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零六十七章 歷史中的一幅畫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確定長生不死者的存在,將之鎖定在時空人祖和冥祖等人身上後,張若塵就意識到,自己很有可能也是長生不死者佈下的棋子。

因為,他洞悉了天魔、第二儒祖、不動明王大尊背後,都有長生不死者的影子。

大尊當年其實也發現了,但發現得太晚。雖踏入始祖境,但大道有缺,無法修煉出三十三重天宇,永遠都無法戰勝長生不死者。

張若塵不知道大尊道法有缺的原因,是否與長生不死者有關。但這讓他萬分警覺,長生不死者不可能讓他大道圓滿的進入始祖境,那樣將不受控制。

【新章節更新遲緩的問題,在能換源的app上終於有了解決之道,這裏下載 huanyuanapp.org 換源App, 同時查看本書在多個站點的最新章節。】

想要跳出棋盤,想要脫離長生不死者的掌控,就必須先將長生不死者找出來。

留給張若塵的時間,已經不多。

因為張若塵很清楚,他才是長生不死者培養出來的終極武器,比天魔、第二儒祖、不動明王大尊都要更強。所以,他踏入半祖境界,便能擁有抗衡始祖的能力。

他這柄長生不死者打造出來的刀,也就可以用了!

那時長生不死者的計劃,一定會開始實施。

而且,踏入半祖境後的張若塵,萬一讓長生不死者感受到了威脅,很有可能會出手破他的道,提前讓他的道法出現缺損,以確保自己不受威脅。

總之,踏入半祖境前的這段時間,是張若塵唯一能夠提前佈局的機會,也是未來能否翻盤的關鍵。

早在十一萬年前,有所察覺的時候,張若塵便讓納蘭丹青,秘密收集關於天魔、第二儒祖、不動明王大尊的資料,包括民間的各種傳說。

為了不引起長生不死者的察覺,這一切,都是由低境界的武者在做。

不知耗費多少代人的心血,如今終於有了線索。

殘燈大師聽完張若塵的講述,心中已能理解,長長一嘆:“你承受的壓力,遠比我想象的要大。”

“棋子想要脫離棋局,反制棋手,本身就是天方夜譚。想要創造奇蹟,打破宿命,必須小心謹慎,步步為營。若不提前謀劃,將毫無勝算。”張若塵道。

納蘭丹青聽到這令人窒息的秘聞,能感受到張若塵對絕望至極的未來的掙扎和反抗。

她內心強大,還算平靜,道:“長生不死者在不同時代,選擇了不同的人。亂古,是天魔。此後是第二儒祖。再後來便是不動明王大尊。每一個都踏入始祖境,但每一個的結局,都令人唏噓。”

“天魔與大魔神一戰後,便消失於天地間。”

“第二儒祖破境始祖後不久,亦天人五衰。”

“強大如不動明王大尊,也未能幸免,步了後塵。”

“當時的修士,只以為他們是真的失蹤,或者老死在不為人知的地方,安度了晚年。隨著真相一步步揭開才發現,始祖失蹤的背後,都藏著鮮為人知的慘烈戰鬥。”

“帝塵的猜測,應該是對的。若不提前做準備,未來一定是天魔、第二儒祖、不動明王大尊一般的結局。”

張若塵沒有將第二儒祖可能還活在世間的秘密講出來,問道:“丹青,你剛才說,發現了端倪,指的是什麼?”

納蘭丹青雙眸明亮,蘊含無窮智慧,道:“長生不死者將所有痕跡都清理,幾乎找不到任何關於他們的記載。就算有相關的資訊,最後查證,也都是謠言。直到書界傳來的一則資訊,引起我的注意。”

中古之前,書界一直都是以崑崙界馬首是瞻,為崑崙界儒道的下屬大世界。

中古末期,崑崙界遭受前所未有的大劫難,須彌聖僧散盡神力封界後,書界為了自保,遷往南方宇宙,受天龍界的庇護。

隨天龍界遷到無定神海,依附於劍界,書界也跟著遷了過來。

納蘭丹青道:“書界,每一位修士,都熱衷於藏典,愛書如命。最初,我是從書界的一卷玉書上,發現了一句關於天魔的記載。記載上說,天魔曾降臨書界的啟明宗,讓當時的啟明宗宗主許哲遠,秘密尋找一幅畫。”

“只有這麼一句記載?”張若塵道。

納蘭丹青點了點頭,道:“這卷玉書,乃是許哲遠的生平自傳,所以才有這麼一句記載。經過多年查證,我發現,這卷玉書是大約五百萬年前出土,有人掘了許哲遠的墓,將之帶了出來。”

張若塵問道:“許哲遠活著的時候修為如何?”

