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長達五十米的烤豬(上)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蓋布不明白什麼叫女裝大佬,配合肖恩那副表情,他還是能理解這不是句好話。

貨,是好貨。

否則他們這三位跺跺腳就能讓希幹希納區晃三晃的大佬,才不會耐著性子在城門等肖恩呢。

是他們相等嗎,如果手裡有貨的話,誰才會浪費時間,時間可是金錢啊。

“你無恥!”愛迪生破口大罵,“你別以為那些大人生氣了,你就脫得了干係。”

“還好啊,我可不像你們。”

肖恩拍了拍蓋布的肩膀,有些事他以前不說,並不代表他不懂裡面的道道。

這三人在希幹希納區的話,還算有些威望,也僅僅在希幹希納區而已。

只要除了這道城門,進入真正的瑪利亞之牆......

他們就是個屁。

別說去羅塞之牆內享福了,不在半路上遇上截道的就算他們燒高香了。

正所謂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認清自己的地位,才是做人做事的根本。

“肖恩。”

“怎麼了?”

肖恩回頭看著一臉笑意的蓋布,同樣裂開嘴,走了過去。

“東西我們必須要拿到手的,生意這種事不就是你出價我還價,商量出來的嗎。哥哥我也不瞞著你,東西我們幾個必須要拿到手,你開個價,只要不太過分,這事就這麼算了。”

“什麼,我們給的價格已經夠高了,讓他......”愛迪生一聽蓋布讓肖恩隨便開價,本能地開口反對。

隨便出價,這不能叫做生意,這叫要他的命啊。

想著金燦燦的金子被肖恩拿走,愛迪生的心就開始滴血了啊。

不行,覺得不行,必須要按照常例。

然後扣除肖恩遲到以及對他不敬的費用。

......

這麼算算,好想肖恩不僅要把貨交出來,還得賠他不少錢啊。

“哈哈哈——”

愛迪生不由笑了出來。

“住嘴!”蓋布怒目看向愛迪生。

同時,華生也捂住愛迪生的嘴,在他耳邊怒斥道:“給我閉嘴,你這個白痴。你知不知道貨送不到那些大人手裡,會有什麼樣的後果。你個蠢貨找死,自己找個小娘皮戰鬥去,死在她肚皮上,別拖著我們一塊下水!”

“我......”

愛迪生放棄了掙扎,經過華生提醒,他才回想起那些收貨人可怕的勢力。

“沒事沒事,那個蠢貨我們就別理了,開個價吧肖恩。”

蓋布滿臉地誠意,如果可以的話,他更希望肖恩能立刻將貨交到他們手上,免得這傢伙臨時反悔。

想起肖恩一直堅持的交易原則,蓋布這時候才明白為何肖恩一直要堅持貨必須在城門處交接,而且每一次交接的時間都是他們要離開希幹希納區之前,從來不會早一秒交給他們。

嗯......好像總是遲交。

在這裡,擋著駐紮兵團的面,他們三人如何能用手段逼迫肖恩將貨交出來。

這不就是耗子擋著貓的面偷東西,找死嗎不是。

心機婊(劃掉)男。

蓋布默默地在心裡給肖恩增加個新的定義,他已經做好了虧損一筆的打算,等這次從羅塞之牆回來,他一定第一時間找肖恩籤一份契約,約定好交貨時間以及交貨金額,免得出現像現在這樣坐地漲價的事情。

錢財事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嗯。”肖恩點點頭,做出一副被愛迪生嚇到的樣子。

然後,用怯生生的語氣試探道:“真隨便讓我開價?”

“隨便開!”蓋布拍著胸脯豪氣地說道。

蓋布比起易怒的愛迪生明顯要冷靜許多,也想的要更深一點。

打個簡單的比喻,愛迪生還在一層位置徘徊的時候,人蓋布早就在三層溜達,說不定還去到四層了。

他們是什麼人?

商人啊。

辛苦萬般,不就是為了個財字嗎。

手裡有錢,心裡有底,萬事不愁。

愛迪生想到就是這一層,只要自己有錢,那就是走路都虎虎生威,在希幹希納區,他就是最靚的仔。

而蓋布,想的要更多一些。

錢是個好東西,作為商人,不為錢財,那還不如買點田,種種糧食的好。

有錢是不夠的,還需要有命去花。

有命花的錢,才叫做真正賺到的錢。

如果貨送不到羅塞之牆去,蓋布已經能夠想到那些大人該如何釋放他們的怒火,而發洩的目標肯定不是肖恩,而是他們這些運貨的商人。

······

“小王啊......”羅德拿著空酒瓶,看著眼前的一幕,有些不敢相信。

“聿聿聿聿聿聿聿聿——”

“好吧好吧,老王。”

“聿聿。”

“明明是匹成年馬,你為啥喜歡叫老王這個名字啊,跟你的氣質一點都不配。別用這個眼神看著我,我看懂了,你這是在鄙視我。”

“聿聿聿聿——”

王大俠輕叫了幾聲,也不肯定也不反對,就算羅德看出來又如何,難不成自己承認了,你羅德就會給他買好吃的?

