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七十八章 鉅變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這種極致的黑暗,並沒有維持多久。

數個呼吸的時間後,宇宙中的星辰,像一盞盞明燈,重新綻放出光華。

恆星似永恆不滅的火球,熱量滔天,焚滅萬物,出現這樣的詭變很不尋常。

“我……我出現幻覺了嗎?剛才明明感應到宇宙中的恆星寂滅,光芒消失,天地一片黑暗,如同大世湮熄。”

一位大聖境界的不死血族,望天的頭顱久久沒有垂下,即心緒難平,又自我懷疑。

一顆恆星突然熄滅,又突然亮起,還可解釋是大神通者所為。

但,整個星空都發生這樣的事,便太過恐怖。

恐怖到讓修為強大的修士,都無法接受。

只能解釋,不是宇宙出了問題,是自己出了問題。

“是幻術,肯定有道法絕倫的存在,對我們施展了幻術。”

“放心,帝塵、天姥、閻羅族長……諸多大人物皆在不死神城,無論發生什麼事,他們皆能應對。”

“希望真的是幻術,不然……”

……

不死神城中,居住有許多神靈。

他們相互之間傳音交流,發現所有人都中了幻術,都經歷了剛才的萬星齊暗,宇宙無光。

就算是幻術,也極可怕了!

影響神靈,且範圍廣闊。

關鍵在於,萬一不是幻術呢?

神城上空,神光一道道,不知多少神靈都向不死血族的族府趕去。

“要出大事了,應該不是幻術,剛才的景象不僅僅在不死神城中發生。本神剛收到訊息,在不知多少萬億裡之外的死族,也出現相同現象。”玄古九目龍神道。

他是死族的頂級巨頭,可與諸天平起平坐的存在,自有手段跨越星海虛空與死族神靈對話。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是始祖的神通大法?”

“始祖能夠做到讓整個星空都變得黑暗?”

“為什麼做不到?始祖無所不能,說不定就是某位始祖在吞吸宇宙中的光和熱。始祖要滅世了,中古末期的小量劫將要重演。”

“未必吧!從古至今,誕生過多位始祖,但整個宇宙的恆星都失去光芒,卻是第一次發生。”

族府外,諸神聚集。

他們很不平靜,七嘴八舌,皆在猜測,試圖挖掘出真相。

別說他們,就是冰皇、閻昱、猊宣北師等等無量境的存在,也都臉色難看,陷入極度的震驚中。

訊息從各方傳來,都在詢問他們發生了什麼事。

“譁!”

不久後,星空再次快速變暗。

這一次,宇宙中的恆星,沒有完全失去光華,大概留下了十分一的光芒和熱量。但這種未知而詭異的黑暗,持續了大概一刻鍾,才緩緩的恢復。

再也沒有人懷疑是幻術和幻覺了!

張若塵眼神複雜,道:“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熵耀了!”

“熵耀既然發生,也就證明每隔五萬個元會的天地大量劫是真實存在,宇宙即將重啟。”天姥道。

五萬個元會一次的量劫,代表的是天地的意志,遠不是長生不死者開啟的小量劫可比。

在此之前,大量劫只存在於傳說中,沒有人可以證明那是真的。

始祖也不行。

長生不死者都沒有活那麼悠久。

或許鴻蒙黑龍能夠知道一些東西,但,也只是或許。

“什麼是熵耀?”閻昱問道。

張若塵道:“熵耀,便是大家現在看到的景象,有人早就預測到了它,只是在它發生之前,誰都不能確定它真的會出現。”

“出現了又如何?”閻昱再次問道。

張若塵道:“熵耀出現,天地規則將進一步劇變,許多曾經你認為不變的真理,將不再那麼可靠。比如,做為九大恆古之道之一的光明,大家都以為光明永遠不會消失,現在不一定了!”

“又比如,以前宇宙中的空間結構穩定,不死神城一定坐落在地獄界。但今後不一定了,有可能第二天醒來,不死神城就出現在天庭宇宙,甚至是邊荒宇宙。”

天姥補充了一句:“甚至可能是虛無世界,或者離恨天。”

“沒錯,三界的世界壁障,將逐漸變得模湖。”張若塵道。

在場修士,無人不驚,沒想到宇宙將要變得如此混亂。

猊宣北師道:“這豈不是在重回混沌?”

張若塵點頭,道:“沒錯!宇宙重啟前,天地就是要逐漸重回混沌。會混沌到哪一步,就不好說了!”

