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三章 琴聲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

從第九魔院歸來的林乞,一個人獨自走在山道之中。

林乞的目光在周圍掃來掃去,人來人往,心中升起了一抹心酸的味道。

不知為何而起……

周圍的滄浪山弟子或是騎乘著一些形態古怪的靈獸,或是背後掛著刀槍劍戟,或是一副仙風道骨的樣子……

高聳的山峰之上,生長的樹木形態各異,簇擁在一起,和遠處的蔚藍天空形成一副絕妙的花捲。

時不時在山路的近旁聽到一些悅耳的靈鳥叫聲,不知是那一位滄浪山弟子在山路上呼嘯而過的風聲將這些靈鳥驚動。

一瞬之間,隱藏在密林之中的靈鳥嘰嘰喳喳,從裡面飛起,形成一陣煙雲一般的陣勢,朝著遠處的山峰而去。

林乞看著這一幕,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雙腿輕輕一夾神俊的焰馬,保持著平穩的速度,繼續朝前而去。

在一抹微笑過去,林乞的眼神變得低沉了起來,嘴角發出夢囈般的聲音:“終究不是這一個世界的人啊……”

很快便融於人流之中,朝著天河所在的方向而去,準備返回住所之中。

在這短短的時光之中,所經歷的一切,都讓林乞感覺到新奇不已。

從霧嵐村、青古鎮,再到滄浪山之中,所遇到的事情都是步步驚心,上一世之中所沒有經歷的精彩之處或者僅存在夢境的場景,差不多都讓林乞經歷了一遍,甚至還尤為過之。

殺過人,奪過寶,加入了一個在石林國無比強大的宗門,在這其中所遇到的各種修行法門,本來讓林乞極為神往。

對於一般人無法想象的長生大道似乎就在自己的眼前。

然而,在這段時間之中,林乞感覺到有一點心累。

不知為何,突然有一些想念那個蔚藍的星球。

就在林乞有些多愁善感的時候,突然之間焰馬瞬時而停,林乞目光浮現出一抹苦笑之色,看著旁邊似乎經歷了許多歲月的山石,心中暗道:

“不是,到底是為何會穿越?難道是因為在那個胖老闆那裡吃了一碗鹹的豆腐腦和甜的豆腐腦?”

林乞突然的停下,讓後面緊隨而來的一頭猛虎一般的靈獸應聲而停,急忙一個轉向繞過了林乞。

他回頭看了一眼林乞,看著林乞臉龐上露出一副深思的表情,本來有些氣惱的臉色也跟著緩和了下來,或許這位師弟領悟到什麼,沒必要計較,也就匆忙離去了。

對此,林乞沒有察覺,也不關心什麼,只是想著這一件時間,為何會穿越到這個世界當中?

林抿了抿嘴唇,心中繼續想著:“應該不是豆腐腦的問題……畢竟已經吃了那麼久了,要穿越還是早穿越了,還等到那個時候?那會是因為什麼呢?”

“不會是最後加的拿一根油條吧?”

“不會吧……不會吧……這也太離譜了!”

“想這麼多作甚,反正現在又回不去了!”

……

林乞想著想著,發現思維有陷入了一個死衚衕之中,遲遲無法走出來,索性不想了,駕駛著焰馬逐漸加快速度,朝著住所而去。

……

魔一山,還如之前的模樣一般,高聳如雲,背靠著天河,顯得極為的特殊且冷清。

畢竟在魔一山這麼大的地方,本來就沒什麼人,自然顯得冷清了一些。

從旁邊驛站出來的林乞,走到石階的前面,抬頭看了一眼鐫刻的大字,輕呼出一口氣,沿著石階,爬山而去。

目光錯著樹木的縫隙,看著那邊蜂擁流動的天河水,聽著糟雜而又富有力量的流水撞擊聲音,心中有一點安定。

林乞輕呼了一口氣,看著熟悉的山路,黑色的簡袍被風聲吹的作響,繼續朝前走去。

在這略顯安定的滄浪山之中,在這魔一山之上,林乞才會覺得有一些安全之感,彷彿像是回到家一般。

不久之後,林乞來到了一個岔路口,是第一次遇到的蘇痕的位置。

果不其然,蘇痕在不遠之處的樹林拐角處走了出來。

蘇痕在看到林乞的時候,明顯也是一愣,隨後神情隨之恢復了平靜。

兩人相互笑著走到了一起,蘇痕笑道:“林兄,如此之巧,在這裡遇到了好幾次!”

林乞抱拳回道:“確實!蘇兄這是準備去修煉呢?上一次約定一起去交流一下心得,不知是在何時啊?”

蘇痕露出一絲猶豫,接著歉意道:“這段時間怕是不可,我修煉剛邁入正軌,正處於上升的一個階段,時間是耽誤不得的……更何況你我都是滄浪山弟子,何時交流不是交流,以後有的是時間,林兄,覺得呢?”

林乞繼續道:“這樣說……倒也有幾分道理,那只有等下一次了,看蘇兄最近每次遇到都是修為大增,看著我著實有些羨慕,不知是在何處修煉呢?”

這個疑問在林乞心中停留了許久,上一次剛碰到蘇痕的時候,那時候他還是一個碎靈境後期的修為,如今一看,距離碎靈境巔峰層次已經極為接近,就是不知道空間之道達到了什麼樣的地步。

而且在幾次的神碎山之中修行,從來沒有見過蘇痕,這一點就有些不一樣了。

要知道神碎山才是空間之道的修煉者修行最快的地方,卻不見蘇痕的蹤影。

其中的門門道道,自然是有一些的。

林乞也不想拐什麼彎子,直接問出來,就算是蘇痕不告知也無所謂,權當一些隨口一聊的話題罷了。

蘇痕聽到林乞的詢問,遲疑了一下,乾笑道:“林兄在我眼中也是天賦異稟,修為增進的速度也不下於我,至於我在何處修煉,這涉及一些隱秘之事,你知道的……”

林乞哈哈一下,擺了擺手道:“沒關係,我就是一時心血來潮問了一下,既然如此,我也不是強求之人,這點道理我還是懂的。”

說著說著,兩人又閒聊了一會便各自離去,蘇痕朝著魔一山頂而去,而林乞則是選擇回到住所之中。

……

在住所的空地旁,懸崖的一處,林乞席地而坐,熟練地從拿出了一團青繩,將手中的一水銅錢串了起來,看了一眼遠處底部的天河水,將一水銅錢朝著下面延伸而去。

一水銅錢最近一直在培植靈藥,儲存的天河水消耗速度比往前要快出十幾倍,基本上就是兩天就要補充一次。

這段時間,林乞也想出一個法子,不必每一次都這麼麻煩。

少傾,林乞見一水銅錢取了上來,看著上面飽滿的光澤,又將其放入識海當中,隨即起身,朝著住所的方向而去。

剛到住所門戶之前的時候,林乞忽然聽到一道悠揚的琴聲傳入耳旁,讓其眉毛一皺:“怎麼會有琴聲?”

林乞警惕地看了一眼周圍,發現並沒有任何的情況,而琴聲卻是再一次傳入耳旁,讓林乞的目光立刻聚焦在眼前的住所,心中一跳:

【穩定運行多年的小說app,媲美老版追書神器,老書蟲都在用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裡面?”

這是什麼情況?

林乞懷揣著一絲不安,推開了房門走了進去。

只發覺琴聲變得有些歡快了起來……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