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4、壓垮防線的殺手鐧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倒計時第五天。

清晨。

昨日的戰鬥要比想象中更加殘酷一些,西北軍一日之間丟失了12個陣地。

這些陣地上的作戰部隊沒有一支撤離,他們自己不想撤離,同時,P5092也不讓他們撤離。

P5092對王蘊說過一句話,如果每個陣地打不過就撤,那身後的其他西北軍和百姓往哪裡撤?

【目前用下來,聽書聲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語音合成引擎,超100種音色,更是支持離線朗讀的換源神器,huanyuanapp.org 換源App】

彼此站在這條防線上,就是為了爭取時間而存在的,如果打不過,那就用命去拖。

就像P5092兩次對張小滿說過的話:不然你以為戰爭是什麼?

戰爭,就是以消滅敵人有生力量為目標的戰鬥。

好在317陣地附近的季子昂臨時改變了道路地形,以幾乎透支生命的方式將山峰橫貫在敵軍機械化部隊前進的道路上,不然的話,恐怕狀況會更慘。

要知道,西南森林是無法讓機械化部隊通行的。

所以整個中原的機械化部隊都聚集在這裡了,火種之前留給王氏的武器裝備並不多,他們臨撤退前全都銷燬了,一枚手雷就能直接炸裂坦克的炮管。

可是,孔氏和周氏幾乎是不戰而降,這兩家財團留給王氏的東西實在太多了。

季子昂知道輕重,所以他必須幫P5092擋住這些機械化部隊。

此時的季子昂已然虛脫,正躺在總指揮部後面的野戰醫院裡由護士照看。

不過P5092甚至都沒有去野戰醫院探望過季子昂,因為他沒有時間。

時間對於西北軍來說,此時此刻顯得格外珍貴。

只剩下五天時間,現在西北軍只是擋住一路敵軍便如此吃力,而按照胡說所說,敵軍還有三路差不多規模的部隊正在奔襲而來。

指揮營帳裡,王蘊趁著作戰參謀全都被派出去傳達命令的時候,他看向P5092問道:“你覺得黎明防線還能支撐多久?”

P5092想了想說道:“三天,運氣好的話就是三天。第三天的時候我們就要開始向178要塞撤離了,那裡是我們最後的戰場。”

王蘊知道P5092只說實話,所以這黎明防線最多也就只能防守三天,運氣好到極致也只有三天而已。

面對海量的敵人,這似乎並不是一個難以接受的回答。

據說三山防線防守了三天時間,而現在黎明防線如果加上前幾天的,其實已經超過三山防線的防守時間了。

可是,倒計時還有五天,最後兩天就要輪到人類文明覆滅了嗎?

P5092看著王蘊說道:“人工智慧已經開始追趕時間了,今天是最關鍵的一天,它一定會拿出能夠壓垮我們的東西出來,至於我們能不能擋的住,誰也不知道。而且,面對人工智慧,我們的戰士連休息時間都沒有。”

此時,每個陣地上的士兵都陷入了極度的疲憊當中,這場戰鬥與以往都不相同。

以往敵我雙方都需要休息,所以即便時間不好調配,但總歸有睡覺的時間,戰爭當中每天最少休息四個小時是可以保證的,如果戰況不激烈,甚至可以睡六個小時、八個小時。

但現在不一樣,人工智慧的攻擊彷彿無休無止一樣,陣地上倒是安排換防輪休了,可問題是槍炮聲音那麼大,怎麼睡得著?

今天,已經有戰士走著走著忽然暈倒的狀況了,軍需處立馬拆解了數千件軍裝做成簡陋的耳塞分發給大家。

事實上一般情況下戰士就算睡覺也不能帶耳塞,因為會聽不到緊急集合的命令。

但現在是真的沒辦法了,一些戰士再不睡覺,就真的垮了。

……

西固山287高地上,周應龍率領的第三師駐守在這裡。

人才魁梧的周應龍面帶愁容的巡視著防線,這個時候,287高地上終於迎來了難得的休息時間,敵人終於如潮水般退去。

按說敵軍撤退是好事,但周應龍知道事情並不簡單,敵軍的兵員、裝備全都充足,沒道理這時候忽然撤退,所以一定是有么蛾子要發生了。

副官跟隨著周應龍巡視陣地,他跟在周應龍身後說道:“師長,您還是去睡一覺吧,我算了一下時間,您得有30個小時沒閤眼了。”

