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第一百一十一章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傅玉殊往著化血池方向一路疾馳。而鴻蒙天宮之上, 天一點點亮了起來。

謝玉清和桑乾君領了人, 早早恭候在問月宮外, 仙門百宗都已經將核心弟子召喚到了鴻蒙天宮,等候著秦衍出來。

等時辰差不多後,還不見秦衍出來, 謝玉清皺了皺眉頭,看向旁邊雲羽:“你去請盟主。”

雲羽應了一聲, 便御劍起身,到了攬月宮前, 單膝跪下, 恭敬道:“盟主, 時辰已到,大家都準備好了,還請現身。”

門“吱呀”開啟, 雲羽抬起頭來。

入眼是鴻蒙天宮宮主禮服的衣角, 銀色捲雲暗紋,衣角邊上繡著五嶽山川, 順著衣角往上, 是鴻蒙天宮特製環形玉佩,中間追了一顆黑色珍珠。再往上,是一張清正英俊的面容, 然而見得那面容的剎那,雲羽猛地縮緊瞳孔,成了豎瞳。

“宮……宮……”

雲羽結巴著, 驚得一時說不出話來,江夜白提步走出來,步履從容,路過雲羽時,他低聲道:“你負責殺了謝玉清。”

雲羽愣在原地,江夜白走到攬月宮邊緣,所有人都仰頭看向他。

太陽從他身後緩緩升起,眾人看見江夜白的面容,都露出震驚神色來,江夜白抬起手,冷聲道:“三千年,吾與葉瀾約定,將此世一分為二,因吾等攪亂雲澤,害雲澤生靈塗炭,故而本尊答應,在兩界結界之處,設四條氣脈,用於抽取業獄靈氣,供養雲澤,以供雲澤復甦。時限,兩百年。”

“而你雲澤仙人,卑鄙無恥,不守信用,兩百年不僅不關閉四處氣脈,還遮掩此事,足足抽取我業獄靈氣三千年有餘。你雲澤伐害蒼生,倒行逆施,故天道不眷,靈氣枯竭,近二十年來,以抽取我業獄靈氣為生,今日我業獄之人來到雲澤,便是同爾等討此孽債,爾等束手就擒,將靈力統統償還,可饒之不死。若不聽勸告,便化作黃土青草,迴歸這天地之間吧!”

“江夜白!原來你是魔修,是奸細!”

有人大吼出聲來:“殺了他!殺了他!”

所有人喊殺成一片,卻沒有人敢上前。

眾人皆知當年江夜白劍挑百宗,何等強勢,此刻沒有人上前,誰都不敢出列。

就在眾人大喊之時,江夜白閉上眼睛,地面開始轟隆作響,彷彿是地震一般,地面在眾人腳下發顫。

“這是怎麼了?”

有人詢問出聲,這是桑乾君往前了一步,他護在謝玉清身前,冷靜道:“玉清,你帶鴻蒙天宮核心弟子先撤。”

“師父……”

“還有劍宗弟子。”

楊俊少有沒有了笑意,也往前去,同謝玉清道:“一併帶走。”

“道宗弟子,也拜託謝道友。”

夢陽宗主也往前上來。

隨後各大宗門都一一傳音,將核心弟子交給了謝玉清。

這些都已經活了幾百上千年的老怪物,都在江夜白出手時意識到今日所來是多麼強大一個敵人。

地面顫抖得越來越離開,江夜白閉著眼睛,似乎是在召喚著什麼,眾人對視了一眼,桑乾君率先拔劍,大喝了一聲:“上!”

也就是那一刻,法修在後,劍修在前,紛紛朝著江夜白撲了過去,而謝玉清大喝了一聲:“各宗核心弟子,隨我走!”

