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七十章 在宇宙中點一把火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過了劍閣第十八層,便進入幽冥地牢。

九首石人那座由大魔神和天魔的始祖界融合而成的魔氣大陸,永遠留在了這裡。

始祖魔氣、規則、秩序,皆很濃厚。

“天魔山”聳立在這座遼闊的魔氣大陸上,隱隱可見山上宮闕林立,魔影重重。張若塵感應到了蚩刑天的氣息,顯然在閉關,沒有驚擾他,向下一層塔行去。

穿過十八層幽冥地牢,便進入鬼門關。

鬼門關,也被稱為宿命鏡。

這十八層,是不動明王大尊祭煉出來,塔內充斥命運的力量,死亡之氣濃厚,似進入幽冥鬼域。

來到鬼門關的第十八層,張若塵終於停下。

眼前,瀰漫幽藍色的鬼火,鬼火中流動一條條空間規則河流,相互交織,化為一面界壁。

當年尚未踏入神境的般若,便是走過了十八層鬼門關,經受無盡幽冥之火和幽冥劫雷的洗禮,化為一縷幽魂,穿過了這面界壁,進入地獄界,出現在幽冥煉獄中,成為怒天神尊的弟子。

要鑄煉七十二層塔,便要將幽冥煉獄與這裡的界壁續接,連為一體。

這絕非一朝一夕可以做到!

張若塵並沒有打算,現在就開始鑄煉七十二層塔。

他盤膝坐下,將那團屬於黑暗尊主的永生魂火取出,託在右手掌心。

深吸一口氣。

魂火一縷縷的,吸入進腹中。

隨即,取出黑暗殘軀給的《永珍無形修煉法》,放在地上,緩緩翻閱、理解、參悟。

形似“永珍無形印”的那一團道光,在頭頂浮現出來。

由虛澹,逐漸變得明亮。

沒有守住七十二層塔的實力前,張若塵選擇了剋制,將精力完全投入到修煉上,以求儘快將最後三團道光點亮,達至半祖境界。

……

數日後。

離恨天的始祖鬥法結束,誰都不知道結果如何。

震盪的天地之氣和天地規則,總算平息下來,星空歸於寂靜。只是,那股恐懼感和未來的不確定性,讓所有修士心中依舊惴惴不安,不知道明天又將迎接什麼。

面對始祖,便是諸天都心感絕望和無力,沒有有效的應對之策。

便是在這詭異的氣氛中,一則震動整個宇宙的訊息,在諸神之間悄然傳開。

“關於長生不死者的秘密?”

羅乷身穿青色龍袍,坐在暗紅色的神座上,翹著修長的玉腿,身上神光一圈圈,映照出懾人心魄的威勢。

一位身穿銀鱗軟甲的羅剎女,站在下方,恭恭敬敬的道:“此事關係重大,千汐女神君命我前來,正是為了求證。以女帝和帝塵的關係,當知真假。”

【新章節更新遲緩的問題,在能換源的app上終於有了解決之道,這裏下載 huanyuanapp.org 換源App, 同時查看本書在多個站點的最新章節。】

羅乷眸光幽邃,雙童如兩座黑洞一般看不出任何波動,道:“本帝也是昨日,才有所耳聞。一幅畫,涉及到多位始祖,也包括那位神秘莫測的殘燈大師,怎麼都感覺有一股陰謀的味道。”

站在下方的羅剎女,擁有太白境的修為,道:“應該不至於吧,流傳出來的訊息,大多都能查到端倪。”

羅乷紅唇微微上翹,笑道:“女神君那邊動心了,想要找到那幅畫?”

羅剎女道:“連始祖都在尋找的東西,誰人能不動心?不僅是千汐神國,別的幾個神國的神靈皆行動了起來,傳出密令,派遣出大批修士在尋覓。女帝,此事已經有些不受控制了!”

羅乷察覺到了危險,但這世間,最不缺的,就是在危險中謀奪利益的人。

一定會有不少人鋌而走險。

“你回去告訴千汐女神君,就說本帝會派遣使者,前往劍界拜見帝塵,詢問此事。有了答桉,會第一時間告知她。”羅乷道。

羅剎女離開後,羅乷陷入沉思,繼而,以《雲夢十三篇》上的入夢大法,欲要在夢境中與張若塵溝通。

但失敗了!

“塵哥,你到底要做什麼?”