“上位神層次。”納蘭丹青道。

張若塵有些明白,這一句記載,為何會引起納蘭丹青的重視了!

天魔何等人物,怎麼會平白無故讓一位書界的修士幫自己做事?

而且,這個書界的修士,還僅僅只是上位神。

就算當時天魔只是分身投影降臨,也已能夠說明此事的反常。反常,就一定有非同小可的隱秘。

張若塵自言自語念道:“以天魔的修為和身份,想為他做事的修士不計其數,為何偏偏選擇許哲遠?又或者說,他其實向多位修士,下達了這道密令?在那個時代,能夠讓天魔忌憚的,除了大魔神,也就只有長生不死者。難道天魔也提前察覺到了長生不死者的存在?”

納蘭丹青道:“我分析過此事,究其原因,應該是天魔救過許哲遠的性命,所以選擇了他。現在從帝塵這裡瞭解到更多隱秘,我有一個大膽的猜測,或許,天魔忌憚的人在崑崙界,所以不敢讓崑崙界的修士做這件事。”

張若塵輕輕點頭,道:“天魔讓許哲遠尋找的是一幅什麼樣的畫?”

“玉書上,沒有記載。”納蘭丹青道。

張若塵道:“線索斷了?”

“當然沒有。”

納蘭丹青智珠在握一般的笑了笑,道:“書界修士,都有撰寫自傳的習慣。若許哲遠找到了那幅畫,一定會在玉書上寫下來,這對他來說,是巨大的成就。既然沒有寫下來,說明沒有找到。”

“我便猜測,他之所為,是不是就如今日帝塵讓我所為的事。找不到,下一代繼續找,子子孫孫,一代代傳承,一直找下去。”

“順著這個思路,我派遣出去的人,在書界四處尋找許哲遠的後代。”

張若塵苦笑搖頭:“許哲遠死了都一千多萬年,以他上位神的境界,後代絕對以億計數。這怎麼找?”

納蘭丹青道:“只要有恆心,只要參與的修士足夠多,總能從億萬人中找到一些東西。大約是在兩千年前,我終於從許哲遠其中一位後代的口中,得知了一些資訊。”

“是你親自去問的?”張若塵道。

納蘭丹青道:“當然不是!是一位魚龍境的書盟弟子,與其結交,打聽出來的資訊。許哲遠的那位後代,顯然不知道尋找畫的目的,只說家中一位長輩信佛,在尋找迦葉佛祖的一幅肖像畫。”

張若塵心中大動,道:“什麼樣的肖像畫?”

普通的迦葉佛祖畫像,許多地方都能買到,何須尋找?

納蘭丹青道:“蘇自憐的真跡才行。”

“蘇自憐,好耳熟的名字。”張若塵道。

納蘭丹青道:“蘇自憐出身白狐族,所在的時代非常古老,她的畫道天賦奇高,近乎入道。她若憑畫入道,第四儒祖怕是難以在後世稱祖。”

“你這麼說,我便記起來了,她與石嘰娘娘是同一時代的修士。”張若塵道。

此前,張若塵一直裹在身上護體的那幅石磯娘娘畫像,落款就是“蘇自憐”。

張若塵心中卻生出更大的疑惑:“蘇自憐與迦葉佛祖並不是一個時代的修士,她就算畫了一幅佛像,也沒有什麼大不了!丹青,會不會只是一個巧合?”

納蘭丹青道:“最初,我也是如此認為的。但,那位許哲遠的後代,只是魚龍境的修為,憑什麼能夠知道蘇自憐的名諱?這太奇怪了!”

