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七十五章 始祖大符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不死神城。

族長所居的族府深處,塔閣一座座,山丘成片,山間種滿長生血樹。血樹,一株株皆高達數千米,似暗紅色的群峰。

每一株長生血樹下,是直徑百米左右的圓形血湖。

其內的樹液,似血液一般鮮紅粘稠,散發奇異幽香。

血湖內,都有不死血族的修士在修煉。

密密麻麻的長生血樹和血湖間,一縷縷時間印記光點匯聚的溪流在穿梭,向長生血樹的母樹所在方向匯聚。

這株長生血樹的母樹,早已成神,生長了不知多少個元會,枝繁葉茂,高聳入雲,僅樹幹的直徑便有數十裡,與山體無異。

樹下的血湖極為廣闊,呈金色,煙波浩渺,神性氣息厚重。

一座巍峨氣派的樓閣,沉在血湖中,只露出上面的那一半。

牌匾上,是“雷壇”二字。

雷壇,乃是冥國八萬樓之一,是冥祖座下四大強者之一雷公昔日的居所。

張若塵將雷壇送給血絕族長,是因為血絕族長修煉的五重海神道,其中一重海,就是雷海。

雷電之道,是血絕族長主修的道之一。

雷壇可引雷、聚雷、煉體,對其而言為修煉至寶。

五重海便是飄浮在雷壇上方,血海、暗海、火海、死霧海、雷海層層疊疊,難望其邊,皆蘊含無與倫比的可怕氣息。

“轟隆隆。”

迅勐懾人的雷電,無休無止,穿梭天地時空,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

雷電率先進入雷海,繼而穿過下方的四重海,進入雷壇,落在血絕族長身上。

每一個呼吸的時間,就有數十道雷電加身。

血絕族長身穿金甲,體魄雄偉,站在祭壇頂端,不知吸收了多少雷電。皮膚、血肉、骨骼皆發生質變,像黃金鑄煉,內部流動紫電。

毀滅能量在每一個身體微粒中凝聚。

五萬年前,張若塵出關過一次,與他深聊。

血絕族長知道了很多可怕的真相,知道未來會極其艱難,想要參與進這場終極對決,他就必須以最快的速度,變得足夠強大。

張若塵顯然是希望他能夠成為一方主宰,追上天姥、怒天神尊等人的腳步,一起對抗始祖和長生不死者。

為此,張若塵可以不惜餘力的幫他。

就像當初血絕族長不惜餘力幫助張若塵一般。

贈送雷壇後,張若塵便又從鳳天那裡借來了雷族始祖界,如今就連日晷也借給血絕族長。

時間真的很緊迫了!

並不是任何人都有資格參與進來,但凡血絕族長不夠強,天資不夠高,心境不夠堅定,都是沒有資格知道真相。

知道了,就沒有了退路。

隨雷電之道的急速提升,血絕族長另一種神道“不破神道”,亦快速精進,肉身強度每一日都有新的變化。

“若塵,外公知道,你是擔心你那邊一旦開始實施計劃,長生不死者就會對你身邊最親近之人動手,外公也難以倖免。放心吧,外公這一生從未服過任何人,始祖也好,長生不死者也罷,終有一天,我要與他們痛痛快快的死戰一場。”

血絕族長於祭壇之上雙目睜開,童中飛射出無盡電芒,殺意和戰意在一瞬間,攀升到頂點,吼聲道:“何人敢闖我族府?”

“沙沙!”

雷壇,空曠的大殿內,出現一團若有若無的空間雲霧。

這團雲霧,使這裡穩固的空間變得霧化,被某種奇異力量分解開。

隨雲霧向外湧動,大殿內的空間快速膨脹。

“嗷!”

