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8、信念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西北的大地,就像是有神明在用土黃色的油彩顏料在隨意塗抹了幾下似的。

【新章節更新遲緩的問題,在能換源的app上終於有了解決之道,這裏下載 huanyuanapp.org 換源App, 同時查看本書在多個站點的最新章節。】

那些粘稠的顏料在大地上凝固,形成一塊塊土黃的山脈與丘陵溝壑。

第六野戰師長長的車隊穿行其中,看起來就像是一隊正要去搬運食物的螞蟻,一輛挨著一輛,連綿很遠。

然而就在他們將要穿過秀水嶺的時候,忽然有上千名敵軍從荒野上包圍過來。

敵人是徒步前進,可他們的速度卻遠超常人,而且每個人臉上都亮起了銀色的血管紋路。

任小粟帶著慶縝他們撤退時,羅嵐就敏銳的發現奈米戰士的數量少了一千。

而這失蹤的一千,連同王氏的特種部隊早早便滲透到了這裡。

王蘊和P5092是根據最佳作戰地點選擇戰場,既然是最佳,那麼人工智慧自然而然也能計算到他們會選擇這裡。

人工智慧籌謀太久了,以至於它不光保留了慶氏的奈米戰士編制,還又將王氏的特種部隊也都轉化成了奈米戰士。

並且將王氏軍隊裡的40口徑榴彈炮也都調配給這些特種部隊使用。

這支全部由奈米戰士組成的部隊,具備著極強的機動性,還擁有著強悍的正面作戰能力。

一個個披著黃色偽裝披風的奈米戰士快速朝著車隊的去路包圍過去,他們之間沒有交流,始終沉默。

此時,這片山區頭頂的所有衛星都正在漸漸遠離。

按道理說,當衛星的互動訊號減弱時,零對它們的控制也將減弱。

可事實上,這支部隊仍然目標及其明確,並沒有因為衛星遠離而喪失控制。

P5092對此曾有個猜測。

他的猜測是,當訊號衰弱時,這支部隊成為了一個孤立的編制,奈米機器人控制著他們的神經中樞,在潛意識中根植著零的既定計劃。

某種程度上,他們就像是被催眠了一樣,雖然沒了零的直接操控,但心裡仍然有著某個執念。

這個執念促使他們去完成目標。

然後當衛星重新回到頭頂之後,這些人的執行資料將會重新上傳,迴歸人工智慧的控制。

當然,這一切都只是P5092的猜測而已,有一點其實慶縝說的很對,人工智慧如今的手段,可能已經是他們難以猜測的了。

這支精銳的奈米部隊在靠近車隊後,並沒有選擇正面衝突,而是乾脆果斷的使用了懸掛式榴彈炮,直接轟擊那數百輛卡車組成的車隊。

榴彈炮沒有子彈那樣精準,因為它沒有子彈經過膛線時形成的強大旋轉力。

所以,一般部隊是盡量避免400米極限射程使用榴彈炮的。

但是這支精銳部隊卻不同,他們哪怕在380米的距離,也能精確擊中行駛中的車輛。

一切彈道,都好像是計算好了似的,精準到讓人害怕。

這將近1500名奈米戰士遊走於荒野之上,就像是一個個機器人一樣分工明確,只是短短的2分鐘時間,便摧毀了第六野戰師過半的車輛。

一輛輛開車化作火球,山脈裡彷彿一下子變成了修羅戰場,轟擊聲、爆炸聲不絕於耳。

山路是狹窄的,僅容一輛卡車透過而已。

這些奈米戰士出手的位置也很有講究,他們分散在山路的前方與後方,分別摧毀了車隊的頭部和尾部,這個時候夾在中間的車輛根本動彈不得,只能停車捱打。

而且,山路處於低凹的地勢,兩側丘陵山脊上奈米戰士可以隨心所欲的居高臨下火力壓制。

然而就在此時,奈米部隊似乎發現不對勁了,那一輛輛車上竟是只有司機,車斗裡卻空無一人。

奈米部隊當即想要藉助地形撤退,可當他們轉身時,卻發現身後是不知道何時包圍過來的第六野戰師!