周應龍平靜道:“生前何必久睡,死後必當長眠,以後睡覺的機會還多著呢。”

副官愣了一下,但沒有接話。

287高地上到處都是深達數米的彈坑,有些炮彈打上來,竟是連戰壕都能轟垮。

到了吃飯的時間,一個個西北軍戰士便坐在戰壕裡,捧著自己的鋁製飯盒小心翼翼的吃兩口。

所有人都感覺餓的燒心燒胃,可就是怎麼也沒胃口。

他們殺了太多的人,還看到戰友在自己身邊被炸成血肉模糊的樣子。

但是沒辦法,想要繼續打仗,他們就必須吃東西。

以往可口的飯菜咀嚼起來就像是在吃蠟,戰士們只能機械的咀嚼著,這就是老兵了,他們能夠克服自己心裡上的不適,讓自己保持著適合戰鬥的狀態。

周應龍朝每個士兵看去,大家的瞳孔都猶如針尖一般收縮著,一個個活脫脫像是惡鬼一般。

長時間的緊張情緒導致所有人的神經都緊繃著,而這些情緒會直接作用與瞳孔上。

所以與藝術作品不同的是,真正的戰爭裡,每個人看起來都像是鬼怪。

沒人是無辜的,可又沒人是絕對錯誤的。

然而就在此時,周應龍身旁的副官忽然說道:“師長,你看防線外面!”

287高地以外,周應龍看到天邊有黑色的烏雲飄蕩過來。

這烏雲速度極快,彷彿眨個眼的功夫,它們就能靠近許多。

那不是真正的烏雲,周應龍拿出自己的高倍軍用望遠鏡看去,只看到密密麻麻的羽翼扇動著,數不清的飛禽交匯在一起。

鴻雁、杜鵑、黃鸝、野鴨。

周應龍忽然意識到這些鳥類都有一個共同的特性,那就是它們都是候鳥。

如今已經是秋季了,這些候鳥正應是飛去南方準備過冬的時候,卻突然折返來了西北。

殊不知,人工智慧找到了控制飛禽的最好辦法,只需要找到候鳥們遷徙必經途中的棲息之地就可以了。

而王氏的61號壁壘不遠處,就有一片溼地適合鳥類中途停歇,而這樣的遷徙棲息地,整個中原有八九處。

候鳥們在棲息地短暫休息,在那裡短暫的進食和飲水,然後被人工智慧控制,再也無法飛向南方。

周應龍看到天空中,自己這方有一頭碩大的鷹隼朝著那片烏雲翱翔過去,速度極快宛如電射。

起初,那雄壯的鷹隼衝入烏雲,竟是將鳥群的前鋒都打散了,然而下一刻,鳥群裡的飛禽就像是有分工似的將那鷹隼盤旋圍繞起來,將它的羽毛翼翅一根根的叼下來。

僅僅眨眼的功夫,鷹隼便化作一團能量消逝在了蒼穹之上。

早先哈桑這鷹隼在西北立了大功,可是它在絕對的數量面前,也有些無濟於事了。

周應龍看著遠方的天空嘆息道:“把所有戰士都喊醒吧,裝滿彈藥,咱們要打一場硬仗了。”

從那烏雲飛來的方向看,287高地恐怕就是第一個遭遇空襲的陣地了。

昨天人工智慧攻擊任小粟、周迎雪、楊小槿那邊的時候,周應龍就知道這敵軍有意將西固山分割開,拿這裡先開刀。

卻沒想到,今天對方來了更加直接的攻擊。

這就是P5092推測中,人工智慧今天用來壓垮黎明防線的攻擊。

周應龍甚至沒法判斷這鳥群到底有多少,那災變之後變異的鳥類匯聚在一起,看起來就像是一場綿延數公裡的恐怖天災。

287高地上,重機槍全部調整了射擊角度,原本是對陣山下的,結果現在全都墊上了沙袋,朝著天空仰起。

不僅僅是重機槍,287這麼重要的高地上,還有近防炮這種大殺器。

所有士兵都屏氣凝息的等待著鳥群靠近,周應龍感慨道:“老子的能力算是徹底派不上用場了啊……”

周應龍的能力是召喚一頭野豬出來,但野豬再厲害,也拱不了天上的飛鳥啊。

待到鳥群終於將要抵達287高地上空的時候,周應龍下令開火!

