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0章眾生之道皆我道,聖殤!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洪荒位面,六界,佛界。

靈山上,須彌山上,靈鷲山上,古佛,現在佛,未來佛,千百佛陀,十萬佛尊,百萬教眾,千萬萬佛國子民,皆在矚目著蒼穹。

即便很多佛修的境界看不穿虛空,可蒼穹上越來越弱的佛光他們都知道,二位佛聖其勢漸微。

那些佛祖,菩薩們則是面色嚴肅,即便佛已清修七情六慾,可即便是聖人亦無法無情無感,更遑論他們?

萬佛唯有禱告,不停的祈禱祝福,在眾生眼裡他們是高高在上的神佛,可於位面之上的混元,他們亦是螻蟻。

蒼穹之上,佛光忽而變得微弱,魔光盛大黑暗自蒼穹破曉而來,無盡黑暗降臨佛界!

羅睺至尊穿破佛光,降臨六界之佛界。

一人俯視億萬生靈。

羅睺至尊踏入佛界,張狂而笑,笑聲自帶混元強者的無上威壓,碾壓眾生。

三山之上,萬佛齊誦,:“南無阿彌陀佛!”

佛光照亮三千世界佛國,一個個菩薩一位位佛陀,乃至一個個比丘,伽藍,都在誦佛。

混元至尊雖強,可也不會因一聲笑碾壓有萬佛所在的眾生心智。

下一刻,虛空中又走出一位俊美男子,神情淡漠卻又有著一種天生的睥睨眾生尊貴氣質。

“羅睺,動手吧。”時間至尊九辰冷淡道。

此音雖小,但三山萬佛皆已聽得。諸佛紛紛蓄力而備,即便螻蟻亦要生死一掙。

羅睺掃視了一眼佛界,看著萬千生靈佛眾,略帶惋惜道:“這裡,可是我生長的地方。

曾經生靈絕跡,如今富饒萬千。我竟有那麼一絲不忍,即便是魔心都要不捨三分。”

“貧僧必不會讓道友心有不捨。”虛空之中,準提聖人揚聲輕笑,踏空而至。

接引聖人緊隨其後,亦走入佛界。

萬佛見至二聖,不由心中喜之,卻亦憂之。

只因準提聖人,此刻已是衣衫襤褸,身上更有數道黑氣瀰漫的傷痕,但這位聖人絲毫不在意他的皮相,仍舊笑如春風,氣度自若。

接引聖人倒是還算完好,只不過神色萎靡不堪,也是一副元氣大傷的樣子。

羅睺至尊嗤笑道:“準提,莫要獨自逞強了。若再阻攔,恐怕聖人不死也要死了。你拿什麼阻攔我?”

準提聖人腳上麻履早已破碎,赤腳而立空中,手中七寶妙樹枝丫亦寶光黯淡。

“貧僧雖力微,但吾亦是聖人。

聖人之言,無虛!”

羅睺至尊搖頭,嘆息道:“唉,你二人亦算是我西方生靈,當年若早出世,想來應當是我座下最得力之人。看來還真是。。。”

“羅睺,莫要拖延,恐遲則生變。”九辰眉頭一挑,出言催促道,而且祂亦是同時動手。

九辰至尊身前環繞而出一條時間長河,神秘又莫測,淡淡虛藍靈光縱橫時空之內,無時無刻,時辰流逝即是它們。

長河緩緩升起,懸浮其頂,九辰喝道:“諸時之海,開!”

下一刻,頂上長河瞬間湧動,從一條河迅速化為一片汪洋,並且在逐漸向整個佛界延展,欲要囊括整個佛界!

準提聖人對接引道:“師兄,勞煩了,九辰至尊還需你來。”

接引聖人面上疾苦更為沉重,本就沉默寡言的他,更是一言不語,他們師兄弟二人心意早已無需言語溝通,心靈相通意相明。

羅睺至尊搖頭道:“準提聖道友早已被我重創,沒有天道之力加持,你此刻戰力幾乎近於無。

接引道友亦是心神十耗九空,一身神通還能有幾成?

你們二人此刻聯手恐怕也不是我的對手!”

準提上前一步,赤足而立,雙手合十,即便危機如此,仍舊笑意不減分毫,:“準提從未想過與羅睺前輩為敵。

準提欽慕前輩威名神通已久,欲和前輩同論大道!”

話音落下,準提身後顯映照十方天地之佛光,聖人輝芒對映虛空,倒懸大地,亮照諸天!

無盡宏偉的佛光,照亮了六界眾生每一位生靈面孔,人界戰場上的老子驀然回首,第一次對這位佛門之祖升起敬意。

六界諸聖,無不回首西看,六界眾生無不仰望蒼穹之上普照眾生的聖人!

羅睺神色一震,吃驚道:“準提,你神志昏顛了不成?”

已經走向九辰的接引,亦是一驚,接引第一次如此失態,他大喝道:“師弟不可!”

準提立無盡佛光之中,長髮道簪束直而垂身後,慈眉善目,笑意吟吟,道:“師兄,準提願你有永脫疾苦,衝我一笑,向天地眾生一笑!”

