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 一記耳光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訊息屬實麼?”白髮老嫗目光炯炯,給了下屬極大壓力。

“非常確定!”下方的白袍中年男人額頭見汗,連連點頭:“從四天前開始,就有一批手持王室使團令牌的人四處秘密活動……他們私下審問了許多人,似乎是在尋找一個少女!而且據說那個少女曾出現在貝利塔鎮……”

“東邊的貝利塔鎮?一位來自東邊的少女?”白髮老嫗喃喃低語,耷拉的眼皮之間似乎有寒光乍洩,“難道史蒂夫那個傢伙發現了什麼?”

身為裁判所長老,教廷地位最高的三人之一,“神罰者”梅根女士其實知道很多秘密。

比如,奧斯本並非真正的先知。

又比如,教廷正在努力尋找的那位“能預言的異端”,可能才是真正的先知。

但對外,教廷是一直守口如瓶的,畢竟總不能一邊宣稱奧斯本是先知,一邊又四處尋找真正的先知。那不光是自相矛盾的問題,更重要的是教皇擔心一旦被人知道真正的先知仍流落於民間,會有人比教廷搶先!

而現在,教皇最擔心的事情似乎還是發生了……史蒂夫居然也在悄悄找人。

梅根長老親臨巨磨城,有兩項秘密任務,其中之一當然是擇機對海事大臣史蒂夫下手,而另一個則是找到先知並帶回光明大教堂!教皇前些日子透過特殊方法,得知了真正的先知很可能是一位“來自東邊的少女”……這個節骨眼上,海事大臣史蒂夫派出一群秘密手下四處打探來自貝利塔鎮的神秘少女,梅根長老難免想歪!

貝利塔鎮,本來就在卡爾王國的東陲,離加西裡海也不遠。

“速查,內閣是否已經知道秘密?”白髮老婦人揮手打發走了屬下,馬上在一塊刻滿符紋的金屬板上飛快寫下這樣一句話。

在等待回覆的時間裡,梅根長老煩躁的拄著她的雪白長鐮在房間裡來回踱步。

在尋找真正先知這件事上,如果說教廷最不想讓哪方勢力知道,那一定是卡爾王室!可是史蒂夫偏偏正是卡爾王室的九位內閣重臣之一!

片刻後,有訊息傳回來。

“內閣尚不知情。”金屬板上只有這樣簡短一句話。

然而彷彿幫白髮老嫗下定了什麼決心似的,她咧嘴一笑,擦了擦鐮刀,身子忽然消失在了房間之中。

如果內閣並不知情,僅僅是海事大臣史蒂夫自己懷疑、正在調查取證,那麼倒是正好!

沒人知道梅根長老此行的另一個秘密任務,正是史蒂夫本人。對壽命無多的教皇阿諾來說,內閣已經成為他計劃的最大絆腳石,可惜另外八位前朝老臣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做事滴水不漏,且身邊永遠重重護衛!相比之下,獨自出使巨磨城而且又是最年輕的海事大臣,無疑是最容易得手的獵物。

——————

城主堡。

王室使團下榻的幽靜院落裡,史蒂夫胸膛起伏,還在生著悶氣。

剛剛那個“簡·託澤爾”最後的問題把他氣得胸悶,讓他對這位神秘少女選手之前產生的一絲莫名好感完全喪失殆盡!

史蒂夫入贅赫瑟爾家族,改姓赫瑟爾並繼承了老海事大臣的家業,還氣走了妻子? 這件事在王國上層圈子本來就是個被貴婦們嚼爛了舌頭的熱門話題,後來還是隨著史蒂夫在海事大臣的位子上逐漸坐穩? 並做出諸多成績,非議的聲音這些年才漸漸變小!