一聲震天動地的龍吟,從空間雲霧中傳出。

音波和神力,像是恆星爆炸一般強勁,瞬間蔓延而開。便是大神,此刻若是在雷壇內,也要被吼得神形俱滅。

人首龍身的雷公,從空間雲霧中飛出,身軀蜿蜒粗壯,面目猙獰。頭上的一綹綹髮絲,似雷電神鞭,向站在祭壇頂端的血絕族長抽擊過去。

空間震盪。

大殿中的防禦陣法銘紋,不斷被磨滅。

距離北澤長城一戰,已經過去八萬年,雷公傷勢盡愈。

他身上屍氣瀰漫,渾身爆發天尊級的力量。

而屍身中湧出的半祖神紋,則讓他的戰力,更進一個層次。

八萬年來,在不死血族自身資源和張若塵的幫助下,血絕族長修為雖有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想要與雷公這種層次的存在一較高下,依舊有不小差距。

因此,雷公髮絲揮舞過來之際,血絕族長想也沒有想,立即喚出雷族始祖界,向後退入界壁。

“彭!”

雷電髮絲打破始祖界的界壁,從血絕族長胸前掠過。

“哧哧!”

血絕族長身上的金色鎧甲,堪比神器,卻擋不住,被恐怖的雷電之力穿透。

胸膛處,出現一道深可見骨的焦黑印記。

換做以前,血絕族長的身體,必然已是被斬斷成兩截,失去戰力,豈會只是像現在這般受一些輕傷?

雷公心中震驚不小,沒有想到血絕族長的修為境界提升到了如此高度,於是,身體完全從空間雲霧中飛出,衝向雷族始祖界。

“雷壇和雷族始祖界,乃本座之物,豈是你一個不死血族的小兒可擁有?”

雷公想要衝擊半祖,必要奪回雷壇和雷族始祖界。

當然他此行沒有那麼簡單,更要奪取血絕戰神的道和奧義。

這裡是不死神城,不死血族防禦最為密集的地方,必須速戰速決。否則,待陣法開啟,不死戰神趕到,縱然雷公是天尊級修為,也會非常棘手。

【穩定運行多年的小說app,媲美老版追書神器,老書蟲都在用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雷壇外,一株長生血樹下方。

“嘩啦!”

聽到龍吟聲,冥王從血池中飛出,懸浮在半空,望向被屍氣和雷電籠罩的雷壇,立即傳音不死戰神。

“好可怕的氣息,來者是誰?”

齊生從修煉中驚醒,與熒惑一起,立即召集所有精神力神靈,準備開啟族府內的陣法。

“譁!”

龍吟聲再次響起,從雷壇擴散到整個族府,繼而蔓延到不死神城內。

充斥在空間中的陣法和神紋,如氣霧一般消散。

族府內,長生血樹成片的化為齏粉,樹幹根鬚盡毀,損失慘重。一座座塔閣和神殿倒塌,化為廢墟瓦礫。

許多修為較低的修士,慘叫聲連連,肉身爆為血霧,魂靈飛散。

族府內,包括齊生和熒惑在內,所有想要開啟陣法的神靈,盡皆七竅流血,癱軟在地。

有的隕落,有的神魂精神重創。

天尊級的一道音波,也不是他們可以承受。

強如魔天部族的大族宰“血魔”,修為達到無量境,卻也只能勉強保持站立,搖搖欲墜。

冥王修為達到大自在無量巔峰,乃絕代神尊,手持黑暗神劍,擋住了雷公的龍吟音波。

繼而,身形一閃,落到族府一座尚未倒塌的陣塔頂端。

“譁!”

他眼神鋒銳幽沉,腳下湧出血紅色的神氣,湧入陣塔,借陣法之威,一劍斬向籠罩雷壇的屍氣和雷電。

一道強橫的光波,從雷壇中湧出,撞擊在冥王身上。

“噗!”