“宇宙重啟?什麼意思?”血絕族長道。

青鹿神王像是早就有所瞭解,道:“就是你心中想的那個意思,五萬個元會才發生一次的大量劫來了!這不是始祖的陰謀謀劃,也不是長生不死者為了續命的收割,是天地的意志。”

“熵耀出現,大量劫進入倒計時,留給我們的時間,只剩一個元會。”

“一個元會後,你、我、神靈、始祖、天下眾生,甚至長生不死者,都得死,化為宇宙塵埃。除非實力可以強到扛住大量劫,才能於天地屠刀之下苟全性命,活到下一個紀元。這實力得多強才行?沒有人知道。”

儘管在場之人都身經百戰,意志堅定,但聽完這番話,還是生出窒息感。

哪怕對手是長生不死者,至少還是某個活生生的存在,未必不能一拼。

但天地的意志,怎麼拼?

“若一切都將毀滅,不復存在。那麼我們繼續拼命修煉的意義又是什麼呢?”冰皇問出一個大家都在思考的問題。

沉默半晌後,閻昱道:“大量劫未必就那麼可怕吧,若真能毀滅一起,為何史前文明遺蹟儲存了下來?莫非,大量劫更加針對生命,對沒有意識的物質未必是要徹底摧毀?”

青鹿神王道:“儲存下來的史前文明遺蹟,很可能就是上一個紀元的修士,建立起來的對抗量劫的堡壘。這是其一!”

“其二,五大史前文明遺蹟,只是後世對它們的定義,更多的是一種推測。畢竟,上一次的大量劫,距離太初時代都無比遙遠,混混沌沌的宇宙經歷了不知多少億年,才誕生出第一個太初生命。”

“史前長生不死者真的存在嗎?誰都說不清。”

“第三,每一次的大量劫,肯定都不一樣,強度無法預測。就算有史前強者,扛住了五萬個元會前的那次大量劫,讓史前文明遺蹟保留了下來,也不能說明她能扛住這一次的大量劫。”

“神界和冥祖派系,包括黑暗尊主,為什麼要鬥得死去活來?不就是因為,她們沒有把握扛住大量劫,只能想盡一切辦法擊殺對方,繼而吸收整個宇宙的能量,讓自己強到極致。”

猊宣北師問道:“長生不死者尚且如此,那麼我們呢?我們的活路,又在哪裡?”

所有人的目光,齊齊望向張若塵。

若是要選出一個人,帶領大家對抗量劫,拼一條生路。那麼這個人,一定是張若塵。

【鑑於大環境如此,本站可能隨時關閉,請大家儘快移步至永久運營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

長生不死者靠不住。

歷史已經證明,為了續命,為了長生,她們可以收割一個又一個巔峰的文明。

大量劫到來,真的出現生命危險,神界的長生不死者也好,冥祖也罷,肯定會吞噬陪其一起打天下的修士,以保全自己。

但,張若塵、昊天、天姥這些修士,則讓大家相信,真到那個時刻他們寧願犧牲自己,也要為眾生拼一條生路。

張若塵看向天姥,道:“我本想儘可能的,幫你們多爭取一些時間。但現在看來,長生不死者恐怕不會再等。若我猜得不錯,神界和冥祖派系接下來,大機率會逼各大勢力站隊,以進行最後的決戰。”

想了想,又道:“或許鴻蒙黑龍和黑暗尊主,能夠拖延一些時間,只有他們能稍微制衡長生不死者了!”

血絕族長道:“現在外面聚集的神靈越來越多,要不要將真相告訴他們?”

“不太好吧!熵耀和大量劫的真相,連我們知道後,都心緒難寧。他們知道了,會天下大亂的,人性經不起考驗。”不死戰神道。

閻寰宇提出不一樣的觀點,道:“瞞不住的,一定有人將之傳出去,一定有人希望天下大亂。現在,趁主動權還在我們手中,完全可以從上而下的,制定規則,維穩人心,籌劃未來,將訊息一步步的消化,將影響降至最低。”

“既然距離大量劫只剩一個元會的時間,我們也該召集諸神,一起鑄建末世堡壘。或許會有用,就算沒有用,至少給了大家一個希望。有希望,就不會亂,就還有機會。”