此時的第六野戰師分成四支作戰序列,一支由騎士帶領突破,一支由22名T5戰士帶領突破,他們就像是兩柄尖刀似的,直直刺向奈米部隊。

奈米戰士的身體素質很強大,但他們就算在五分鐘奈米機器人全盛時期,也不過是T3水平。

而第六野戰師最不缺的,就是強大的個體。

原火種部隊的士兵,也同樣是一臺臺訓練多年的戰爭機器。

僅僅十分鐘時間,這兩支尖刀便將奈米部隊的陣型撕裂,逼的奈米戰士只能小範圍抱團作戰,整場戰爭快速進入一面倒的局勢。

另外兩支,一支由季子昂、王蘊、張小滿帶隊包圍側翼,最後一支拱衛著P5092進行全域性指揮。

只見季子昂掀起土浪來掩護部隊前進,這種移動式防禦掩體在游擊戰中,簡直像是開了掛一樣。

以往的戰爭裡,步兵向來是以坦克作為移動防禦工事的,現代戰爭中,步兵作戰體系都是圍繞著裝甲車、坦克車來展開。

現在,這個山區的地形誰也沒法把裝甲部隊開進來,於是季子昂這推進防禦掩體的手段,就成了敵人的噩夢。

這是P5092為這支奈米部隊準備的絕境,他不打算放任何一個奈米戰士離開這裡。

有這麼一支人工智慧的精銳在西北後方,萬一他們自殺式的摧毀西北生命補給線,那將是非常嚴重的事情,P5092不可能放任他們對西北造成威脅。

P5092很確定後方已經有一支部隊趁著他們組織撤退的功夫,滲透到了後方。

這一次游擊戰的第一個目標,也正是這支滲透部隊。

事實上連任小粟接應慶縝時的機警,都是他提醒所致,P5092自己怎麼可能如此大意的讓別人埋伏自己。

那些車輛,不過是誘餌而已。

不過,這次使用誘餌的代價有些巨大,P5092已經做了很多的準備,但人工智慧的微操能力實在太精準了,那些奈米戰士配備的榴彈發射器輕而易舉的遠端摧毀了大半車輛。

P5092意識到,與這種部隊作戰,需要……不,是必須拋棄自己過往的戰爭經驗。

因為這次的敵人,比自己以前遇到過的都要強大。

此時,荀夜羽始終站在P5092的身邊,將所有奈米戰士的動向彙報給P5092。

不得不說,人形自走雷達荀夜羽的作用,比想象中還要大一些。

第六野戰師就是依靠他,才找到了這支奈米部隊,並且在最合適的地理位置引誘對方進入戰鬥,從而一舉殲滅。

奈米部隊沒了天上的眼睛,可第六野戰師卻像是未卜先知似的,恐怕零都沒想到,自己會被迫打一場資訊不對稱的戰役,而弱勢的一方竟是它。

一個多小時候,第六野戰師以最小的傷亡代價,取得了這場小範圍戰爭的勝利。

張小滿等人喜氣洋洋的說道:“人工智慧也不過如此嘛,沒什麼好怕的!”

只是這時候,張小滿忽然發現P5092依舊愁眉緊鎖的。

他好奇問道:“我說咱們這不是剛打了勝仗嗎,你幹嘛皺著眉頭,好像大家欠你錢似的。”

P5092搖了搖頭:“雖然我們贏了,但這人工智慧或許也沒輸。”

“有一方贏,就有一方輸,”張小滿說道:“怎麼在你嘴裡就神神叨叨的。”

P5092解釋道:“下棋便有換子一說,輸贏是一件很長遠的事情,只謀當下是不行的。王蘊,如果是你,你能不能遠距離看出卡車上有沒有人的痕跡。”

王蘊點頭道:“如果留心觀察的話,應該是可以的,車子上滿載士兵的時候,汽車懸掛和底盤高度都有很大的不同,我記得空車是什麼樣,滿載是什麼樣,自然能分別……你是說,人工智慧其實知道車上沒人?”

“嗯,”P5092點頭。

“萬一它沒注意到呢?”王蘊問道。

“不要心存僥倖,”P5092搖頭說道:“人工智慧不會犯如此低階的錯誤,所以它一開始就知道車上沒人。”

“那它為什麼還會中這個陷阱?”王蘊問道。

“它從一開始便是為了摧毀我們的車輛,”P5092嘆息道。

游擊戰裡,機動性便是一切。

如果你想打游擊戰,才剛打了一槍,結果就被敵人給追上來,那這就不叫游擊戰,叫送死。

所以,P5092不允許西北後方有一支精銳部隊來進行干擾,人工智慧也同樣不允許第六野戰師在它的後方遊弋。

於是,它以奈米部隊為代價,直接摧毀了第六野戰師大部分車輛。

一開始P5092也沒想到這一點,當張小滿彙報說,敵人真傻,都死到臨頭的還要炸咱們的空車。

直到這一刻,P5092才明白這場戰爭其實只是雙方互換籌碼而已,不存在大獲全勝的說法。

P5092說道:“對方處心積慮的毀掉車輛,說明只要我們沒了車,繼續打游擊就跟送死沒有太大區別了,對方一定有後手等著我們。”

“那就撤退到後方吧,”張小滿說道:“反正這已經算是初戰告捷了。”

“不行,”P5092篤定說道:“我們追求的是最終的勝利,怎麼能因為一時的勝利而沾沾自喜,游擊戰必須繼續打,兩天時間,就算第六野戰師全軍覆沒也要給後方拖住!”