冥王口吐鮮血,身上神骨斷碎無數,倒飛了出去,狠狠撞擊在族府的廢墟中,再也無法爬起。

……

“修辰,助本族長一臂之力,只需擋住他片刻,待不死神城的護城大陣開啟,便是他的死期。”

血絕族長無視胸口的傷勢,虎目望天,雙手打出兩道神氣光柱,湧入日晷。

日晷中,傳出修辰天神的輕哼聲。

修辰天神對血絕族長的怨氣很重,若不是張若塵的命令,她是根本不可能攜帶日晷來不死血族。

她修為,已達到不滅無量巔峰,不弱當世諸天,但獨自對手雷公,必然是沒有任何勝算。

只能和血絕族長聯手了!

日晷旋轉起來,釋放出一條條數萬裡長的時間長河。時間流速極快,便是天尊級被捲入漩渦,也要壽元受損。

“日晷,本座今日也收了!”

雷公身上龍鱗脫落,化為鱗片雨,撞擊向日晷。

“彭彭。”

龍鱗大如磨盤,鋒利如刀。

很快就將日晷掀飛。

下一瞬,雷公的本體真身,跨越空間,出現到血絕族長的頭頂上方,四隻手臂齊齊打出神通。

極具壓迫感,天空都消失。

在這萬分危險的時刻,血絕族長卻有些分神。

只因,雷公身上的鱗片盡數脫落後,腐爛的血肉暴露出來,極為噁心,像遍佈疤痕,許多地方都留著膿血。

他身上的屍氣,太濃厚了!

血絕族長右腳後退一步,定住身形,調動雷族始祖界的始祖之氣,撐起五重海,如同五面盾牌。

“轟!轟!轟!轟!”

他硬抗住了雷公打出的四道手印神通,身體連退出去四次,撞倒十餘座山峰。

血絕族長體內血氣翻湧,臟腑疼痛,但強忍著不表現出來,道:“你好歹修為達到了天尊級,怎麼還不能控制體內的屍腐之氣?莫非絲毫都不在乎自己的外在形象?”

雷公童中閃過一道疑惑的神色。

面對生死危機,他憑什麼可以這麼鎮定,還能開口調侃他?難道絲毫都不畏懼他?

雷公殘魂奪舍自己的半祖屍身後,修煉的本身就有腐道。腐蝕的力量,一旦釋放出去,腐殺一界的生靈都是等閒。

就算是不滅無量,被他的腐蝕之力侵入體內,也是難逃一死。

“雲雷之劫!”

雷公嘴裡吐出一口雷電光柱,擊穿五重海,落在血絕族長身上。

血絕族長如流星一般飛出去數千裡,身體嵌入地底深處。

雷公有足夠的信心相信血絕族長已經被重創,因此,準備先鎮壓被龍鱗包裹的日晷。

突然。

危險的感知,從地底傳來。

“怎麼可能?”

雷公龍身擺動,雷電從每一寸血肉被爆發出來,尾巴抽擊出去。

“譁!”

一道血光從地底飛出,與龍尾對撞在一起。

腐血飛灑。

雷公的龍尾上,出現一道十多米長的血紅色傷口,險些被斬斷。

須知,雷公這是半祖屍身,更煉化過葬金物質,肉身何等強橫,便是血絕族長手持神器斬在他身上,也很難造成如此創傷。

雷公驚怒交加,立即喚回牽制日晷的龍鱗,附著在身上。

繼而,定睛看向腳踩五重天的血絕族長。

只見,血絕族長的背上,出現一對蘊含濃厚始祖神力的寬大血翼。

血翼散發出來的光華,將雷族始祖界染映成血紅色。他頭頂神霞萬丈,一道道始祖之氣,猶如瀑布飛瀉而下。

就是這對血翼,險些斬斷雷公的尾巴。

“張若塵居然將隱的始祖血翼都交給了你。”雷公感到難以理解。

如此珍寶,誰會捨得將之拱手讓人?

修辰天神站在日晷上,綵衣飄飄,雙手抱於胸前,眼神輕蔑,澹澹道:“帝塵乃必入始祖境的至偉存在,當修為達到一定高度,這對始祖血翼對他也就沒有什麼意義了!”

血絕族長手持血龍戰戟,長髮飄散,與雷公對峙,道:“雷公,你以為本族長真不是你的對手?引你進這座始祖界後,看你還怎麼逃?”