說著,便往外衝了出去。

人群化作流光跟著謝玉清往外,法印劍光朝著江夜白鋪天蓋地而去,然而也就是在那一刻,地面無數長條破土而出,彷彿一條條巨蛇,猛地將天上人拖了下去,而後死死綁在地面上。

在他們身體觸碰到地面時,靈力瞬間就被抽光了去,所有修士見到這樣的場景,不由得面露驚駭之色,謝玉清不敢遲疑,提劍在修士之後,一路揮砍著從地面衝上來的巨蟒,大喝著驅趕核心弟子:“跑!別回頭!跑!”

上百宗門宗主一起圍剿著在中間的江夜白,江夜白靈巧躲避著這些修士的動作,神色輕蔑,彷彿是看螻蟻一般看著他們。

【鑑於大環境如此,本站可能隨時關閉,請大家儘快移步至永久運營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

他越和這些修士交手,大家便發現他越強,楊俊最先反應過來,立刻道:“那些弟子都成了他的養料!”

江夜白吸食的靈力越多,便會越強,意識到這一點後,所有人便明白,此刻殺了江夜白已經不是急事,最重要的是防止江夜白再從低階弟子身上抽取靈力。

宗門宗主急急退開,去跟著謝玉清救人,至留下桑乾君還在原地,牽制這江夜白。

“林桑,”江夜白劍和桑乾君抵在一起,他抬眼看著桑乾君,神色平靜,“朋友一場,我不願同你動手,你歸順於我,你可為雲澤之主。”

“夜白,”桑乾君回得亦是平靜,“十九年前,我在樂國,我怕死,於是我折了我的劍。”

“等我重新鑄劍之後,我不怕了。”

“雲澤不值得。”江夜白盯著他的眼,“他們幹過什麼你不知道嗎?”

“一部分人不值得,”桑乾君回得認真,“可還有未曾見過你的、未曾同你我說過話的大部分人,他們生活在這片土地上,他們值得。”

江夜白說不出話,桑乾君的劍不曾退讓半分,許久後,他低垂眼眸,只道:“我會把你葬在你家鄉。”

說完之後,他劍光大綻,猛地將桑乾君震開,桑乾君在空中一個倒翻,單膝落在地上,用劍支撐著自己,被震開十餘丈遠,而後他毫不停歇,提劍再劈了上去。

夢陽宗主同時以法印揮砸而下,越琴操縱傀儡砍殺而去,傅鳴嵐高躍在空中,清骨扇抵在唇邊,低喃出聲:“天地入法,滅!”

華光朝著江夜白同時而去,江夜白提劍輕笑:“一起來吧,我可等了十幾年了。”

說罷,江夜白一揮手,大喝出聲:“出來!”

修士喊殺之聲震天四起,不知道哪裡來的魔修騎著怪異的兇獸奔跑而來。

與此同時,修士之中突然有人倒戈,直刺向自己同門師兄弟子。

場面亂成一片,謝玉清一劍當關,護著各大門派弟子迅速撤離。

她動作又狠又快,一路廝殺在戰場上,江夜白在高處看了一眼,他傳令到雲羽耳中:“殺了謝玉清。”

雲羽跟著謝玉清疏散著弟子,他聽著江夜白的話,抿了抿唇,沒有動作。

江夜白皺起眉頭,眼看著謝玉清楊俊等人已經差不多把大宗門核心弟子疏散完畢,江夜白一聲暴喝:“還不動手!”

眾人都聽到江夜白這一聲大喝,謝玉清早有準備,轉頭就將劍尖往雲羽的方向送去,然而也就是在那一刻,一把利刃從她身後直刺而來,一刀捅進了她的身體!

謝玉清不可置信回頭,握刀之人手微微顫抖。

“抱歉。”

上官明彥眼裡帶了淚花,勉強笑起來:“我不能辜負業獄。”

“你……”

謝玉清喃喃出聲:“你……”

“我殺了你!”

