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要動他,先殺我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呸!”

周阿嬌狠狠的呸了一口,“就算你被紫晶拓寬了經脈,可你一介凡人體魄,最多可容納你四成仙力,你也想阻攔我?”

芽芽挑眉,一臉的挑釁,“試試看?”

“不就是仗著你的命和天蓬真君連在一起?若沒有這層保護,你還能這麼囂張?你這叫什麼?狗仗人勢。諳冼,你以前可不是這樣沒骨氣的。”

芽芽外頭一笑,“你不大瞭解我,我從小就愛狗仗人勢。”

周阿嬌諷刺一笑,“果然賤人就是不要臉。”

“得您誇獎。”

芽芽油鹽不進,周阿嬌心裡惱怒漸起,卻仍舊理智的分析了局勢。

芽芽的安危與天蓬真君綁在一起,若能將她一舉擊殺,同時還可重創天蓬,那真是一箭雙鵰,可是若不能,她今日怕是不能善終,不但魔族不放過她,妖族恐怕也要將她寫上追殺榜了。

興許先吞了妖族幾位皇子的妖心,妖力升至副一品上下,或許可一試。

只是她的這幾位哥哥可和千里參不一樣,他們可不會怪怪交出妖心,要生生煉化可是需要不少時光。

“賤人,你贏了。”

周阿嬌伸手一揮,想將妖族二位皇子收入囊中,芽芽手中的紫水晶一祭,將兩位皇子罩了起來。

“你幹什麼?”

芽芽衝二皇子和六皇子眨眨眼,笑道:“我既然來了,就不能讓你帶他們走。”

兩位皇子看她的眸光複雜。

“憑什麼?憑不要臉嘛?”

周阿嬌的怒氣在心中激盪,新仇舊恨幾乎一時全湧了上來。

芽芽道:“非也,畢竟他們差一點就成了我兒子,雖然我們沒有母子緣分,可也不能讓你就這樣滅了他們妖根。”

“呸!”

周阿嬌惡狠狠的啐了一口,“要臉不要?你不是說是我父王逼你嫁給她,你不是不願意?現在裝什麼後孃?”

芽芽點點頭,“不要。”

周阿嬌不由一滯,修長的手指一張,妖力開始聚集。

衛望楚眸色複雜的看著那邊吊兒郎當的少女,她好似什麼都沒放在眼裡,一副天下她最牛逼,誰都奈何不了她的樣子。

可她若此時生受了嬌靡一擊,就算天蓬趕來救她,她不會丟了性命,可也必受重創。

他試圖從地上爬起來,奈何他一具凡胎,被妖力一擊,肺腑心脈具受損,別說站起來,就是動一動都要耗盡全身的力氣。

【鑑於大環境如此,本站可能隨時關閉,請大家儘快移步至永久運營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

芽芽微微側頭,杏仁眼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在周阿嬌攻過來的瞬間祭出紫水晶,只是她的身子依舊如風箏一般朝後瓢去。

“老七——”

小山芋幾乎在她被擊飛的瞬間便露了面,手裡的一輪彎月刀隨意的砍向周阿嬌,逼的她硬生生的收了大半神通。

小山芋個頭才及芽芽肩膀,此刻卻大人一般摟著芽芽的腰,將她從天上接了下來。

芽芽低頭對他一笑,“葵冢七,她沒打到我。”

雖是對他說的,餘光卻瞥向掙扎著坐起來的衛望楚。

小山芋沒好氣的放開她,“你來幹什麼?”

“來看你收拾嬌靡阿。”

周阿嬌……

小山芋是魔族葵冢七子的老七,但魔力卻凌駕於其他六子之上,只是他素日裡只愛喝酒打屁,知道這一真相的並不多,嬌靡算是其中之一,畢竟她在葵冢七手裡可吃了不少虧。

周阿嬌道:“葵冢七子不是我幹的。”

這是在討饒。

“證據。”

葵冢七還是小山芋的那副長相,一雙眼眸黑溜溜的好似人畜無害,又好似深不見底。

周阿嬌……

她要是有證據不早就拿著去魔族請功了?還用的著四處躲藏了?

“我還不至於那麼傻,明知道他們是葵冢七子養靈的凡胎,還去吃他們凡心吧?”

葵冢七看傻逼一樣看她。

芽芽笑了笑,“關鍵你不知道阿,這八荒六合知道葵冢七子凡間養靈的,恐怕不超過五個人,我都不知道,你一個被妖王趕下凡間的,怎麼會知道?”

她看了看小山芋又道:“不知道,可以說是無心之失,可你這麼殘殺你的兄弟,就有點太過狠毒了吧?”

兩位妖皇子聞言立刻同仇敵愾的瞪向周阿嬌。

“這是我們妖族內部的事,輪得到你們管嗎?”

周阿嬌看著葵冢七,“要知道,魔族如今已經折損了三員大將,若是妖族也折損幾位有能力者,與你們魔族不是有利無弊?而且,這一切不是你引著我做的?”

她抿了抿唇,“我那叛徒阿灰的味道還不錯,若不是他,我也到不了副二品呢,說起來還要謝謝你。”

小山芋笑,“你竟把他吃了?他卻是為了救你才引你做這些,若不是他,我早把你焚了。”

周阿嬌臉色不變,冷笑道:“叛徒就是叛徒,不管什麼原因都是叛徒。”

芽芽嘖嘖嘴,看向小山芋,“老七,你看到沒有,她沒有心的,就連千里參的善念也克化不了她,有她在,妖族消停不了,若叫她得了勢,可才真是妖族太平了。”

魔族如今勢力大損,若是妖族被嬌靡一統天下,妖族太平對魔族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

“你不想讓我殺她?”

小山芋仰頭看著芽芽,“她死不足惜。”

芽芽搖頭,“你殺不了了。”

她努努嘴,眾人看向遠方,烏雲卷積下,妖王的身影若隱若現——也是,三個兒子命懸一線,他怎還能淡定穩坐宮中?

就算嬌靡再該死,妖王都不會讓她死在魔族人手裡。

小山芋烏黑的眸子閃過一陣旋風。

芽芽搖頭,“算了,妖族三個皇子都要折在嬌靡手裡了,雖能保住命,可修為倒低大大受損,威脅不了魔族。”

她看了看遠方,“至於君上,你今日也沒機會了。”

祥雲連綿,天蓬真君的袍角不是露出真顏。

頓了頓,她又盯著小山芋,一字一句的道:“而且,你要動他,先殺了我。”

小山芋眸子深了又深,他好似一瞬間長高了,面頰也變的硬朗。

“他那樣對你,你,你何苦?”

芽芽搖頭,“不是,都是誤會,他就是太固守板正了。”

她苦笑一聲,“活該他受了這麼些苦。”

“你呢?”

“我也活該,成魔成仙有什麼關係,妖有好妖,魔有好魔,仙也不見得都是心存良善之輩,蠅營狗苟的也未必都是凡人,都是活該。”

小山芋抬手摸摸她的頭,“魔族日後歸我,你若真的墮魔,有我。”

言外之意,若是他對你不住,你控制不住妖心,儘管放任自己墮入魔道,他收留她。

芽芽苦惱的按按眉頭,“你終於要起勢了?早該這麼辦。”

她笑了笑,“我有半身妖血,搞不好就淪落到妖王手裡了,還是守住自己的仙根為好,好歹,那地方我熟。”

這是拒絕了。

小山芋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扭頭消失了。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