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6章:“七七,你喜歡的人真的是我?”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我們之間什麼都沒有!”林見卿急忙解釋,“你們都誤會了。”

“哦!”林恩羽點頭,但臉色卻一點沒有相信她的樣子。

林見卿:“……”

這下誤會可鬧大了。

“江野,你別打了,給我出來!”林見卿衝著關著的浴室門著急的喊道。

浴室裡的兩個人完全沒聽到,不時還傳來乒乒乓乓的聲音。

半個小時後。

江野渾身溼透的坐在沙發上,陰鷙的眸子盯著陸慕言恨不得扒了他的皮!

陸慕言套了一件衣服,頭髮被打溼軟軟的趴下來,發尖滴水,臉上還有一塊淤青。

林見卿看著心疼不已,責備道:“江野,你怎麼能下手這麼狠?”

不知道他是藝人嗎?怎麼還打臉上了,這要是有工作該怎麼辦!

江野喉骨緊縮,聲音擠出來,“你現在是在怪我?”

“我不是這個意思……”

林見卿的話還沒說完,陸慕言惱火道:“江野,你特麼的是不是有病?有病趕緊治,別整天沒事發瘋,要不是看你年紀小,小爺才不忍你……”

江野冷嗤一聲,“誰要你讓了?要不要再打一架?”

“打就打!”陸慕言豁然起身,真的被惹毛了,這麼多年終於硬氣一回,“小爺怕你就不是男人!”

“來啊……”江野也起身,兩個人誰也不讓誰,眼看著又一次火星撞地球的架勢。

“你們都給我閉嘴,坐下!”林見卿冷著臉呵斥道,“你們是地痞流氓?就知道打架,打架,打架?這麼有能耐怎麼不去搞坐館當老大?”

【穩定運行多年的小說app,媲美老版追書神器,老書蟲都在用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陸慕言看到她生氣了,稍微冷靜一點點,梗著脖子道:“是他先發瘋的,打我就算了還打我臉!”

不知道他是藝人?臉就是門面,砸門面這要都能忍,他就不是男人了。

“你特麼的禽獸敢搞我姐,我不弄死你不姓江。”江野惱火道。

陸慕言:“你說話能不能別這麼難聽?我和七七從小在一張床上睡到大,你思想骯髒就覺得所有人跟你一樣嗎?”

“我思想骯髒?”江野冷笑,一針見血道:“你敢說你沒有對她動歪心思?”

“我——”陸慕言想反駁,話到嘴邊又沒底氣說出來。

“怎麼沒話說了?”江野嘲諷道,“陸慕言,我真懷疑當初歲歲阿姨是不是把胎盤留下養了,否則你怎麼一點腦子都沒有!”

“你才沒有腦子!”陸慕言不服氣的反駁。

“你要是有腦子就不會不明白男女有別。”江野冷聲道。

“你要是有腦子就不會不知道她有多喜歡你,為你千里迢迢來京城,她事事為你考慮,你有為她一絲一毫嗎?”

陸慕言整個人頓時呆若木雞,不敢置信的看了一眼林見卿,又看向江野,“你,說什麼?”

“江野……”林見卿沒想到自己的心思這麼快就被曝露在陽光下。

江野像是沒聽到她的話,黑眸陰鬱的盯著陸慕言,譏諷道:“說你蠢你還不相信?她有多喜歡你,連個瞎子都看出來就你看不出來!你但凡有點心,也該顧及一點她的感受和名聲。”

陸慕言眨了眨眼睛,眼神滿載著驚訝看向林見卿,吞嚥了下,聲音艱澀而出,“七七,他說的……都是真的嗎?”

林見卿濃密如扇的睫毛輕顫了下,抿著唇瓣沒有否認。

陸慕言皺眉,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她,又問了一遍,“七七,這麼多年你喜歡的人……是我?”

林見卿低垂的長睫揚起看向他,輕聲道:“本來打算以後再說,或者哪天你自己發現,沒想到會弄成這樣!”

陸慕言往後退一步,眼神裡瀰漫著不可思議,喃喃自語道:“你,你怎麼可能喜歡我?你喜歡的人怎麼會是我?”

“陸慕言……”

林見卿剛開口,陸慕言突然像發了瘋一樣轉身往外跑。

“陸慕言,陸慕言……”

林見卿想追都沒追上,他穿著那麼單薄的衣服出去是想凍死嗎?