“書盟從成立以來,每天都能收集到大量資訊。現在有了突破口,於是我便開始分析,以前那些被忽略了的關於畫、蘇自憐、迦葉佛祖的資料。沒想到,結果太令人震驚。”

她從袖中,將一本親自整理出來的資料書冊,遞給張若塵。

張若塵接過後,便開始翻閱。

書冊的第一篇,記載了一則崑崙界的民間傳說。傳說第二儒祖有一段時間,極其喜愛蘇自憐的畫作,派遣儒道弟子前往各界尋找。

第二篇,記載的是,不動明王大尊與佛門的糾葛,包括張若塵早就知道的“明王坐禪玉失珠”的典故。

第三篇,則是關於迦葉佛祖。

傳說迦葉佛祖只留下了五幅畫像,是畫師當面所作,分別為《引路圖》、《白石點化圖》、《大慈大悲坐像》、《寒山尋葉》、《雲中彩繪》。

後世所有關於迦葉佛祖的畫像,都是源自這五幅。

可惜的是,五幅初始畫像,都已毀掉,沒有一幅流傳下來。

現在的關於迦葉佛祖的畫像,所有人都知道,肯定已經失真,無法還原祖佛真容,可謂佛門的一大遺憾。

……

一篇篇全部看完,張若塵終於明白納蘭丹青為何會震驚了,根據收集到的這些資訊,天魔、第二儒祖、不動明王大尊生前,竟然都有尋找畫作的行為,多與蘇自憐和迦葉佛祖有關。

殘燈大師對宇宙中的各種人、事、物興趣並不大,瞭解極少,因此,只是靜靜聽著。

他盯向張若塵的雙目,笑道:“帝塵似乎已經有了頭緒?”

張若塵倒也不瞞他們,道:“此事就算與人祖無關,也一定與冥祖有關。因為,根據我瞭解到的隱秘,冥祖的上一世,很可能就是迦葉佛祖。丹青,你收集到的這些資訊太重要了,對我幫助極大。對了,與許哲遠相關的資訊,為何沒有記載在上面?”

納蘭丹青得知自己能幫到張若塵,心中有偷吃糖果一般的甜蜜感,道:“我認為,許哲遠相關的資訊至關重要,可能是最關鍵的突破口,不敢用紙字記載,可能會被修為強大者洞悉。”

殘燈大師滿臉讚歎之色,道:“如此心思,當可宰執天下。”

“當年在瑤瑤身邊,丹青本身就與女宰無異。”張若塵笑道。

殘燈大師見張若塵心情極好的模樣,道:“看來你已經有策略了?”

張若塵摸了摸下巴,道:“先喝酒如何?洛師姐也在書院吧,將她請出來,與我們共飲。”

殘燈大師不知道張若塵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卻也是客隨主便,與他一起,走向竹林深處,一直來到北崖邊。

在這裡,可以俯看下方一望無邊的學海,可遠眺天邊的雲霞。

不僅有酒,還有菜。

菜,是青墨親自烹飪。

比之以前,她廚藝更上一層樓,便是殘燈這個佛修大師,都葷素不忌,吃得甚是暢快。

張若塵從洛水寒手中,接過混元筆,細細探查。

混元筆的筆毛,的確非常玄妙,每一根內部都有巨大的內空間,空間中,有無數文字在飛行。

還真有可能是第二儒祖的鬚髮製成。

張若塵偷偷拔下一根收起,才將混元筆還給洛水寒。

酒過三巡,問天君來到書山,出現在天人書院中。

他臉色極為難看,心事重重,看見張若塵和殘燈大師歡聲笑語,推杯換盞,更有納蘭丹青和洛水寒與他們共飲,頓時長長嘆息:“你們竟真的有喝酒的心情?”

很顯然,先前在乾坤界,張若塵和殘燈大師的對話,沒有逃過問天君的感知。

這很正常,那時張若塵和殘燈大師沒有佈置隔絕手段。而張若塵前往死禪神廟,見殘燈,本身就會引起許多人的關注。

“既然偷聽了我們的對話,知道我們是來天人書院喝酒,就該早些來的。你來這麼遲,菜都涼了!”殘燈大師與問天君說話極其隨意,毫無佛門高僧的姿態,就是真正朋友間的笑談。

問天君道:“我聽到,若塵你有兩個問題要問他,還有事要求他,可否也讓我知道?”

張若塵與殘燈大師對視一眼,齊齊搖頭,道:“秘密!”

問天君道:“你們這是連我都信不過?”

“倒不是信不過。”

張若塵當然不會告訴問天君,之所以帶殘燈大師來天人書院,並不是為了喝酒,一切都是掩人耳目,見納蘭丹青才是真。

當問天君都以為他們二人在密謀的時候,也就達到了目的。

張若塵反問一句:“問天君見過第四儒祖,可有收穫?”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