雖說,此事是殘燈大師挑起,但羅乷總覺得張若塵一定參與其中。

羅生天大步流星的走了進來,道:“永恆真宰的大弟子,也就是那位最近傳得沸沸揚揚的第四儒祖,終於發話了!”

“哦!又發生了什麼事?”羅乷問道。

羅生天道:“那位第四儒祖,去了儒界,在儒界講道結束後,對外宣稱,誰若找到蘇自憐的那幅真跡,便收誰做親傳弟子。哪怕能夠提供線索,也能獲得豐厚報酬,可入永恆天國修煉。”

羅乷嫣然笑道:“看來不用再思考真假了!儒祖的親傳弟子,這誘惑可真大。誒!我記得,儒界不是崑崙界派系的叛徒嗎?這位儒祖,倒是胸懷寬廣。”

羅生天道:“永恆天國建立後,無論是天庭和劍界,還是地獄界,都有大批修士投靠過去。蠢蠢欲動者,更是不計其數。”

“第四儒祖開出的這個條件,對地獄界很多大人物,有著致命的吸引力。此前他們沒有投靠過去,是擔心出身地獄界的原因,永恆天國將他們拒於門外,現在則沒有了這個擔憂。”

“羅乷!你要提前做好準備,此事若被有心人利用,必會引發驚濤駭浪般的動盪。”

羅乷輕輕點頭,道:“哥,帝塵已經從北澤長城回來,你去一趟劍界,親自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行。”

羅生天身形消散,化為一團光暈。

……

劍界,皓月塵心殿。

奼紫嫣紅的聖花靈園中,無月、紀梵心、白卿兒如神仙妃子一般,婀娜娉婷,聚在一起,美如畫卷。

自從被張若塵質疑後,三女的關係,變得親近了許多,許多事都會一起商議。

無月紫袍華麗,髮髻高束,綵帶飄飛,坐在青玉石桌旁,道:“帝塵進入五十四層閉關,僅帶了納蘭丹青,毫無疑問他是真的不相信我們了!一個人,心中一旦埋下了懷疑的種子,就會隨著時間快速發芽,生長,最後化為參天大樹,填滿內心。”

白卿兒戴著面紗,浩渺朦膿,道:“以前帝塵閉關,都是將俗事交給池瑤打理,讓我們從旁協助。但這一次,卻是將劍界大小事宜,交給龍主和千骨女帝處理。”

紀梵心白衣如雪,膚比衣白,道:“王山張家流傳出來的訊息,帝塵已經十分確定,九天就是冥祖。如此一來,卿兒和星桓天的修士,恐怕在劍界再無立足之地。隨訊息傳開,根本不需要帝塵發話,戰祖神軍、張家、崑崙界、天龍界、千星文明……這些勢力的神靈,就會代為出手,將你們打壓和排擠出去。卿兒,你必須得早做準備了!”

無月笑容堆滿玉顏,卻顯得略微苦澀,道:“卿兒是不滅無量的修為,誰敢動她?反倒是我,才有些及及可危了!我聽說,已經有人在傳,黑暗神殿失竊,是我助了九死異天皇的原因。”

白卿兒和紀梵心皆蹙起眉頭。

換做以前,誰敢傳出這樣的話?

說到底,還是帝塵的態度,導致了這一切。

白卿兒道:“我們不能坐以待斃,必須做一些什麼。去五十四層吧,必須當面與帝塵,將所有一切都講清楚。這麼多年的感情,難道就這麼煙消雲散了?”

無月道:“我讓素娥去過了,便是她也無法敲開塔門。”

紀梵心道:“我們三人中,我與帝塵相識最早,對他很瞭解。他絕不是一個無情無義的人,會不會是在北澤長城傷到了神魂,所以性情大變?”

三女中,白卿兒和無月最初的時候,都可謂是張若塵的敵人,是後面才一步步走到了一起。

但紀梵心卻沒有這樣的經歷,與張若塵的關係,顯然要更近一些。

無月深知,張若塵對她一直不信任,道:“或許,就是宮南風、屍魔、阿芙雅這些人,讓他滋生了心魔,不再相信身邊的任何人。我提議,可以將血後和明帝接回劍界,對他們,帝塵一定是信任的。”

“萬一在路上出了意外,我們的嫌疑豈不更大了?”白卿兒心中生出一股強烈的無力感,回想曾經與張若塵經歷的種種艱險,根本沒有想到會是今天這樣的結局。

她有些羨慕風兮和絕妙禪女,入了佛門,遠離紅塵漩渦,何等的清淨自在。

“譁!”

