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6、你得活著啊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倒計時第三天。

凌晨。

秋雨短暫的停歇了,空氣中瀰漫著雨後的土腥味。

指揮營帳所在的第三梯隊防線上,還能聽到第二梯隊防線那邊的槍炮聲。

橫貫在地上的深淵裂縫擋住了西北第二支敵軍的去路,那些步行的人工智慧士兵最少要行軍一天時間,才能繞開那條長達幾十公裡的裂縫。

顏六元以一己之力,為黎明防線擋下了眼前最大的危機。

當顏六元帶著牧民從北方趕到防線時,任小粟一眼就發現了顏六元宛如苦行僧般的一頭短寸。

他愣了一下,然後對顏六元問道:“你這頭髮是怎麼回事?”

“奧,沒事,”顏六元笑了笑解釋道:“還會再重新長出來的。哥,我這裡有部族的兩萬多勇士,他們或許可以幫到你們。”

結果這時候旁邊的P5092搖搖頭說道:“不用的,如今黎明防線正打算向後撤退,你這邊如果有餘力的話,就幫忙帶一些傷員離開吧。”

【新章節更新遲緩的問題,在能換源的app上終於有了解決之道,這裏下載 huanyuanapp.org 換源App, 同時查看本書在多個站點的最新章節。】

顏六元想了想說道:“行。”

這條防線上,除了第三梯隊防線的作戰部隊以外,能活著離開的就只有那些撤下來的傷員。

倒不是P5092突然發揚什麼人道主義精神,而是這些傷員就算留在陣地上也沒法繼續戰鬥了,還不如帶回後方,留作人類的火種。

此時,有一支專門的部隊負責運送傷員,他們正在去各個陣地統計具體的傷員數量,然後帶著一併撤退。

141陣地上,戰士們剛剛擊退了一批敵軍,得以短暫的休整。

負責這個陣地的第二師鐵2營營長,正由自己的勤務兵給自己包扎著傷口。

昨天半夜的時候,一場突入起來的襲擊中,不知道哪裡來的一槍命中他胳膊,硬是給他的臂骨都給打斷了。

軍營裡有專門用來固定骨骼的夾板,倒是不用慘到拿木棍來固定。

營長包紮傷口的時候,疼的腦門上直冒冷汗,嘴唇一片煞白。

那種斷骨後的鑽心疼痛,西北硬漢也有些扛不住了。

就在此時,陣地上的一名年輕士兵跑了過來,他一臉驚喜的對營長說道:“營長,後方要求所有傷員必須撤退呢,據說是撤到178要塞那邊去。你快過去讓他們看看傷勢吧,現在只有傷員可以撤退了,嫂子還在家等著你呢。”

事實上,第二梯隊的西北軍戰士們都已經知道了,他們是不能撤退的,要給後面的戰友們爭取撤退時間。

怎麼爭取時間?用命唄。

大家一開始還挺難受的,但不知道為什麼,所有人都在一夜之間接受了這個現實。

沒有人來負責給他們做思想工作,也沒人來忽悠他們什麼家國情懷,大家只是覺得,既然是西北軍的軍人,那就別貪生怕死了。

西北軍三個字,像是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當了西北軍的軍人好像也沒有多少特殊待遇,反而在壁壘裡生活的時候,要處處讓著別人,坐在電車上都要給老人孩子讓座,生怕汙了自己肩膀上的肩章。

就像這個年輕士兵一樣,他不是178要塞的人,是西北統一之後徵兵入伍的。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天看到徵兵處的紅色鮮豔橫幅,就去報名了。

144號壁壘貿易繁榮的時候,家裡好多人都勸著說,別去西北軍當軍人了,跟著舅舅去做生意,賺的比當兵多啊。

但每一次都他笑笑沒有說話,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但他就是想在西北軍呆著。

現在也一樣,雖然知道留下來會死,但他就是想在陣地上跟戰友一起呆著。

也沒什麼理由,他就覺得這是他應該做的。

可如今不一樣了,傷員是有正當理由離開的,年輕士兵知道營長有兩個孩子,老婆還沒有工作,一家人不能沒有他。

所以,他就在想,營長可以趁著這次機會離開第二梯隊防線,跟著大部隊一起撤退。

這不是貪生怕死,而是營長現在這胳膊,確實不合適繼續在陣地上戰鬥了。

這時候,營帳外面傳來腳步聲。

年輕士兵竟然看到營長扯掉了自己胳膊上的夾板,然後用軍裝遮住了胳膊上的傷口。

外面有人走了進來,是一個陌生面孔對著大家說道:“聽說這裡有傷員,我們這邊要把傷員帶走一起撤離。”

結果,還沒等其他人說話,營長竟然開口說道:“應該是誤會吧,我們這裡沒有傷員。”

那負責撤離傷員的士兵愣了一下:“是嗎?”