陸慕言恍若未聞,直接奔進電梯裡了。

江野冷嗤:“你看看他……一點出息都沒有……”

“閉嘴!”林見卿冷著臉呵斥,“你明知道我和他不會有什麼,你為什麼非要鬧這麼一出?”

江野的心思被她拆穿了,也不慌,義正言辭道:“對,我就是故意的,誰讓你為了他跑京城來?誰讓他蠢?”

林見卿:“……”

有這麼個弟弟,真的是……讓人又愛又恨!

江野鬧完這通心情暢快了,轉身去房間換衣服。

林見卿頹然坐在沙發上很是傷腦筋。

一直默默吃瓜的林恩羽走過來坐下,滿眼綻放著八卦的光芒,“哇塞,哇塞,太精彩,太刺激了叭……”

林見卿扭頭看,“我都這樣了,你還有心情吃瓜?你還有沒有心?”

“有!有!有!”林恩羽連忙給她順毛,“不過你不覺得這樣挺好的,陸慕言終於知道你的心意了,以後也不用再藏著掖著了。”

“好什麼呀?”林見卿清秀的小臉上滿載著苦惱,“他本來就反應慢,把我當妹妹看,我在慢慢改變他對我以前的認知……這下好了,直接什麼都不用改!”

以陸慕言那個情商要是一時間接受不過來,他們之間就再也回不到以前了。

林恩羽給她摁了兩下肩膀,“哎呀,你別擔心了,陸慕言要是知道你喜歡他還疏遠你,那就說明他不喜歡你,你也早點放下,好找下一春。”

下你個頭!林見卿瞥了她一眼,起身走向房間了。

林恩羽盤腿坐在沙發上,意猶未盡道:“這種場面真應該再多來幾次……太精彩了……”

……

江野鬧完就拎著雙肩包要走了。

林見卿讓陳叔送他去機場。

“我會和爸媽說你在這裡過的很好。”江野上車前回頭看她道。

林見卿:“是哦,謝謝你了。”

你要不來鬧這一場,我會更好。

江野薄唇噙著壞笑,“怎麼辦?他要是反應不過來以後都躲著你……”

話還沒說完,林見卿氣不過抓起旁邊的雪捏成雪球往他臉上砸。

“江野,你趕緊給我走!”

不然真要忍不住揍他了,死孩子太欠了!

“走就走,有本事你過年別回家!”江野嘴角一挑,露出壞笑轉身坐進車子裡了。

林見卿:“……”

送走江野,林見卿上樓拿起手機點開陸慕言的微信,猶豫好一會還是退出微信,拿起書包去學校了。

還是給他一點時間冷靜冷靜吧。

林見卿一整天都在學校,下課就去圖書館學習,一直到天黑。

把書放回原來的位置,拿起手機看了一眼微信,還是沒有任何訊息。

她深深的嘆了一口氣,背起書包回家了。

學校距離住的地方不遠,只是因為下雪的緣故,地面的雪被鏟走後留下一些水結冰,行人走路的時候都要小心一些。

林見卿一邊往家走一邊看著這座被大雪覆蓋的城市,臉頰被風吹的幹疼。

十五分鍾後,她走到小區門口剛要進去的時候就聽到不遠處傳來聲音:“七七……”

她回頭一個穿著黑色羽絨戴著帽子口罩的人,鬼鬼祟祟的躲在樹後面。

“陸慕言……”林見卿一眼就認出他穿的羽絨服是自己送的那件。

“噓!”陸慕言連忙比劃了一下,神神秘秘的。

“你……怎麼過來了?”她好奇道,過來為什麼要躲在大樹後面?

“我找你!”陸慕言警惕看著四周,確認沒有人,小聲道。

“那怎麼不進去?”

“我想單獨跟你說話,林恩羽在家……”他吞吞吐吐道。

林見卿意識到什麼,輕聲道:“跟我回家說,恩羽社團有活動,要到很晚才回來。”

陸慕言眨了眨眼睛,然後點頭,將口罩往上拉了拉,生怕被人認出來。

林見卿帶他進小區,保安小哥哥忍不住多看幾眼。

陸慕言以為他要認出自己,連忙低下頭露出個黑漆漆的帽子給他看。

保安小哥哥注意他倒不是因為認出他了,而是看到他躲在樹後面一下午了,鬼鬼祟祟的。

要不是看到是住戶認識的,他就要通知同事來抓人了!

