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六章 舊情難斷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半年後,蘇雲與幽潮生的頭顱升起,化作北冥上空的兩顆新星。

這兩顆頭顱中時常有道音傳來,極為玄妙,傳聞是雲天帝與幽道神不滅的英靈試圖將自己的道法神通傳遞下去,讓人們擁有抗爭輪迴聖王的手段。

這兩個世界中有著各種不可思議之地,充滿了神秘,有人在一片迷霧中見到了蘇雲的“靈”在那裡徘徊,追上前去,蘇雲的“靈”甚至為他傳道,指點他如何修行。

還有人在世界中尋到了無上劍道,那是九重天劍道,劍芒鋒利無匹,劍光中蘊藏著一個個奇異的世界!

還有人進入其中,看到了躍動的弦組成的道界,在裡面可以參悟道境十重天,修行事半功倍。

【新章節更新遲緩的問題,在能換源的app上終於有了解決之道,這裏下載 huanyuanapp.org 換源App, 同時查看本書在多個站點的最新章節。】

甚至還有傳聞,他們在道界中遇到了幽道神,這位道神的道靈為他們解惑。

紅羅與左松巖便在這裡見過蘇雲和幽潮生的“靈”,得到過他們的指點。

帝忽也聽到了這個傳聞,興沖沖的跑過來,打算獨吞這兩個世界,不過他進入這兩個世界中卻屢屢遇險,甚至遇到蘇雲和幽潮生的“亡靈”,險些三百六十尊血肉分身統統葬送在此地,只得落荒而逃。

帝忽從這兩個世界中逃出之後,便發現了一件駭人的事情,那就是他三百六十尊分身的所思所想不再相同!

他們的思維意識,不再相通!

他的每一個分身,都變成了獨立的個體!

“我死了?”

三百六十個帝忽冒出同樣的念頭,“我被蘇雲的亡靈殺了?”

這大概是他們最後一次同時冒出同樣的念頭了。

他的死亡來得極為奇特。

真正的帝忽,會統一所有分身的思維意識,他們會有相同的所思所想,當這些分身的思維和思想不再相同,那麼便說明真正意義上的帝忽已死,活著的是一個個獨立的生命。

帝忽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只知道自己在蘇雲腦袋所化的世界裡見到了蘇雲的虛影,想來是蘇雲的亡靈,然後自己便死了!

不過在其他人眼中,帝忽並未死,他只是像輪迴聖王一樣,不能一統分身。

他的分身也是修為絕頂的大帝,修為實力深不可測!