而身為九大重臣之一? 已經好幾年沒人敢在他面前提起過這件事了……除了弗琳達依然不願意跟他回王廷? 似乎一切都走上了正軌。

“算了,何必跟那個不懂得禮貌的傢伙計較?眼前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如果找到女兒? 或許弗琳達就可以和我重歸於好……”史蒂夫望著夜空,努力深呼吸? 讓自己平靜心情。

夜空繁星閃爍,今晚的顯月也正好執行到了最圓的狀態? 看起來是那麼完美無缺。

然而在史蒂夫的眼裡? 夜空忽然旋轉起來? 所有的星星和月亮做起了圓弧運動。耳畔似乎聽到了護衛的怒吼,大地翻滾著接近自己的眼睛? 史蒂夫似乎感覺脖子涼涼的? 大腦也有點遲鈍? 直到看見了自己歪倒的無頭屍體,他才終於明白發生了什麼……自己被砍頭了?

但緊接著? 他的意識就模糊了。

“誰!”當一群王室士兵怒吼著衝進庭院? 把入侵者團團圍住? 當遠處的巨磨城巡邏隊也聞訊趕來,成片的火把照亮了庭院,人們這才能看清,行兇之人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嫗!

她此刻滿臉無奈,左手提著史蒂夫的頭顱,右手則握著長柄的雪白長鐮,輕輕甩去上面的血跡,對著天空嘆道:“我這麼靜悄悄的進來,還是被發現了麼?傳承千年的哈爾德家族,果然底蘊深厚。兩位,出來吧。”

人們面面相覷,由於認出了入侵者的身份,連宣誓效忠的護衛武士們也一時不敢動手了。

誰能想到夜入城主堡的刺客,居然會是光明教廷的裁判所長老?

下一刻,馬爾切斯諾和弗琳達的身影一起出現,當看清梅根手裡的那顆腦袋,弗琳達的身子猛然一晃,臉上露出一絲難以置信。

“你殺了他?”大法師喃喃自語,似乎有百種情緒在胸口打轉,一時竟哽住了咽喉,整個人好似化作雕塑。

“梅根長老,你什麼意思?”城主馬爾切斯諾的反應則更顯暴躁,“你居然在我們哈爾德家族的地盤上,殺了一位內閣大臣?你最好有充分的理由!不然你今天別想走!”

白袍老嫗眯著眼睛沒說話。

三位亞傳奇的無聲對峙,讓庭院裡的空氣都彷彿變成了固體。

而這時候,史蒂夫的無頭屍體卻產生了詭異變化——嫋嫋黑煙升起,他的身體似乎忽然擁有了腐蝕性一樣,將華貴的衣服燒出一個個破洞,露出裡面帶著膿瘡的黑色皮膚。而脖子斷茬處湧出的黑血,也將觸碰到的花草全部燒焦,強烈的酸澀氣味瀰漫庭院。

圍觀者們紛紛色變,掩著鼻子後退。

“我想不需要我多說什麼了吧?”白髮老嫗這時候才聳了聳肩,嘆道,“如你們所見,他早已投靠深淵教會,而剷除異端一向是裁判所的職責。”

馬爾切斯諾瞪著地上的屍體,一臉詫異。

而更加瞭解史蒂夫的弗琳達卻失神般連連搖頭:“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然而他們卻都無法否認眼前所見。

從屍體內湧出的黑暗氣息是真真切切的。

除非把今晚在場所有人都殺了,否則這就是鐵一般的事實!一個擁有黑暗力量的人被殺,那就是該死,誰都無法指責動手的人。就像當初巨磨城大賽的首日,梅根長老就當眾斬首一位參賽選手——儘管此舉讓巨磨城顏面掃地,但後來比賽還不是照常繼續?

最終沒人阻攔白袍老嫗的離開。

但同她一起離開的,還有海事大臣史蒂夫的死訊,這個重磅訊息藉助魔法沙盤的力量,幾乎是馬上傳到了卡爾王廷,幾經轉手,最終擺在了龍首宰相的面前!

