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生日快樂,淨身出戶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江硯深從未告訴過林清淺,她第一眼看到並且愛上的那個人,從來就不是他。

——題記。

深夜的涼風捲起白色的窗幔,給靜謐無聲的黑夜平添幾分淒涼與陰森。

林清淺盯著手機宛如入定,熒白的光襯托得她的小臉微微蒼白。

“林清淺,生日快樂。”

當時間跳到00:00時,她放下了手機,將最後一件衣服塞進行李箱,鎖好箱子走出了房間門。

拎著沉重的箱子下樓時,江夫人剛打牌回來,坐在沙發上喝著傭人燉好的燕窩,一副典雅高貴的姿態。

李如珠坐在一旁玩手機,手機殼上閃爍著blingbling的水晶,聽到動靜只是抬頭看了一眼樓梯上笨拙下樓的林清淺,然後迅速垂下眼簾,宛如沒看到。

【鑑於大環境如此,本站可能隨時關閉,請大家儘快移步至永久運營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

其他傭人也看到她拎著箱子艱難的下樓,卻沒有一個上前幫忙。

林清淺沒指望她們會來幫自己,只要他不在江家,江家的人就會自動將她歸納成空氣。

等她終於走完九九八十一難般的階梯,推著箱子走到江夫人面前。

江夫人放下手裡精緻的小碗,一邊擦拭嘴角一邊掀起眼皮子看她,“你這又是唱的哪一出?”

“如你們所願,離開江家。”林清淺淡淡的語調回答。

江夫人一怔,迅速和李如珠對視一眼後冷著臉道:“身為江家的兒媳婦不為江家開枝散葉,也不侍奉公婆,三天兩頭的鬧離家出走,讓硯深為你來回奔波,放眼整個蘭城看看誰家妻子像你這樣?你不要以為有老太太護著就能肆意妄為。”

離家出走?

她譏諷的勾了勾唇角,自己什麼時候離家出走過?哪一次不是被她和李如珠欺負到忍無可忍才去歲歲那裡躲兩天,可是經過江夫人的李如珠的添油加醋,每次傳到江硯深的耳朵裡就變成她聽不得長輩教誨,離家出走。

林清淺沒有和她廢話,反正自己說什麼她們都不會相信,直接將簽好字的離婚協議放到茶几上,“離婚協議我簽好了,等江硯深回來麻煩你交給他。”

江夫人看到離婚協議上她的簽名,眼底掀起過一絲詫異,沒想到她這次居然來真的。

李如珠雖然沒有說話,但不玩手機了,一雙杏眸興高采烈的看著江夫人,又興奮又不敢相信。

這個女人終於要滾蛋了?自己終於可以和硯深哥哥在一起了!

江夫人心裡也激動的狠狠一顫,表面依舊是那副高傲的神色,冷嗤道:“當初你鬧死鬧活要嫁給硯深,現在捨得離婚?別等老太太回來又說是我這個做婆婆逼著你離婚,讓老太太戳著我的脊樑骨罵我是個惡婆婆。”

“婚是我要離的,不管誰回來我都是這樣說。”林清淺輕若柳絮的聲音裡透著一股堅韌,頓了下,又道:“如果你們不放心,可以等我和江硯深辦完離婚手續再通知奶奶。”

江夫人狐疑的眼神在她的身上打量,見她不像是在說謊的樣子,眼底的興奮終於抑制不住漫出來。

李如珠更是歡喜溢於言表。

林清淺看著她們兩個恨不得放鞭炮慶祝的樣子,想到這七年在江家受到的欺辱和委屈,心頭湧上濃濃的悲慼與鬱結。

如果不是因為愛慘了江硯深,自己何至於委曲求全,忍氣吞聲了七年。

好在一切都結束了,以後她再也不用忍受江夫人的挑剔與刻薄,不用忍受白蓮花心機婊的李如珠。

“為了感謝這七年您的照顧,我想送您一份禮物。”林清淺開口道。

江夫人一臉狐疑的看向她,“禮物?”

“是啊。”林清淺嘴角揚起一抹淡笑,上前一步端起茶几上精緻的小碗,然後把濃稠黏膩的燕窩直接扣到了她的頭上。

——————

入坑避雷指南:

1:男女雙潔,離婚之前男主很狗,離婚後逐漸沒那麼狗。

2:沒有前任沒有初戀,男主不渣,女主不白,沒有打臉虐渣吊炸天,也沒有虐戀,只有平淡和溫馨。

3:這是個破鏡重圓的故事,不能接受的慎入。

4:本文人物設定,故事情節完全為劇情需要,人物三觀不代表文的三觀,文的三觀不代表作者的三觀。道德標兵慎入!

5:打低分,無理取鬧等等讓人不舒服的極端評論直接刪除,不另外通知了。

6:可以不愛,但求不相互傷害。

7:希望大家都能開心看文,享受追文的樂趣。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