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 改變主意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灰髮少女的耳畔嗡嗡作響,那是各種聲音匯聚在一起的嘈雜。

“轟隆隆……”這是金色飛舟破空而去的聲音。

“開始吧……”這是面對幕僚詢問,馬爾切斯諾有氣無力的回答。

“我宣佈——決賽開始!”裁判的聲音在耳邊炸響。

“嗯?”布蘭琪一個激靈,猛地清醒過來!她看到吉恩已經在拉弓蓄勢,一根又一根金色的半透明弓弦在他的指尖不斷成形——稀有技能【蓄力上弦】!

[只是回到了這個時候麼……]布蘭琪的眼中浮現出濃烈的失望之色。

墨菲曾經創造過一個帝王魔法,叫做【空間之門】,一次開啟兩扇紫色魔法門,從一個進入就能瞬間從另一個走出來,堪稱“瞬間移動”!但布蘭琪的魔力有點特殊,學會之後技能發生了變異,始終只能開啟一扇魔法門。

後來她才知道,其實門還是兩扇,只不過一扇開在了“現在”,一扇開在了“過去”!

進入門中,就能回到一段時間之前。

她把這個怪異的魔法取名叫【時間之門】,關於它的用法,也一直在琢磨……穿越時間聽起來逆天,但其實不太實用,因為只能回到幾秒前,而且具體是幾秒還有強烈的不確定性!因此布蘭琪在整個分區賽階段都沒用過這個魔法。

但她剛才卻是拼盡全力激發了這個魔法。

一瞬間把幾乎所有的魔力都輸送到了【時間之門】這個星辰中!灰髮少女心中所期盼的,是如果能回到七天前就好了……

回到七天前,告訴父親即將發生的危險……

但現實很殘酷,她拼盡全力,也只是回到了大約一分鐘之前。

“再來!”

布蘭琪只失望了一瞬間,就再次啟用了【時間之門】的星辰,神情倔強。

哪怕一次只能回到1分鐘之前,次數夠多的話,也一樣能回到七天前!

然而星辰這次沒有反應。

反倒是布蘭琪的魔力之源傳來一股撕裂般的劇痛,瞬間她明白了,自己的魔力近乎枯竭了……

時間的確是退回到了一分鐘之前,一切都恢復了,但只有布蘭琪自己例外……她一分鐘後的記憶沒有憑空消失,用掉的魔力自然也不可能憑空回來。她就像是一條順流而下的小魚,也許奮力一躍,能跳回自己幾秒前所在的位置,但所耗費的力氣卻不會回來,自然更不可能向連續的向上游跳躍了……

正在這時,“嗡”的一聲,吉恩蓄勢良久的一箭離弦而出!

“滾!”布蘭琪的目光瞬間出現了一絲陰霾!

已經明白不可能回去改變一切的布蘭琪,此刻心情差到了極點!她是只剩一絲魔力了,但她還有水晶球!海倫子爵給她準備的水晶球雜質很少,體積很大,裡面足足能儲存了相當於一位高階魔法師的魔力存量,而且是布蘭琪親手存進去的“帝王魔力”!

一團漆黑的球體忽然出現在布蘭琪的面前。

這漆黑球體伸出了無數觸手,彷彿一個章魚怪,觸鬚在空氣中狠狠一抓,就立刻憑空抓出一個火球,或一根冰錐? 或一片風刃……它的幾十條觸手一同發威? 抓出大量的魔法噼裡啪啦了扔向對面? 頓時,競技場中如同出現了一場小型魔法風暴!

如果只看這場面,說是幾十個魔法師並肩站在一起對一個方向釋放魔法,恐怕都有人信!

今天大法師弗琳達沒有出席。

因此在場可以說並沒有真正的魔法界權威……大家雖然驚歎於簡·託澤爾的表現? 但也沒有感覺到什麼不妥……只有來自魔法聖地班德爾城的那位學術代表,眉毛漸漸豎起,眼神是無比震撼中稍帶著一絲驚疑不定!

青光閃爍的箭矢? 在狂風驟雨一樣的魔法中很快被消磨殆盡,剩下的魔法繼續一股腦湧向了吉恩。

烈焰中升起的火焰渡鴉,以及變大一圈的格魯希恩? 一起奮不顧身地護在了吉恩的身前? 但也只是擋了片刻……等到魔法風暴慢慢停歇? 人們才能看到,吉恩先前站立的地方多了一坨比人略大一圈的沙子雕塑!而格魯希恩早已變回了小狗大小,躺在旁邊哀鳴。

“嘩啦。”

沙子忽然散開了? 吉恩呸呸兩聲,從裡面跳了出來!