一毛不拔羅德,比起蓋布這三人,在希幹希納區更加的有名哦。

“看著現在這一幕,我總覺得......那句話怎麼說來著.......對了,既視感。”羅德長嘆一口氣,回想起他與肖恩曾經的對話,有些唏噓。

肖恩與三位大商人之間有交易,他很早就知道了。

像石頭一樣呈灰色的物質,肖恩從不說這是什麼,也不說拿東西有什麼用處。

羅德第一次見有人買賣石頭的時候,還嘲笑肖恩真是想錢想瘋了,地上隨便找找的石頭都拿去賣錢,可不就是瘋了嗎。

不料肖恩的回答讓羅德思考了很久,不僅在想那些石塊一樣的東西到底是什麼,還有肖恩為何會那麼自信地說出這樣一番話。

“你不懂的,羅德。這玩意對裡面那些人來說可是好東西。羅塞之牆、希娜之牆裡的那些人不像咱們,每天醒來都要考慮今天怎麼賺錢,如何買到果腹的食物,更不用整天頂著陽光努力幹活,只為了能夠攢

起老婆本。他們可是醒來就有人服侍,夜夜笙歌的大老爺們啊。

你知道嗎,當一個人不用為了生計打拼,也不用為了交、配權奮鬥,當這些東西只需要伸伸手就能得到的時候,人的生活就開始變得不實在,開始變得空虛起來。一個人變得空虛沒有目標的時候,他的心就像是被開了一口深不見底的洞,無論是情愛還是財富又或是成就,都很難填補這個大洞。

我讓葛朗臺們帶去的東西,正是能夠為他們心補洞的無上‘珍寶’,是讓人能夠體會到天堂的寶物啊。”

天堂?

那是什麼?

與肖恩一樣的無神論者,羅德不太懂天堂是什麼意思。

“是讓你感到快樂的地方。”

為了讓羅德理解,肖恩言簡意賅地解釋道。

“哦,原來天堂就是蘇珊的胸脯啊。”羅德恍然大悟。

“嗯,沒錯。”想了想,肖恩不打算跟羅德在天堂這個詞上多做討論,有些事不是解釋就能行得通的,還需要共同的認知。

比如說兩個人,他們有個共同的愛好,那就是足球。

有了足球,他們就能成為好朋友。

但一個人支援皇馬,一個人支援曼徹斯特的話,兩人誰也無法說服誰的。

因為,認知上的差距,和自我位置上的分別。

“你就把天堂想象成有無數蘇珊胸脯的地方,就像大海一樣,一眼看不到邊的那種。”

“我懂了,這是好東西啊。肖恩你別賣給他們了,直接在咱們這賣不就行了。”

“不不不,這東西貴啊。知不知道,越好的東西越是金貴,能讓你天天躺在蘇珊胸脯上面的好東西,你覺得咱們這裡的人能買得起嗎,只有賣到羅塞之牆,賣到希娜之牆裡面去,才能賺大錢。”

“太可惜了,不過......大海是什麼。”

肖恩:“......你就記住好了,千萬別碰我給他們的東西。這玩意說好聽點,是送人上天堂提前感受一下上面的氣氛。說難聽點,一旦沾上了,那就是一念天堂,一步地獄咯。別看我現在吃點虧,讓他們沾點便宜,總有一天他們會哭著喊著跪在我腳下求我把東西賣給他們,還是隨便開價的那種。”

······

“沒想到還真被他說對了,現在不就是隨便開價了嗎。”羅德摸摸頭,看著王大俠,想從他的馬臉上瞧出點東西來。

“怎麼樣,想好了沒?再耽誤下去,就快天黑了,我們也沒辦法在晚上趕路。”

【目前用下來,聽書聲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語音合成引擎,超100種音色,更是支持離線朗讀的換源神器,huanyuanapp.org 換源App】

蓋布的笑容有些僵硬,語氣有些委屈,有些難受。

能不委屈嗎,天知道肖恩的貨為什麼買的那麼好,一到羅塞之牆,立馬就會被搶光。

他們也不是沒想過釣一釣那些人的胃口,可隨著貨越來越多的送了過去,那裡的人,眼神變得像吃人一般,讓蓋布始終提不起吊胃口提價的決心。

論實力論地位,他們都比不過,在狠勁上,那麼可怕的眼神,蓋布甚至能想到,如果自己故作矜持的話,怕不是要被人生吞了。

“好吧,大家合作這麼久了,我也不為難你們。”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