清晨時分,重機槍的子彈像是燒紅的紅丸般以肉眼可見的軌跡射上蒼穹,然而令人驚異的是,當重機槍發出轟鳴聲響的時候,那原本凝聚在一起的鳥群竟然分開了幾道縫隙。

而這些縫隙,恰恰就是重機槍子彈將要打中鳥群的位置。

鳥群分開的這些縫隙非常精準,沒有一絲的多餘。

不過,子彈的射速還是要比飛鳥快多了,即便人工智慧對彈道有了預判,也無法做到的全部避開。

然而周應龍心中卻暗道不好,因為這一輪攻擊下來,收效明顯遠低於他的預期。

如果只有這麼一點命中率的話,恐怕整個287高地的彈藥打完了,都沒法將這些鳥群殺死。

那麼接下來287高地要面對的,就是被這黑壓壓的鳥群淹沒了。

不光是287高地,還有後方的第二梯隊防線!

“用近防炮齊射一個基數!”周應龍下令道。

高地上轟鳴作響,彷彿要把所有人的肺都給震出來似的。

近防炮的發射準備要比重機槍多一些,當炮彈在炮管裡突破音障噴射而出時,那天空中盤旋的烏雲竟然頓時間張開了一個三米多寬的空洞來,炮彈竟是從這空洞裡直接穿透了鳥群。

就在近防炮齊射之中,周應龍悄然下令士兵在掩體後面取出了雲爆彈,試圖以高溫缺氧的手段來制裁這些鳥群。

可是,即便士兵的動作很隱蔽了,但鳥群依然提前避開了雲爆彈的彈道。

彈頭沒有觸碰物也就沒法觸發彈體之內的引信,而西北的科技水平還不足以支撐他們製造可遙控追蹤的導彈。

緊接著,連之前已經撤退的敵軍地面部隊,也開始再次對287高地發起進攻。

而且,連同之前敵軍並未對287高地動用過的大口徑榴彈炮也出現了,這說明,317陣地附近的機械化部隊通道已經開啟,之前撤退的敵軍看樣子便是去疏通道路了。

紛雜喧囂聲中,周應龍內心裡嘆息一聲,西固山恐怕要守不住了。

副官低聲說道:“師長,要撤嗎,我們守不住的。”

周應龍深吸一口氣笑著說道:“你是不知道現在負責指揮的那個小子有多冷血,他不會讓我們撤的……再說,老子也不想撤。”

“師長,你不想再回178要塞看一眼家人嗎?”

周應龍說道:“待到戰爭勝利後,戰友們把我的大槽牙帶回去放在廣場的銅鐘下,我自然就回去了。”

一個小時後,鳥群淹沒了287高地,並開始朝著287高地後方的第二梯隊防線飛去。

正在野戰醫院裡忙碌的張景林忽然接到了周應龍的死訊,他心中五味雜陳的沉默了半晌,然後擦了擦手又接下一名傷員。

周應龍這三個字就像是一顆小石子一樣掉落進他的心湖中,只蕩起了一圈漣漪,然後就沒了波動。

待到這一批傷員全都送進手術室後,張景林默默的走出野戰醫院門廊,獨自站在門口點燃了一根煙,遙望著287高地的方向。

戰爭就是如此,時間太過緊湊,能夠用來緬懷的時間並不是太多。

張景林交接最高軍事指揮之後並沒有閒著,他選擇來到野戰醫院當一名老當益壯的醫務兵,似乎這才是他最充實且懷念的時光。

這種身份的轉變讓很多人感到意外,但最瞭解張景林的王封元明白,對方最大的兩個願望其實就是當好一名醫務兵,或者當一名老師。

……

總指揮營帳中,一個又一個陣地淪陷的訊息傳來,那天空中的鳥類叢集彷彿真的成為了壓垮黎明防線的重量級殺手鐧。

營帳中氣氛極度低沉,這一個又一個噩耗像是想要擊垮他們似的,不停傳來。

如果照著這種速度,恐怕不用到明天,黎明防線就會徹底崩潰。

王蘊突然對P5092說道:“你的心跳沒有太多變化,體表溫度也沒有變化,難道你一點都不擔心防線嗎?剛剛作戰參謀也去問了少帥,少帥說他暫時沒有太好的手段來對付這些鳥群。”

