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八十二章 棋困七日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第二儒祖並不做作和推諉,心安理得的坐在那裡,承受張若塵這一拜。

他右臂畫圓,長袖飄逸。

“譁!”

密密麻麻的字元,呈現在他周遭的天地間,噴薄霞光,似比宇宙中星辰的運轉規律還要奧妙。

他道:“帝塵如何看始祖的這個境界?”

張若塵坐回位置上,恢復帝者氣度,觀察第二儒祖身周因為那些始祖字元而變得混沌的空間結構,道:“深不可測!世人都以為本帝戰力,不輸始祖。唯有本帝自己知道,面對始祖,我毫無勝算。”

第二儒祖面露訝色,道:“帝塵怎麼如此妄自菲薄?這是故意示弱?”

“儒祖這是準備試探本帝的實力?”

張若塵風度優雅,從容不迫,道:“本帝雖知面對始祖,沒有任何勝算。但卻也有把握,與始祖生死一換一。”

誰都能夠感受到氣氛變得不對勁,空間中的氣壓,以十倍遞增。

池瑤腳下出現一道道葬金紋路,蔓延而開,隨時準備應對始祖級交鋒的餘波。

第二儒祖仔細凝視張若塵的雙目,確定他言語真誠,於是,長笑一聲:“老夫明白了,你這是還沒有將七十二層塔祭煉完成。”

張若塵目光一凜,道:“儒祖對七十二層塔竟有如此信心?”

第二儒祖徐徐道:“集人祖、劍祖、冥祖、大尊、天魔,五大始祖之道法,千錘百煉而成的重器,冠絕寰宇,威力之強,無法想象。”

“帝塵借勝利王冠,能夠接下屍魔的始祖大符。那麼借七十二層塔,就一定可以硬撼始祖,傲視蒼穹,劍指一切敵。”

張若塵道:“儒祖既然知道以人祖、劍祖、冥祖、大尊、天魔之能,都只能各自鑄煉七十二層塔的其中一步。就應該明白,鑄煉完整七十二層塔的難度,這絕非我一個尚未踏入始祖境的修士可以做到。”

這一點,張若塵沒有撒謊。

也沒有必要在一尊精神力始祖面前撒謊,對方有太多手段,可以辨別、推算、驗證出真假。

融合劍閣、幽冥地牢、幽冥煉獄、鬼門關,實在太難,等於是在融合五大始祖的道,根本不是始祖之下的修士可以做到。

當初的五十四層塔,也只是殞神島主簡單的拼接而成,並未完全融合。

第二儒祖嚴肅道:“熵耀已經發生,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帝塵可否信任老夫一次,讓老夫來助你,將七十二層塔鑄煉完成?”

【鑑於大環境如此,本站可能隨時關閉,請大家儘快移步至永久運營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

張若塵並未立即答應,或者拒絕,而是問出一句:“以儒祖的修為,掌握七十二層塔,可有把握無敵於天下?”

“始祖在別的時代,可號令諸神,一言決定宇宙的興衰變化,是絕對的主宰。但在這個時代……以往萬古的因果糾纏,長生不死者的佈局,始祖殘魂的執念,所有的所有,都匯聚到了一起。誰敢稱無敵?”

第二儒祖莞爾微笑,已然明白張若塵的顧慮,不再提七十二層塔。

他忽的問道:“帝塵覺得這局棋如何?”

張若塵低頭看向棋臺。

三尺見方的棋臺上,黑白子交錯,似代表了光明和黑暗,相互絞殺。

白子是那麼的耀目,充滿神性光輝。

黑子則如宇宙中的黑洞,吞噬一切物質和靈魂。

“咦!”

張若塵發現腳下出現一條筆直的溝壑,一直延伸向天地盡頭。溝壑兩旁的大山,一黑一白,晶瑩剔透。

這時張若塵才反應過來,自己的精神意識被拉進棋局,困在了第二儒祖早就佈置完成的陣中。

池瑤發現,夜空中月牙和星辰的光輝,盡皆投射向棋臺,繼而蔓延開,使得整個真廬島都星霧茫茫。

張若塵像陷入某種迷失狀態,靜止不動,宛若石凋。

第二儒祖則是站起身,雙手藏於雙袖,放在胸前,向他們所在的方向走來。

“唰!”