張小滿、王蘊等人都愣住了,難道P5092是要帶大家去送死嗎?

然而就在此時,P5092忽然說道:“黑狐出列!”

黑狐向前一步立定:“到。”

P5092下達命令:“我命令你半小時之內將原火種部隊作戰序列整編完畢,剩下的游擊戰,將由你為最高指揮官,進行敵方側翼騷擾。記住,你要給後方爭取兩天時間!”

黑狐高聲道:“是,保證完成任務,一定為後方爭取兩天時間!”

沒了車子,但是第六野戰師還有人,而且是強大的個體。

原火種作戰序列的基因戰士,一個個都擁有常人兩倍以上的體質,這還是最差的士兵。

所以,就算了沒車輛,火種作戰序列的戰士們,依然可以打游擊戰。

只不過,第六野戰師其他的普通士兵就不行了,帶著他們打游擊戰反而是拖累,大家的身體素質無法承受長途奔襲與撤離。

“等等,”張小滿震驚道:“你這不是送他們去死嗎,你怎麼自己不去啊,偏讓他們去?”

P5092看了張小滿一眼:“我是第六野戰師的最高指揮官,我所說的每句話,各位都只需要服從,不需要質疑。”

張小滿閉嘴不說話了,他知道,自己在軍中必須給予對方最高的尊重。

P5092解釋道:“原火種作戰序列的士兵,已經沒什麼家人了,就算死去也不會有太多家庭承受苦難。而且最關鍵的問題在於,火種士兵接受了基因改造後,壽命或多或少的受到了一些影響,你們聽說過吧,T5的最長壽命就是40歲。所以相比生命的質量而言,他們去也更符合價值。”

所有人都沉默了,他們沒想到P5092竟然是從生命的長短來衡量價值的。

然而似乎沒有察覺到大家心情的異樣,P5092繼續說道:“而且,接受過基因改造的戰士,生育能力也受到了影響。這場浩劫之後人類需要苟延殘喘的時間,也需要休養生息,如果死的人太多,最後活下來的偏偏是基因戰士,那人類跟滅絕也沒太大區別了,所以,犧牲本就該由他們來做,他們這一生,都只是為人類火種存續而戰鬥。”

張小滿啞口無言,他面對P5092此時的絕對理智與冷靜,竟是不知道該如何反駁,他只覺得自己心裡堵得慌。

難道P5092做這種決定的時候就不會心痛嗎,難道如此乾脆利落的讓下屬做出犧牲,就不會心中有愧嗎?大家是兄弟啊,明明就該要死一起死,要活一起活才對。

不光是張小滿這樣想,幾乎所有人都是如此,除了黑狐。

黑狐身穿黑色的西北軍軍裝,他坦誠笑道:“P5長官說的沒有問題,我們這一生的信念便是如此,為此犧牲並不會覺得遺憾。我們是軍人,軍人就該以戰爭勝利為目標,而不是意氣用事。”

張小滿呆呆的看著黑狐,那可是死亡啊。

要知道這一次黑狐身邊沒有王蘊、沒有荀夜羽、沒有季子昂了。

就算火種作戰序列的身體素質再強大,也要面對可怕的人工智慧,那數百萬的敵軍,不是你身體素質強大就一定能跑掉的。

其實所有人都知道,這個時候去側翼騷擾零掌控的人潮,是必死無疑的結局。

生還機率恐怕比中一張彩票的機率還小。

這時候P5092看著黑狐認真問道:“你還記得我面試你時,問你的問題嗎?”

黑狐愣了一下,轉而笑的燦爛起來:“記得。”

那天下午,P5092坐在黑暗的155辦公室裡,陽光只能從厚重窗簾的極小縫隙中透出微弱的光芒。

P5092問:如果讓你回到那次演習去面對881陣地,你還會衝上去送死嗎?

黑狐的回答是:會。

P5092說道:記住你今天的選擇。

所以,從那天開始黑狐便做好了所有準備,他從155辦公室出來以後去了軍校的操場、食堂,還回了一趟壁壘,將他曾經生活過的一切都記在心裡,然後等待著。

P5092說,這就是火種的宿命,哪怕火種內部曾出現過分歧,但宿命就是宿命。

黑狐整編好火種作戰序列之後便離開了,而P5092則帶著第六野戰師剩餘的士兵向後方徒步轉移。

P5092始終走在隊伍的最前方,一言不發。

張小滿在後面看著P5092的背影終於忍不住了,他衝上前去低聲質問道:“難道火種教給你的,就是如此冷血的對待自己的士兵嗎?”

然而下一秒張小滿愣住了。

P5092回頭看他時,張小滿只看到對方滿臉的淚水。

P5092問道:“不然你以為戰爭是什麼?”

這是P5092第二次問張小滿這個問題了,就像是在問他自己。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作者會說話的肘子其他書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