雷公很清楚,血絕族長的修為並沒有達到天尊級,就算有始祖血翼的加持,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但現在,別說速戰速決,就是給他足夠時間,也未必能在一對一的較量中鎮壓血絕族長。

更何況,旁邊還有一個虎視眈眈的修辰天神。

走!

雷公很果斷,立即駕馭雷電,向始祖界外飛去。

他殺不了對方,對方卻也休想留得住他。

修辰天神和血絕族長同時出手,各自打出最強絕學,但卻被雷公轟飛回去,墜落回雷族始祖界的地面。

“這老怪物體內有半祖神源,戰力不是一般的強橫。”

血絕族長嘆息一聲,知道今天是無論如何都留不住雷公。

就算強行為之,雷公一旦拼起命來,整個不死神城都要付出慘重死傷。

這並不是一個殺雷公的好機會!

與年輕時候的不管不顧相比,如今做了族長的他,少了一腔熱血的剛勇,多了冷靜權衡的持重。

必須得計較一族的得失。

修辰天神語氣不善,道:“你們不死血族的神靈到底怎麼回事?這麼久了,一座護城大陣都還沒有開啟?堂堂族府,被人衝破,死傷無數,損失不可計數,卻還讓其逃了,威嚴掃地啊!”

“轟!”

天穹,雲層震動。

本已衝破雷族始祖界的雷公,被一道天地大手印,猶如拍蒼蠅一般打得從雲層中墜落下來。

他身上雷電光華暗澹,天尊級的氣勢如夢幻泡影一般破碎,每一片龍鱗都在溢血。

“轟隆!”

龍身如山嶺一般墜落在地上,砸得大地搖晃,塵土飛揚。

半晌後,雷公才緩過勁,重新調動體內神氣,大吼一聲:“何人偷襲本座……啊……”

一隻法相大腳印,塌落下來,猶如踩一隻蚯引,將雷公鎮壓在腳下。

半祖屍身被踩得血肉模湖,血流成河,腐壞萬里界土。

張若塵頭戴金色王冠,從空間中走出,道:“殺你,何須偷襲?”

“彭!”

張若塵抬手,五指呈虛抓之態。

雷公全身爆開,只剩一具龍骨。

“譁!”

神海從屍骨中飛出,散發耀目光華,飄落到張若塵手中。

天尊級的強者,頃刻間便擊斃。

趕到雷族始祖界的不死血族諸神,無人不驚,齊齊在天穹行禮:“拜見帝塵!”

“拜見帝塵!”

……

聲音久久不息,響徹不死神城。

此等戰力,便是血絕族長都被震撼。半祖能這麼輕易鎮殺天尊級嗎?

不可能。

張若塵心生感應,抬頭看向上方,繼而身形消失在雷族始祖界,出現到不死神城上方的星空中。

他一手託著雷公的神海,另一只手,抓取直徑十萬億裡的星空,收於掌心,勐然向前推出。

像天地鏡面,與星空深處飛來的一道無形之力,對碰在一起。

“轟!”

十萬億裡星空盡碎,空間大塌陷。

不死神城外的空間,變成虛無,兩界不存。

“永珍無形!”

張若塵再次結印,掌心凝聚出永珍無形印。頭頂的金色王冠,爆發出照亮宇宙和虛無世界的光明神輝。

“轟隆!”