戰劍出鞘。

池孔樂持劍傲立,抵擋撲面而來的始祖氣場,眼神始祖鋒銳,沒有絲毫畏懼,道:“你將我父親怎麼了?”

“一座星月精神棋陣,淬鍊神魂,鍛鍊精神,考驗意志,你們不必緊張,要對帝塵有信心。”

第二儒祖仔細端詳片刻,笑道:“虎父無犬女,丫頭,敢向始祖拔劍,你將來成就必然超凡,可願拜入老夫門下?”

拜師始祖,這是何等殊榮?

便是諸天都要羨慕。

不遠處,池瑤的頭頂,一重重天宇世界顯現出來,遮蓋星空。九彩色的混沌神華爆發,匯聚向滴血劍。

劍體血光大盛,斬向十步之外的棋臺。

“轟隆!”

但那裡就像無盡之淵,任何力量靠近,都被陣法吸收得乾乾淨淨,掀不起任何波瀾。

見此情景,池孔樂立即提劍趕過去,無論如何,必須先將父親救出來。

至於拜師第二儒祖,則是根本沒有想過的事。

第二儒祖笑了笑,沒有在意,不再提收徒的事,哼起一首不知名的歌謠,徑直走下斷頭崖,消失在絢爛的星霧中。

……

七日後。

陽光照耀,酷熱難當。

匯聚在斷頭崖上的神靈越來越多。

包括問天君、龍主、千骨女帝、墟鯤戰神、五龍神皇……,除了正在閉死關的,劍界的頂尖強者幾乎盡至。

隨一陣海風吹來,棋臺邊,本是靜坐不動的張若塵,發出一聲幽嘆:“始祖果真厲害,隨意佈置的一座陣法,便困了我七天。”

張若塵抬起頭,看向天空火爐般熾熱的驕陽,道:“而且還是在這烈日當空,星月隱退,陣法威力最弱的時候才做到。”

他並未有半分沮喪,能夠與始祖鬥法,便已經是絕對實力的象徵。

曾幾何時,始祖尚是神話傳說一般的超然存在。

與始祖鬥法得越多,對始祖的瞭解才越多,將來應對起來,才能做到心中有數。

是一件好事!

“譁!”

張若塵衣袖一揮,神力震盪出漣漪。

頓時,棋臺十步之內,第二儒祖留下的秩序和陣法銘紋,盡數消散。

在場神靈,終於可以靠近。

問天君龍行虎步,率先走到棋臺邊,觀察棋局,似依舊難以置信,道:“他真的強到只憑一局棋,就能困住你七天的地步?”

“他的真實實力,只會比我們想象中更高。始祖啊,他到底用出了幾成的修為造詣,誰知道呢?”

張若塵問道:“他可有帶走七十二層塔?”

七天過去,必然發生了許多事。

問天君搖頭,道:“他進入了七十二層塔,但半個時辰後,便又從塔中走出。他道,以他的精神力造詣,也需要花費至少六萬年,才能將七十二層塔完全融煉成功。”

“預料之中的事。”張若塵道。

五龍神皇腳踩五彩雲霞,金龍光影在身後若隱若現,道:“本皇到現在也沒有想明白,就算需要六萬年時間,但也只是六萬年。他為何不直接取走七十二層塔?六萬年後,他豈不是就能無敵於天下?”

池瑤站在崖邊,迎風而立,道:“因為沒有人希望七十二塔被鑄煉出來,確切的說,是沒有人希望七十二層塔在別的修士手中鑄煉出來。”

“第二儒祖一旦取走七十二層塔,立即就會成為眾失之的。”

“屍魔、鴻蒙黑龍、黑暗尊主,當然也包括我們,都將視他為第一大敵。都將趕在七十二層塔被鑄煉成功之前,覆滅永恆天國,圍殺了他。”

“六萬年太久,他守不了那麼久。”

“若只需六十年,他可能已經取走了!”

張若塵環視四周,心中一動,以不可抗拒的命令語氣:“本帝已經無妨,諸位都退去吧!”

目光所及,張若塵看見了木靈希、凌飛羽、白卿兒等女子的身影,但,只是一掃而過,沒有任何停留。

待第二次看去,她們已經離開。

張若塵心頭苦澀,自知對不起她們對自己的關心。冷漠,真的太傷人,也太傷心。

斷頭崖上,只剩池瑤。

池瑤道:“第二儒祖帶走了大司空、二司空,還有洛水寒,很強勢,無人可以阻攔。”

“阻攔始祖?”

