴的記憶也變得無比清晰,清晰得像是一張張畫面烙印在他的記憶中。

他從六千億年後回到六千億年前,那一刻,他突然明白了何謂唯一。

他站在梧桐的面前,看著少女飄動的紅裳,卻彷彿屹立在當下,他的身影,映照著六千億年輪迴中的無數個自我。

那些自我苦苦追尋,苦苦求道,在這一刻所有的自我做到了一統。

蘇雲屹立在天地間,如道一般彌高,幽深,廣大。

梧桐和幽潮生看著蘇雲,看到了自己的道在他身上的對映,就彷彿在看著一面鏡子,心中驚疑不定。

他們看不懂而今的蘇雲的境界,到底到了哪一步。

道境已經無法歸類蘇雲而今的境界。

這時,天地間傳來輕微的震動,這種震動像是道的震動,引起梧桐和幽潮生體內的大道的共鳴。

他們驚訝的四下尋覓,卻沒有發現任何異狀。

不僅他們,帝廷的每一個靈士仙人,乃至帝境存在,也都感受到這股奇異的震動,他們體內的大道被喚醒,輕快的共鳴,與那天地間的震動琴瑟相合。

“這是怎麼回事?”人們驚疑不定。

“有人要成為道神了。”

幽潮生突然道:“此人正在用自己的道,烙印天地。”

瑩瑩迷茫道:“他(她)是誰?”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作者宅豬其他書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