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突破渡劫期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在那個方向上,已經是如同一片人間煉獄,這種末日一般的景象,哪怕是這些心性殘忍而狠毒的魔族,也在心中驚嘆不已。

不過就在片刻之後,高空之上卻傳來了陳平冰冷的聲音:“幽冥城麾下,你們還在等什麼?”

聽到陳平的聲音,幾乎所有幽冥城的這些人,目光之中都浮現出了濃郁的恐懼之色,根本不敢有半點猶豫,瞬間向著百里開外的鐵鋒城陣營衝了過去。

此時的陳平在他們的心中,已經是如同至高無上的魔神一般的存在,根本不敢違抗陳平的命令。

超過八百萬的幽冥城隊伍,想要徹底消滅掉那僅僅只有不到三百萬人的鐵鋒城隊伍,自然不在話下。

即便對方的普遍實力層次要更高了一些,可畢竟其中不少人都已經身負重傷,再加上軍心渙散,至少在這兩大陣營的戰鬥當中,幽冥城已經是徹底奠定了勝局,幾乎沒有任何失敗的可能性。

而此時的中年人以及鐵鋒城主,早就已經變得臉色鐵青。

以往,在這種殺戮大賽當中,雖然雙方都會派出數百萬甚至上千萬的民眾,不過最終戰爭結束之後,真正的損失比例,或許也僅僅只有十分之一左右而已,最多死傷上百萬人罷了。

可這一次,戰爭還只是剛剛開始,鐵鋒城便已經損失了接近七百萬人之多。

如此巨大的損失,幾乎直接就讓鐵鋒城瞬間被打殘了一半,哪怕現在就此收手,鐵鋒城的綜合實力也將會出現大幅度的滑落。

想要重新崛起,還不知道要花費幾百年的時間。

而對於那位中年人來說,雖然他並不在意鐵鋒城這些人的死活,可不管怎麼說,想要贏得這場戰爭的勝利,獲得陳平的一切,那麼殺戮大賽本身也是他需要關注的其中一個方面。

可眼看著幽冥城已經先輸了一場,中年人的臉色自然也不會好看。

然而下一刻,中年人的眼神頓時微微一變,目光之中充滿了幾分寒意,冷冷的看向了陳平,似乎有些蠢蠢欲動的想要向陳平動手。

然而下一刻,陳平的手中,卻漸漸的浮現了一道細弱的光芒。

這道光芒雖然有些微弱,不過似乎和這個龐大無比的陣法產生了一定的聯絡,中年人心中驚疑不定,也不敢輕而易舉的對陳平動手,生怕受到陣法的攻擊。

然而片刻之後,中年人便已經充滿了懊悔。

因為他已經看到,陳平手中的那道微弱的光芒,似乎具備著無窮的吸引力,將整個籠罩方圓數千裡範圍內的光罩,向著陳平的手中吸引了過來。

那光罩不斷的縮小,轉瞬之間,便已經露出了全貌。

這是一個巨大的球形,其中球形的上半部分,就暴露在地面之上,而下半部分,則是將地面之下也籠罩在內,是一個近乎於沒有任何死角的巨大陣法。

而現如今,這個球形正在向陳平的手中凝聚過來,以陳平手中那道微弱的光芒為中心,短短片刻之後,那籠罩上千里範圍內的巨大陣法,便已經凝聚成了陳平手中一個小小的光球。

眼看著這座巨大的陣法已經消失,下方鐵鋒城的那數百萬殘餘的人,再也不敢繼續在這裡停留下去,轉身就跑。

只不過很可惜,此時幽冥城八百萬人已經來到了他們的面前。

鐵鋒城一觸即潰,根本沒有半點抵抗的心思,雙方之間就此展開了一次規模極其巨大的,追殺和被追殺的行動。

而此時的那個中年人,看向陳平手中那個小小的光球,目光之中也出現了無與倫比的忌憚之色。

【鑑於大環境如此,本站可能隨時關閉,請大家儘快移步至永久運營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

他非常清楚,這光球雖然看起來並不算太過起眼,可實際上卻是一座聖級陣法的本身。

按照剛剛的情形來看,這座聖級陣法,更加擅長於群體攻擊,攻擊的範圍和數量極其龐大,不過這樣的陣法對於真正的聖級層次的高手來說,應該不會有任何的威脅能力。

這也就意味著,這座陣法在單體攻擊方面,卻也不過如此而已。

而這位中年人本身擁有著渡劫五層巔峰的實力,這種大規模攻擊的陣法,哪怕已經達到了聖級的水準,想要將中年人擊敗,恐怕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這裡之後,中年人心中也是漸漸的安定下來。

不過隨後,中年人卻猛然臉色一變,因為他已經看到,陳平緩緩的抬起頭來,目光卻並不在他的身上逗留,而是突然看向了中年人身旁不遠處的鐵鋒城主,眼神之中帶著幾分戲謔而冰冷的殺意。