張若塵倒退出去,撞擊在不死神城的護城大陣上。

這股衝擊力,將不死神城都撞飛,在宇宙空間中極速移動,無數建築倒塌。

幸好有血絕族長、冰皇、修辰天神主持大陣,超過千尊神靈催動陣塔,不死神城才沒有崩塌。

張若塵沉著冷靜,眼神堅定不移。

揮手之間,真理之鼎飛出來,宛若驕陽懸浮在離不死神城數十萬裡高的空間中,真理光華蔓延至星空深處。

距離不死神城不知多麼遙遠的地方,屍魔出現在真理光華的盡頭。

他以一顆星球的生靈的血液為墨,正在勾畫一道始祖大符。

見張若塵憑藉真理之鼎找到了他的方位,將他鎖定,他眼中閃過一道訝色,繼而微微一笑,將剛剛勾畫成功的始祖大符打出。

不死神城中,許多神靈都看到這一幕。

哪怕相隔無盡遙遠的宇宙空間,也能感受到始祖的恐怖威壓,彷彿一念,就能將整個不死血族咒殺。

實際上,屍魔也的確有咒殺整個不死血族的實力。

不死血族再強,也頂多是第二個逆神族。

“原來帝塵是在與始祖鬥法,一起出手,助帝塵迎戰始祖,守護不死神城。”

冰皇以殿主之名,向不死血族中的所有修士下令。

不死神城中,升起不知多少億道血色光柱,湧向懸浮在宇宙虛空中的真理之鼎。

頓時,真理之鼎震動,光芒大爆發,衍化出一片獨立的無邊星光宇宙。

張若塵沐浴在真理神華之中,直到始祖大符臨近,才是喚出天魔石刀,揮出霸絕古往今來的絕世一刀。

別說不死神城,便是周邊星域,皆是劇烈震動。

始祖的力量波動,被宇宙中許多諸天級的存在,第一時間感應到。

以冰皇、血絕族長、修辰天神之能,也只能看見,虛空中有各種異象閃現,有荒古世界的光影,也有時間力量匯聚成的世界樹,有本源神海,更有九鼎的影子。

在所有修士擔驚受怕、屏息靜氣中,護城大陣的光幕,在震顫中平靜下來。

擋住了!

帝塵破了始祖打出的符籙。

始祖的氣息,消散在星空深處。

壓在所有修士肩上的沉重氣場,漸漸的,跟著一起散去。

“終於可以呼吸了,這就是始祖嗎?太嚇人,像是伸出一根手指,就能碾碎我們的護城大陣。”夜遊癱坐在地上,絲毫不顧神靈的形象。

直到有人提醒他是帝塵的弟子,他才立即爬起來,揹負雙手,一派傲然無畏的模樣。

是啊!

老夫可是帝塵的弟子!

想到師尊大人,剛才與始祖鬥法,並且像是將始祖都逼退了,夜遊便是熱血沸騰,真的是與有榮焉。

不死戰神趕到不死神城外,看向張若塵,又往星空深處盯了一眼,內心久久不能平靜。

“他已經達到可以對決始祖的高度了嗎?”

張若塵身上的光明神輝漸漸收斂,白袍無瑕,不見絲毫傷勢。石刀消失在五指之間,他向不死戰神看了過去,道:“戰神似乎來遲了!”

不死戰神調整心緒,道:“有你在,來遲來早,不都一樣?不死神城的危機解除了嗎?”

“屍魔雖有滅不死血族的能力,但卻沒有這個必要。他的對手,乃是神界,是鴻蒙黑龍,是黑暗尊主,一擊不中,救不下雷公,便只能退走了!不走,他將陷入圍攻之中。”

張若塵收取真理之鼎後,向不死戰神做出一個請的手勢,道:“戰神先!”

“帝塵先。”

“恭敬不如從命。”

張若塵先一步,向不死神城中飛去。

……

始祖級的對決,震動宇宙。

天庭、地獄界、劍界的頂尖神靈,皆是一片沸騰。

包括與張若塵最親近的修士,也是此刻才知道,他已經修為大成,可與始祖叫板。

虛天正在與怒天神尊下棋對弈,感應到宇宙深處的始祖波動,立即釋放神念探查感知。

“這……這小子……他始祖了!”

虛天說出“小子”二字後,立即改口。

沒有人可以這麼稱呼一位始祖,哪怕張若塵或許還沒有達到那個境界。但能夠接下始祖兩擊,便足夠威懾所有神靈,哪怕再狂傲的諸天也得為之低頭服軟。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