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神魔之謎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劇烈的爆炸聲和滿天而落的岩漿雨將亞瑟從那神奇的狀態中拉回現實。

睜開眼的那一刻亞瑟終於明白這裡為什麼被封印了?

亞瑟坐下的石臺就是成神的階梯,從魔法陣中傳導出的是屬於這片大陸的本源之力。這股力量純粹的不屬於任何一系,卻又可以在體內輕鬆的轉化為任何一系,透過本源力量的轉換,掌控任何一系的規則都變得更加容易,這是一條偷天的途徑。

一系列念頭在亞瑟腦中只是一閃而過,他瞬間回到眼前的場面,阿修從他身前的岩漿湖中衝出,擋住了斬向他的一匹黑色劍光。

【穩定運行多年的小說app,媲美老版追書神器,老書蟲都在用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阿修身上包裹著本源之力凝形的晶瑩光罩,卻依然被這道匹煉的劍光斬破光罩,身體砸進熔岩湖中,濺起大片的熔岩雨。

亞瑟瞬間反應過來,若不是阿修拼死保護自己,現在已經屍首兩半了。亞瑟向著對面的金衣人揚手就是一劍,一片晶瑩的劍光從光明殘刃中爆射而出。

亞瑟被自己這一劍驚住了,光明之刃上的五彩虹光怎麼變成了近乎無色的晶光,而且威力強了一倍不止。金衣人揮劍橫檔,仍被這一劍震退了數十米。

亞瑟死死盯住對方手中的劍,跟隨自己多年的星隕劍上此時卻包裹著一層黑光,他忍不住脫口而出,“我的星隕劍怎麼在你手裡?”

金衣人上下打量亞瑟並沒有急著再攻過來,而是忍不住輕聲嘆息,“你的成長完全出乎我的意料,甚至超出了我的控制,不然你才是這把劍最合適的劍魂。”

亞瑟完全不明白對方的意思,而是盯著他追問道:“我的星隕劍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我沒想到你能在外界領悟本源之力並先一步進入封印,不過這並不能改變最終結果,我可以讓你臨死之前明白這一切,畢竟你是我特意選中的人。”

“我是被你選中的?”亞瑟完全被對方的話弄懵了。

“從哪開始呢?就從這把劍開始吧?”金衣人自顧自的說下去,“這把劍真正的名字應該是星空神劍,在神器位階上應該算是神族的傳承神器吧。”

亞瑟雖然早從無光魔神口中知道了這把劍的名字,但仍然驚訝於它竟然是神族的傳承神器,自己這些年真是暴殄天物啊,竟然拿神器當燒火棍在使。

“這把劍在你手中之所以沒有顯出任何奇異之處,是因為它失去了劍魂和本源之力,失了劍魂的神器就成了一塊凡鐵。”

“不可能。”亞瑟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器物通靈,經年累月之後在特定條件下便會生出一絲靈性,亞瑟能夠從光明殘刃中清晰的感覺到那絲靈性,但要讓這次靈性成長為獨立意識的器魂幾乎不可能,就是各族的傳承神器也沒有一件能生成器魂,神劍本身未損器魂卻失的事情更匪夷所思。

“你們這些低等的種族故意掩蓋了那段歷史,星空神劍當年的地位就是大陸至高神器,現在竟引來後輩的質疑,當年若不是為了救我,這把劍又怎麼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金衣人輕撫劍身低聲哀嘆。

“為了救你?這把劍曾經屬於智慧神王赫克里斯,難道你是?”亞瑟瞬間將所有線索穿到了一起,但卻又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測,“不可能!你不可能是赫克里斯,智慧神王的屍骨還在殞神沙漠!”

金衣人注視著亞瑟一語未發。

金衣人沒有否認,亞瑟知道這就是事實,因為他早已推測出另外一件事兒,所有面目相同的金衣人都是秘法煉製的傀儡之軀,那身軀內的靈魂是誰的?答案就是智慧神王赫克里斯!

“怎麼可能,即便是魂魄也不可能萬年不滅,獸神已經如此樣子了,你怎麼可能如此清醒?”