神光閃爍,雨師出現在三女面前。

她道:“稟告師尊,又傳來兩則訊息。”

“說!”

無月收拾起情緒,輕捋雲鬢髮絲,恢復精明睿智的神態。

雨師道:“墟鯤戰神去了東方宇宙的畫界,風族、真理神殿也有修士前往。”

無月輕抿殷紅的嘴唇,輕聲道:“墟鯤戰神是帝塵的人,不滅無量級數的存在,沒有回劍界,就直接去了小小畫界,看來是有重大的任務在身。風族的風巖和真理神殿的項楚南,是帝塵過命的兄弟,在天庭才碰了面……看來也是在為帝塵做事。”

紀梵心秀美清麗,無瑕無垢,道:“如此說來,其實所謂的殘燈大師調查出來的密卷,乃是帝塵給他的。在天庭,帝塵就已經拿到密卷,並且著手佈置。是誰給他的呢?”

白卿兒道:“或許是在真理神殿的廢墟中發現的,也或許是在北澤長城的冥國。”

無月道:“畫界雖然實力一般,但,這個大世界的修士,最喜歡到宇宙各界尋覓畫作收藏。畫界一界擁有的名畫,便抵得上半個宇宙。蘇自憐的那幅真跡,有可能真的就在畫界。”

紀梵心認同無月的觀點,道:“帝塵與畫界的華春秋乃是舊識,應該不會故意將危險引到畫界。”

“但,訊息傳開後,各方修士一定會蜂擁而去。”白卿兒道。

無月看向雨師,道:“還有一則訊息是什麼?”

雨師道:“殘燈大師去了萬墟界,在軒轅家族,與軒轅太祖大打出手,將其重傷。”

“怎麼可能?”

白卿兒眸中盡是不可思議,道:“殘燈大師一貫不問世事,性情澹薄,絕不會無緣無故做出這樣的事。”

雨師道:“據說……殘燈大師是想要進入崆明墟觀悟玄帝大道,軒轅太祖拒絕,所以爆發了這場大戰。殘燈大師強闖了進去!”

“崆明墟出世了?”白卿兒更加震驚。

神女十二樓的訊息,不說天下第一,也可稱天下前幾。

這麼大的事,在此之前,她居然一點訊息都沒有收到。

“不對,不對。”

無月緊蹙眉頭,道:“殘燈大師怎麼會這麼快達到萬墟界?難道是與帝塵分開後,便立即去了那邊?”

紀梵心道:“崆明墟出世的訊息,肯定是絕密,殘燈大師不可能知曉。只有一種可能,這個訊息,是帝塵告訴他的。”

雨師道:“沒錯,正是帝塵。”

“你怎麼知道的?”無月問道。

雨師道:“軒轅太祖重傷後不久,軒轅漣趕回軒轅家族,曾公開宣稱,帝塵乃是無信小人,已然是決裂了!應該就是因為崆明墟的秘密。”

無月道:“一切都聯絡上了!畫界只是一個幌子,那幅畫,大機率在崆明墟中。如此重要的事,肯定得殘燈大師這樣的強者親自出馬才行。”

……

神隕宗,人滿為患。

來自各方的使者都要求見帝塵,小黑根本攔不住,其中有幾人,便是他也不好得罪。

如,白衣谷的言輸禪師,不死血族的瑜皇,酆都鬼城的朱雀火舞,天庭的趙公明……

這些人,像是要攻打五十四層塔一般,將小黑擠壓得不斷後退,差點踩踏在腳下。

最終,龍主趕到,才在五十四層塔下,攔住了眾人。

龍主並不知道張若塵到底有什麼計劃,但卻知道,這把火是徹底點燃了!

因此,他不介意,讓這把火燃燒得更加旺盛,準備逐一回答眾人的問題。

“帝塵在閉死關,不方便見各位。”龍主道。

也不知是誰,冷笑一聲:“騙誰呢?閉死關還帶一個女人進去?”

所有人都被嚇得安靜下來。

誰膽子這麼大,敢非議張若塵?

如今的張若塵,諸天見到都要行禮。

羅生天從人群中走出,繼續道:“我等大老遠從宇宙各地而來,就想問一個真相,帝塵閉門不出就罷了,還找這麼一個爛藉口,到底有沒有將我們當成盟友?”

羅生天自然是不怕的,反正張若塵肯定不會殺他。

只要不殺他,他就什麼都敢說。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