他將信將疑的看了營長一眼,其實營長就算撤掉夾板,那面色也不可能是正常人的面色,所以他已經看出營長受過傷了。

營長遲疑了一下說道:“兄弟,我想和我的兄弟們在一起,我不能自己回去。”

那負責撤離傷員的士兵沉默了幾秒鐘,然後站直了給營長敬了個禮,轉身離去。

彼此都沒有多說什麼,大家都是西北軍的軍人,如果換了自己來當這個營長,或許自己也會這麼選。

待到撤離傷員的士兵走了以後,那年輕士兵看著自己的營長怔怔道:“營長,你不想回去嗎?你是真的受傷了,不是裝作受傷,這不是畏戰行為。”

營長罵罵咧咧的說道:“草,疼死老子了,趕緊把夾板給老子重新固定上,對了,給外面的那些兔崽子說,都給我打起精神來,最後一仗必須打的漂漂亮亮的。”

營長沒有回答年輕士兵的問題。

例如這樣的事情,在整個第二梯隊防線上發生了很多次,以至於負責撤退的士兵都一個個紅著眼眶。

此時天還未亮,第三梯隊防線上的集團軍,開始趁著夜晚衛星可見度低的時候向178要塞撤離。

所有人離開之前,都朝著第二梯隊防線方向敬了禮。

就在第一集團軍撤離黎明防線的時候,任小粟與楊小槿、顏六元、小玉姐站在陣地的邊緣,望著外面的夜空。

顏六元看向任小粟笑道:“哥,你在猶豫嗎?”

任小粟嘆息道:“你知道我在想什麼了?”

“嗯,”顏六元點頭:“人工智慧似乎已經無法抵擋了,我至今都沒能想到另一個方法來化解這個危局,所以,出路似乎是唯一的。”

顏六元所說的出路,就是任小粟化身世界意志,以此來從根源上斬斷零的未來。

不論零多麼厲害,總歸還在這個世界之中,無法與世界本身抗衡。

所以,當災難降臨的時候,問題似乎總在犧牲別人還是犧牲自己之間徘徊著。

任小粟低聲說道:“有時候我會想,既然選擇就只有這一個,那我乾脆果斷一些,這樣西北軍的軍人也會少死一些。我越猶豫,就會有越多人因為這場災難死亡。可是六元你知道的,我一直都是一個很自私的人,在此之前我從來沒有想過要為誰犧牲自己,除非是為了小槿、你、小玉姐。”

“嗯,我知道的,”顏六元低聲說道:“所以,我這次趕緊過來,其實就像是想要攔住你。哥,咱們離開這裡吧。這個世界很大的,就算零再厲害,也不至於沒有我們的容身之所。好吧,我知道這樣說可能有點自欺欺人了,但是哥,我真的不想看你為了整個世界犧牲自己,明明它對你那麼不公平。”

任小粟說道:“能讓我和小槿單獨聊聊嗎?”

顏六元與小玉姐相視一眼,默默的離開了。

任小粟從空間裡拿出一塊防水布來鋪在戰壕的邊緣高臺上,他與楊小槿並肩坐在上面,看著漆黑的夜空。

“你也不想我走到那一步對不對?”任小粟問道。

“嗯,”楊小槿篤定的說道:“小粟你知道嗎,沒有誰是應該為這個世界付出什麼的。”

“六元總覺得這個世界對我有點不好,但我感覺自己其實還挺幸運的啊,有了這麼漂亮的女朋友,還有了這麼強的實力,以前我以為父母把我拋棄了,可去了一趟巫師國度我才知道,他們曾為了讓我活下來,付出了多少。所以我現在一點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好悲慘的,聽說我父親就是在上一次災變中,為了救大家而隕落,現在想想,其實有點佩服他的魄力。事實上,從騎士那裡聽了他的故事以後,我發現他才是更合格的領袖,我只是一個沒什麼太大指向的小孩而已。”

楊小槿搖搖頭:“他做的事情,你未必要去做啊。”