三百六十個帝忽統治了第七仙界大大小小的洞天和世界,只有帝廷仗著蘇雲和幽潮生腦袋所化的世界威懾帝忽,還能保全自身。

之後的數十年間,各地湧現出不知多少天才,紛紛趕往帝廷,學習最高深的功法神通。

帝廷中強者越來越多,各種思潮交流碰撞,熱鬧無比。

期間,晏子期修成道境九重天,這位強者卻沒有鎮守帝廷,而是留下自己的大道書,挑戰盤踞在鐘山洞天的帝忽分身。

晏子期淤血一戰,斬殺這尊大帝,治好傷勢之後徑自進入星空,前往冥都大墓。

又過十年,丹青成帝,妙筆生花,在留下自己的大道書之後,挑戰盤踞在少輔洞天帝忽分身。

丹青帝三百種大道,驚豔了世間,斬殺這尊帝忽之後,也趕往冥都大墓。

次年,韓君修成道境九重天,殺帝忽分身於傳舍,進入冥都大墓,不知所蹤。

二十年後,紅羅成帝,斬帝忽分身於太陰。紅羅帝命人溝通第八仙界,自己則隻身進入冥都大墓。

又過十七年,言映畫成帝,誅帝忽分身於搖光,言帝迎接第八仙界使者,溝通兩界往來。

隨即言帝進入冥都大墓。

再過十八年,池青魚修成道境九重天,誅帝忽分身於天樽。青魚帝建設星門,方便第七仙界與第八仙界的交通,隨即前往冥都大墓。

又過五年,幽清光修成道境九重天,殺帝忽分身於六甲。

又過數十年,應龍、白澤苦修,達到神帝境界,斬帝忽分身於長垣、天關,趕赴第八仙界傳道。

兩尊神帝傳道十年,進入冥都大墓。

之後幾百年,第八仙界的諸位聖人返回帝廷求學,在天書院見證了數以萬計的大道書,學得無上妙法,又進入蘇雲、幽潮生的頭顱所化的世界。

自那之後,兩界之間道境九重天便漸漸多了起來,不斷有人成帝的訊息傳來,也不斷有帝忽被斬殺的訊息傳出。

不過,其他帝忽聯手,越來越難殺。再加上新帝總是要進入冥都大墓,沒有帝級存在留下,帝忽也是越來越難殺。

這是前所未有的時代!

從第一仙界至今,帝境存在屈指可數,從未有過哪個時代會像第七仙界一樣誕生出這麼多的道境九重天,也從未有過哪個時代會面臨如此龐大的壓力!

這段時間,前後進入冥都大墓的帝級存在超過百數,因此冥都墓也被稱作百帝墓。

傳聞帝境的存在進入其中永遠也不會出來,那裡便是諸帝的不祥之地!

突然有一天,百帝墓從內部開啟。

只一剎那,百餘位的氣息震撼宇宙乾坤,他們是最終的獲勝者,諸帝的氣勢聯合在一起,向高高在上的輪迴聖王發起挑戰!

輪迴聖王並未前來,來的只是輪迴聖王的一個神道分身。

百帝大敗,敗得很徹底,哪怕是最為強大的魔帝梧桐、聖帝魚青羅、東君芳逐志、西君師蔚然,也被輕易擊敗!

輪迴聖王神道分身並未殺他們,而是羞辱一番,施施然離去。

諸帝垂頭喪氣,回到帝廷,魚青羅、梧桐、柴初晞、蘇劫等人雖然早在冥都大墓中,便聽到蘇雲戰死的訊息,但是親眼見到蘇雲的頭顱所化的世界時,依舊難掩悲傷。

他們來到這個小世界中,將冥都大帝、天后、仙后等戰死的大帝安葬在這裡,與蘇雲、幽潮生為伴。

諸帝也為蘇雲立碑,設衣冠冢,祭奠蘇雲。

魚青羅取出瑩瑩所化的小破書,放在祭壇上,低聲道:“書怪和主人是最要好的朋友,比妻子還要親密,或許瑩瑩也想留在他身邊吧。”

眾人灑淚,黯然離去。

過了幾日,魚青羅思念亡夫,重回這裡,卻見祭壇上的小破書不翼而飛,不由怔了怔,急忙打量四周。

她心思細膩,心道:“這裡是我紀念死鬼之地,好歹我也是當年的帝后,而今的聖帝,在這裡佈置下重重封禁,除了輪迴聖王以及帝倏,誰能破解我的封禁進來?而且……”

她目光閃動:“而且四下的封禁並未被破解!誰能在不破解我的封禁的情況下進入祭壇,帶走瑩瑩?而且瑩瑩已經被打回原形,上面的文字幾乎完全消解,帶走她又有什麼用?”

魚青羅想到這裡,突然落淚,哽咽道:“陛下,是你思念瑩瑩了,這才帶走她對不對?為何陛下不帶走妾身?未亡人遺世獨立,沒有了陛下,豈不孤單?還請陛下的靈現身一見,指點妾身迷津!”

她哭了半晌,四周沒有任何動靜,繼續道:“我知道了,陛下不見我,一定是讓我忘記故人,珍視現在,展望未來。陛下是想讓妾身走出悲傷,再找個如意郎君。”

魚青羅感動莫名:“妾身明白陛下的心意,在恪守婦道之餘,一定再覓新歡。妾身已經在冥都墓中守寡幾百年,想來再嫁的話,陛下也會妾身開心。”

她欣喜道:“陛下沒有說話,一定是答應了!咦,陛下墳頭長草了,真綠呢!”