張若塵搖頭,道:“以後千萬不可有這樣的念頭,始祖的一根髮絲,現在的你也未必擋得住。再說,他們隨第二儒祖而去,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池瑤眸光似水,道:“你似乎對第二儒祖改觀了不少,你相信了他先前講的那些話?”

“我只是想到了另一個可能性,或許神界真的沒有長生不死者,一切皆是人祖跨越時間長河留下的身影。”張若塵道。

池瑤道:“人祖既然可以跨越時間長河,那麼,除掉冥祖和黑暗尊主最好的方式,乃是在源頭,將他們擊殺。所以,我始終認為,第二儒祖話語中有著許多漏洞,並不值得相信。”

張若塵道:“想要跨越時間,前往過去未來,必然困難重重。想要在浩瀚宇宙中,找到一個人,都如大海撈針。而時間長河上的時間,比浩瀚宇宙都更複雜,哪有那麼容易找到關鍵性的源頭?”

“更重要的是,人祖可以跨越時間長河,冥祖和黑暗尊主也可以。這就像是一場因果層次的鬥法,到底哪裡才是因,哪裡才是果?”

“再說,歷史在長生不死者的刻意佈置下,其實是失真的,是混亂的。冥祖的第一世,真的是軒轅玄帝黑啟?不見得。”

池瑤柳眉蹙起,道:“真上升到因果層次的鬥法,的確就不好推斷了!”

張若塵笑了笑,道:“我說了,我只是認為,多了一種可能性,並未真的相信第二儒祖的那些話。有可能,第二儒祖自己也沒有參透真相,只是人祖的一顆棋子。”

對於時空人祖,張若塵始終保持懷疑態度。

池瑤道:“你覺得,第二儒祖這次來無定神海,真的只是為了借萬獸寶鑑?他借萬獸寶鑑,到底是什麼目的?”

“除了借萬獸寶鑑,他至少做了三件事。”

張若塵一一列舉,道:“第一,他每一次提到大尊,都在觀察我的神色。他的目的,是在試探大尊是否活著。”

“第二,他留下棋陣將我困住,是在試探我的實力。”

“第三,或許才是他真正的目的,查探七十二層塔的情況。儘管他相信,憑藉我的修為,不可能將七十二層塔融煉成功,但依舊不放心。不放心一品神道的玄奇,不放心真正潛藏中的冥祖。萬一冥祖在偷偷祭煉七十二層塔呢?”

池瑤神色凝重,極為擔憂,道:“冥祖會不會真的在劍界?她若在劍界,為何沒有奪取七十二層塔?她到底意欲何為?”

“冥祖!”

張若塵念出這兩個字來,眼神迷離,繼而又變得深邃。

……

張若塵沒有就此離開真廬島,第一個接見的是虛問之。

虛問之沒有答應第二儒祖的邀請,選擇了留在無定神海。

在此之前,池瑤已經與他細聊過,承諾會庇護曾經星天崖和星桓天的修士,兩者達成一致意見。張若塵的接見,只是走一個過場。

第二個接見的,是熒惑。

熒惑亦拒絕了第二儒祖,沒有前往永恆天國,但得到一道始祖陣紋做為補償。

不得不說,第二儒祖行事風格變化莫測,完全不拘於一格。

張若塵捉著熒惑的手掌,觀察她掌心的一道青色陣紋,道:“憑此陣紋,不滅無量之下,你可無懼任何修士。不滅無量之上也要忌憚你三分!當然陣紋用一次,威力就會減弱一分,慎用。”

鬆開她的手,張若塵問道:“接下來,你是回不死血族,還是留在劍界?”

熒惑對張若塵是敬畏皆有,深深一揖,道:“熒惑希望回不死血族,繼續輔左族長。”

“去吧!”張若塵沒有留她。

熒惑剛剛走出去,名劍神便行了進來,英姿挺拔,見到張若塵才折腰,道:“帝塵大人,蓋滅和黑暗之淵的使者,先見哪邊?”

“至上柱既然回來了,當然是先見他。”

張若塵見到蓋滅,便是朗聲一笑:“八萬年了,本帝等了蓋滅兄八萬年,終於將你等了回來。誒,蓋滅兄,為何還沒破境半祖?這可是落後許多人了啊!”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