話音剛落,雲羽猛地撲到上官明彥身上一口撕咬在上官明彥肉上。

上官明彥身上靈力驟然爆開,雲羽被他徹底彈開,也就是彈開這一瞬間,雲羽一把拽住謝玉清,身後一雙翅膀從衣衫內爆開振翅,抓著謝玉清就往高處飛去。

他動作極快,謝玉清只來得及看見上官明彥姿態優雅從地上站起來。

他身上衣衫一寸一寸裂開,整個人彷彿是撕開了外面的皮囊一般,緩慢從皮囊裡探出身體來。

而後謝玉清就看清了他的模樣,他比她認識的上官明彥高上許多,明顯已經是個成年男子的模樣,他有一雙漂亮的紅眸,那雙眼裡帶著血色,仰頭看著她遠走時,他彷彿不是看著她逃開,而是目送著一個友人別離。

他一襲紫衣,神色平和,一如她記憶裡跟在身後的溫潤師弟,第一次見她時,怯怯叫上一聲“謝師姐”。

謝玉清被雲羽帶著,一路往高處飛去,她的血散落下去,她從雲霧之上,看見被火點燃的鴻蒙天宮,四處奔逃的弟子。

她的腹間疼痛難忍,她抬手捂住自己腹上的利刃。

那是她送上官明彥的匕首,當時她送給他,是希望他拿著防身。

而如今,看著上官明彥的身手,她卻清晰知道,他根本不需要她的匕首。他也終於明白,當初萬骨崖,他是如何揹著自己爬到山崖上的。

雲羽帶著她往遠處奔逃而去,謝玉清抬起頭來,她沙啞開口:“雲羽。”

她看著早已失去了一個人類模樣的雲羽,顫抖著詢問:“當初,上官明彥,是故意丟下你的,對不對?”

雲羽神色平靜,他蜥蜴一樣的眼眺望遠方。

“不重要了。”

他低喃出聲:“師姐,能活下來,比什麼都重要。”

雲羽抓著謝玉清一路狂奔,而傅長陵在化血池內,也已經斬下無數修士的身體。

越思南還坐在一邊看戲,傅長陵把斬下的修士身體都扔在血池裡,他不知到自己已經斬了多少,他只覺得自己身體已經疲憊到了極點,越思南撐著下巴,看著傅長陵笑:“長陵,你就這點能耐嗎?鴻蒙天宮如今已經沒了,等吾主再吸食幾個大能,他想要解開封印,你就再也攔不住。長陵,你要快點哦。”

“你放心。”傅長陵抬手擦了一口唇上鮮血,“我比你操心。”

說完,他再一次揮劍看向那些早已只是被人操縱著的修士死屍。

傅長陵計算著這些屍體數量和落下的方向。

“一千八百八十八,一千八百八十九……”

越思南靜靜瞧著,她並不著急。

她不想殺了傅長陵,那是藺塵的孩子,她要做的,只是阻止傅長陵摧毀江夜白開啟氣脈封印的計劃。

如今江夜白已經在鴻蒙天宮大開殺戒,江夜白吸食了鴻蒙天宮裡的人的靈力,恢復全力之後,傅長陵想攔住江夜白的陣法,也不太可能了。

她只要拖住傅長陵即可。

而傅長陵也早瞧出了她的意圖。

論傀儡,他比不贏越思南。

可若論陣法……

最後一具屍體倒在地上,傅長陵突然提劍朝著周邊一旋,狂風大作而起,將屍體紛紛挪移了一個位置,一瞬之間,這些屍體剛好堵堆在了化血池陣法和卷軸繪刻的陣法的每一個轉折點上。

“落!”

傅長陵長劍猛地插在地上,靈力傾貫而入,一瞬之間,屍體瞬間消失在了陣法之上。

越思南豁然起身,震驚開口:“你做了什麼!”

“江夜白的陣法,是取純陽之氣流通於陣法之間,試圖開啟這個封印。那我就用陰氣堵住這陣法上每一個流通節點。”

傅長陵雙手持劍,咧嘴笑開:“我倒要看看,就他這個破爛陣法,要怎麼開啟葉瀾的封印!”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作者墨書白其他書
相鄰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