“可是,沒有別的辦法了啊,小槿,你得活著啊,”任小粟低頭說道。

楊小槿轉頭看去,她忽然發現任小粟的表情就藏在陰影裡,看不清究竟。

任小粟繼續低聲說道:“如果我再猶豫下去,可能連你也會死去的。我昨天想了一整天,忽然發現自己接受不了這種結果。我可以不救全世界,可我要救你啊。我們都必須承認一點,零的力量壯大到這種程度,我們早晚有一天都要去面對它,或許我們能暫時逃到巫師國度去,或者是更遙遠的地方獨自生活。但每逃避一段時間,它便更加不可戰勝一分。”

楊小槿愣愣的看著任小粟,在這殘酷的戰場之中,蒼穹之下,對方突然用簡單的邏輯說著最刻骨銘心的情話,這讓她有點招架不住。

“那也不能犧牲你自己,”楊小槿說道。

任小粟苦笑起來:“我也不想的,真要能活著,誰又想死呢?”

“答應我,既然慶縝說等他9天,那我們就等到第9天看看,”楊小槿說道:“如果第9天的時候他沒能成功,到時候不管去哪,我都陪著你。”

……

西北第一集團軍已經從黎明防線上撤離大半,在P5092的計劃中,第二梯隊防線將阻擋人工智慧將近一天的時間。

這裡距離178要塞還有131公里左右,按照人工智慧部隊的速度,他們將在最後一天於178要塞決戰。

是生是死,都在那一天揭曉。

撤下陣地的路上,數萬人之中王蘊突然問道:“咦,P5092人呢?剛剛他還看著我們一起撤離呢?”

說話間,大忽悠等人也四下尋找P5092的身影。

這時候,最瞭解P5092的任小粟二話不說返身往陣地上跑,他一路衝進總指揮營帳的時候,正好看到P5092拿著槍口對準了自己的下顎。

任小粟的手掌穿過暗影之門一把將槍口拍到一邊,嘭的一聲槍響,但凡任小粟再慢一點,恐怕P5092就已經死透了。

“你幹什麼?!”任小粟驚疑不定的說道:“為什麼要自殺?”

P5092說道:“黎明防線最後的任務已經完成,所以我的任務也就完成了。再往後的戰爭,有我沒我的意義都不會太大,178要塞決戰那一日,靠的不是計謀,而是勇氣。”

“所以你就要去死?”任小粟皺眉問道:“為什麼?”

“就因為我親手送黑狐他們去執行最危險的任務,就因為我拒絕黎明防線的前線士兵撤退,”P5092眼中盡是疲憊。

為了戰爭的勝利,P5092做了一切最冷酷的決定,下達了一個又一個冷血的決定。

然而,那是為了勝利,卻不是為了他自己。

如果他沒有揹負火種的信念,或許他會做出其他選擇。

P5092輕聲說道:“在與黑狐分別的那一天,我一直想像其他部隊的長官一樣,與士兵同生共死、並肩作戰,然而我知道黎明防線需要我,所以我不能死。可是,作為長官,我愧對他們。”

任小粟沉默了,他不知道該如何安慰面前這位軍事天才。

明明對方為戰爭而生,可偏偏卻懷著一副仁慈的心。

可對方的心地越善良,做出每一個決定的時候都會越痛苦。

這種痛苦不停的積累著,最終讓P5092產生了輕生的念頭,對方要去陪伴自己的士兵,因為是他親手將這些士兵送上絕路的。

即便他有非常正當的理由。

任小粟把P5092的配槍收進了自己宮殿空間裡,然後冷聲說道:“這場戰爭勝利之後我自然會想辦法用英靈神殿將黑狐他們喚醒,可到時候如果你已經自殺了,那你們就只能陰陽兩隔,因為英靈神殿是不能召喚自殺之人的。”

P5092愣了一下,這時候他忽然想起了任小粟的這個能力:“可黑狐帶領的火種作戰部隊,有一萬多人!羅嵐的英靈神殿只能召喚12人而已。”

任小粟語重心長的說道:“那是羅嵐不行,不是這個能力不行。”

就在這一刻,人工智慧似乎也意識到黎明防線上的西北軍正在撤離了。

一時間第二梯隊防線的所有守軍都感覺壓力倍增,猶如磅礴的海嘯撲面而來一樣。

連同著被顏六元用深淵擋住的那支部隊,開始以小跑速度前進起來。

西南方向,那兩支從慶氏北上的部隊,竟是丟掉了之前攜帶的一些輜重,以此來達到再次提速的目的。

那洶湧的海嘯要直接淹過黎明防線,將178要塞也一併吞噬。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作者會說話的肘子其他書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