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 秘事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瀛洲。

位於山巔的山莊之內,擺著一座巨大的石棺,呂玄水的屍體躺在其中,幾十名呂氏族人身穿白衣,圍坐在棺材之旁,他們心中並沒有太多的悲傷,有的只是一種悲涼。因為呂玄水死了,那麼這一次的瀛洲臨岸,將依然是以失敗告終,而且沒有了從頭再來過的機會。

“尊使。”呂天傷看那坐在角落中的呂昊仙,如今呂玄水和呂凡仙皆死,那麼瀛洲之上,唯有呂昊仙能夠做主了。

呂昊仙聽到呂天傷喚他才回過神來,他抬起頭:“何事?”

“大家今日等在這裡,只求昊仙大人做一個決定。”呂天傷緩緩道,“是拼死再戰一場,還是就此退去?以及,白極樂此人該如何處理?”

“白極樂。”呂昊仙站起身,“你要問得是如何處理他,而我想知道的,是他如何處理我們。”

“你們來這裡做什麼!”一聲怒喝響起。

呂昊仙和呂天傷同時轉頭看去,才看到白龍和白鶴出現在了門口。呂昊仙輕嘆一聲,朝前走去:“你們都讓開。”

眾人雖然心中忿忿,但仍是讓開了一條路,呂昊仙走到白龍和白鶴面前,問道:“何事?”

“樓主想要見你。”白鶴直接說道。

白龍搖了搖頭:“如今已經沒有浮生醉夢樓了,是我們家主要見他。”

“你們是什麼東西?有資格讓昊仙大人去見你們?”呂天傷怒喝道。

“殺了他們!”

“殺了他們!”

剩餘的呂氏族人全都高喝起來。

白鶴微微俯身,手握在了劍柄之上,白龍伸手按住了他想要拔劍的手,衝著他輕輕搖了搖頭。呂昊仙也輕輕抬手,示意眾人安靜下來。

“不知昊仙大人是否願意前去一見?”白龍問道。

呂昊仙沉吟半響,最後還是點了點頭:“好。”

白極樂依舊待在那處偏僻的別院之中,雖然三日之前他曾放出豪言,如今的瀛洲之主已經是他了,但他卻似乎並不著急立刻收服那些實力不凡的瀛洲呂氏族人,而是在這處別院之中,養了整整三日的傷。聽到呂昊仙推門而進的聲音,他才睜開了眼睛,淡淡地說道:“你來了。”

“當年尊主說白氏族人尚有人活在這世間,讓我去尋。所以當年是我找到了你。”呂昊仙沉聲道。

“是,你給我帶來了活下去的希望。”白極樂微微抬頭,語氣中聽不出喜怒,“也將我推入了深淵。”

呂昊仙微微皺眉:“這些都是你自己的選擇。”

“那麼,這次該輪到你們做選擇了。”白極樂緩緩走上前,“是想生,還是想死?”

“在十里琅璫中,我第一次見你時,便察覺到你的實力已不在我之下。但是瀛洲之上,還有高手甚多,以你一人之力……”

“那便試試。”白極樂忽然對呂昊仙打出一掌。

呂昊仙急忙相迎,只聽“砰”得一聲,他便往後連退了七步,體內氣血翻湧,他張了張嘴,一口鮮血便嘔了出來,他伸手抹去嘴角的鮮血:“怎麼可能……你的仙人書,什麼時候練到這個地步的!”

“所以,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了。”白極樂走上前,站在了呂昊仙的面前,“現在輪到你們做選擇了,是想生,還是死?”

呂昊仙沉聲道:“你想要當瀛洲之主?”

白極樂笑了笑:“是。”

呂昊仙冷笑道:“瀛洲之主,千年來都是我呂氏族人,你若想要做瀛洲主人,山上的那些人就算拼死也會和你一戰的。”

“所以就要拜託你,來替我說服他們了。”白極樂從呂昊仙身邊走過,走到了院子之中,白龍和白鶴原本侯在院外,見白極樂出來了,紛紛躬身行禮。

“這不可能。”呂昊仙咬牙道。

“那你也不可能走出這裡了。”白極樂輕輕一抬手,白龍和白鶴同時拔劍。

“呂玄水謀劃了幾十年,為的就是逃離這個地方,而現在瀛洲馬上將再度南下,你待在這個與世隔絕的地方,就算被尊稱為主人又能如何?”呂昊仙皺眉道,“飄零於南海的孤獨,你並不能理解!”

【鑑於大環境如此,本站可能隨時關閉,請大家儘快移步至永久運營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

“你錯了。我不會去南海,這一次瀛洲也不會再失敗。”白極樂長袖一揮,“因為我不是呂玄水!七日之後的那一戰,將是反攻的開始。”

“蘇白衣!”營帳之內,風左君不顧旁人的阻攔,直接衝進了蘇白衣的帳篷。他那日回來以後,就因為實在太過於疲倦,而整整睡了三天三夜,此刻方才甦醒,他想起了蘇白衣和白極樂的一戰之約,便立刻趕過來要見那蘇白衣。

營帳之內,蘇白衣和南宮夕兒四掌相合,盤腿坐在一張竹榻之上,兩個人頭頂冒著玄紫色的真氣,看起來似是正在練功。

“難道這就是覺得傳說中的合體雙修?”風左君走到了二人身旁,仔細地打量了幾眼。

“風左君,我看是太久沒收拾你了,皮癢了是不?”南宮夕兒雙眼依然緊閉著。

風左君嚇了一跳:“哎呦,還能聽到我說話呢。師姐,我錯了!”

“白衣受的傷太重,我在用萬道心門修補他受損的筋脈,還需要兩日的時間。”南宮夕兒回道,“你沒事就先出去,別打擾我們。”

風左君搬了個石凳,坐在了他們的身旁:“師姐你說話太傷人了,我是一個從地府裡爬出來的人啊,你難道沒有因為能夠再見到我而很激動嗎?更何況,我這次真的有事,有很重要的事。”

“哦?風師兄是有什麼事情要同我說?”蘇白衣忽然說道。

“是的,其實本來你們風師兄已經死了,幸虧那個要殺我的瀛洲人呂雲仙,他一直暗戀者你母親!聽說我和你是至交好友,所以放過了我,還和我說了一個秘密,我覺得這個秘密,你必須要知道。”風左君神色忽然嚴肅起來。

蘇白衣微微一笑:“還請風師兄告知。”

“我答應了呂雲仙,這個秘密只告訴你一人。”風左君走到蘇白衣的身邊,湊到他耳邊輕聲言語了幾句,隨後又坐回了那張石凳,“知道了吧。”

蘇白衣長吁了一口氣:“這個秘密,還真是來得及時呢。”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