準提身後髮絲化化銀絲,這位雖是佛門之祖可仍蓄髮而束,他的佛道是眾生佛道,是無論為何,皆可為佛的道,他不在意麵皮,不注重種族血脈教派一切陳規,他只願他的眾生道,可以一直一直普渡眾生!

【鑑於大環境如此,本站可能隨時關閉,請大家儘快移步至永久運營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

無盡光明中,準提笑看眾生,平視萬物,在他眼中天與地齊高,聖人與螻蟻同在,眾生皆為道!

九天十地中,響起這位佛門二祖之一的宏大佛音。

“吾為準提,唯願眾生有道,無論何道,皆是我眾生道之道!

我教地藏菩薩曾言,我不如地獄,誰入地獄?

地獄疾苦,我願為眾生往。

準提去了!”

音盡,億萬兆佛光盛大收斂,聖者赤足降生天地,赤足而歸,生時笑,死時笑,一場大笑誰人會笑?

蒼穹上,一棵菩提老樹鎮壓向無盡魔光偉岸的羅睺,億萬菩提葉落,一葉一菩提,億萬菩提億萬世界。

菩提樹枯,樹下根莖裡鎮壓著一位震爍萬古的魔,樹,是一位名傳天下的佛。

樹枯佛殤魔未死,但魔卻被困樹中。

那宏偉佛光之中,是這位聖人寄託於天道的元神,他合同化天地的元神,以己身聖力,以獻祭聖人以宇宙之力鎮壓了這位無上魔!

萬千佛陀齊齊垂淚,雙手合十,佛向菩提盡灑琉璃。

天地之間,少了一位垂憐眾生的聖人,多了一棵生長虛空中的死菩提。

無盡生靈,紛紛拜下,聖人離去,天地同悲,蒼穹落聖雪,大地生寒冰。天地一片白,銀裝素裹千山萬水汪洋萬島,億萬生靈同悲聖人離去,天地禱告之音,感動天地。

“恭送準提聖人!”

“恭送準提聖人!”

六界生靈無不禱告,無論巫妖神佛仙道,無論恩怨情仇,此刻皆悲。

九辰至尊為之震驚,也不再拖延,即便尚未醞釀完全的時之汪洋,當即化為無盡海洋傾天而下,顛覆蒼穹虛空大地生靈。

接引聖人悲苦而泣,聖人垂淚,淚灑長空沾染菩提。

無盡白蓮升起,十二品金蓮垂落靈山,落入彌勒手中。“佛門,勞苦諸位了。”

彌勒世尊以頭觸地,懇求道:“望師叔慈悲,勿拋棄我等。”

靈鷲山上古諸佛,老佛悲之,跟隨二祖披荊斬棘,破浪砥礪開創萬佛盛世的諸老佛,無不悲情。

接引聖人褶皺的臉上,對著天地眾生一笑,道:“吾接引感悟三千大夢,今日終有勘破。”接引一身氣勢為之暴漲,四重天巔峰的境界在這一刻破入五重天境!

接引聖人走至菩提死樹旁,盤膝坐下,無盡白蓮垂落漂浮時之汪洋,億萬白蓮升起,竟然硬生生的托起了漫天汪洋。

懸浮佛界眾生頭頂的白蓮,撐起了一片天,拖住了一片海。三千大夢虛無縹緲降臨,一瞬間化虛為實,裝入了無盡時之汪洋。

九辰心中一驚,暗道此人亦要拼命了,當即不與之周旋,一位捨棄永恆的聖人,是七重天下近乎無敵的存在!

接引聖人伸手一點,這位愁苦眾生的聖,第一次寒聲道:“留下吧你!”

三千夢引,三千飄渺,接引聖人一瞬化為白蓮,九辰元神之中被接引根本元神所鎮,與接引聖人一同陷入了三千大夢中,經歷一場又一場的夢境輪迴。

接引最後一言,看著身旁的死菩提,想起了當年須彌山上,一池水裡盛開著一朵白蓮,池水之旁,生長著一棵菩提,千萬年歲月陪伴,陪伴,是最長的情。

後來,白蓮得道化形為人,便日夜坐著菩提樹下講道誦經,日夜不息,春秋不止,冬夏難移。

“準提,待我醒來時,為你誦經!”

接引聖人沒有動用寄託於天道的真靈力量,但他獻祭了聖人混元之力,以大夢三千沉睡了九辰亦沉睡了他自己。

至於何時醒來,或許萬年,或許億萬年,又或許是永遠都不會醒來。

佛界之巔,一朵白蓮伴菩提,菩提已死葉已落,滿樹枯枝無生機。白蓮淨世盛開不拜,濯清漣心無垢不染。

一如最初,白蓮伴菩提,歲月靜好,佛界盛世如他們所願而存。

萬佛悲之,卻不頹之,須彌山上的八寶功德池被移入了虛空,涵養了一朵白蓮,滋潤著一顆枯死的菩提!

這一刻,被鎮壓了兩位混元的鴻蒙大道意志為之弱上了兩分,天道亦為之削弱了一分。

不夜天城裡,貌似推演的申公豹猛然站起,滿目狂喜,道:“一線生機!一線生機!

唯有衍生!”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