“嚴格來說,我並不是當年的赫克里斯,起碼有一半的魂魄不屬於智慧神王。赫克里斯被毀掉身軀、幾乎打散魂魄瀕死之際,星空神劍護主,劍魂與赫克里斯不完整的殘魂相融,便是你眼前的我。神器劍魂不散不滅,所以才有了我這麼一個可以更換身軀、永生不死的怪物。”赫克里斯的語氣中充滿了落寞與悲哀。

“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誰能殺死包括你在內的所有強大神王,又能以抽離魂魄的方式抹去整個神族?”亞瑟終於問出了那個鎖在歷史中的秘密。

赫克里斯沉默了許久之後發出一聲輕嘆,“總該有人知道當年發生了什麼?作為我選定的人,你有資格帶著這個秘密去死。”

埋藏在胸中的秘密終需要一個傾聽者,赫克里斯一聲輕嘆之後自顧自的說了下去:“這一切變故皆因成神的秘密,也因為我犯了一個不可饒恕的錯誤。你可知這大陸除神、魔兩族之外,其他各族皆無法成神?”

如此秘聞亞瑟自是搖頭。

“魔族成神是因為‘真魔井’,我神族成神便是因為這聖劍峰,此兩處皆為我兩族孕育誕生之地,其中的本源之力能夠助族中強者掌控規則之力。”

魔族來自“真魔井”亞瑟到是知道,卻絕想不到此處竟然是神族誕生之地。

赫克里斯看出了亞瑟的疑惑,進而說道:“你不覺得此處熔岩湖的形狀看著熟悉嗎?”

亞瑟再次環顧四周,這座熔岩湖下小上大似一隻碗底,記憶中卻沒有找到任何類似的事物。

赫克里斯自顧說下去,“浮空巨城與這熔岩湖本是一體,神魔之戰中才飛離這聖劍峰。”

亞瑟這時才恍然大悟,這熔岩湖口正好承託浮空巨城之底,而城中心的那座本源法陣陣心當年一定是連通腳下這塊神奇巨石的,之前的一切疑惑水到渠成的解開了。

“神魔之戰後,真魔井與幽冥花城一起被封印從這個空間剝離,整個大陸的成神之地便只剩聖劍峰一處。我當年因為愛上了精靈女王迪莉婭,酒後無意間說出了這個秘密。成神是任何一個種族強者都無法抑制的巨大誘惑,但我卻不能答應她,神族傳承祖訓,絕不允許外族成神,何況還要藉助本族的本源之地成神?”

“智慧神王的愛人不是大地之神赫琳娜嗎?”亞瑟突然插嘴問了一個尷尬的問題。亞瑟不記得精靈歷史中有迪莉婭女王的記載,卻在聯盟的古籍中查到過智慧神王與大地之神之間的關係。

數萬年過去了赫克里斯的臉上仍難掩尷尬,“赫琳娜發現這件事之後懲罰了迪莉婭,迪莉婭因此遷怒於我和整個神族,於是聯合人族、獸人、巨人和龍族,五族一起制定了針對神族的陷阱。”

“除了矮人之外,其他四族為什麼會針對神族?如果只是因為精靈女王的鼓動,這個理由恐怕太牽強了吧?”

“怨恨的種子其實早已暗中埋下。魔族被封印之後,表面上是七族共同守護大陸,實際其他六個種族都是神族的從屬種族,迪莉婭除了用成神之路誘惑之外,各族早對神族暗中不滿。人族和獸人是因為背叛魔族之後不被信任,巨人是因為傳承神器被拿走鎮墓,巨龍則是因為仍被神族視為坐騎驅使。”

“等一等。”亞瑟忽然打斷了赫克里斯,“我不明白你說人族和獸人背叛魔族是什麼意思?”