林見卿開門,讓他進來。

陸慕言摘下口罩長長呼一口氣,感覺整個人又活過來了。

林見卿看到他的臉色發白,唇瓣也發白,還起皮了,不由的皺起黛眉,“你在外面等多久了?”

陸慕言:“沒多久,就一下午。”

林見卿:“……”

這也要沒多久?

他腦子是裝的都是雪嗎?

“你趕緊把衣服脫了,我去給你倒杯水!”

陸慕言沒脫衣服,巴巴的跟在她的身後,不好意思道:“七七,我餓了……”

林見卿回頭看他,“一天沒吃飯?”

陸慕言機械化的點了點頭。

林見卿已經找不到詞形容他了,轉身進廚房,冰箱裡還有阿姨包好的餃子。

煮水,下餃子,這是最快能吃的東西了。

陸慕言已經脫了羽絨服,穿著一件黑色高領毛衣,襯托得他皮膚白得跟張紙一樣。

欣長的身子靠在廚房門口,捧著杯子一小口一小口啜著。

林見卿側頭看他,“你去客廳坐會。”

陸慕言搖頭,低垂的長睫掠起,看了她一眼又迅速落下。

林見卿見他不去也沒多說了,將餃子放進翻滾的熱水裡,加了一點點的鹽,避免粘鍋。

十分鐘後,餐廳。

陸慕言看著眼前冒著熱氣的餃子,看向林見卿,“七七,你不吃嗎?”

“我還不餓,你吃吧。”冰箱裡的餃子就只剩下這一碗了。

她還是等恩羽回來給自己帶吃的吧。

陸慕言餓壞了,拿起筷子就吃,囫圇吞棗,差點把舌頭都燙掉了。

“你慢點,小心燙。”林見卿關切道。

陸慕言點頭嗯嗯嗯,但動作一點不含糊,繼續狂吃狂吃。

林見卿起身去廚房又洗一點水果,萬一他沒吃飽還能吃點水果。

等她回來的時候,一大碗水餃已經見底了。

“吃飽了嗎?”林見卿問。

陸慕言點頭。

“再吃點水果!”林見卿將水果盤放在他面前。

陸慕言猶豫了下,還是伸出罪惡的小爪子抓了一塊蘋果塞嘴裡,撐起兩個腮幫子鼓鼓的,像極了屯糧的小倉鼠。

“你找我,想跟我說什麼?”林見卿猶豫下,還是直白的開口問。

這種事拖拖拉拉的的確不太好。

陸慕言一呆,慢慢啃完嘴裡的蘋果咽下去,黑白分明的眼睛望著她,小心翼翼的又帶著幾分不好意思,“七七,你,你喜歡的人真的是我?”

林見卿看著他的眼睛,沒有猶豫的點頭。

陸慕言呼吸一滯,抿了抿唇瓣,“你什麼時候開始喜歡我的?”

我怎麼一點都不知道?

林見卿遲疑了下,輕聲道:“我也不知道,只是當你說要追溫柔的時候,我心裡很不舒服,很生氣。”

從那一刻開始她就知道自己對陸慕言的感情不止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情誼!

她希望陸慕言的眼睛裡永遠只看得見自己,再也不要去看別的女孩子。

“你喜歡我什麼呢?”陸慕言抓了抓後腦勺,想了一天也沒想明白這個問題,

“我也不知道。”林見卿搖頭。

陸慕言眉頭逐漸蹙起,低垂著眼簾沒說話。

客廳的氣氛有些安靜和尷尬,像是煙花在黑夜裡盛放後永夜的孤寂。

林見卿感覺心頭慢慢湧上大片海水,一點一滴像是要漫上她的口鼻,要讓她溺斃。

“陸慕言,沒關係的……”她嘴角勾起一抹難看的弧度,“你不喜歡我沒關係,也不用因為我們兩個一起長大就覺得對不起我,如果我可以帶來了困擾,我可以嘗試不去喜歡你,只把你當哥哥……”

“不行!”陸慕言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抬頭兇巴巴道。

林見卿被他驚了一下,明眸裡瀰漫著不解。

陸慕言神情有些著急,“你說你喜歡我的,怎麼能又說不喜歡我呢?”

林見卿慢慢有些反應過來了,試探的語氣問:“你是希望我喜歡你?”

陸慕言不假思索的點頭,嘴角抑制不住的往上翹。

看著她的眼睛裡滿載著星光。

林見卿低頭莞爾,抬頭又看向他。

兩個人四目相對,傻傻的笑起來。

笑的很甜。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