他有點氣急敗壞,顯然? 剛才是裁判認為他擋不住那一陣魔法風暴,所以主動控制流沙保護了他!但這麼做,也相當於把吉恩強制出局了……

“我用不著保護……我可以撐過去……”吉恩氣得大叫。

“我宣佈這場比賽的勝利者是——簡·託澤爾!”裁判卻不理會他,直接宣告了結果!

然而……

“我認輸!”少女低沉的嗓音忽然響起。

“你說什麼?”裁判愣住。

“我認輸了,所以他是冠軍,我是亞軍!記得給我那份高階精粹龍血。”布蘭琪重複一遍,然後就直接轉身往競技場外走去。

“你說了可不算!”裁判是一位中年男人,他此刻深深皺眉,有些生氣的樣子,“我有權根據現場局勢判定勝負,剛才你那陣魔法風暴,如果不是我出手保護,吉恩是抵擋不住的,顯然是你贏了!你是有權認輸,但只能是在分出勝負之前!”

“您看看那邊地上?”布蘭琪走到場邊,停下腳步,轉身。

中年男人皺眉回頭。

一個只剩半個身子的沙人戰士,還在地面上微弱的掙扎著——那是吉恩的沙之傀儡。

那場轟轟烈烈的魔法風暴居然沒有徹底摧毀它,還給它剩了兩條胳膊和完整的上半身。

“他的沙人還有一戰之力,但我沒有了。”布蘭琪這時候晃了晃鐵護腕,自己的三個沙人隊友頓時全都化作一灘散沙,而她也輕盈的往後退了一小步——就是這一小步,她就出了場地。

“你……”裁判瞪她半晌,最後還是無奈搖頭:“吉恩勝!”

——————

“您到底為什麼要認輸?”競技場之外,海倫子爵好不容易等到從選手通道出來的布蘭琪,連忙迎上去。

他都快急瘋了!又不敢對布蘭琪發火,只能在原地揪著頭髮打轉。

“因為我需要龍血。”斗篷少女低聲道,“想要把帝王魔法修煉到極致,必須不斷提升身體強度,這是老師臨終前告訴我的。所以從一開始我的目標就是第二名獎勵的高階精粹龍血!就算是龍晶微塵,對我來說也不如它重要。”

“可是!”海倫子爵哆哆嗦嗦,“您忘記我說的威脅信了?沒有龍晶微塵,那個使徒不會放過我們的……要不,您去找您之前提到的‘那個人’來幫忙吧?”

布蘭琪搖了搖頭,低聲自語:“我瞭解她……她現在的情緒恐怕不會比我好多少,今天她沒有出席比賽,應該是已經回卡爾王廷去了吧……或許會加入宮廷法師團,或許會繼承家族的爵位,但無論哪個都會跟教廷對上……總之,短時間內我是不能指望她了。”

【穩定運行多年的小說app,媲美老版追書神器,老書蟲都在用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不過你也不用擔心。”布蘭琪忽然揭開了斗篷兜帽,目光炯炯看向海倫子爵,“帶我去你的房間,我要用一下那個魔法陣!”

“哪個魔法陣?”海倫子爵一時沒反應過來。

“我願面向深淵禱告,投身黑暗之信仰,我願用我的靈魂、血肉,與深淵惡魔進行公平的交易……”布蘭琪唸誦了幾句咒語,發音很奇怪,因為是古半神語,一般人根本聽不懂。

但海倫子爵一聽發音就明白了,露出難掩的驚喜之色!

“您願意成為使徒了?太好了……是什麼讓您改變了主意?”

布蘭琪沒有回答。

她怎麼會告訴海倫,如果不是實力差距太大,她今天恐怕會對“神罰者”出手!

布蘭琪從未懷疑過馬爾切斯諾是殺害父親的真兇,畢竟以弗琳達和巨磨城主的關係,布蘭琪從小就認識“馬爾切叔叔”……而且父親更不可能是深淵教會的成員,布蘭琪非常堅信這一點。如果馬爾切斯諾不是兇手的話,那真兇就只可能是那個白髮老太婆自己!

布蘭琪很清楚。

母親如果去了卡爾王廷,得到靠山的同時,也會遭到無形規則得束縛……也許能夠藉助王室打壓教廷,但終究不能痛痛快快的報仇!最大的可能性是王室最終把教廷收編,教皇重新成為內閣的一員,擔任“首席牧師”這個自古就有的職位……

那可並非布蘭琪想看到的、滿意的結果。

只有加入深淵教會,才能不受任何束縛,做自己想做的事。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