意識到陳平想要幹什麼之後,中年人頓時臉色一變,急忙想要衝到鐵鋒城主的面前,將鐵鋒城主保護起來。

然而下一刻,陳平手中的那小小的光球已經開始轉變形態,直接化作了一道半透明的光劍,下一秒,這柄光劍便已經從陳平的手中飈射而出,瞬間貫穿了鐵鋒城主的身體。

鐵鋒城主原本還有些惱怒的表情瞬間凝固了下來,目光之中還殘留著幾分不敢置信的神色。

而他身上的氣息,早就已經徹底歸於虛無。

就在鐵鋒城主身邊的那位中年人,眼神中也透露著濃濃的震撼之色。

陳平這一劍,實在是太過凌厲,哪怕同樣身為渡劫五層巔峰實力的強者,他也根本沒有辦法想象,陳平這一招居然有如此威力,

不過隨後,這位中年人也已經回過神來。

陳平這一招之所以如此強大,並不是因為陳平本身的實力,而是因為陳平凝聚了整個陣法的威力。

這畢竟是聖級層次的陣法,哪怕僅僅只是群體攻擊的陣法型別,在凝聚了全部的陣法威力之後,也不可能是渡劫二層巔峰能夠抵抗下來的。

恐怕就算是這位中年人正面扛下這一招,也必定會身負重傷。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中年人看向陳平的目光之中,更是多了幾分忌憚之色。

他不得不承認,陳平的手段,的確是讓自己感到了幾分震撼。

不過他的震撼卻並沒有到此為止,因為下一刻,陳平身上的氣息已經開始劇烈的波動了起來。

感受到陳平身上氣息的變化,中年人的臉色更是猛然一變。

因為直到此刻,他才突然意識到,陳平的實力竟然已經達到了當前突破的關口。

然而也正是因為察覺到了這一點,中年人的臉上更是充滿了無與倫比的不敢置信的感覺。

因為他分明能夠感受到,陳平身上的氣息層次,僅僅只有化神五層巔峰而已,可這又怎麼可能呢?

陳平分明是一個可以和渡劫五層巔峰級別的高手正面抗衡的人物,從剛剛交手的過程中來看,陳平的實力完全不下於自己。

然而陳平的真實境界,卻僅僅只有化神五層巔峰而已,這豈不是意味著,陳平能夠發揮出來的戰鬥力,已經能夠達到跨越整整一個大層次擊敗對手的水準?

如此震撼人心的事情,哪怕是在整個魔界大陸之中,整整十萬年來,也從未有幾個人能夠做到過。

察覺到這一點,中年人臉色頓時狂變。

他已經意識到,一旦陳平突破到了真正的渡劫期的層次,那麼必定可以發揮出匹敵半步聖人層次的實力,甚至就算是和真正的聖人比起來,恐怕也會不遑多讓。

面對這樣一個絕頂的高手,中年人根本就沒有任何取勝的希望。

而在意識到了這一點之後,中年人立刻便想要掉頭逃跑。

可此刻,陳平的嘴角卻已經勾起了一抹冰冷的微笑,轉眼之間,便已經追上了中年人的身影。

雖然此刻的陳平發揮出來的實力,還不足以將中年人瞬間斬殺,只是糾纏住中年人,不讓她離開,倒是輕而易舉。

而在這不斷交手的過程當中,陳平身上的氣息波動也越發強烈了起來。

短短幾分鐘之後,陳平身上的氣息波動便已經達到了巔峰。

在下方無數人無比震撼的目光當中,高空之上的陳平,實力瞬間突破,達到了真正的渡劫期的層次。

而且陳平的戰鬥力早就已經達到了這樣的水準,一旦突破到渡劫期層次之後,便立刻徹底穩固了下來。

天空之上,也瞬間凝聚了近乎於無邊無際的烏雲,雲層之中,響徹著震動九天的雷鳴。

察覺到這一點,就連下方正在逃跑和追擊的兩座城池的民眾都紛紛停下了腳步,目光呆滯的看向了高空之上。

天空之上出現的異象,分明表示,陳平此刻突破的關口,並不是普通的突破,而是從化神期突破到渡劫期的層次。

然而在所有人的印象當中,幽冥城主原本就是渡劫二層巔峰級別的高手,可此刻卻又再一次突破渡劫期的層次,一時之間,在場的所有人腦海之中都是轟鳴作響,根本想不通,這一切到底是因為什麼?

不過陳平的那些靈魂奴僕,對這樣的狀況卻根本沒有任何懷疑。

在他們的心目當中,無論陳平身上出現任何疑點,他們都不會質疑陳平的身份和來歷。

就算明知道陳平是人族,他們也會忠心不二的跟隨在陳平的身旁。

畢竟,他們的靈魂已經被陳平徹底收服。

至於下方的那些實力低微的普通民眾,陳平倒也並不會太過擔心。

反正整個幽冥城都已經在陳平的掌控之下,至於鐵鋒城,很快,陳平便也可以將鐵鋒城徹底封鎖。

如此一來,這兩座城池的所有人都會在陳平的掌控之中,自然不會擔心訊息洩露。

更何況,陳平身上發生的事情雖然離奇,可卻也不會有人聯想到陳平真正的身份,最多就是以為,在此之前的陳平,一直在藏拙而已。

面對即將降臨的雷劫,陳平的目光卻顯得極為平靜,眼神之中更是浮現出了幾分譏諷的意味。

他能夠準確的判斷出雷劫的威力,在正常情況下,普通的化神期高手突破到渡劫期的層次,是有一定機率直接被雷劫劈死的,可陳平卻有所不同。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