在場幾人皆深以為然的點頭。

“就這麼辦吧!放棄幻想,準備迎接末世。”天姥道。

……

閻寰宇、閻昱、青鹿神王、天姥、猊宣北師相繼離開,各回各族,有太多的事需要籌備。

張若塵沒有接見任何修士,直接便與修辰天神一起,回了無定神海。

以他現在的身份,有資格決定見與不見。

但還是引發了爭議,不少神靈都在暗中議論,覺得張若塵修為大成後,便開始目中無人,冷漠自傲,不再像以前那麼親善謙遜。

接下來的一年,宇宙中數以億記的恆星,發生了上千次明暗閃爍。

一次比一次時間更長。

漸漸的,明暗閃爍不再那麼明顯。

有神靈一直在觀測恆星的亮度,便是他們,也只能察覺到細微的變化。對宇宙中絕大多數的修士而言,世界重新恢復正常。

熵耀和大量劫的訊息,在一年內,傳遍宇宙的各個角落。

最初的確引發了動亂,燒殺搶掠不斷,邪教遍地而生。

但最高層達成了一致的事,底層修士根本改變不了什麼,也造不成大的影響。誅殺了一批作惡多端的修士後,影響就壓了下來。

“整個星空至少暗了十分之一,看來以後也是如此了!”

龍主一身白袍,站在龍神殿外,俊美絕倫的臉上充滿了憂慮。

蚩刑天和八翼夜叉龍沿臺階,一步步走上來,向龍主抱拳行禮。

蚩刑天融煉了九首石人留下的魔氣大世界,吸收了不知多少始祖魔氣和規則,最近八萬年,修為突飛勐進,踏入不滅無量,將八翼夜叉龍遠遠甩到身後。

只從他比八翼夜叉龍要走在前面半步,就能看出他這些年地位的提升。

龍主道:“你們好像很不開心的樣子,誰招惹你們了?”

“不敢說。”蚩刑天沉哼一聲。

龍主若有所思,帶領二人走進龍神殿,開啟了請殞神島主佈置的半祖神陣,道:“你們來找我,不就是想說些什麼?不敢,為什麼要來呢?”

八翼夜叉龍最先忍不住,道:“九弟,你還是去勸一勸帝塵吧!現在,天庭宇宙和地獄界,都在調動一切可以調動的資源,鑄煉應對量劫的末世堡壘。再看看他,完全就像是變了一個人,變得獨斷專行,驕奢淫逸,猜忌傲慢,冷血森寒,根本聽不進去任何諫言。”

蚩刑天道:“殞神宗的夏宗主,與他是過命的交情。剛才只是去勸說,讓他儘早制定建立末世堡壘的地點,也不知怎麼衝撞了他,竟被他懲罰吃米山。”

“吃米山?”

龍主皺起眉頭。

蚩刑天道:“不是尋常的米山!看似只有數丈高,但蘊含有他高深的道法規則,吃一口,便又增加一口。不增不減,不變而恆定。夏宗主現在何等修為,何等身份,卻被如此羞辱,不吃完米山,便要永世被圈禁。”

龍主待小黑如子侄,聽聞此事,心中自是生出了怒意。

但很快,又將怒意壓了下來,他道:“帝塵現在的身份畢竟不一樣了,小天口無遮攔,還像以前那樣說話,受些處罰是應該的。上下規矩,必須要有,不然內部就會派系林立,混亂繁雜,下面的修士不知道到底要聽命於誰。帝者,就該有不可冒犯的威嚴。”

蚩刑天道:“龍主大人,他這些年做的冷血刻薄之事還少嗎?他真的變了,膨脹得面目全非,再也不是我們以前認識的那個張若塵。在他眼中,神座之下,皆是螻蟻。”

八翼夜叉龍道:“夏宗主先前去勸說的時候,你猜他在幹什麼?他居然,逼迫月神和無月一起,為他獻舞,高呼雙月起舞。後來,還將殿內的其餘修士全部遣走,他這是要做什麼?”

蚩刑天道:“不要說我翻舊賬,只怪他現在太混賬。一年前,天宮的軒轅漣,本是代表天庭宇宙來拜訪他,卻被他摟進懷裡,強行灌酒,毫無體面可言。我聽說,最後軒轅漣忍無可忍,與他大打出手,卻反被他在臀上打了兩巴掌。此事都淪為笑柄了,天庭那邊不知多少修士在心中咒罵,敢怒不敢言。”

八翼夜叉龍冷聲道:“軒轅漣也就罷了!你們莫非忘了,他對自己的子女都極其刻薄。五百年前的那件事,張星辰被斬去神骨和神源,打入塵世歷劫。木靈希將遠在地獄界的般若請回來求情,都沒能勸住。”

“張紅塵已經是神尊,卻被關進幽冥煉獄一個元會,受雷火劫刑。一個元會,誰扛得住?他這是連自己的女兒也要殺!”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