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 說媒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從登上沐家的雪松長船上開始,蘇白衣和南宮夕兒經歷過許多次生死,每一次蘇白衣都會來一次同歸於盡的戲碼,雖然蘇白衣每次都命大活下來了,可卻也是一次比一次兇險,前幾日在瀛洲之上,若不是呂玄水突然收手,他便真的死了。

蘇白衣搖頭:“放心吧,白極樂一定不會殺死我,若他殺了我,師姐你會放他走?”

“我把他碎屍萬段!”南宮夕兒怒道。

“師姐,別激動別激動。”風左君急忙道,“我們不會讓蘇白衣死的,只要他打不過,我們就一起上。”

“白極樂只是想贏我,用來穩固他瀛洲之主的地位。”蘇白衣笑了笑,“算盤打得響,可我偏不讓他如意!”

“你想到致勝之法了?”南宮夕兒問道。

“不需要什麼致勝之法,要做得,唯有比他強!”蘇白衣朗聲道。

在接下來的幾日,蘇白衣坐在營帳之中,幾位師兄師姐輪番來傳授他自己的看家絕學。

“白極樂最強的唯一是那一手仙人指路的功夫,能一指破盡天下內力,但是他們最畏懼的是萬道心門,這是他們的剋星。”南宮夕兒直截了當地說道,“今日,我要傳授你一些萬道心門的法門,你雖然無法真正修煉這門內力,但知其意,思其意,稍微練上那麼幾分,於你和白極樂一戰總有些益處。”

蘇白衣苦笑道:“師姐……我如今也是練全了仙人書的人,他會的我也會,我不怕他。”

“哦?”南宮夕兒一愣。

“我怕你。”蘇白衣撓了撓頭,“現在這世間武功最克我的,就是師姐你了。”

“哈哈哈哈哈哈,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南宮夕兒莫名地高興了起來。

蘇白衣無奈:“師姐你這麼高興做什麼?”

南宮夕兒笑道:“一聽到以後這世間最克你的是我,我自然是高興。你啊你,以後就算真的成了什麼天下第一,你師姐,還是你師姐!”

“是的是的,我把天下人打趴,師姐把我打趴!”蘇白衣見南宮夕兒笑得那麼開心,也忍不住地笑了起來。

“很好很好,那萬道心門的法門……”南宮夕兒問道,“你還能練不?”

蘇白衣搖頭:“怕是不行,兩門功法天生相剋,除非和呂玄水一樣,把渾身血液都給換了,不然就是自找苦吃了。”

“那我沒什麼能教你的了。”南宮夕兒嘆道,“反正你記得小心為上,輸了不要緊的!一起上就是了,和白極樂這樣的人,哪還有什麼正義可講。”

蘇白衣連連點頭:“明白了師姐!”

南宮夕兒走出去以後,謝羽靈緊跟著走了進來,隨後在蘇白衣面前坐了下來。

“謝師兄,你好像不一樣了。”蘇白衣看著謝羽靈額前的那只倒血爪,輕聲道。

“是,我入了魔道。”謝羽靈緩緩道。

蘇白衣驚呼一聲:“魔道?”

“是的,一念入了魔心。”謝羽靈點足在地上輕輕的一踏,一道蓮花之形散開,只是和當日在十里琅璫上的相比,這一道蓮花之形上帶著血色。

【目前用下來,聽書聲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語音合成引擎,超100種音色,更是支持離線朗讀的換源神器,huanyuanapp.org 換源App】

蘇白衣微微皺眉:“入了魔道,會有什麼樣的變化?”

“會有難以抑制的殺心。”謝羽靈點了點自己的心口,“比如現在,我就很想直接上瀛洲,把剩下的那些人都給殺光。但是我知道這不行,所以我每天都在剋制著心中的殺意。但總有一日,我會剋制不住。”說完以後,謝羽靈伸出一指,輕輕一勾,那柄玄冰所制的君念劍便落在了他的手中,隨機一道紫紅色的煞氣便覆蓋住了劍身。

蘇白衣驚歎地咽了口口水:“都說殺氣能夠殺人,我以為是書中胡說的,可謝師兄你的殺氣居然能凝固成實體?”

“此戰之後,我會回到青城山,剋制魔心。最好是可以重入那清虛福地,再尋道心。”謝羽靈搖了搖頭,“都因為當日著急出關一戰,才會誤入魔道。”

“魔道也未嘗不行,我那叔公蘇戩,被世人稱作是魔君,可在我看來,卻是不折不扣的大英雄一個。道行偏未必就是不可,得先尋到屬於自己的道,堅定地走下去便是了。”蘇白衣寬慰道。

“不提這些了。你的師父也就是我七叔謝看花,他被即墨城主稱為劍意第一,他對劍意的解讀,是殺人心。而你如今劍法已經比你師父強很多了,但是在殺人心這一塊,卻遠遠不夠。”謝羽靈手一揮,將君念劍放了回去,“我在你劍中注入得便是最為純粹的殺氣。但這是我的,幾日之後就會消失殆盡,你要在這幾日之內,體會一下什麼是殺人心。”

“原來如此,多謝謝師兄了!”蘇白衣點頭道。

“要贏。”謝羽靈起身走了出來。

風左君急匆匆地走了進來:“終於輪到我了,終於輪到我了。”

蘇白衣笑道:“有風師兄在的地方,總是顯得特別的熱鬧。”

風左君在蘇白衣面前坐了下來,直接說道:“其實啊,我覺得你是配不上師姐的。”

“哈?”蘇白衣一驚,差點一口氣沒喘上來。

風左君輕聲嘆道:“其實啊,師姐作為這世間我唯一心悅誠服,甘心做她小弟的人,應當無人能配上她才是。我以前覺得唯有我自己可以,但目前看來,師姐應當是喜歡上你了……”

“風師兄,師姐來要教我萬道心門,謝師兄來給我看了看什麼是人間至純殺氣,你來……是來說媒的?”蘇白衣滿臉無奈,這個風師兄,還真是不按套路出牌。

風左君沒理會蘇白衣的話,繼續說道:“你這一戰,輸贏不重要,重要的是活下來。你還這麼年輕,要做武林霸主著什麼急,以後我們逍遙御風門建立起來,天下江湖都將以我們為尊。倒是你和師姐的終身大事,得先計劃起來了。”

蘇白衣哭笑不得:“風師兄,師姐啥都沒和我說呢……”

“混賬!這些話來要師姐來說的嘛!自然是應該你說,但你現在面臨大戰,說這些也不合適,想來想去還是得我說,謝羽靈那小子更不行了,喜事一到他嘴裡,就透著幾股喪氣。”風左君站了起來,“這件事就由我這個二門主做主了。且問你答應不答應,你若答應,我找時機和師姐說。”

蘇白衣舔了舔嘴唇:“我做夢都想……”

“明白了。”風左君不再聽下面的話,轉身就走。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