“我忘了你們人族和獸人早就把這段不光彩的歷史抹去了,自然不知道魔之三族和神之三族的傳承。精靈、巨人和矮人三族是神族的附屬種族,人族、獸人和海族三族是魔族的附屬種族,龍族是這片大陸上強大的原生種族,但卻一直被神、魔兩族視為最佳坐騎。”

“你是說我們人族曾經是魔族的附屬種族?”亞瑟不可思議的問道。

“你們殘暴、狡詐還熱衷內鬥,除了具有極高的學習和修煉天賦之外幾乎一無是處,你們骨子裡就流著魔族邪惡的血液。”

回顧自己這些年的經歷,赫克里斯說得這些人性中的缺點亞瑟一時竟然無言以對。

“當年的魔族其實遠比我們神族強大,正是因為你們人族和獸人背叛了魔族,當年才能夠成功封印魔族。封印魔族之後我們對你們兩族依然不放心,所以才安排聖札加利蘭和阿基兩人分別統領你們,這就是你們兩族有崇拜的神而其他各族沒有的真正原因!”

亞瑟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今天兩族高高供奉在上的神竟然是當年被人安排的統治者,兩族骨子裡的奴性還真是強啊!

赫克里斯自顧說下去:“迪莉婭後來騙我喝下了含有‘永凍之軀’毒藥的酒,在我行動受限的情況下又遭到其他幾族最強者的圍攻,被龍神鞭砸倒之後,又被你們人族的光明之刃刺進胸膛攪碎了心臟。”

亞瑟想起了殞神沙漠石殿中的那具玉化骸骨,胸口處的傷口情形跟赫克里斯描述的一模一樣。

“迪莉婭他們自以為殺了我,故意將我的死訊放出去引來神族的報復。赫琳娜他們不知道那是幾族聯手佈下的陷阱,導致浮空巨城被“五靈之怒”擊中陣心,失去了魔法防護和大部分功能,才在五族的聯合攻擊中徹底毀掉。”

“我還有一個疑問,為什麼我在神之墓園中發現了大量普通神族的完整屍體,卻沒有神王和高階羽翼戰士的屍體?”

赫克里斯眼中噴火,“果然是你們毀了墓園!”

赫克里斯雖然極度憤怒,但依然沒有立刻動手,而是強忍著怒火述說了當年那悲慘一戰,“復仇的女人是瘋狂的!精靈本就是精神魔法的大師,迪莉婭為了報復赫琳娜與神族竟然選擇了與精靈母樹融為一體,然後以榨幹自己和母樹的精神力為代價,對整個浮空之城上的神族施展了超禁咒魔法‘靈魂抽取’。弱小的神族被直接抽離魂魄而死,強大的神王和高階羽翼戰士不會被抽走魂魄,但也在這記精神禁咒攻擊下傷及精神本源,戰力只剩平時的十之一二,在隨後各族衝上浮空巨城的戰鬥中戰死,依然沒有逃過魂魄被剝離的命運。”

亞瑟仍然有些不解,“那些被抽走的神族魂魄為什麼會被封印在囚靈山下,直接滅殺不是能更加徹底的除去隱患嗎?”

“你認為如此強大的精神攻擊禁咒會沒有任何後遺症嗎?那些被抽取的靈魂並沒有憑空消散,而是吸附在了迪莉婭、精靈母樹的精神體周圍,為了不斷絕精靈母樹的傳承,各族只能選擇連迪莉婭、母樹和神族一起封印。迪莉婭在報復神族之前就下定了同歸於盡的決心。”

亞瑟不能理解精靈女王為什麼如此瘋狂,是因為赫克里斯仍然隱瞞了一小部分實事,他只說赫琳娜懲罰了精靈女王,卻沒有說因為嫉恨她毀掉了精靈女王的容貌。對於天性.愛美的精靈一族而言,這比殺了他們的懲罰還惡毒!

“迪莉婭唯一沒有想到的是星空神劍的劍魂救了我,靈明神猿趁機搶回了我的屍體和星空神劍。”

“你撒謊!既然靈明神猿已經搶回了你的屍體,星空神劍為什麼會再次出現在浮空巨城內?”

金衣人忽然詭異的一笑,“因為之後所有的佈局都是針對你的!”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