“史蒂夫被斬首……神罰者……教廷……”

一眼掃過數行文字,瞭解到所有情況的龍相,慢慢站起身來。猙獰龍骨頭冠的眼眶裡,火光一陣猛烈的搖晃。

狂風在他的身邊逐漸生成,重重衝開了房門,發出咣噹巨響,龍相的身體則被一陣狂風裹挾著離開。

光明大教堂。

儘管此時已經是深夜,但這座宏偉的建築依然亮著無數盞燈,最虔誠的信徒們還在禮拜堂低聲懺悔,傳教牧師們一邊吟誦著經文一邊揮灑祝福術。

但忽如其來的一陣狂風,將所有百姓捲起,送出了教堂五百米開外。

無數燈火突然齊齊熄滅,光明大教堂因此陷入了黑暗。

風中卷著沙,將彩色水晶窗打得劈啪作響,強大的風壓將所有牧師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一根巨大的龍捲風柱在大教堂的正門前生成了,隱約能看到一個龐大黑影在其中若隱若現,岩漿一樣忽明忽暗的眼睛冷冷盯著教堂最高尖頂塔樓的一扇窗戶。

那窗戶突然開了。

教皇阿諾老邁佝僂的身影出現在那裡……滿是褶皺的面容和無神的雙眼,簡直像是一隻腳踏進棺材的老人,但他卻是在場所有牧師中唯一一個能在風壓下站立不倒的。

“龍相深夜造訪,難道是因為海事大臣的事?”教皇輕聲嘆道。

“你倒是有膽量,沒有裝作不知!”龍捲風的轟鳴化作了語言,但只有教皇一人能聽到,“因為大賢者的預言,我這段時間對教廷的小動作有諸多忍讓,只因大局為重……但如果教皇以為可以隨意殺死一位內閣大臣而不用負責,那可就錯得太離譜了。”

“我不知道您在說什麼?”教皇阿諾眯起了眼睛,“史蒂夫投靠了深淵教會,的確是件令人惋惜的事,但這和教廷可沒關……”

然而他話音未落,龍捲風柱中忽然伸處一條狂暴的氣流,徑直撞向了教皇所在的視窗!

窗戶大開,教皇來不及反應,便被風中伸出的一隻手掌抽了個響亮的耳光!

啪!

這一巴掌結實而有力,教皇阿諾臉上乾癟的皮都被打得腫起了半邊,頭頂華麗的三重冠也不知道飛到哪去了。剛剛還能在風壓中淡定自若站著說話,此刻卻眼冒金星找不到北,手腳並用半跪在地上,耳畔盡是嗡嗡亂響。

“我不是來與你爭辯的。”龍相冰冷的聲音自風中傳來,“這是一個警告,史蒂夫是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你敢動的內閣大臣。老老實實履行教廷的職責,幫助卡爾王國度過這場浩劫,否則下一次,就不是一個耳光這麼簡單了。”

話音落下,龍捲風柱便忽然消失不見了。

而這一剎那,光明大教堂所有熄滅的燈火又重新齊齊點燃,被風衝開的窗戶也都重新合攏,信徒們眨眼間又被狂風送回了原處,所有凌亂的東西也都歸了位,彷彿剛才的一切都是幻覺。

然而教堂最高的房間裡,一位老人久久不能平靜。

蒼老得教皇阿諾顫巍巍爬起,用哆哆嗦嗦的手捧起三重冠,挪動到柔軟的椅子處緩緩坐下,眼神變幻不定。

龍相上一次出手是什麼時候?實在太久了,久到人們幾乎忘記了歷任龍相的可怕。

【鑑於大環境如此,本站可能隨時關閉,請大家儘快移步至永久運營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

這一記耳光,讓教皇阿諾收起了對當今龍相的所有輕視,他自己雖然中了惡魔的詛咒身體日漸衰老,但好歹也曾是一位強大的亞傳奇!而光明大教堂又是自己的主場,有著諸多符紋陣法力量加持,然而在這裡,自己竟然都毫無還手之力。

“這就是……龍晶的力量麼……”良久後,教皇用低沉至極的聲音說出這麼一句嘆息,“如果教廷也有一顆龍晶多好……”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