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关灯護眼    字體: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

後宮重地,蕭淑慎的性格又極為多疑,沈清婉和她在宮中打了那麼多年的交到,皇后不會一點都察覺不到的。為了保住沈清婉,同時也為了給自己的軍隊爭取糧草和練兵的時間,散播謠言挑撥朝堂不寧,和皇后互相制衡壓制,就不會顯得被動。

這是他一開始就想好的對策。

沈清婉忽然想起軍隊的事,問傅玉珩道:“皇上,您那些兵都安排的怎麼樣了?有沒有什麼力不從心的地方?若目標太大,不如分散開來佈置。京城有很多個關卡,你不如撿著重要的薄弱的地方安排,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傅玉珩一向沉穩的臉上頭一次有了歡愉的笑容。

“婉婉,你何時變得這樣心思奇巧,不過我喜歡。”

傅玉珩的聲音好像是山泉流動的清水,清凌凌的透著舒適。

沈清婉溫柔的撫摸上他的臉頰。

“皇上,妾身為了您的大業赴湯蹈火在所不辭,清婉別的能耐沒有,幫您出些主意還是可以的。”

傅玉珩十分受用,攬著沈清婉的腰間大手逐漸加力,將她扣在懷裡,繼續看天邊的月亮。

“皇上,您的訓練場究竟建在哪裡?京城近郊好幾個地方,但大多是在皇后的監視範圍內,您是怎麼避過眼線弄好的?”

傅玉珩說道:“你哥哥和吳將軍的軍隊素質很好,我派他們先進森林潛伏一段時間,時刻保持著機動性,那裡沒人管轄,用作訓練場再好不過了。我本來要開一塊出來的,但後來覺得不妥,這才選中了森林的。

沈清婉眼睛裡全是仰慕。

“皇上,那您糧草的問題解決了嗎?”

這可是行軍打仗的重中之重,若沒有糧草,拿什麼和對面的人打持久戰?

人家耗也把你耗死了,根本沒機會一決死戰。

傅玉珩怎麼可能容許這麼重要的地方出現差錯,當然會先將這個問題解決的漂亮。

“我已經派人和李大人聯絡過了,他自從聽說我們暴斃以後,一直傷心難過,茶飯不思了好幾日,就要為你我的在天之靈尋找屍身的下落,若不是官職在身,定會飛奔到京都來替我們討公道的。”

沈清婉狐疑的問道:“難不成他也猜到我們沒死?”

當初皇后放出去的話可明白,黃榜上清清楚楚的寫著先帝崩殂,大業未繼。

這之後小皇帝傅莫辰就繼了位,連個像樣兒的殯葬都沒,悼念也是對著兩捧衣冠冢,毫無誠意。

估計是個人都能猜到端倪。

可這李大人的態度,委實可疑了些。

倘若當著拿傅玉珩做主子,是皇上,那會兒是無論如何都會返回京都見他最後一面的,或者跟著反對皇后的那一派系將抗爭進行到底。

然而他並沒有。

卻還要說公務在身,騙三歲的小娃娃嗎?

沈清婉很是看不上,但有之前江南治水的情分在,沈清婉也不願意將他看成是討厭的人。

“那李大人受了您多少錢,有沒有買到足夠的糧食?”

她最關心的還是錢財。

淑妃給了他們那麼一大筆嫁妝銀子,可得用在刀刃兒上,若是這麼平白無故的被人狠狠地敲了筆竹槓,那不是太得不償失了。

傅玉珩點了點她的鼻尖:“怎麼從破廟裡走一回變得這麼財迷。李大人哪裡是這樣的人,他治水時可都跟著你我下去趟河,沒看到有半點猶豫,且材料用具在我來之前都很結實,絕會不偷工減料以次充好。

沈清婉也不想懷疑李朝陽的,奈何在宮中待的久了,總覺得人心叵測,難以預料,上一秒還是朋友的人馬上就能翻臉,下一秒是仇敵的就能親姐熱妹的叫。

慕容婉和冷香不就是個最好的例子嗎?

管事嬤嬤也讓她重新回憶起那段宮廷裡勾心鬥角的往事,這一下慣性思維帶出來,沈清婉情不自禁的將李朝陽的人格帶到了裡面。

她懊惱的拍了拍頭,文雅的臉頰上有一抹不正常的紅暈。

看得傅玉珩心怦怦直跳。

他們好久都沒在一起了,這麼近距離的看著沈清婉,竟然也有種口乾舌燥的感覺。

可是現在還不是時候。

傅玉珩還想再和沈清婉溫存一會兒呢,誰知時間過得這麼快,馬上就要天亮了,傅玉珩再託大也不能在大白天於皇宮裡橫衝直撞。

大內高手也不是吃幹飯的。

於是只好依依不捨的和沈清婉道別。

看著他遠去的背影,沈清婉的內心有一瞬間的空虛和不捨。

再次見到他又不知該如何了。

還有,她方才忘記問葉楓侍衛的事了,但看他淡定的樣子,多半是葉侍衛也跟到了皇宮裡,現在正和祺嬪你儂我儂,沒什麼時間理會他們的動向。

【穩定運行多年的小說app,媲美老版追書神器,老書蟲都在用的換源App,huanyuanapp.org】

看著傅玉珩離去的方向,沈清婉更加確定自己的推測了。

回到房間補了一覺,天就漸漸的亮了起來。

還不等她開始做工,管事嬤嬤那邊就派人過來請她過去。

“說是要和您商量薄荷糕的做法,那東西涼涼滑滑甜甜的,味道可討人喜歡呢。”

沈清婉心中一動,這估計是對皇后投下去的魚餌起了作用了。

看來管事嬤嬤邀功討好心切,急不可耐的就把她的吃食送到了皇后的桌子上。

“姑娘快點吧,管事嬤嬤等著呢。”

沈清婉大步往管事嬤嬤的房間裡走,那裡有高高的芭蕉葉,還有下雨時會滴答掉落的屋簷,隔著空氣往前面望,還能看到幾隻調皮的乳鴿。

心情甚好。

沈清婉走進屋子的時候,管事嬤嬤正在卓案前喝茶。

“來了?”

見到沈清婉的一瞬間,她忽然露了個極其和藹的笑。

饒是沈清婉知道她有什麼目的,也禁不住為這一笑而舒心。

別人對你笑總是好的嘛。

沈清婉向來承情,不管她要達成的目標是不是利用自己,她都要遵從內心的感受將好心情繼續下去。

“來了就坐吧,我這裡沒什麼不好意思的。”

沈清婉明白嬤嬤的意思,大方的朝著坐位走去。

“嬤嬤說的話我都要聽呢,嬤嬤叫我來是有是事要說吧?”

[上一章] [目錄] [加入書籤] [下一章]
推薦閱讀
相鄰閱讀