這時,突然迷霧湧來,很快將墳地和祭壇籠罩。

魚青羅聖心通明,心中冷笑,走入迷霧中,遠遠只見蘇雲和瑩瑩站在霧氣中,朦朦朧朧,像是靈,沒有實體。

魚青羅徑自向他們走去,道:“陛下終於捨得見妾身了?瑩瑩也被陛下救活了?”

瑩瑩滿臉煞白,幽幽的飄了過來,聲音中沒有任何情感:“娘娘,我們是靈,已經死掉了,死得很透徹的……”

“我要改嫁!”魚青羅斷然道。

瑩瑩蒼白的臉上冒出一根根黑色的墨跡,回頭無助的看向蘇雲,聳了聳肩頭,表示愛莫能助。

蘇雲飄來,面色蒼白沒有血色,開口道:“青羅……”

魚青羅打斷他的話,冷笑道:“陛下的性靈是否是由鴻蒙組成?大道不滅我不滅,一個鴻蒙符文便可以復生的雲天帝,剩下了由鴻蒙符文組成的靈,又怎麼會死?你既然拋妻棄子,背棄海誓山盟,無情無義,那就休怪我改嫁!”

瑩瑩無奈道:“士子,你看我沒說錯吧?娘娘聰明得很,你瞞不過她的!”

蘇雲嘆了口氣,走上前來,道:“青羅,我並非要拋棄你,而是擔心輪迴聖王會對我對你們下手,這才忍痛不與你相見。我假死一事,不能讓輪迴聖王知道,否則定有滅頂之災。”

魚青羅投入他懷中,哽咽落淚:“妾身知道,只是太思念夫君,這才出言相逼。”

蘇雲動情,輕輕撫摸她的秀髮,道:“我知道,但又擔心你真的改嫁了,所以不得不現身。我也是冒著很大的危險,我被輪迴聖王傷的太重,若是被輪迴聖王發現我還活著,你我夫妻只怕天人永隔……”

魚青羅抬手捂住他的嘴,搖頭道:“你放心,妾身不會再來了。”

兩人情到濃處,瑩瑩便準備記錄,卻又被重重迷霧封鎖,始終看不到發生了什麼事,不由大怒:“誰說書怪和主人的關係比夫妻還親密?出來,老孃打死他!”

魚青羅面帶春光,匆匆離開,回到帝廷。

她還未落腳,突然眼前紅裳飄動,梧桐走來,兩人對視一眼,梧桐露出詫異之色,道:“娘娘,以往我總難以魔心撼動娘娘的聖心,為何今日突然撼動了一下?”

魚青羅固守道心,笑道:“你再試一試。”

梧桐目光閃動,搖頭道:“沒有必要。你的聖心動搖,轉而又在剎那間恢復如初,我無法入侵。”

她飄然而去,道:“我聽聞輪迴聖王復活了幾個帝忽,正準備前去平亂。娘娘既然來了,那就不妨去除掉這幾個帝忽。”

魚青羅聞言,於是命人打聽作亂的幾個帝忽的下落,匆匆前去平亂。

梧桐待魚青羅離開,立刻來到蘇雲頭顱所化的小世界,紅裳在她身後飄飛,獵獵作響。

“叔傲,你留在外面!”梧桐道。

焦叔傲聞言,止住腳步。

梧桐來到蘇雲墓前,看了看墓碑,突然道:“魚青羅露出了破綻,被我攻克道心,在剎那間探知到她的喜悅從何而來。現身吧,蘇師弟。”

“士子你看!”

瑩瑩的聲音傳來:“我就說吧,你喜歡的都是一些腦瓜子聰明的女人!你就該找一些蠢笨的……”

蘇雲氣急敗壞的聲音傳來:“瑩瑩,她根本沒有攻破青羅的道心,故意詐你的!”

迷霧湧來。

瑩瑩和蘇雲面色蒼白沒有半點血色的從霧中飄了過來。

梧桐哼了一聲:“我聽到了。”

兩人這才老實下來。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作者宅豬其他書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