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 觀戰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三日之後。

一封書信送到了青州沐家。

沐家公子沐年華舔了舔嘴唇,開啟信封的手微微有些顫抖,看了許久之後才終於舒了口氣,緩緩道:“贏了。”

坐在院子中曬太陽的薛神官臉上的面具變幻不定,直到沐年華的這一句“贏了”以後,才終於固定在了一張孩童的笑臉之上,他笑道:“果然如此,如我所料。”

“先生你若是願意去助陣,也不至於讓我們如此提心吊膽。”沐年華語氣中有幾分抱怨。

薛神官搖了搖頭:“這世間變成如何,與我無關,我答應老頭子的事情已經做到了。”

“胡說,分明每日都很擔心南宮姑娘。”沐年華毫不留情地揭穿了薛神官的心思,隨後又看了一眼那封信,繼續說道,“不過雖然贏了,但如今的結果還是令人不安。”

“哦?”薛神官臉上的面具忽然變成了一張沒有五官的白麵。

“瀛洲敗退,呂玄水被殺,但是有人在之後接管了整個瀛洲,這個人就是曾經浮生醉夢樓的樓主白極樂。蘇白衣下山之前,與白極樂立約,十日之後再戰。如今已過了三日,也就是說這一戰最後的結果,將是七日之後。”沐年華收起了書信。

“白極樂?”薛神官站起身,“說起來和這個傢伙的賬,我還一直沒有去算呢。”

沐年華笑了笑:“當年在船上遇到蘇白衣的時候,他還只是個會在賭場上使些詐的無名氏,如今已是天下皆知的大英雄了。走,前輩,一起去看看?”

薛神官幽幽地說道:“哦?現在敢去了?”

“這一戰的結果不會再影響中原各派的安危了,只不過是蘇白衣和白極樂恩怨的一場結局,既然不會危及到生死,自然要去看看。”沐年華揮手道,“備馬!”

“真是個生意人。”薛神官笑道。

“可別這麼說,我得到的訊息若是他們輸了,沐家可已經做好了散盡家財去招募勇者與瀛洲拼個你死我活的準備了。”沐年華走出門,“如今我兄弟要一戰名揚天下了,當然要去捧場!”

南海之濱。

莫問和即墨花雪相繼甦醒了過來,他們的帳篷之內,惡魔城九大惡人也都纏著纏滿了繃帶躺在那裡,看到他們二人醒來以後,肖生喜道:“城主你醒了!”

莫問揉了揉自己的腦袋,看了看屋內眾人的慘樣,苦笑道:“輸得這麼慘。不過一個都沒死,倒也算是幸運了。”

“城主可別取笑我們,我們這一戰可是贏了的。”肖生躺在床上,身上雖然纏滿繃帶,右手依舊捧著一本書卷。

“是啊,我這金口玉言,可從來沒有錯過的。”阿斗笑了笑,然後便是痛得一陣齜牙咧嘴。

“我們無惡不作的惡魔城,如今成了拯救世間的大英雄,以後在壞人界還怎麼立足啊。”牛頭無奈道。

【新章節更新遲緩的問題,在能換源的app上終於有了解決之道,這裏下載 huanyuanapp.org 換源App, 同時查看本書在多個站點的最新章節。】

“難為情啊難為情,倒不如死了算了。”馬面也是搖頭。

莫問已經習慣了這幫下屬每日的胡言亂語,即墨花雪卻沒有心情聽這些,她問道:“贏了?是如何贏了?莫非是道君和儒聖先生聯手殺了呂玄水?”

“不是,是蘇白衣。”趙夏秋說道,“他現在已經成為了大英雄了,足以和蘇寒媲美的大英雄!”

“何止,當年蘇寒只是擊退呂玄水,而蘇白衣,可是殺了呂玄水。”肖生放下了書卷,“下次我再看書,怕是寫得都是他血戰瀛洲之主的故事了。”

“蘇白衣?”即墨花雪走出了帳篷,朝著周圍看了一下,行走路過的各派弟子神色都較為輕鬆,時不時還能聽到一些營帳中傳來一聲笑聲,看這氣氛想必那九惡所言不虛了,她總算放下了心,難得地笑了一下。

“二嫂。”周正從一旁的營帳中走了出來,看到即墨花雪站在那裡,立刻欣喜地走上前。

“這幾日發生了什麼,與我們說說吧。”莫問從營帳中走了出來。

“莫城主也醒了。”周正行禮道,“二位剛醒,不如到我的營帳中,喝杯茶,慢慢聊。”

在營帳之中,周正花了一盞茶的時間才把他們暈過去之後的故事說完,莫問聽完以後長嘆一聲:“看來以後的江湖,該屬於這些年輕人的了。”

即墨花雪一直面帶笑容,聲音也很是溫柔,與平日裡嚴肅冷漠的樣子很有些不同:“雖然學宮一直不肯陷入江湖紛爭,但是這一代的英才,卻被學宮囊括殆盡了。”

“他們終歸還會回到自己的宗門,學宮只是他們的一站罷了。”周正喝了口茶,謙遜地說道。

“七日之後那一戰,蘇白衣非去不可?”莫問忽然有些擔憂,“那白極樂吸了呂玄水的部分功力,實力如何,還很難說。”

“當日瀛洲之上,若蘇白衣不答應白極樂的要求,那麼他和南宮姑娘則必然會死,你們也知道我這蘇師弟對他的這個師姐是多麼看重,所以他當時就答應下來了。但是白極樂這些年來做了很多惡,害死了很多人,這其中的罪孽,若只是因為他在瀛洲之上助了蘇白衣一臂之力便就此抹去,未免太過於簡單了。所以蘇師弟定下了這一戰之約,要徹底將這段仇怨來一個了結。”周正回道。

即墨花雪惑道:“那白極樂為何會同意呢?既然他已經決定南下,那麼和蘇白衣的這一戰,並沒有太大的必要。”

“因為白極樂需要人心。蘇白衣殺了呂玄水,而白極樂若是能一戰勝過蘇白衣,那麼他這瀛洲之主的位置才能坐得安穩。不然的話,僅憑他一人,加上白鶴和白龍二人,瀛洲一旦重新南下,那麼很有可能便是一場內亂。”周正緩緩道,“白極樂向來善算人心,蘇師弟這也算將計就計了,給了白極樂一個不得不拒絕的理由。”

“蘇師弟呢?”即墨花雪問道。

“正在閉關養傷,為了七日之後的那場決戰。”周正喝了口茶,“這一戰,是獨屬於他的一戰。”

“但是天下人都會來看。”即墨花雪喃喃道。

PS:最後一戰,即將到來!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