王蘊的言外之意是,他們最大的依仗現在也束手無策了。

任小粟不是萬能的,他的感謝幣都用來買熟練石增加大興西北的熟練度了,連以前抽取爆裂撲克的存貨,也在之前接應慶縝的時候使用了。

所以,他也沒什麼好辦法去應對空中的敵人。

王蘊操控空氣的能力倒是可以,可他作為超凡者的能力並不突出,他更強悍的仍舊是記憶與整理分析能力。

P5092看了王蘊一眼:“再等等。”

這座指揮營帳裡,似乎只剩下P5092沒有擔憂了。

王蘊疑惑不解:“等什麼?”

“等雨來,”P5092說道:“早晨的時候我就感覺天氣瞬間轉冷,說明北方的冷鋒已經抵達這裡,第一場秋雨要來了。”

王蘊沒再多問什麼,只是他仍舊不懂,雨來了能對這些鳥群造成什麼影響?

141陣地上,羅嵐和周其、慶縝、許瞞四人正圍著篝火吃早飯。

周圍的西北軍戰士們已經紛紛進入戰壕,作為防線第二梯隊,他們已經接到通知:敵軍已經突破第一梯隊,即將抵達。

所有人都正在沉淪進絕望的情緒之中,因為他們都知道前方防線上正在發生著什麼。

或許曾經的好友、戰友,以後就再也看不見了。

緊張的氣氛在陣地上蔓延著,羅嵐他們幾個倒是看起來挺輕鬆的。

羅嵐專門找141陣地上的步兵旅要來了重機槍,發給他的十二名英靈,此時那些金光閃閃的英靈就站在防線邊緣,打算與西北軍並肩作戰。

天空暗了下來,東北方向的風開始往山裡倒灌進來,吹的篝火搖曳不定。

驟然間,前方山頭後面突然飄出一大片烏雲來,鳥群正翻越山頂埡口,朝著141陣地進發。

周其默默的打量著頭頂的天空,許久之後才說道:“我現在有點服氣P5092了。”

慶縝點頭。

同樣是軍事天才的慶縝,自然秒懂周其的潛臺詞。

之前P5092點名要求周其來141陣地的時候,他們還並不太清楚對方到底想讓周其幹什麼。

畢竟141陣地雖然地處第二梯隊前沿,屬於敵軍首攻目標,可問題是這裡沒有河,甚至連條小溪都看不見,周其能起到什麼作用呢?

當時,P5092只說,周其到時候就會明白了。

似乎對方一點都不擔心計劃失敗似的,連天氣都在對方的計算之中。

冷鋒南下後,天空中的雲霧遇冷快速凝結成水汽,而後水汽不斷凝聚又形成水珠。

蒼穹之上,一滴晶瑩剔透水珠正離開雲層,向地面飄搖著墜落而去,啪嗒一聲掉落在周其腳邊的泥土裡,濺起了輕微的土腥味。

大雨真的來了。

周其轉身慢慢朝防線邊緣走去,天空中細密的雨滴越落越快,逐漸在所有人頭頂拉起一層磅礴的雨幕來。

然而就在鳥群快要接近141陣地的時候,那漫天的細雨宛如漫天的繁星與利劍。

士兵們都守在戰壕裡。

羅嵐、慶縝、許瞞在防線後方等待。

唯獨周其一人面對著洶湧而來的鳥群,突然張開了手掌,他的眼中已經是一片蔚藍。

驟然間,雨滴突然被無形之力拉伸成針,無堅不摧。

百萬枚雨針雷霆般落下,竟是直接將那綿延數公裡的鳥群給穿透了。

雨水、血水、羽毛、飛鳥的屍體混雜著向地面墜落,那鳥群似是想要朝後方撤退,可是現在再撤退便有些晚了。

泥沙場一戰之後周其已是半神。

羅嵐的眼神中出現了一些悲傷,因為他知道這是老三最後的饋贈。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作者會說話的肘子其他書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